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三十八狼狈相聚

剑道行者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且说那个自少林寺里由于不守清规戒律而偷跑出来的和尚,名叫空法,手里夹着一个大布袋,在路上高一步矮一脚的紧行急走。走得累了,方才看看前后无人,于是把那个袋子放在地上,解开口袋,放到那边的草丛里,休息了半响。看看前后左右寂静无人,四下里一片空旷,就蹲在那个茂密的草丛里不知干些什么,发出呼哧呼哧、窸窸窣窣的声音,搅得身边的草丛草枝乱摇乱晃。过了半响,才又坐立起来,整整衣襟。继续拴好那个袋子,夹着又气吁吁的赶路。

他走到了一个山岗上,忽然听到前面隐隐传来呵斥的声音,刀剑叮当响起的声音。他赶紧蹑手蹑足的过去,见到三个人与一个人正在围斗,打得正在紧要关头。

且看中间被围得那个,拿着一根一头粗一头细中空的大铁棍,正在将那铁棍上下翻飞,抖擞精神。围着的那三个人,一个是戴着一顶绿帽子,身上的衣服长一块短一块、披一块搭一块的,一个是光着膀子掉了一只胳膊,一个是横斜衣服。各举刀剑向那个舞棍的人进攻。舞棍之人虽然被围在中间,但是却站着上风。那三个围攻之人的那个戴绿帽子的,肩上汩汩的流着鲜血,显然已经受伤。舞棍之人跳出圈外,将棍对着嘴一吹,霎时棍里喷出一股火焰,那火焰来势猛烈,断膀子的人见势不好,赶紧就地一滚,方才勉强避开,身后的一些草丛,瞬时烧起,噼啪作响。断膀子之人虽然躲过,却已是狼狈已极,满身泥土。戴绿帽子和横斜衣服见了,无不心惊,两腿颤颤。

忽然,半空飞来一掌,那个舞棍之人觉得身后冷风劲吹,赶紧一跃,方才勉强避开。肩膀被掌风扫过,显然已是受了一点点儿伤。只见他回头一瞧,却是一个光头和尚,满脸横肉,他大喝:“出家之人,不守青灯古佛,徒然出门撒野,意欲何为?”和尚一脸傲慢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是侠义之道。”那**喝:“你知道他们三个是干什么的呀?”和尚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要么贪钱要么图色,这么点儿芝麻小事竟然让你们这些所谓正道大惊小怪。哼。”那几个人一见有了救兵,于是收起先前的狼狈相,站到和尚一旁去,举着明晃晃的钢刀,做出狐假虎威、龇牙咧嘴的凶恶模样。

那人估摸着和尚刚才击出的那一掌,肩头还在隐隐一些疼痛,心里寻思估计难以对敌,于是将棍再次一吹,顿时喷出一股烈焰,趁对面几人慌乱躲避之际,遁逃夭夭。

戴绿帽子的几人向和尚抱拳致谢,和尚摸着光头,讪笑着:“小事一桩,不憋道谢。光膀子说:“唉!只怪技不如人,以至于让人欺侮。”和尚瞧见了他的膀子掉了一只,且伤痕较新,于是动问。光膀子说:“先前一段时日,瞧见一个美貌姑娘,动手调戏,被人用剑砍断了。”戴绿帽子狠狠地说:“本来我一个弟兄舍着性命,抱住那厮,都已经将他杀伤了,眼看就要结果他的小命,不料竟然半道杀出一个狗咬耗子的人救了他。”和尚惋惜的说:“要是你们的武功还强一点儿就好了。像我这样,为所欲为。”光膀子嬉笑着伸长脖颈说:“难道大师你也好那么一口么?”和尚哈哈一笑:“老衲身强体健,如何会不想啊?哈哈。鸟雀竟然知道叫春,牛羊尚且懂得交配。”说毕去到那边,抱起一个大口袋就欲上路。另外两人与戴绿帽子嘀咕几句,就跑过来在和尚面前一起跪倒。和尚一下子愣住了:“你们这是干嘛?”戴绿帽子说:“一来感谢大师救命,真是再生父母,二来愿意毕生追随大师,行走江湖,鞍前马后。”和尚扔下袋子,摸着光头想了一会儿,爽朗地一笑说:“好吧。既然你们愿意。看你们也武功低微,老衲又只孤身一人,大家又臭味相投,正好让你们做伴。”于是横斜衣服上前,一把去抱那个口袋,觉得不轻,一脸疑惑。和尚哈哈一笑:“里面是我最新的小娘子。哈哈”。那几个人也哈哈笑起来。

