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五十三五湖山庄

剑道行者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URL] 到得一处山庄,只见大门上书一匾:“五湖山庄。”屋舍豪华,楼宇重回。陈小晾惊奇地说:“兄台之家竟然如此富裕,这般豪华。”高二鼓淡淡地谦虚道:“小房破舍勿笑。”几人于是进去。 依依一径里四处张望,八面察看。那念女子也喜不自胜,为着自己的凭空捡了一个金元宝。 陈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到得一处山庄,只见大门上书一匾:“五湖山庄。”屋舍豪华,楼宇重回。陈小晾惊奇地说:“兄台之家竟然如此富裕,这般豪华。”高二鼓淡淡地谦虚道:“小房破舍勿笑。”几人于是进去。

依依一径里四处张望,八面察看。那念女子也喜不自胜,为着自己的凭空捡了一个金元宝。

陈小晾心里暗想:那女子也真是糊涂透顶,愚昧到家。这种生活,真个无忧无虑,简直吃穿不愁。却还要抛夫别子,竟与他人私奔。

管家赶紧过来见了庄主行礼,脸色却是诧异,眼丝儿缝里隐隐暗暗惶惶。还以为高二鼓是从天而降,又或者本庄主是地府返乡。

几人进到大堂,几个孩子飞奔来涌入高二鼓的怀抱。高二鼓把这个摸摸,朝那个瞧瞧。心里是疼爱无限。几个幼弱孩提依依呀呀、喋喋不休。过一会儿,高二鼓招呼仆人把他们拉过去自在玩耍。

仆人端上饭菜。满桌子摆满菜肴,整间屋弥漫酒香。几人吃喝起来。依依与那女子皆苗疆之人,未曾吃过中原的饭菜,自然是别有滋味。,感到酸咸可口,犹觉甜辣适宜。比之苗疆的饭食,是更胜一筹。

到了夜深人静,陈小晾与依依坚持因为是在客舍人家,故而要分房而睡。高二鼓一律不许,说是既是弟兄,何必分出彼此,此处即是彼处,我家即是你家。

二人只好一起挨着睡下。

二人睡到半夜时分。陈小晾在迷迷糊糊之时,听得外面窸窸窣窣的隐约响声。他翻身坐起来,一看,依依睡得正是香甜。一条玉腿微微露出被面一点儿白皙,他轻轻给她拽过被条盖上。然后悄悄穿衣,推门出来一望。只见得外面一轮明月高悬当空,照得远近一片茫茫。清风轻轻拂过,树叶儿随风招摇。

他略略四下里走走看看,却又毫无动静。心里纳闷,又担忧依依一人无人照料。因此赶紧回来,进屋一看,依依犹在沉睡,才放下心来。这回和衣而睡。

到了第二日天明,等到午饭时分,却不见高二鼓来相陪。只见念尼裳心慌,四下里寻找。却踪迹全无。众家丁也跟着寻找,管家是忙里忙外。

陈小晾想着昨晚的隐隐动静,心里顿时暗起疑心。找过管家,问他府上近日可有事发生。管家一脸疑惑,说最近常常闹鬼,府中时时有人失踪,已经共计有五六人。陈小晾听得心慌,于是去到院里寻找,只见假山池沼处处,假山矮矮,池沼深深。寻到一处,见一块岩石与别处不同,顿时心里甚疑。用手一掰,顿时将岩石挪开,露出一个黑森森的洞口,里面幽深,不知其通向何处。陈小晾正准备往里跳,依依来到,定要跟随。陈小晾三番五次说服不了,只得由她。陈小晾在前,依依续后,钻进洞里。只见里面黝黑,一片模糊。二人摸黑而行。却又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唯恐弄出响声惊动贼人。

