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剑客 正文 三十五扑朔迷离

剑道行者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5.html





且说飞流告别众人,独自上路,踏上去寻找丁小姐的里程。

经过一地里山遥路远。

来到一处山庄附近。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孤零零的一个山庄。看看已经暮色四合,难以再摸黑赶路。飞流想:干脆就到这个山庄借宿一宿吧?于是上前扣门。只见门上高悬一块牌匾,大书肥厚圆实的颜体字:“柳树山庄。”开门的是一个年过五旬的人,头上扣着一顶斜帽子。他看了看飞流一身风尘仆仆,就问:“请问你是从何处来到哪里去?”飞流施礼说:“在下是一个过路人,只因为天色太晚,路途遥远。想在贵庄借住一宿。不知可否行个方便?”那个人说:“你等着我去告知老爷,看是否可行?”于是又掩上门。飞流在外面呆立一会儿,抬头看那几个字,觉得一点一撇写得粗壮而且挺拔,结构布局甚为融洽,不宽一丝不窄一寸,黑白相间均匀,平平缓缓,高低错落得当,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使人如临泰山,显得笔力雄浑,功力甚深。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响起,刚才那人开了门。一边往里请一边说:“我们主人热情好客,喜爱结交五湖四海、南来北往的朋友。昨天就来借宿了一个和尚,今儿中午时分刚走,临走时依依不舍的。说我们这儿真美。欢迎阁下。往里请。”飞流一边道谢一边往里走。只见里面庭院甚宽,层层叠叠,间杂桃树柳树,枝叶招摇。

那个人自我介绍是管家,直接把飞流请到大厅。只见里面一个五十开外的身体壮实的人,见了飞流,连忙让座。吩咐仆人奉茶。飞流谦逊着落座。那个人自我介绍:“老朽叫刘一鸣,外号柳树先生。一向喜好结交,因此请这位兄弟勿见怪,就当做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飞流连忙称谢。那人动问飞流的名姓。飞流因为是杀手的身份,在江湖上仇杀甚多,因此扯谎说:“我也姓刘,叫做刘三。”那个刘一鸣哈哈大笑,抱拳说:“原来还是同姓之人,感情是一家呀!”飞流也附和说:“是呀!天下同姓本是一家。”刘一鸣仰头又说:“想我们刘家在大汉朝那是何等威风,开辟了一个辉煌的盛世,汉武光辉永照日月。将那匈奴打得远遁漠北,从此边境清宁,国泰民安。”飞流抱拳恭敬地说:“原来老先生还是颇为关心国家大事的。”刘一鸣捋着胡须说:“是呀!那既是家事又是国事,更是我们民族的一份儿荣耀啊!”

看着刘先生这一出言谈,飞流不禁肃然起敬。飞流忽然想起门口的几个字,于是开口说:“门口那几个字,是老先生所写吗?”刘一鸣点头致意:“老夫没有别的嗜好,唯有剑法与书法、丹青,是三大爱好。其中,自己觉得书法最为得心应手。”飞流说:“老先生笔法如此遒劲,浑厚,大气。想必剑法也必定精湛。丹青一定栩栩如生。”刘一鸣谦逊的说:“哪里?虽说嗜好,却不甚精湛。马马虎虎而已。”两人正在闲谈,仆人已经盛上饭菜。刘先生让仆人侍候飞流吃饭,就起身出屋去了。飞流独自一人吃着,不用顾虑礼节,觉得更为充实。一碗饭吃完,仆人要给他添饭,飞流推辞说:“我自己来。”仆人却不让,说:“要是怠慢了客人,我要被老爷责罚,望先生不要让我为难。”于是飞流就把碗递给他。心里却想着这个刘先生慷慨仗义一文不吝,为人处世一毫不差。

吃完了饭,时夜已深。仆人收拾好客房的铺盖,请飞流去就寝。飞流随着进入屋内。只见客房里布置得精致,床铺一新,心里不觉欢喜无限。墙壁上挂着一些画卷,内容各种皆有,或是山水,或是鸟兽,或是美人。旁边还有一副字画,大书:淡薄修身,明静致远。他猜想大概是刘先生的笔法,因为与门上的字迹如出一辙。他想这位刘先生真是一位闲人高士,具有如此闲情逸致,过着隐士一般的洒脱生活。心底里是好生羡慕。想着以后与丁小姐成了婚,已当如此购置一所偏僻而又景色秀丽宜人的山庄,门前定有清清流水,门后必有幽幽山林。隐居闲处,与世无争,无忧无虑,闲时钓鱼捉虾,空来观云赏月。更在中秋月圆夜,两人对酌,翩然起舞,让广寒宫里的嫦娥都不胜嫉妒,堪叹天上寂寞凄清,哪比得人间成双成对?岂不胜过神仙美眷?想着,他不禁笑色浮上眉梢。。

