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6、特务抓特务

幸运特快 收藏 3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209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周在国布置完任务,又问他们两个谁知道那儿有可靠的房子。

胖老头儿说:“我弟弟江霞飞有一处房子,前几天他进了报社,正让我找人把房子租出去呢!你干脆去那儿住得了!”

霞飞这个名字虽然好听,但是其实不是中国名字,这是一个从外国翻译过来的名字,这家伙是一个洋奴。

周在国对他弟弟也有些耳闻,现在听说他进了共产党的报社,这也是个好位置,能够接触共产党的干部,对暗杀行动也有好处,索性一网兜进,把他们全部发展成为“行动员”。

刚一出马,就办成了这样的大事,周在国很高兴,他让江老头儿带着他去看了房子,觉得很满意,很快把自己的东西搬来,就在这儿隐藏下来。


过了几天,周在国又去找他的徒弟,无意间看到在路边摆摊的小贩正是老熟人邓志雄。邓志雄在日伪时期曾任保安团的大队长,配合日军进攻新四军的抗日根据地,搞过“三光”,用共产党的话说,叫做欠有血债。日本投降后,他被列为汉奸。要不是周在国帮忙,他早就被逮捕枪毙了。

这样,他就也成了军统局的特务,带领国民党军队武装袭击解放区,捕杀中共干部和进步群众。共产党来了之后,邓志雄又一次成了逮捕对象,也赶紧躲藏起来。周在国本来找过邓志雄,由于邓志雄搬移了原来的住处,没能见着,这一次意外邂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周在国确认邓志雄无疑,便悄悄地盯了一程,见邓志雄走进家门,上前认清门牌号码,决定另选一个日子登门拜访。

随后,周在国又去找他的徒弟,这次正好遇到了他的徒弟在家等他。他的这个徒弟虽然不是他的得意弟子,但是也十分熟悉他的手法,所以马上知道来找他的人是他的师傅用的化名,这次必定有事。

周在国的徒弟叫冯基昌,一听师傅的来意,马上答应加入师傅的特别行动组,随后答应再去发展几个道上的身手好的朋友一起参加行动。


再过了几天,冯基昌发展了朋友惯匪木林森,而邓志雄不但立刻答应参加特务组织,还发展了当年自卫团的中队长张振中、伪专署的特务队长王惠民等等。这几个人全都是会使用武器,有特务工作经验的,对于这种秘密行动并不陌生。

周在国终于建立了一支共产党无法掌握的不在军统档案里边的自己的力量,他真是兴奋异常。

他又来看胖老头儿的情况,姓江的老头儿通过万成弄来了五位市委领导同志的住址,绘制了一张关于陈毅在湖南路的办公地点与住处的详细草图,周在国更是高兴得心花怒放。

老头儿的弟弟也是出手不凡,搜集了不少企业干部枪支配备的情况和警卫设施的情报,准备再打听中共领导人开会的情况,如果弄到了,就搞一次爆炸,多炸住一些领导人。周在国听得连连叫好,要交通员于小姐通知大家,老板已经发下话来,刺杀一个中共领导人,得黄金10条,只要机会一到,大家一齐动手。

一切安排妥当,周在国再次和自己的亲信特务见面,告诉他:“是打出老板的那张王牌的时候了,现在咱们掌握了几个共产党领导人的详细情况,让他们以东南反共突击军的名义武装冲击一下,能干掉几个是几个!”

接应他的特务有些惊讶:“弄这么大?”

“当然了,他们有武装,和那些警卫硬拚一下拚得起,肯定能干掉他们几个人。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也是咱们领导的,奖金也有咱们一份,如果他们完了,只要他们打死一个,不管他们最后能不能活着,咱们都能领到那几百两黄金的赏金,要是他们不行,咱们再上!”

“什么时候动手呢?”

“等到他们建完了国,高兴完了,最松懈的时候。”

“好,我马上发出密写指令。”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定为北平,北平正式恢复历史名称――北京。

虽然开国大典是在北京举行的,但是全国所有被解放的地区,都同时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在这种时候,于效飞和所有安全保卫部门的工作人员是最紧张的,在这种复杂的局势下,正是敌人可能疯狂破坏的时候。

可是,出乎于效飞他们意料之外的是,整个庆祝活动太平无事,平安渡过。

所有人回到了机关,于效飞说:“嘿,奇怪了,难道说咱们上海的特务没有那么蠢了吗?他们不是专门爱在这个时候出来送死吗?”

慕容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愚蠢的特务全都让咱们抓住啦?”

