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四十柔情酒乡

剑道行者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URL] 却说飞流心里郁闷,胡乱游走,缓缓而行。不知不觉,只见面前出现一个大湖。湖面宽阔无边,湖水碧波荡漾,泛着粼粼波纹。湖边柳树依依,柳枝垂到湖面。湖岸上茅草深深浅浅,嫩绿鹅黄。一只小船系在岸边,撑船人正躺在船里,一只手垫在脑后当着枕头,仰头望天,悠悠然的抽着旱烟。一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却说飞流心里郁闷,胡乱游走,缓缓而行。不知不觉,只见面前出现一个大湖。湖面宽阔无边,湖水碧波荡漾,泛着粼粼波纹。湖边柳树依依,柳枝垂到湖面。湖岸上茅草深深浅浅,嫩绿鹅黄。一只小船系在岸边,撑船人正躺在船里,一只手垫在脑后当着枕头,仰头望天,悠悠然的抽着旱烟。一根短短的烟杆叼起在嘴里,烟嘴儿上时时撩起一缕缕烟丝。

飞流喊了一声:“船家,”那个撑船人听得喊声,知道有生意上门了,就翻身站起来,看看岸边,见是飞流一人,答应着:“哎!”解开绳子,慢悠悠的撑着船过来。等到船在岸边停泊得沉稳了,飞流就一步跨上船去。船家说了一声:“客官站好了。”就用竹篙撑起船离开岸边。再放好竹篙,改用船桨,依旧慢悠悠的划着。船家问:“客官要去哪儿?”飞流也没有想清楚该去哪儿,于是回答:“就顺着湖走吧。”船家诧异的瞧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照旧吸着旱烟杆,慢悠悠的顺着湖水划着往前去。

只见湖的侧面有一些或大或小的河流,曲曲折折,将水流汇入到这大湖里来。河岸生着茂密的芦苇,尖尖细细长长地叶子,或伸展向上或低垂湖面。水里边上满是芦苇的影子。青青的叶子映衬着绿绿的湖水,绿绿的湖水又倒映着蓝蓝的天空,蓝蓝的天空又点缀着淡淡的白云。

眺望湖的前方,烟波浩茫,不知是雾气或者云团,在天边处水尽头朦朦胧胧。

已不知游走了多少时候,隐隐看见前方过来了一只大船,上面立着五彩的锦旗,显得花花绿绿。一些人影侍立在船的两侧,中间一把大椅子上仰头坐着一个人。时时有喧哗声传来。

看见了那艘大船,船家很小心的把船划得离开尽量远一点儿,其实飞流很想看看那船上是怎么回事?看见船家如此小心翼翼甚至是带有畏惧的神情,忍不住问:“大河这么宽,你怕什么呢?”船家小声的说:“那是九宫君的坐船。一般人惹不起的,只有隔得远远地才放心啊!”飞流咦了一声。他早就听闻九宫山九宫君的大名,也知道他主要是在九宫山啊!于是问:“船家,这个九宫君不是在九宫山吗?他干嘛到湖里来了?”船家小声的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谁知道啊?他这个大色魔,到处寻花问柳,抢劫良家女子。”飞流知道九宫君的武功当世卓绝,因此也不敢造次。只是站着向那船上看着。

只见那船的两侧,站立着许多穿得花花绿绿的人,都把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望着船板。船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生得锦面细腰的人,穿得花枝招展,脸上抹着脂粉,乍一看仿佛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原来他就是九宫山的主人九宫君,素来喜好女服,着女装,抹脂粉。却又并非一个喜好男风之人。特别嗜好女色,尤其年芳二八、苗条细腰、颜色出众的女子,只要一入他的眼睛,就休想能飞了去。还派出五大乐官,到处寻找女色供其淫乐。却又不出一月必然玩得厌腻,一脚踢出,只有少数深得他赏识的才留在身边,长期淫乐。

只见他把手一招,四个长得芳华绝代的妖冶女子自船舱里款款而出,舞袖撩衣,跪在他的面前。一个捏着毛巾为他细细擦拭额上的汗珠,一个用粉拳为他轻轻捶背,一个端起盘子,把盘里的一粒粒葡萄挤放到他的嘴里去,他张着嘴,眼睛继续眺望湖面,慢慢嚼着吞着葡萄,一个揉揉的为他拿捏大腿。只见那九宫君慢慢的闭上眼,安静的享受着。

湖面,微风轻轻吹拂,荡起粼粼波纹。湖水碧绿,映衬着蓝天白云。

飞流心想:你个死鬼东西倒真会享受!又或者是手脚都残废了才需要人如此精心服侍吗?

