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三十六白发老妪

剑道行者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size][/URL] 却说丁小姐不慎跌落悬崖之下,身子直往下坠,不禁吓得昏厥过去。 等到醒来之时,却发觉自己躺在一张软软的用杂草山藤织成的床上。她感觉到莫名其妙,向四周一看,只见是一个山洞,不甚宽,却已容得下十来个人回旋。洞旁放着一些兽皮骨渣。她的心里不禁发慌: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如此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却说丁小姐不慎跌落悬崖之下,身子直往下坠,不禁吓得昏厥过去。

等到醒来之时,却发觉自己躺在一张软软的用杂草山藤织成的床上。她感觉到莫名其妙,向四周一看,只见是一个山洞,不甚宽,却已容得下十来个人回旋。洞旁放着一些兽皮骨渣。她的心里不禁发慌: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如此古怪。洞里阴暗,看上去仿佛很深很长。

过了一会儿,耳旁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是脚步轻轻移动的声音。她扭头一瞧,是一个苍苍白发的老妪,脸上刻着几条深深的刀痕,甚是恐怖吓人。她的心里不禁一阵颤栗,瑟瑟发抖。那个老妪并不理睬她,走过来就盘腿坐在地上,双手交叉着放在腿上,就沉沉的仿佛入睡了一般,又好像青蛙冬眠,对着外界不闻不问,与世隔绝。

丁小姐看着她沉睡了整整一天已然丝毫不动,心里觉得奇怪,心里想这个怪人是否是圆寂了,但又隐隐听见她的呼吸声。才觉得她是入定了。心里也是担忧。又过一久,肚里觉得甚是饥饿难耐,看着那个老妪死了一般。慢慢地摸索下来,动一步,就赶紧瞧那老妪一眼,仿佛怕她会随时醒来活活掐死自己一般。挪动半天,终于下到床下,仔细打量四周,看见角落里有一只烧得漆黑的野鸡,还沾着一些黑的灰的尘屑或者泥土,她饿得难受,哪里讲究得着这些,顿时拿起来,只用手随便拍拍,塞到嘴里,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用牙齿撕咬着,用手指扒拉着。直吃得粉面沾灰,玉手抹黑。她感觉到肚子里终于填饱了,方才舒了一口气。她此时才领悟到,原来吃才是最重要的事。什么感情啦!理想呀!观念啊!都只不过是肚皮填饱以后的衍生物,属于奢侈品。饿死事大,其余事小。怪不得许多人都说民以食为天,看来感情真是如此。还有佛教里把阴间里的罪孽深重的鬼,作为饿死鬼是最为严厉的惩罚。

她看看还在入定的老妪,心里想着自己大概是被这个老婆子救的吧。陡然想起悬崖顶的拼斗,那个杀手,为了自己这一个异性女子,与他人舍命相搏,未知胜败如何?想来那几个怪人武功也不弱。倘若四人联手,不知那个杀手结局如何?唉!自己本事又太弱,帮不上什么忙,害的他几次为自己出生入死。亦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见面,以答谢他三番几次的救命大恩。

她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得一声喘息,她赶紧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老妪已经睁眼开来。

那个老妪扫视了她一眼,看见她正在注意的看她,就冷冷的说:“你在看老身干嘛呢?是觉得老身长得太丑,觉得恶心吗?”丁小姐心里吃了一惊,赶紧摆手说:“哪里,前辈慈悲心肠。”老妪冷笑起来:“你说老身慈悲心肠,你是讨好老身,怕老身杀你吧?”丁小姐赶紧摇头说:“不,不。”老妪用手捋了一丝散乱的头发,斜着眼说:“那你还不口头表示感谢,难道你是不知好歹的人吗?”丁小姐霎时回省过来,赶紧扑通一声跪倒,叩首说非常感谢,磕得咚咚有声。老妪露出一丝笑颜,说:“这还像话,磕得咚咚有声。”她抬手示意丁小姐站起来,说:“只磕几个就行了。多了反而让人厌恶,觉得虚伪。”丁小姐于是爬起来站立好,整整衣襟,看着老妪。老妪慢腾腾的说:“那天你掉在一棵树上,摔得昏死过去。幸好老天可怜,安排老身遇见你,就把你救了下来。并且带回这个山洞。”她停了一下又说:“知道老身为什么救你吗?”丁小姐摇摇头,忽然又赶紧说:“是因为老奶奶你菩萨心肠,慈悲胸怀。”老妪冷笑起来,脸上的皱纹也随着一动一动的。她说:“老身可没有那么好的心肠。只是老身这儿差一个丫鬟。所以把你带来调教。”丁小姐心里暗惊:自己从来没有当过丫鬟呀,难道怎的从此以后注定要当丫鬟,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在这个风年残烛的老妪身边。而且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从来没有受过气。

