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超级稻种

我是侍者 收藏 2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你有何请求,但请说来。”皇帝赵顼兴奋道。就凭此超级稻种,历史上便会记载着他赵顼是如何慧眼识英才,从此大宋再无饥患,就算比起开疆拓土,也不遑多让。 “小民一求陛下斩此二人,还我紫金士子一个公道。二求陛下为奇淫巧技正名为科学,与儒学并立于世。”项阳期盼的望着皇帝赵顼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你有何请求,但请说来。”皇帝赵顼兴奋道。就凭此超级稻种,历史上便会记载着他赵顼是如何慧眼识英才,从此大宋再无饥患,就算比起开疆拓土,也不遑多让。

“小民一求陛下斩此二人,还我紫金士子一个公道。二求陛下为奇淫巧技正名为科学,与儒学并立于世。”项阳期盼的望着皇帝赵顼道。

“此二人罪大恶极,朕当..........。”赵顼看着邓倌和李定,斩字刚要出口,便看到从旁边走来一小太监,轻声对赵顼说了些什么。

“诸葛公子,太皇太后刚有话传来,太祖之训,乃本朝立国之本,违之不孝,朕虽为一国之君,可有些事情,朕..........。”年轻的皇帝赵顼有些懊恼道。

“陛下,还请为奇淫巧技正名。”项阳也有些无奈,看来是杀不成这两个人了,项阳低估了宋人对祖训的重视程度。

“科学与儒学齐名,此事朕以为然,诸位爱卿.........。”赵顼望着几位大臣道。

“陛下,万万不可,儒家乃治国根本,诸葛公司所言科学之前虽被世人忽视,但若论治国,当以仁道,教化,礼治为本。”御史中丞司马光急道。

“陛下,此议万万不可,臣亦不敢奉诏。”就连王安石也反对道。

“陛下,将奇淫巧技归结为科学,臣以为可,但不得与儒学齐名,国家取士,当以策论文章。科学可做士子辅修之用,而不可登馆阁。”文彦博虽有些松口,但儒家思想依然根深蒂固。

“诸葛公子,你的两个条件,惭愧,怕是朕都无法答应你,虽然朕可下诏书,但若是三省驳回,将动摇国本。”赵顼无奈道。

什么是三省呢,宋朝沿袭唐朝以来的三省六部制度,三省指的是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故宋朝宰相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书省是决策机构,门下省是审议机构,而尚书省是执行机构。尚书省下又分六部,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各管一块。若是三省一致认为皇帝的诏书不可执行,会造成三省驳回,而三次三省驳回以后,宰相必须辞职,相关官员也要受牵连。所以说会动摇国本。

“既如此,那小民此间事已了,请容小民告退。”项阳施礼道。皇帝无奈,项阳也很无奈,本以为辩倒了大臣可以施展抱负,可这儒家思想,根深蒂固,短期内怕是无法撼动了。

“诸葛公子,你可有其它请求,朕无不答应。”皇帝赵顼颇不好意思道。

“陛下,小民别无请求。此袋稻种献给陛下,愿大宋江山稳固,百姓安居乐业。”既然皇帝也没办法,项阳也就光棍一些,拿出一袋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稻种。早有等候的小太监接过,献给皇帝。

“介普,此稻种便交付于你,就种在朕的御花园内,若来年收成客观,便发给百姓,遍布天下。”皇帝赵顼将稻种郑重的交给王安石道。

“陛下放心,臣当着人日夜看守,直至稻种成熟。”王安石接过稻种应道。

“诸葛公子,此稻种既是你所献,便称做天机稻如何?”赵顼问道。

“一切由陛下做主。”项阳无所谓道,也许叫袁隆平稻更合适些,当然项阳不会说出口。

“既如此,诸葛公子居功至伟,为我大宋立下如此功勋,朕有意封你为亲王,不知意下如何?”赵顼亲切的望向项阳道。这诸葛明的两个愿望,自己这个皇帝居然一个也办不到,颇有些恼火,便想着在爵位功名上给些补偿。

“陛下,敢问陛下可愿斩此二人为我紫金士子讨回公道。” “诸葛公子,非朕不愿,实不能也,朕有祖训,凡太祖子孙,不得杀士大夫。”

“陛下,小民也有祖训,凡诸葛子孙者,不得入朝为官。”

“那你可有别的要求?”赵顼颇有些过意不去。

“陛下,臣愿在汴京讲学,为陛下培养人才。”项阳想吧紫金科学院搬到汴京来,毕竟天子脚下,士子聚集之所。

“诸葛公子,朕赐你一座皇庄,便在汴京南门外,你学院何名?”