渐渐地看那大船开过去了。船家羡慕地说:“人家那才叫会享受!唉!”飞流不屑的说:“会享受?要是哪天中了花柳毒,那才叫他追悔莫及!哼!”船家瞧他一眼,说:“宁做花下鬼,累死也**。哪里像我这等,成天在这水上累死累活,却连个麻脸女人都娶不上。唉!要是哪天也能像九宫君那样享受一回,就是即刻死了都划算。”

飞流立在船头,忽然看钱前面一个岛屿,上面有茂林修竹,屋檐墙角,于是对船家说:“就停靠到那儿去吧?”船家说:“唉!”就把船慢慢的向着那个岛屿划近去了。接近了河岸,飞流一下子跳跃上去,然后摸出十两银子递给船家,船家正在兜里忙着找碎银子,飞流说:“不必找了,多的你拿着找个女人吧。”船家一阵惊喜,赶忙一叠连声的说着感谢,然后撑起竹篙匆匆的离岸而去。

飞流再往前走,那偌大一片竹林。竹竿竹枝密密麻麻,青青的尖尖细细的竹叶,或挺立或飞扬,显得很有精神。一些小小的蜘蛛网,缠绕其间,兜着灰尘,网着蚊蝇。

却见露出一角屋檐,灰瓦红墙。飞流正站在那儿看着,忽然一阵嬉笑声音传来,那声音清脆悦耳,如铜铃摇响一般。飞流循声望去,只见十数个纤秀的女子,披头散发,正站在那儿不知在忙乎什么,抑或是嬉戏玩弄。

飞流看那些女子,如仙子般灵秀,不曾沾染半点儿俗气。忽然一个姑娘扭头发现了飞流,就露出叫声,其余的几个也纷纷扭头来看。觉得惊异,仿佛飞流是天外来客。看得飞流倒是有点儿浑身毫不自在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说:“姐妹们,又客人来了,我们去招呼吧。”其他一些人纷纷答应着,于是都过来,有的注意的而看着他的装束,有的瞧着他的剑柄,有的欣赏他的发髻,有的用手拉扯他的袖襟。搞得飞流浑身简直不自在。

那个稍大的说:“公子,你从何而来呀?”飞流说:“我路过,随便看一下这儿的风景。”有个女子惊奇的说:“你的剑柄上还有个飞字呀!难道你当真会飞吗?”于是众女子纷纷过来观瞧,有的用手摩挲那个字,看是雕刻的还是印上去的。那为首的女子说:“公子,你还没有吃饭吧?”听她一说,飞流倒是觉得肚子饿了,于是说:”是呀!你们这儿有卖吃的吗?”那些女子纷纷抢着说:“有有有,但怕公子不来。”于是拉扯着簇拥着飞流往前而去。进到一个庄园的客舍里,安排飞流坐下。飞流瞧瞧四周的墙壁,刷着白白的石灰,整齐雪白的颜色,几乎是一尘不染。

安排飞流坐下后,于是那些女子又出去了。一些女子嚷嚷着:“要不要去告诉王公子?”有的说:“当然要告诉他。”“不告诉他还行吗?”于是他们纷纷过去了,霎时屋外变得很清净。过了不一会儿,那群女子熙熙攘攘地吵嚷着过来了,端着各色菜肴盘儿碟儿盏儿。飞流问:“你们的王公子呢?”那群姑娘相互对视,呵呵呵笑着说:“:我们王公子很忙,没有空闲。因此叫我们来侍候公子喝酒饮乐。”说完,一个姑娘伸手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一个用那细腰枝揣了他一下,飞流觉得脸红。那个为首的说:“公子何必脸红,来,我们姐妹陪你喝酒。”另一个娇声娇气的说:“就要异乡随俗嘛?”“不要拘泥客气,公子要我们把你侍候好。”

飞流只好坐下,于是众女子有的斟酒过来,劝飞流喝,有的夹菜来放到飞流的嘴里,有的给飞流轻轻的捶背,有的给飞流揉揉的捏腿。飞流一下子莫名其妙:难道是在梦里?刚才那个九宫君享受到的我都一下子享受到了?怎么回事?

有几个在一旁的角落里奏起弦乐,顿起丝竹之声。几个女子纷纷舞起腰肢,如水蛇般晃动,如飞天般梦游。在飞流眼前来回飘荡,有两个还一边舞蹈一边渐渐的脱去身上的衣饰,裙罗,缓缓露出白皙的肌肤,那花粉花瓣一样的身姿,那柔美柔滑的曲线,看得飞流心里直蹦蹦跳。觉得自己整个人如坠入梦里,恍恍惚惚,飘飘欲仙。那替他拿捏大腿的那女子,时不时朝他露出满脸欢欣的微笑,那拿捏的功夫,恰到好处,不轻不重,不疾步徐,使人颇有脱胎换骨的感觉,爽宜身心。一个姑娘将酒倒入自己的樱桃小嘴里,然后轻轻掰过飞流的头,用手指扒拉开他的嘴巴,于是嘴对嘴的将那口酒喂入飞流的嘴里,飞流觉得甜滋滋的在嘴里回旋,一个女子拉着飞流的手去在她的身上乱摸乱捏,飞流觉得摸到的地方特别柔滑细腻,让人经久流连,不忍移开手指。一个女子过来偎依在飞流的背上,用那吸引人的凸起的部位,轻轻摩挲飞流的背脊,使飞流如触电流,心里砰然心动。心里想着:自己咋就这么好运呢?遇到这种好事,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呀!过不了多久,飞流觉得头晕目眩,渐渐眼皮松弛,慢慢的沉睡过去,隐隐约约听得一个声音说:“他终于倒了,累得我都烦死了。唉!”“好,倒了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