查军也用长辈逗小孩儿的语气对她说:“应当说,是愚蠢的特务都躲到台湾去了,再也不敢到上海来送死了!”

大概于效飞也觉得这次是真的把特务打得很惨了,也开始同意查军的意见了,他也说:“好了,这次咱们真的是把特务消灭了,保证了中国建国庆祝活动的顺利进行,取得了一次重大的胜利。现在特务一时是不能从台湾过来了,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还得经过长时间的试探,才能找到派遣特务的规律。所以咱们会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工作了,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大家就放几天假。”

慕容他们这些原来是学生的年轻的工作人员立刻发出一阵欢呼,准备出去玩了。那些上了一些年纪的侦察员有些意外,但是想想于效飞说的也对,现在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特务可以抓,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整个机关就立刻松驰下来,所有人都计划着趁着国庆期间社会上热闹,出去逛街了。

等到各个办公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于效飞才叫住叶国众说:“有紧急任务找你。”

叶国众笑着说:“不是没有特务,天下太平了吗?”

“想得美!人家第一杀手都到了咱们眼皮底下了,咱们还在那儿傻乐呢!我现在心里都跟着火了似的,那有闲心出去玩啊!”

叶国众朝院子里边看了看,看到没有人了,这才说道:“还是那个保密的事情?”

“嗯,你不知道,这次咱们去郊区搜查失败,其实军区那边抓住了一个半路去送信的特务,咱们这边什么事也没干成,特务都是人家抓的,咱们这儿还有内奸,我都没脸见人了!”

叶国众和于效飞在一起共事时间长了,已经慢慢知道了一些于效飞过去的传奇经历,知道他是一个完成过多次不可能任务的超级特工,现在看到他急成这个样子,知道这次的任务是绝对不轻松的。过去是于效飞行刺敌人,现在敌人的刺客来行刺自己这边的首长了,这种感觉绝对不一样。

叶国众问:“咱们怎么办?”

“今天小开告诉我,根据可靠情报,这个进来的杀手不会发报,正在到处找人发报,现在暂时借潜伏台发报。另外,他要请求上级,动用老板那张王牌,要组织东南反共突击军对几个首长的家进行突袭。”

“东南反共突击军?什么玩意?”

“又是什么新收罗的乌合之众吧!不过看这个意思,人数也少不了。他们又要组织武装袭击,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那个军区抓住的特务在提篮桥关着呢,咱们再从他那儿挖点情报出来,把那个派他送信的人找出来,大概这些家伙就是那些潜伏的东南反共突击军了。”


于效飞和叶国众对那个特务进行了详细审讯,掌握了那个特务来送信的详细过程。

1946年,这个人经一位朋友的介绍,参加了军统的外围组织,一年后又正式成为特务。他的工作就是跟着跑跑龙套,上司并未安排他正正式式干哪一门,这次搜集情报,下次搞盯梢,也曾经参与过绑架和暗杀,但都是帮忙望风之类的打杂角色。

由于他参加特务组织属于秘密性质,在特务组织里边也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那种,所以安排潜伏特务时,他就理所当然名列其中。特务安排他在一家诊所看门,这是一份闲差,具有相当的自由度,正好方便他帮助特务活动。

他的上司是一个中年妇女,他称对方“喻小姐”。他们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从来没有接到过什么任务。这天喻小姐突然急急忙忙找到他,要他赶紧到一个地方去送信,不料他跑到了那个地方,却正好看到一群解放军在那儿搜查。他没什么特务经验,吓了一跳,转身就跑,却引起了解放军战士的怀疑,当即被捕了。

这正是于效飞要知道的,于效飞马上问道:“你知道那个喻小姐真名叫什么,在什么地方居住吗?”

“不知道,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首长,你也知道,我也不好问她这些。”

“你就一点不知道吗?你以前见过她吗?”

“首长,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以前有一次在浦东看见她和我以前的一个熟人挎着胳膊在走。”

“那个熟人叫什么?”

“那个人名叫黄正轮,以前在法租界巡捕房当过包打听,好象还是青帮流氓。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法租界落到了日本人手中,他去了汪伪的特工总部76号。抗日战争胜利后,不知怎么的又摇身一变成为国民党的地下工作人员,领受了国民党当局的赏金,接着就去了警察局侦缉大队当特务。”

“他现在在那儿?”