摸了不知多远。只见前面隐隐一丝光亮。二人顿时紧张起来,屏住呼吸,凝眸观望。

只见一个人盘腿坐地,双手在胸前交叉,显然是在运功修炼。生得形容枯槁,宛如细柳枝儿一条,长发垂地,眼睛犀利,发着绿光,眉毛如梢,弯到后脑勺。周遭黑暗一团,恰如魑魅魍魉一般。依依惊得两眼大睁,嘴巴闭得紧紧,大气也不敢出。陈小晾打量他的周围,见一个人躺在旁边,看那身形,俨然就是高二鼓,不知他是死是活,或者是在梦里他乡。

陈小晾仔细掂量那个怪人,分不出男女,辨不清雄雌,听他呼吸怪异,显然是已经受伤。

陈小晾想着高二鼓为人不错,又性情豪爽,情如弟兄。于是决定放手博他一回。就悄悄拔剑出鞘。示意依依藏好。依依看得心里担心,但是不敢说话,用手指指自己心口。陈小晾蛮有把握的连连点头。接着,陈小晾飞身而出,飞剑径取那个怪人。

那怪人正在专心运功疗伤,不料忽然飞出一人,顿时大惊,伸出手抓迎战。只见他那手指,细长犀利,如鹰爪一般。

陈小晾挥舞桃花剑,一朵桃花飞出,劲射那个怪人。那个怪人身形一晃,来去如电,身手极快。陈小晾心里吃了一惊。这人的身手不在五弟燕里云之下,当即不敢轻敌,只得小心沉着应战。洞里不甚宽阔,陈小晾只把剑来舞得凌厉,一朵朵桃花激射而出,那怪人只好闪躲迎避。时时也抽空抓出一抓。陈小晾扑地一闪,只见那爪子抓上一块岩石,哧的一声,岩石顿时裂下一块。陈小晾心里吃了一惊,这怪人爪子竟然如此凌厉,竟然抓破岩石!不敢轻敌,把桃花剑舞得更加凌厉。朵朵桃花飞出,怪人在不太宽的洞里闪避不及,肩膀上被射中一朵桃花,痛得他咦的一声尖叫。他瞬时朝另一个方向纵身窜去。轻功之凌厉迅疾,实不在燕里云之下。

陈小晾拔足欲追,却由于洞里阴暗,看不分明,路径又不熟悉,只得停下不追。转身去看高二鼓,犹还在沉睡一般。陈小晾一瞧,是被点了睛明穴,于是立即给他解开。高二鼓方才悠悠醒来,见了二人,竟然不知发生何事?听了陈小晾一讲。才幡然醒悟:“我原来在屋里睡觉,感情有妖孽作怪。”

高二鼓听得怪人往那边跑了,心里奇怪:我在此居住这么久,竟然不知这儿原来还有山洞过道。于是要往那边去瞧瞧,看其究竟通往何处?陈小晾与依依一起前往。

陈小晾燃起火把在前,依依走在中间。高二鼓唯恐火把不够,又顺手拿了三四把来抱着。只见两壁怪石苍苍,顶上钟乳石乱悬,有时又有流水潺潺,清风悠悠。几人唯恐那怪人还在,因此走得甚慢,瞻前顾后,小心翼翼。

深洞中不显天光,漆黑里难见日月。已不知走了多远,已不晓过了几时。

忽然前面豁然有光。几**喜,知道已到洞口,因此慢慢出来。只见外面树叶招摇,林荫匝地。高二鼓打量四周,思忖道:“这是华家湾,距离山庄有十七八里远。”瞧瞧周遭毫无动静。几人于是打道回府。

