除恶务尽 正文 第十一章

beifanggulang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URL] 好半晌,罗威忽然觉得有人站在他的身后,他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冷冰。 冷冰歉疚地说道:“那是你的女朋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罗威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不要让那些爪牙看见!” 冷冰叹了一口气,道:“她真的好福气!能找到你这样有责任心的男朋友。你别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好半晌,罗威忽然觉得有人站在他的身后,他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冷冰。

冷冰歉疚地说道:“那是你的女朋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罗威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不要让那些爪牙看见!”

冷冰叹了一口气,道:“她真的好福气!能找到你这样有责任心的男朋友。你别着急,他一定会来找你的,相信我!”

说着,冷冰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罗威一个人在那里发愣。


早上八点,身着警服的罗威准时推开了刑警队的大门。

在他走进办公室的瞬间,罗威感到了气氛的异常:孟庆忠和其他的同志都是一脸庄重的神色,见到罗威进来,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罗威。

罗威诧异地说道:“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

孟庆忠一脸严肃地对他说道:“罗威,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陶副厅长来了,刚才还说要见你,想听听你关于高姝玲一案的汇报,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罗威一愣,陶副厅长不是月末才来吗?怎么现在就来了呢?

孟庆忠看出了罗威的心思,拍了拍罗威的肩膀,道:“高姝玲的案子已经引起了省厅的重视,因为高姝玲的身份太特殊了,而且陶厅长这次来还有别的重要的事情,所以他提前过来了,”停了停,孟庆忠低声对罗威道:“一会儿你见了陶厅长,有什么情况一定要想好了再说,你明白吗?”

对孟庆忠的好心提醒,罗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孟庆忠想起昨天魏兰田对他说得那些话,他也暗暗地替罗威捏了一把汗。

罗威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叫过来周小冲,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周小冲点点头,走了出去。

这时,孟庆忠办公桌上电话响了,孟庆忠一把抓起电话,接听之后,他放下电话,脸色凝重地对罗威道:“魏局让你去他的办公室,陶副厅长也在那里等着你。记住,说话注意点!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乱说!”

罗威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站在魏兰田的办公室外面,罗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说实话,他也有些紧张,可是这却也是他必须面对的事实,他理了理思路,抬手叩响了那扇紧闭着的门。

“笃笃笃!”声音沉闷得让人心里发紧。

“请进!”伴随着屋里面传出的声音,罗威轻轻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魏兰田坐在办公桌后面,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他五十多岁的年纪,白白净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身整洁的警服穿在他的身上,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不用说,这就是省厅的副厅长陶一平。

见到罗威,魏兰田点了点头,表情严肃地说道:“罗威,你来了?”说着,向陶一平一指,道:“这位是省厅的陶副厅长。”

罗威举起右手,向陶一平敬了一个礼:“陶副厅长好!元州市公安局刑警队侦察员罗威前来报到,请陶副厅长指示!”

陶一平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示意罗威把手放下,眼睛看向魏兰田,道:“魏局长,你不愧是在公安战线上打拼多年的老公安,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果然名不虚传啊!”转过头来对罗威道:“罗威,你不要紧张,叫你来只是向你了解一下案子上的事,毕竟这么长时间了,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也要随时掌握进度嘛!来,我们坐下谈。”说着,向旁边一指,示意罗威坐到他的身边。

罗威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魏兰田。

魏兰田道:“陶副厅长让你坐,你就坐嘛,看我干什么?坐下说。”

罗威这才坐在陶一平的身边沙发上。

陶一平看着罗威,点了点头道:“小伙子一看就错不了,好了,我们开始吧?”

罗威想了想,从兜里掏出那个本子,道:“高姝玲失踪案我们已经办了三个多月了,前期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细致,遗漏了许多重要的线索,在这里我要向陶厅长和魏局长检讨,这是我的失误,请陶厅长和魏局批评我吧!”

陶一平笑着挥了挥手,道:“过去的过失就不要再提了,我相信,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失误,那么你肯定已经找到了补救的措施,对吗?”

罗威打开那个小本子,说道:“是的。我们已经进行了补充侦察,现在我就向您汇报一下我们最近掌握的情况。在孟队的指示下,我又把高姝玲失踪前的情况重新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高姝玲失踪前的那天晚上,她和一个叫田文彬的自由撰稿人有过接触,两个人还在一个名叫金色渔港的大酒店里吃了一顿饭,据我们在那家酒店的了解,确有其事,所以我断定,高姝玲的失踪与这个自由撰稿人多多少少有点关系。”

陶一平闻言,精神一振,道:“你接着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你们找到他了吗?”