飞流因为走得一路疲乏,所以就早早睡下。

睡到夜深,飞流起来小解,回来之时偶然瞥见一处屋舍,灯烛隐隐闪耀,透着朦胧迷离的光芒。他不禁觉得奇怪:这三更半夜的谁在干嘛呢?一时好奇心起,施展轻功轻轻飞跃而去。倒挂在屋檐上,舔破窗纸,伸头往里观瞧。却见屋里,放置一个大木桶,里面盛着清水,洒满粉红的碎碎花瓣,水中间坐着一个肤如凝脂的仙女,如出水芙蓉,似下凡仙鹤。一头秀发,如瀑布一般倾斜下来,只见那露出水面的脖颈,白皙如月儿闪耀,简直勾人魂魄,当真摄人心灵。那女子不时伸起手臂,浇水在头上、发上,颈上。只见那玉臂,粉白花瓣一般,让人瞧一眼就爽悦身心,难也再把眼睛移开。那女子嘴里还发出咦矣的呻吟声音,那声音,好似传自天籁之绝美动听的纯乐音,又似在酒乡梦里低低的自吟,也如情人对着耳际的轻轻絮絮的低语。飞流痴痴地看着,凝眸撩神,不禁感觉到陶醉,如品佳酿,似饮琼浆。霎时全身感觉发热发烧,如坐在烈焰之上,似装在火炉之中。感觉燥热难耐,几欲破窗而入,与那美女坐到同一个水桶里,来一番鸳鸯戏水,做一次比翼双飞。

正在他胡思乱想、浑身火热之际,耳边隐隐似有响动,他感觉不妙,赶紧使起轻功纵身飞去。他到了客房门口,正在推门,却见那个仆人过来。看见了他就说:“公子深夜往哪里去来?”飞流顿时脸红,支吾着说:“我,我去小解。对,小解。”仆人笑笑说:“小心夜里风大寒冷。当心伤风着凉。”飞流慌乱的支吾应付着,赶紧一闪身进了房内。听得门外仆人扑扑远去的声音,他的心里悬着的石头方才落了地。

第二日,他犹在呼呼大睡,忽然听得有吵闹声,喧哗声,哭嚷声。他心里一惊,陡然想起昨夜的见闻,赶紧翻身起床。拿着剑来到门外院里,只见一些人在东寻西找,一些人在哭丧呼号。飞流诧异:难道是昨夜那洗浴的小姐发觉被人偷窥,已经上吊自杀,闹出人命啦?他于是心里惴惴不安,东看西望。忍不住拉住一个仆人问:“发生什么事啦?”仆人仓皇的说:“昨夜我家小姐在洗浴时失踪了。”“被人从澡桶里掳走了。”“啊!”飞流一声惊呼。

刘一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老太太指着他不住的骂?“就怪你,一直喜欢留些五花八门的人在此借宿过夜。结交些什么江湖狗屁朋友?简直是引狼入室,祸害自己呀!呜呜!”一边骂一边用手指在空中划着弧形。夫人也在一旁破口大骂:“你以前造的孽哟!现在得到报应了。当初别人这样诅咒你你还不相信,真是天有神明呀!呜呜。可怜我那苦命女儿替她造孽的爹去还债。呜呜!”一边骂一边用手抹鼻涕。刘一鸣用手抠着脸腮,心里暗想:难道当真是报应轮回?难道诅咒之说真的如此灵验?听了老太太与夫人的话,想着昨晚的经历,飞流觉得心里憋闷,也特别脸红,在这节骨眼儿上,也不便告辞,留下也好像不太恰当。正在惴惴不安、左右为难。昨晚的那个仆人见了飞流显得浑身不自在,联想起他昨晚曾经出门,被撞见时脸红心慌,说话支吾。于是顿起疑心,对着老爷耳朵根子窃窃私语,老爷立即满脸疑惑的抬起头来盯着飞流。飞流因为昨晚的偷窥,心里不安,正在脸红,忽然看见刘一鸣的眼光逼视过来,一阵心慌,赶紧低下头,不敢与刘老爷对视。刘一鸣见了飞流畏惧的表情,于是更加起疑,一步跨过来,盯着飞流问:“你昨晚去哪儿了?”飞流不敢抬头:“昨晚去茅房小解。”刘一鸣继续追问:“除此以外还去过别处没有?”飞流不敢抬头,慌乱地支吾说:“没、没有。”那老太太正在伤心,看见刘一鸣追问飞流,看见飞流红脸低头,心里也起疑,于是气不打一处出,扑过来一把抓住飞流的衣襟,啪地就是一巴掌,打得飞流的脸上火辣辣的,飞流低着头不敢言语。刘老爷更加坚信飞流就是里应外合的**细,于是大怒,嗖地拔出剑来。冷冷剑锋直取飞流。飞流一闪闪在一边。刘一鸣见飞流不敢还手,更是将宝剑挥舞得滴水不漏。

飞流知道再不还手就会更加被人怀疑,虽然昨晚曾经无意时偷窥,险些儿坏事,但刘小姐的确不是自己掳走的。于是终于鼓起勇气,跳出圈外。说:“我昨晚曾经上茅厕。但是小姐失踪一事,的确我毫不知情。”刘一鸣看着他跳的这个灵巧身手,冷笑着说:“果然是好身手啊!真是深藏不漏。”说完挥剑砍来。飞流再次一闪,又避在一旁。看着刘一鸣又要追杀,飞流说:“还不快去找你家小姐,在这儿纠缠我干什么?”刘一鸣哪里听得进去,继续使剑刺杀过来。飞流无奈,唰地拔出剑,一剑挥过去。刘一鸣见其来势凶猛凌厉,赶紧往旁边一闪。趁着他这一闪,飞流虚晃一招,纵身飞去。刘一鸣看着他的轻功之迅疾,追之不及,呆在原地心里不禁叹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