“陛下,小民授学之所为紫金科学院。”

“朕便赐名为紫金书院,来人,拿纸笔来。”

不一会儿,皇帝赵顼挥毫写下“紫金书院”四个大字,还落了款,盖了印。有了这个,一般官府看到都得绕着走,找麻烦也得掂量掂量。

“谢陛下恩赐。”项阳接过太监递过来的横幅,心中感慨,若是当初有此护身符,那些热血士子们也许便不会无故牺牲,今后当吸取教训。

“你不愿为官,朕不强求。朕便封你为中都散人,赐金鱼袋。切莫推辞,此非正式官职,乃一散官,今后可见官不跪。若遇麻烦,可腰挂金鱼袋,随时来禁中找朕,有金鱼袋,侍卫不会拦你。”皇帝赵顼道,不一会儿,便有太监送上官服与金鱼袋。

金鱼袋在宋朝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一般三品以上的大员才有资格佩金鱼袋,按理说皇帝赵顼此举有些‘不合祖制’。但殿下的众大臣们君保持沉默,算是承认了项阳的地位。毕竟一个散官加一个金鱼袋能够换来大宋百姓丰衣足食,划算得多,即便是最顽固的御史中丞司马光也低头不语。

“陛下,臣谢陛下恩典。”既然已是官了,自然得自称臣,项阳如是道。

“陛下,臣还有一请求,请陛下答应。”

“还有何求,道来便是,朕无不答应。”皇帝赵顼很爽快,毕竟欠了一个大人情。

“禁军校尉周侗与臣一见如故,臣想请周侗担任紫金书院的弓马教习,请陛下恩准。”项阳开口向皇帝要人道。周侗,一代大侠啊,能被自己收入麾下,将来定有用处。

“此议不难,文爱卿,可舍得放人否。”皇帝赵顼笑道,虽是询问,但语气不容质疑。

“可,臣回去便签调令,不如将其一队人马全调入书院,作为书院护卫如何。”枢密使文彦博道。毕竟诸葛一脉,所研究的东西说肯定有军事上的用途,当严加守卫,莫要被敌国渗透了进去。

“谢陛下,谢文大人。”项阳颇为高兴,毕竟这能够有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当然目前肯定不属于自己,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成为书院最忠实的卫士。

既然他们投之以桃,项阳便报之以李。文彦博已经五十岁的人了,包括王安石,司马光,沈括等人,年岁都不小了,这个老花眼,总得有点吧。

“文大人,天机有一物,名眼睛,可提升视力,可愿一试。”项阳从行李中挑出几付老花眼镜道。

“哦,本官年岁大了,眼睛不若以前好使,总觉得模模糊糊,姑且一试。”文彦博接过项阳手里的眼镜道。

项阳将手里的眼镜教文彦博如何戴上眼镜。文彦博眯了眯眼镜,眼前视物忽然明亮了起来,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

“陛下,有此眼镜,臣当可谓陛下再效力二十年。”文彦博戴上眼镜,激动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也是,可以想象,如果一个高度近视的人,没有眼镜,生活会多么不便。作为三朝元老,文彦博的视力大不如前,批阅奏章时,往往非常费力,本打算过两年便好归乡养老,只是不放心年轻的皇帝。如今有了眼镜,便仿佛有了第二次生命。

看着文彦博如此激动的样子,项阳便不由胡思乱想这是不是早点拿付眼镜来贿赂一番,或许能够得到大臣们的支持。

“诸葛大人,本官蒙你厚赠,本当有所回报,怎奈你之所求,乃社稷大事,本官不可为一己之私而坏了国事,若要强求,本官当归还此眼镜。”文彦博望着项阳道。既然已经是中都散人,好歹也算官阶。只是在文彦博这样的重臣眼里,中都散人屁也不是,称项阳为诸葛大人,也算是对他的重视与礼遇。

好一个倔强的老头,项阳恨的牙痒痒,可偏又不能发作。

“文大人,说哪里话来。你我虽见解不同,但天机对大人的气节恨是佩服的,大人尽管用便是。”项阳大肚道,偷偷的看到冷面的文彦博总算露出一丝微笑。

“来,几位大人,都来挑挑,找一付合适的。”项阳抓了一把眼镜,伸出给众大臣道。虽然在二十一世纪是二三十元一付的东西,可到了宋朝大臣们的眼里,说小了可以增强视力,说大了就是增加政治生命。

虽然项阳几分钟前还是一介草民,即便是被封了中都散人,也离朝中重臣的地位相去甚远,但朝中诸位还是对项阳表示了感谢与善意。虽然没有达成自己的愿望,但也算是结了一个善缘,不算全无收获。

最终,邓倌和李定还是定了一个流放之罪。大概是为了平复皇帝的怒火,开封府尹将二人发配到最远的崖州,也就是今福建那里,据说那里山民尚未开化,常有进山收税的官吏被烤来吃了。二人听说要被发放到那里,不断的磕头恳求开恩,可皇帝正火大得恨不得杀了他们,哪里听得进他们的求情。