罗威摇了摇头,道:“那个自由撰稿人名叫田文彬,他也是我的朋友。”

魏兰田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道:“这个田文彬就是你前两天救的那个人吗?”

罗威点了点头,道:“只可惜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和高姝玲失踪有关,否则我决不会让他从我眼前消失。”

陶一平不明所以地问道:“你救过那个自由撰稿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罗威首:“5月19号夜里,我接到了田文彬的女朋友梁美珍打来的电话,称有人要杀她和田文彬,让我去救他们。当我赶到的时候,那两个歹徒挟持着梁美珍往外走,被我拦住了,那两个歹徒太猖狂了,在知道我的身份的情况下居然持械拒捕,我迫于无奈开枪将他们制服。”

陶一平点点头,示意罗威继续。

罗威接着道:“我把那两个家伙铐在一起,然后去问田文彬事情的起因,可是这个田文彬却不肯说出实情,而这时,我发现外面的那两个歹徒已经逃走了,我追了出去,开枪打伤了一个,另外一个却跑了。”

说到这里,魏兰田插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田文彬被人追杀和高姝玲的失踪有关系吗?或许这里面还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

陶一平挥了挥手,道:“魏局长,你别打乱罗威的思路,让他继续说下去。小罗啊,你接着往下说。”

罗威看了一眼魏兰田,心里面划了一个问号:魏局长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

脸上却不动声色地接着说道:“我把那个受了伤的歹徒送到了元州市人民医院,因为他倒地的时候,头部受到了撞击,当时就昏迷了,医生说他的伤势较重,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那样的话,我就不可能从他的嘴里掏出有价值的线索了,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奇迹的出现。可惜,最终他还是死了,就这样,线索就这么断了。”

陶一平脸上现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道:“后来呢?”

罗威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陶一平诧异地说道:“怎么不说了?”

魏兰田道:“罗威,你怎么不说话了?接着说。你还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罗威咬了咬牙,道:“还有,在我去电信局调查高姝玲的通话记录的时候,那里的营业员告诉我,还有一个人去查高姝玲的通话记录,据那个营业员所说,那个人是高本江的手下,高本江是什么人您们都知道吧?”

陶一平点点头,看了一眼魏兰田,正好魏兰田也在看他,两个人四目相对,却没有说话。

魏兰田道:“高本江是高姝玲的弟弟,他这么做的目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关心他姐姐的下落而已,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罗威道:“这个我倒也能理解,毕竟他们姐弟两个从小相依为命,他姐姐失踪了,他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陶一平道:“你说得没错,他的目的很明确。”

罗威道:“可是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他带着一帮人跑到金色渔港去闹事,又到元州医院去找田文彬的女朋友梁美珍,这就让我无法理解得了的了。”

魏兰田脸上明显地有了些不悦:“我说罗威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让你查高姝玲失踪案,你怎么老是扯上高本江呢?他和你调查研究的案子有关吗?”

罗威道:“魏局,并不是我要扯上他,而是他每次都会出现在我查访的过程中,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怀疑啊!您说呢?陶厅长?”

陶一平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罗威的观点。但是他却没有说话。

魏兰田道:“刚才你已经听见了,陶副厅长基本上赞同你的看法,这也是人之常情嘛!现在你不要再谈高本江的事,说一说你调查取证的情况吧!”

罗威想了想,他都不知道该从哪讲起了,很显然,魏兰田刚才的话让他有了顾虑,不让他再谈高本江的事,可事实上,高本江的一举一动都和他要说的情况有瓜葛,他没法回避。可要是不说,他来这里干什么来了呢?

陶一平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笑,说道:“小罗啊,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该说就说嘛!说错了也没有关系,毕竟我们是在探讨案情,你说出来也许我们也可以帮你参谋参谋嘛!”

罗威低下头想了想,抬起头来说道:“根据我再次调查走访的情况来看,那个田文彬和高姝玲的失踪也许有关,即便没有关系,那也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田文彬很有可能知道高姝玲失踪的原因。”

魏兰田和陶一平互相看了一眼,魏兰田道:“你的根据是什么?”

罗威道:“我只是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来推断,还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

陶一平脸色一沉,不悦地说道:“小罗啊,你就是这样来破案子的吗?没有直接的证据你就妄下结论,这是不是有点太武断了?”

魏兰田道:“罗威,你知不知道,你的任何一个结论,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罗威闻言,不由得一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