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五十九黑白无常

剑道行者 收藏 0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第二日四人要行,张巨虎与李耀苦苦挽留,只得又相扰。正在吃席,忽然有探子进来对着李耀耳语几句,李耀看了一眼张巨虎,张巨虎会意地点头。于是李耀出去了。

几人继续喝酒聊天,兴致勃勃。

忽然一会儿,探子惊惶来报:“山下那两人长得简直可怕,身手好生厉害,武功非凡,二当家被打得趴下被他二人当马骑。二当家说山上有能手。他们叫下去会会,还说如果推辞不去,就让二当家血溅当场。”张巨虎大怒,收拾起板斧欲行。陈小晾担心其有失,于是拈起桃花剑一并前往。依依嘱咐陈小晾:“点到即可,不可妄开杀戒。”陈小晾自是点头,刁疤子也紧紧相随。只余刘小姐、依依与其他一群贼人在山寨里。

二人随着大当家并一干人来到山下。只见有两个人,身形瘦骨伶仃,一个穿着白锦缎,戴一顶高高的白色尖帽子,惨白面孔,滑滑白眼珠仁突出,白眉毛长得绕到脑后,一长块白胡须。令人一看冷气森森。一个穿着黑稠衫,扣一项尖尖的黑色高帽子,漆黑脸皮,溜溜黑眼珠仁深陷,黑眉毛翘起竖得老高,一长块黑胡须,让人一瞧寒意凉凉。I犹如狐妖鬼怪降人世,又似魑魅魍魉到阳间。简直恐怖真吓人。穿白的抡着一根带刺的粗粗木棒,着黑的执着一条扣环的长长铁链。把个李耀压在身下如坐板凳一般,李耀累得不堪,正在呼哧呼哧喘大气。

众人都看得惊讶。有胆子小的吓得瑟缩到人堆后面去。刁疤子也吓了一跳,但是仗着陈小晾在一旁,于是大着胆子向前说:“这二人简直是阴朝地府的黑白无常,偷偷溜出到世间逞凶作孽。”

众人也都注意打量着此古怪二人。李耀一见了救兵,于是大声吼叫:“大哥,小晾兄弟快来救我。”大当家瞪眼说:“你两个鬼东西,快放开我兄弟。”陈小晾抱拳说:“切磋武艺,难免有高下之分,为何如此侮辱人?”那两人一听,于是起身。黑无常望着李耀说:“谁让他刚才出言侮辱。此乃自找。”李耀喘着气跑过来,站到后头。张巨虎就欲冲上,陈小晾阻止说:“让兄弟会会他吧。”他言下之意是替张巨虎出头,免得张巨虎输了失面子。张巨虎当然明白,抱拳说:“先让为兄试一试,倘若不济事时再请兄弟出手不迟。”于是众人闪到一旁看着。

张巨虎操着板斧走到场中间,那黑白二人也一并来到。正欲动手,刁疤子说:“难道你们准备以二欺一,以多胜少。”那二人闻言一怔,互视一眼后说:“我二人行走江湖,向来二人联手。从没有分开过。”李耀气呼呼地嚷起来:“刚才你们也是两个对我一个,我说怎么就输了呢?”那二人低声计议一番,于是白的个退下,黑的个执着铁链说:“好了,这下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张巨虎走到场中见,抱拳后举起板斧,一斧砍过去。那个黑人见来势凶猛,赶紧一闪,避过斧头,回身一链甩过来,却似铁链变长了一般,就欲来纠缠头颅。张巨虎赶紧将头一埋,方才勉强躲过。再举起斧子砸过去,那黑人又一闪,紧跟着铁链甩出,张巨虎躲避不及,被拦腰缠住,挣扎一下,竟然脱身不得。那黑人一拉扯铁链,痛得张巨虎嘎嘎大叫。陈小晾见势不好,赶紧一纵身,顿时用手捏住铁链,稳稳扯住。张巨虎方才止住疼痛。黑人说:“你难道要以二对一吗?”陈小晾说:“不错,不过是以我一个对你们两个。”那黑人一听,说:“当真。”陈小晾说:“绝无虚言。”白人也说:“你未免托大,想我弟兄二人行走江湖,还少遇敌手。今日,你竟然如此这般大话。”李耀指着白人的鼻子说:“我们陈大哥,打你两个崽儿,简直绰绰有余。”黑人说:“倘若你真的胜了我们黑白无常二人联手,自此以后愿意鞍前马后。”于是白人也上前。

旁边之人都大睁着眼珠,唯恐错过一丝半会儿的精彩。

白无常举着麻棒棒呼呼打过来,黑无常时时甩起细铁链链。看得旁人直是担心。陈小晾避过孝麻棒,铁链却又飞到。陈小晾见其来势凶猛,不便躲避,于是跳起在半空中,那铁链竟然会转弯,又跟踪打来,简直如蛇行一般曲里拐弯。陈小晾觉得奇怪,又刚及落地,孝麻棒又不由分说的打到。旁边看得人不禁担心:为啥陈小晾只躲不还击,难道是敌对不过将要吃亏?李耀紧紧撰得手心出汗。张巨虎大睁双眼,刁疤子急得双脚直跳。