老妪看出她的脸色,冷笑起来,声音里面含着冷酷:“怎么?你你觉得吃亏了吗?”丁小姐心里惊了一跳,荒乱的说:“不是不是。只是我怕做不好惹你老人家生气。”老妪满不在乎的说:“随便你什么大家千金,豪门闺秀,只要一经老身调教,立时无不规矩驯服。”丁小姐只得苦笑着说:“是是,感谢老奶奶的救命大恩。”

老妪示意丁小姐坐下。丁小姐看看地上,一些乱草铺成,中间夹杂着一些树皮树枝。丁小姐摇摇头不愿意坐。那个老妪手一挥,丁小姐只觉得肩膀忽然变得沉重,仿佛在肩上放了很重的担子一般,双腿一软,身不由己地扑的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老妪凝视她的脸庞说:“你个鬼姑娘儿倒是长得蛮有鬼样子的,真不知道将来哪个鬼崽崽儿会有这等艳福,享用了你。”丁小姐听她如此一说,立时变得脸红耳赤。老妪看到她的害羞,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古来的规矩。阴阳和合,天地之道。”话说到此,忽然她的脸色变得黯淡下来,姜黄带皱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霜,头往后一扬,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之中。看着她的脸色一会儿欣慰一会儿愁苦,丁小姐不敢惊动她,坐在那儿毫不敢动弹。后来见老妪坐的时间长了,自己也隐隐感觉到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硬硬的,感觉到不舒服。于是用手去摸,只觉得长长地有点儿刺手。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支细细的带着结疤的长木棍,横着在下面。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候,老妪又清醒过来。看了看丁小姐,沙哑着嗓子说:“你叫嘛名字?”丁小姐没听清楚:“老奶奶,您说什么呢?”那个老妪忽然发起怒来:“别喊我老奶奶,我有那么老吗?”丁小姐白吓了一跳,赶紧改口说:“嬢嬢。”老妪刹时微笑起来:“这才像话嘛。明白高矮,辨别正邪。”丁小姐心里方才稍微安心了一点儿。自此,她更是战战兢兢,唯恐说错一字半词。

老妪忽然问:“你是何处人氏?姓甚名谁?”丁小姐赶紧说:“我是丁家集的人,姓丁名月霜。”老妪思淳说:“丁家集,丁月霜,没听过。半点儿名气都没有。”老妪又说:“那么你为啥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呢?”丁月霜心里想:不如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吧,这个老妪也是一个女人,瞧她刚才那种神情,必然受到过伤害,定然会对我有同情心。于是她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讲出来。老妪注意的听着。听丁月霜讲完,她忽然沉下脸来,呵斥说:“没骨气,下贱,死不要脸。”丁小姐吃了一惊,定定的瞧着她。老妪忽然又长叹一声:“女人嘛!都是受伤害者。容易被他人花言巧语所骗,今来古往都不过如此啊!”丁小姐心里也微微叹气。老妪又说:“那个打擂的混账,必然是玩弄感情之人。他是欲擒故纵。你要警惕,你要当心。”她这几句话说得又急又快,仿佛丁月霜已经沉没到一个深深的泥潭里去了似的。末了,她又说:“那个杀手,你也要注意。但凡杀手,冷血无情,又巧舌如簧。”丁月霜濡濡的说:“那个杀手对我倒是挺好的,他还一路护送我回家。三番几次为了我拼命与他人搏斗呢。”老妪疑惑的说:“杀手肯为了钱去卖命。他和你非亲非故,为什么几次三番舍命救你?还不是为了图你的两腿中间,这就是他的目标。一旦得手,厌恶了,玩腻了,必定一脚将你踢得老远老远。”丁月霜不知所终,疑惑地闷坐着。

老妪忽然闭上双眼,不再说什么,一滴酸涩的浊泪顺着眼角簌簌而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