“不知道,其实我和他也不是非常熟,就是以前他们执行逮捕共产党的任务的时候,我跟着去过几次,我跟他没有什么深交。”


看到从这个小特务这儿问不出更多的情况,于效飞马上提审另外一个对警察局的特务非常熟悉的人――边城。

边城一看见是于效飞找他,心里又是高兴,又是不安。高兴的是,于效飞是一个重要的领导,于效飞找他的事情,全都是大事,如果于效飞非常需要他,那说明他是非常有用的人,什么立功受奖的事可就差不了多远了。不安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帮上于效飞的忙,如果自己在这种大案子上帮了倒忙,那自己的脑袋离搬家也不太远了。

于效飞一看到边城,先说了一句:“恭喜你。”

边城吓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于效飞一愣,马上想到,原来这是过去特务们经常对共产党员说的一句话,这和通常的过年过节时候说的恭喜可完全是两个意思,如果特务们要是对谁这么说了,那就是要枪毙谁的意思。

于效飞有点哭笑不得,只好解释说:“这次是真的要恭喜你了,你不是一直在说要立功受奖吗?你这次是真的要立功了,你上次套出来的情报,帮助我们抓住了到北京炸人民代表的特务,保卫了开国大典的顺利进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功劳。我已经报告上去了。”

边城这一瞬间经历了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巨大心理变化,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眼泪“唰”地一下流了出来。

于效飞说:“看到了吧,人民政府和国民党是不一样的,说话算话,有功一定要奖励,有罪一定要惩处,何去何从,全都在你自己的选择。”

边城哭着连连点头。

于效飞略微安慰了一下,马上说:“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工作要交给你,你知道过去警察局有一个叫黄正轮的特务吗?”

边城马上点头:“知道,还很熟呢,一起办过好几个案子。当时他对我……”

他停下不说了。

于效飞替他说道:“当时你是美国顾问的红人,这些小特务全都要巴结你是吧?”

边城很不好意思:“其实当时也不是有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份,那些能接近我的,也都是残害人民罪恶很大的人。”

“你这么认识就对了。你知道他现在在那儿吗?”

“不知道,没有逃跑吗?”

“不,有人最近还看见过他,而且他还和一个女特务在一起,叫什么喻小姐的,知道吗?”

“不知道这么个人。”

“那你知道他在浦东有什么关系吗?”

“浦东?我想一下,啊,想起来了,他好象有一个姘头老家在浦东。”

“你肯定吗?”

“对,他有一次求了我很久,我才答应让他请我吃饭,吃饭的时候他说过那只鸡是他的姘头从浦东老家带来的,比饭店里边的还好。”

“具体地方还记得吗?”

“他后来还给我和上司带来过一次乡下特产,我又听说过一次!”

于效飞审视着边城,边城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话,不敢说下去,有些紧张地看着于效飞。

于效飞说:“听说你最近表现一直很好,对政策体会很深刻,现在我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带你到外面去指认那个特务。当然,这也是一个逃跑到台湾去的机会,你在那边不是有很多认识人吗?你会怎么对待这次机会呢?你愿意乖乖地回到监狱里边来吗?”

边城急得大叫起来:“首长,我是真心靠拢政府的!再说,整个国民党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我能逃出你的手心吗?我真的不会逃跑!”


一小时后,于效飞他们三个人已经出现在浦东的那个地方。三个人都是生意人打扮,穿着普通的西装,没有打领带,这种样子适合城市、郊区和机关很多地方,一点没有引起过路的人的特别注意。

三个人都是老练的特工,很有技巧地打听黄正轮的情况,虽然没有马上找到这个人,但是还是不断朝可能的方向搜索过去。三个人呈品字形拉开,不断扫视着路上和路边的一切人员和车辆。忽然,边城大喊起来:“黄大哥,黄正轮!”

于效飞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戴着农民的毡帽,一身农民打扮的人正从边城对面的路边低头走过。听到边城这一喊,那个人抬头朝他看了一眼,装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但是脸上却露出惊慌的神色。

边城本来也不敢肯定就是他,因为两个人的交情毕竟没有达到熟悉得化成灰也认得的程度。可是看到那个人脸上的表情,边城知道自己是找对了人。他急忙跑过去,热情地一把拉住那个人的手,大声说道:“哎呀,我就说是你嘛!现在你过得还好吧!”

黄正轮当然知道边城的特殊身份,正琢磨怎么会在这儿见到他,却发现于效飞和另外一个人已经一前一后把自己夹在了中间。

黄正轮一惊,急忙伸手到腰里掏家伙,不料边城死死地抓住他的双手,还没等他再有动作,于效飞的手一动,锃亮的手铐的锁牙已经在他的手腕上飞了一圈,把他的双手铐住了。

叶国众马上脱下上衣,套在他的头上,三个人把他夹在中间,迅速带走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