看看前面一个乡村野店,戴绿帽子说:“不如我们去前面的店里喝吃一回,一来肚中饥饿,二来也是为大师接风吸尘。”和尚说:“你们以后就别叫我大师啦,叫点儿其他的。”光膀子说:“那就叫老大吧。”和尚摸着光头说:“这个不中听!”戴绿帽子说:“那么您的真名?”和尚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我的真名我忘了,想不起。”横斜衣服一摆手说:“对,就要像大师您一样,要什么名姓呀?只要过得快活,连祖宗八代都可以抛之脑后。”光膀子也扬起眉毛说:“要什么根本?求什么家族?拿来作甚?人生在世,只要过得逍遥、快活,就足够了。”和尚说:“说得好。以后就叫我逍遥大王吧。”戴绿帽子伸出大拇指,说:“对,非常好。”光膀子伸出二指头对绿帽子说:“以后大哥你就是逍遥二王,我呢?就是逍遥三王。”横斜衣服一拍胸脯说:“对,那我就是逍遥四王。”光膀子故意说:“什么?你是逍遥死亡。”横斜衣服把他一推,没好气的说:“你才是逍遥死亡。”绿帽子责怪说:“怎么说些晦气话?”和尚哈哈一笑说:“管他什么晦气,你我弟兄都毫不计较,只图快活。”光膀子说:“对,将那些死圣人的骗人鬼话都抛到九霄云外去吧。我们快活之人哪里顾得着计较那些芝麻俗事?”

几个人嚷嚷着进了小店,光膀子一拍桌子,嚎叫起来:“店家,拿酒来。”横斜衣服瞪着眼说:“要好酒好菜。”绿帽子飞脚踢翻一张凳子,说:“要快要快。”和尚上前,横斜衣服拉过一根板凳,让和尚坐下。其余几人也跟着坐下。横斜衣服就把那个口袋放在地上。绿帽子一瞥那个口袋说:“大师,不不,逍遥大王,不知那个小娘子什么货色?从何得来?”和尚哈哈大笑,捋着浅浅的胡须得意地说:“前些时日我在那个什么烂树山庄借歇一宿,黑夜里去转了一会会,黑窟窿东的一无所得,很失望。第二日就告辞欲行。那个庄主倒是热情,竭力挽留。他家倒是大方,吃得我满嘴流油。那个鱼肉真香,猪肝炒得也味道不错。唉!我正要失望地走,忽然眼前一闪,一位仙女突然出现了,照得我眼睛都花啦,我那个心啦都快要蹦出来了。”横斜衣服伸手做搂抱动作说:“所以大王你即刻上前,一把搂住,就往床上抱。”和尚撇嘴,然后双手合十说:“本是出家之人,岂能做事粗鲁?”光膀子伸着脖子说:“对,对。就要斯文一点儿进行,慢条斯理,才有雅兴方知妙趣。”和尚继续说:“我就继续离开。等到天黑,我就纵身飞回,恰巧这个小娘子正在洗澡,哟!那个美哟。我顿时破窗而入,欲火难耐,点了她的穴道,干脆直接在水里就进行,平身在水里尝试了第一回,那感觉也真是不错,就是那几种水水有点儿混淆。然后我本欲离去,看着实在是美妙,非常难得,于是用一个大麻袋,一把装了来,方便我天天快活时时开心。哈哈。”说完仰头十分得意地笑,其余三人也仰头九分得意地笑。

那店小二正在端着饭菜过来,听见四人如此一番话,心里惊恐,战战兢兢地放好饭菜,就赶紧走开了。

几人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只见满桌子淋淋洒洒的残汤、菜渣。吃饱了,和尚看着麻袋,忽然说:“要是把她饿坏了就不划算啦!天生尤物。”于是横斜衣服上前解开麻袋,众人注意一瞧,里面的人披头散发,满脸的粉白透红,那模样儿是俊眉俏眼,隐隐透着丝丝仙气。光膀子一伸大拇指:“大王真是好艳福,好眼力。”横斜衣服看得嘴里流涎。绿帽子瞧得圆瞪双眼。和尚满脸得意,上前点开穴道,拿过一个包子,递给那女子,女子睁开眼睛,看着和尚,呸出一口唾沫,正好吐到和尚的脸上。和尚用手一抹,再伸到鼻子前嗅嗅,说:“真香。”然后伸到嘴里舔了。姑娘满脸恼怒,骂道:“你会不得好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和尚眯着眼说:“我早等着呢。”和尚将包子往姑娘嘴里塞,姑娘紧紧闭上嘴巴。横斜衣服上前掰开姑娘的嘴巴,但是都只能勉强塞进一点点儿。和尚无可奈何。绿帽子从兜里摸出一粒药丸,说:“给她吃这个,保证她几个月都饿不死。”和尚问:“这是什么?”戴绿帽子嘻嘻的说:“是饿不死仙丹,灵验十足。”和尚一把接过,点了姑娘穴道,姑娘张着嘴巴,和尚先是伸了舌头进去搅了一下,然后将药丸往里一扔,绿帽子端过一杯水,和尚将水给姑娘嘴里咕噜咕噜的倒进去。然后四人起身欲行。店小二早已吓得躲远了,掌柜的不知就里,走过来看见四人欲行,就招呼说:“你们的酒钱还没有给呢?”和尚心里火冒,朝横斜衣服一使颜色。横斜衣服会意地上前,瞪着眼睛,扬起拳头:“认识这个吗?”掌柜的吓得说不出话。戴绿帽子说:“难得和他啰嗦。”于是横斜衣服一拳揍过去,顿时啪的一声,那掌柜往后直直地倒下,口鼻出血。

四人扛着麻袋扬长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