陈小晾其实是看这二人如此古怪,又名叫什么黑白无常,是想看看他二人的武功路数究竟如何。旁人不知,惊讶诧异,空落得一身出汗。

那孝麻棒照直打过来,忽然之间伸长了一两倍,就如变作一根长竹竿,劈头打来,挟带着丝丝冷风,连带着影儿晃晃。陈小晾心里暗自赞赏:果然有点儿名堂,难怪叫做黑白无常。

此二人联手,一个摔细链拦腰纠缠,一个使粗棒劈头扑打。一个死里拉,一个狠劲打,真是一个拉住一个打。却也配合得相得益彰,让人防不胜防。

黑无常一链摔过,落了个空,身形滴溜溜一转,竟然已经来到陈小晾身边,伸手来抓。陈小晾腾身而起,跳到空中十数丈高,身形飘逸,手段更高。旁边的人看的惊讶。却只见陈小晾在空中,一个颠倒,同时拔剑出鞘,倒栽葱直插下来,剑尖隔得甚远,一片桃花就已飞出,闪耀着粉红的光,倾斜而下。那二无常大吃一惊,赶紧闪在一旁,停住手脚:“阁下可是桃花派门下?”陈小晾心里想:算你二人有见识。嘴里去说:“不错,在下正是桃花门下老四。”黑无常惊喜的说:“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小晾。桃李七侠第四号人物。”陈小晾点头。两人扑过来就叩首:“我二人有眼不识泰山,冒昧冲撞勿怪。自此愿意鞍前马后。”陈小晾就欲上前相扶。刁疤子暗地里起疑:还未输,如何听到名声就叩首?难道要耍**使诈?他害怕陈小晾遭害,赶紧趋前一步,代替陈小晾以手相扶,见那二人真心诚意,方才放心,让过陈小晾在前。李耀见了不解,心里纳闷,张巨虎倒是看破机关,低声说:“他这么做是怕那二人使诈。替他兄弟冒险呀!”李耀方才醒悟,不由暗自佩服这个区区梁上君子竟然侠义心重!陈小晾心里暗想:真是难为了刁疤子,替自己冒险。结交这个弟兄伙看来值得。

那二人站立起身,自我介绍说:“我们二人本来是行水神门的左右使,前几年行水神门遭到灭门之祸,我二人从此无依无靠,行走在江湖上。因为一贯使用索命追魂链与秦天孝麻棒,一白又一黑,对影成两双,既浪迹江湖,又藏头露尾,故而被人称为黑白无常。”陈小晾抱拳行礼说:“黑白无常的名声,我也曾经听说过。为人侠肝义胆,做事光明磊落。既神秘诡异,又藏头露尾。真是让人敬佩。”那二无常谦逊说:“哪里比得桃花老怪门下,桃李七侠名震江湖,今日见到真是三生有幸。”白无常又近前,向李耀道歉。李耀笑着抱拳回礼说:“技不如人,自甘落败只怪自己不用心习武,怨不得他人。”

张巨虎见冰山已然消融,双方称兄道弟,因此心里大喜,连忙往山上相请。于是众人又一起再上山重聚首。山寨里刚才宰杀的鸡羊猪牛,还剩得许多,于是又再次举行宴会。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吃得是酣畅淋漓,聊得是开心尽兴,喝得是一倒方休,醉得是一塌糊涂。

却说独行刀客与呼延晃自从与鹰浩峰、飞流蒙面,吓走悟能一干人以后,双方分手告别。走出三五步远,独行刀客忽然大喝:“站住。”鹰浩峰吓了一跳,赶紧止步又往回走,怔怔地看着独行刀客说:“独行大侠还有何事?”独行刀客冷冷地说:“你最好勿再回去归隐。”鹰浩峰诧异地说:“怎么回事?”独行刀客说:“今次飞流无故失踪,王湖阳怕不怀疑你?说不定老早在那儿埋伏好人马呢,就等你们去自投罗网。”鹰浩峰顿时恍然大悟,再次抱拳说:“感谢独行大侠的提醒。若非如此,鹰某几乎要误事。”独行刀客遂头也不回,径直走去。

独行刀客与呼延晃不知方向地乱走,也不知该去向哪儿,只是高一步矮一脚,胡乱行走。独行刀客指望着能忽然遇到刘一鸣那厮,能血洗他整整十载的痛心疾首。

两人走着,不管天日,不辨路径。渐次走到天黑,犹自在路上摸索。

已经走到半夜,二人依旧毫无倦意,在山野胡乱游走。

天色漆黑,四下里无光无影,唯听到隐隐虫嘶,小能耐无休止。聒吵得人心烦,搅扰得人意乱。回头瞧不见影子,向前看不知何方。

二人继续行前。

走到一处山坳之地,独行刀客忽然听得边上隐隐有掌风凌厉破空的声音。他心里一怔,三更半夜,有谁还会在此勤奋练功。呼延晃也是听到了。二人觉得好奇,就顺着声音偷摸过去。隔着一大块山石一瞧。只见隔得十数丈远的地方,一个影子在上下纷飞跳跃,身形犹如蝙蝠,两只宽大袖袍随着手势飞舞,挟带着幽幽冷气,股股寒风。飞掠之间,来去自由,疾如电闪,快似梭飞。就如蝙蝠在夜里恣意啄食一般。