走过了十七八里地,又越过三五几座桥,果然见到山庄。却见的庄内庄外,只瞧着人头人影,但听得吵里吵闹。高二鼓几人觉得奇怪,近前一看,只见数十人,在庄里舞刀执剑。把一伙家丁团团围住。为首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贼人正在与管家一道对着家丁们训话。只听那管家说:“而今庄主下落不明,分明已遭毒手。这位山大王慈爱仁祥,正好当得我们主人。”那个贼人满面得意,哈哈大笑。众家丁有的愤怒,有的不以为然,有的垂头丧脸。那个念尼裳急得呜呜哭泣。管家瞧着她笑着说:“从今而后跟着山大王,吃香喝辣,而且山大王玉树临风,胜过旧庄主百倍千倍,岂不称心?”贼人走过去伸手一摸:“美人,从今而后,你就是我的了。”念尼裳啪的给他一巴掌。痛得他脸上火辣辣,急得他胸里气乎乎,恼得他心里凶巴巴。他恼羞成怒,拔出剑来,就要顺势劈下。

忽然破空响起哧的一声,一个影子飞跃过来,剑影一晃,立时把他的剑打落在地。那个贼首大吃一惊,其余贼人也面面相觑。众家丁与念尼裳大喜。贼人们一惊之后,发觉陈小晾孤身一人,又放开胆子,舞剑朝陈小晾扑过来。家丁们高兴之余,见是陈小晾孤身一人,不禁又忧心匆匆。只有念尼裳知道陈小晾的底细,因此并不害怕。

只见那群贼人,一拥而上,挥剑刺舞刀劈,本想把陈小晾剁成肉酱。哪见得陈小晾施起剑法,舞出一阵桃花,将自己裹在中间。那伙贼人不知就里,还以为陈小晾故弄玄虚,纷纷抢上,却碰着就死,触着即亡。不一时死了大半。剩余一小戳,见势不妙,赶紧撒腿落荒而逃。众家丁纷纷追赶,先后全部抓住,无一人能够逃掉。管家吓得魂飞天外,两腿颤颤,浑身瘫软,几乎无力逃跑。

稍时,高二鼓来到当场。众家丁欢欣鼓舞,喜笑颜开。有的说:“管家不是说庄主死了吗?”有的说:“那是管家在作怪,起心不良。”庄主接过钢刀,朝着管家只一刀,立时把个管家劈成两半,头颅落地,魂归地府,血洒当场,黑心发财梦原来在九泉之乡。

再说吕一松与燕里云、梅里浪一道陪着李盈盈疾奔故乡。在路上,李盈盈由于一路颠簸,路途遥远,终于梦醒如入膏肓。泪水簌簌而流,心里直直心伤。忍不住放声哭嚷。泪洒黄尘归古道,过眼清风撩衣裳。想着一家幼弱,念着父母年老,一别数载,梦里相望。而今,却是阴阳两隔难相望,红尘无路话凄凉。老迈死去多日,自己不在当场。因此心里更是无尽悲凉。

四人来到永泰堡,只见一面白幡高高飘扬,犹如在招魂引路一般。李盈盈是呜咽哭泣,跌跌撞撞跑进堡里。只见已经树起法场,一个戴高帽子穿长道袍的道士正在咿呀念经,另外几个在陪衬着敲击磬儿钵儿铙儿一起响。两壁扎起花花绿绿的彩祭。上面绣着凶神恶煞的阎王、手执铁链的鬼差、龇牙咧嘴的牛头马面。还有奈何桥,阎王殿,油锅大锯,刀山火海。一些族里的小辈在灵前叩首。只见灵上供着三十三道牌位。一些逃得性命的丫鬟仆人早哭得眼红脸肿,见了小姐更是悲伤涌上心头,扑上前哭成一堆。李盈盈此时反而默默无泪。望着父母的灵牌扑通一声跪倒。两眼呆滞,心里却在暗暗发狠。终有一日报仇雪恨。为父母亲,为整整一家子三十三条人命讨回一个公道。一些人过来给李盈盈身上披麻戴孝,也给吕一松,燕里云,梅里浪披上白布。一些听闻李盈盈赶回来的邻舍,纷纷赶来围观,看着这个李家唯一幸存的独苗,心里是千种可怜,万般感叹。感慨着李家的满门惨案,悲哀着亲戚的残酷无情。高高低低的议论纷纷,前前后后地响起声声,丝丝缕缕是不绝耳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