从宫里出来后,苏轼热情的邀请项阳等人去苏府做客。能和苏轼这样的大文学家把酒谈天,项阳求之不得。项阳便让方啸方啸去王安石府上把翠儿接来,一起住到苏轼府上去。

到了苏府,看到满屋子写满的各种书贴,还有绘画,项阳心痒难耐。这他妈的可全是钱啊,拿到苏士比拍卖去,怕要赚翻掉了。败家败家,一付寿星竹水墨画,居然拿来糊墙。

项阳装出很崇拜的样子,看着满屋子的书贴字画,热切道:“恩师,你的字和画的意境不凡,天机不知何事才能到如此境界,不知可否容弟子带些回去,仔细观摩。”

“天机,你今日可算是做了件大善事。我虽只是你文学老师,但也着实有光,他日史书或许会记得你诸葛天机曾入我苏门,子瞻当以天机为荣也,些许字画,喜欢拿去便是,今日我们把酒言欢,共赏风月如何。”苏轼很开心道。

“恩师,弟子求之不得,听说恩师最近纳了房小妾,不若我们师兄弟以美人下酒如何。”秦观不愧是风流才子啊。

古时候妾的地位其实和丫鬟差不多,常用来招待客人,苏轼甚至让自己的小妾陪客人侍寝。

“少游,乖不得恩师老说你的诗词脱不了脂粉气,怕是美人酒喝得太多了吧。”黄庭坚也乐道。

“何时我们苏门五学士聚齐,共同把酒言欢,当为幸事。”项阳还惦记着几位师兄弟呢。

苏门本四学士,如今硬被项阳挤进去,成了苏门五学士。苏门四学士分别是

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是中国文学史上了不得的人物,若能骗点墨宝下来,凑齐苏门四学士书画字帖还是很有价值的。苏门五学士就算了,项阳自己的字可拿不出手。

“哈哈,天机莫急,张耒与晁补之明年春天,要来汴京参加殿试,到时便可一见。两位师弟对天机可是仰慕得很呢,如今通天博学士的大名已经传遍江南,到时候少不得要来讨教一番科学道理。”黄庭坚笑道。

“天机,你便在我这里住上几日,待皇庄交割后,为师再陪你一同建设紫金书院。天机日后成就,当远在为师之上。”苏轼抚须赞道。

“恩师,弟子有个不情之请。若天机的紫金书院落成,还请恩师当我书院教授,为我书院士子传道授业。”项阳想着若是能拉苏轼入伙,那影响可大了。

可以说苏轼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全才,书法和绘画俱精,不仅其书法名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书法家之首,而且还开创了湖州画派。他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辽国和西夏上层人士可是以读苏轼的诗词为荣的。

“天机以传道授业为已任,乃一大善事,为师岂有不支持之理。天机放心,紫金书院一旦落成,为师定前来授学。”苏轼满口答应道。

“夫人,快些准备酒菜,今日我要同几位一醉方休。”从里屋走出一中年美妇,苏轼对其道。

“夫君,可得少喝些酒,前些日子和程家兄弟喝得烂醉如泥,三日方醒,于身子不好。”中年美妇劝道。

黄庭坚和秦观见夫人出来,忙起身施礼道:“王夫人。”

项阳心中一惊,难道这便是苏轼的老婆,传说中苏轼为其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的千古绝句,历史上苏轼的老婆王闰之是一位少有的才女,苏轼赤子童心,性情浪漫,“觉天下无一个坏人”,他刚到凤翔上任时,凡处于外,王弗都要问个详细,她对人事的认识是比苏轼更加透彻和务实的,她说“子去亲远,不可以不慎”。王弗能察言,并能由此识人,《亡妻王氏墓志铭》中还记载着这样的故事:

轼与客言于外,君立屏间听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辄持两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与是人言?”有来求与轼亲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其与人锐,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

苏轼和客人在外间说话,王弗会在屏间“偷听”,等苏轼回来了便会提醒苏轼要对那些首鼠两端、见风使舵之人要有所戒备。有些人有求而来,表现得甚为亲厚,但王弗对他说,这种人怕是不能长久,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苏轼没有在墓志铭中明确指出有何许人也,但事实确如王弗所料,历史上像张、章惇这两个在凤翔时与苏轼往来频繁的“朋友”,后来都对苏轼严加迫害。

按照历史正常的方向发展,过不多久,苏轼便要死老婆了,这样一位女性,若有机会,项阳想能救便救上一救。

是夜,宾主尽欢,苏轼烂醉如泥,项阳不省人事。

(起点首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