只见那人飞舞着来去,两只爪子如鹰抓一般,扑过来朝着一块岩石一抓,只听得哧的一声,顿时把一坨石头凭空抓破,碎成几块,扬起阵阵飞屑碎末儿飞舞。一些儿小的石子捏在他的手里,嘎吱作响,变成碎末儿落下。独行刀客看得吃惊:这人轻功好生厉害,犹不在五弟燕里云之下,抓扯功夫也是一流,竟然能够抓破石头,捏碎石子。呼延晃也是看得惊讶。

只见那人练了一会儿,就打坐歇息,双手运功一会儿,就疏忽一掠,身子一纵,双手挟带着宽大袖袍一展,往那边飞去。瞧着真如夜蝙蝠一般。

二人心里奇怪:黑更半夜的他会去哪儿?于是二人施展轻功紧紧跟上。

只瞧得远处一个黑点儿忽隐忽现。二人好不容易跟着,跟得辛苦费力。只见那个影子消失在一处楼阁之间。独行刀客心里一惊:莫非是个采花淫贼?专好夜里来淫掠他人妻子女儿。不禁心里一紧。赶紧四下察看,呼延晃也在注意找寻,忽然从一个窗口飞跃出一个影子。二人赶紧,就是先前那只夜蝙蝠,肩膀上却扛着什么?二人赶紧追过去。追出十数丈远,看看那人飞得更快,一不注意就会失踪不见,独行刀客赶紧大呼:“鬼蝙蝠站住。”那个影子闻得这声猛喝,顿时吃了一惊,立脚回头一瞧。趁这会儿功夫,二人恰好赶上,截住他的去路。

那鬼蝙蝠看着二人,嘴里冷冷的说:“不知二人何方神圣?有何见教?”独行刀客未及开口,呼延晃说:“路见不平旁人铲。”独行刀客说:“你那肩膀上抗的是啥?”那人正是飞天蝙蝠,他每次练功前后,必得抓取一个女子或男子辅助,女子用于采阴补阳,提升轻功的飞跃能力。男子用于采阳补阴,助长抓力的凌厉指功。方可有进步。这会儿终于又抓到一个。却不料竟然被人暗中盯梢,还犹未知晓。看来对手武功不错。他冷笑着说:我自家干甚事,与你二人有何相干?竟然如此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独行刀客说:“不错,我一向就喜爱多管闲事。特别是像你这种窃贼。”那**怒,扔下肩上的东西,挥抓抓过来,来势如电,独行刀客险些儿被抓着,赶紧一闪,避在一边。呼延晃挥刀向飞天蝙蝠砍过来。飞天蝙蝠一掠,早就腾在一边。又再次挥抓来抓。独行刀客将神龙杖一挥,呼地一杖打过去。那影子避过神龙杖,瞬时伸手抓过来。只听得哧的一声,顿时把独行刀客的肩上衣袖抓去一角,一个破洞口在飞舞张扬。独行刀客大怒,神龙杖一摆,霎时飞出一条赤龙,张牙舞爪,扑向那个蝙蝠。看见这条赤龙,蝙蝠心里大吃一惊,掂量着面前二人,惊说:“桃花派!”瞎子冷冷地说:“算你有眼力。”那蝙蝠赶紧将身一纵,顿时身形如风,倏忽即以远去。二人不及追赶,也因为惦念着地上这个东西,不晓老幼男女,不知是死是活。

找到那个东西,仔细一瞧,黑窟窿东,看不清楚。只得用手一摸,感觉梳着发髻,插着金钗,抹着脂粉。想来必是女子无疑。独行刀客一把抗在肩上,二人就飞着回去。

东寻西找,好不容易觅到先前那家门口,独行刀客刚刚进到屋里,放下那个女子在床上。才摸出窗来。忽然听到一声厉叱:“你是谁?你在干什么?”独行刀客懒得理睬,正要走,忽然一坨石头砸过来,他粹不及防,被砸在嘴上,顿时嘴皮砸破,血顺着嘴唇流。他大怒,就欲发作。那个声音尖利的骂着:“你这个贼,该千刀万剐。你会不得好死哟。”接着又有声音响起,只听得那边的门缝吱嘎一声,探出一个人来,手里撰着一把菜刀,骂道:“三更半夜,翻他人窗子,进他人门房。简直活活该死。你家祖宗八代会遭殃,你会断子绝孙哟。”说罢舞着刀就欲砍过来,却是在装腔作势。独行刀客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好人还不好做哟!这边那人又一坨石头砸过来,独行刀客抄在手里,也欲砸回去。呼延晃赶紧扯住他的手,连连说:“大哥,不必与他人计较。”独行刀客于是才住下手,但是怒气未消,骂道:“混账王八!不晓得好歹。真是狗咬吕洞宾。”说罢与呼延晃一起飞去。身后,那两人兀自在骂个不停,咒个不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