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刘伯承为何拒看一切战争片"一文打动了我

"晚年刘伯承为何拒看一切战争片"一文看罢,真是牵起丝瓜叶也动,打动我的心思。刘帅是伟人,我是凡人,刘帅晚年拒看一切战争片这个想法为什么我也有?而我是坚持不看国内外、古今的破案题材的电影、电视剧。

甚至,当一名非常年青、非常英俊的盗窃死刑犯,在临刑前提出想见我一面时,我不仅没去见他,连街游时我都没去看他一眼。因为,他是我侦缉的死刑犯之一。

近几天来,铺天盖地的以赵作海为题的,千篇一律讨伐公安的文章和声音,让我的心在流血。就上述死刑犯而言,我写的提请逮捕的报告性质是诈骗,到了检察院却成了盗窃。谁都知道诈骗与盗窃的共同点就是秘密窃取,但盗窃是有死罪的。

一名公安刑警,一生面临着无法跨越无奈,那就是面临无休止的破案,心灵的永远压抑。无论是你侦破了,那怕是部督大案也高兴不了5分钟。这起案件刚交到检察院,又一起案件交到你手上了。

刑警,破案也许是一种职业病。换言之,一名好刑警,往往讨厌自已的职业,可是头头们喜欢的却是这样的好刑警。因为公安局破不了案,就叫"粮食局",其实局长面临案件频发也是有心理压力的。

可往往是刑警破了案,认为可捕的,到检察院后不捕,堂而皇之的是"补充侦察"。有的案件认为不应捕后,检察院又捕了,要求你去捉人。经常处在无奈之中,有苦难言!

一个刑警一生面临的都是哭声,一种是受害者家属的哭声,一种是被抓案犯家人的哭声。可是,如今侦办赵作海案的刑警家属们也是一片哭声。

当刑警,要有一种激情,这种激情就是破案的动力。没有激情的刑警,让你上大街去捡案子也捡不回来。因为天上掉馅饼都被起得早的人捡去了。

长期的侦破实验告诉我,一些在讯问中动手脚的侦察员往往是有"疾恶如仇"有责任心的好同事。站在不同的角度,一个好领导往往是监督、提醒侦察员不能刑讯,一个好领导也不能逼着侦察员去破案,去提高破案率。可是,有这样一些领导拍着桌子让侦察员去破案、多破案,可就是不关心破案,一旦破案出了事故,却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

我真的在想,赵作海被赵振响的弟弟控告杀人,刑侦调查后放了人,一年后赵振响的弟弟又哭着说无头死者是赵振响,而这个无头死者却以赵振响的名字躺在赵氏祖坟地里头,每年清明节还有赵家人上香扫坟。可如今赵振响的弟弟乍不面对记者说句公道话。

赵作海第一次拘传后被放回了,第二次又被赵振响弟弟逼着抓赵作海,难道这不是领导作出的指示去抓人,侦察员没事自已去找事做?岂不是傻子。

侦办赵作海的侦察员,如果没有头脑真的搞了刑讯逼供,那是他们罪有应得。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与赵作海决无仇恨,可是乍没人为侦察员说一句"他们其实也是为了工作!"

搞刑侦的往事不堪回首,抓了这么些人,枪毙了那么些个人,到底为了什么?当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娘在南方某山上的坟地里抱着坟头哭着在越战时死去的儿子时,我陪着老妈妈流的不是泪,而是心上的血。

破案的电影、电视剧最能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