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中国]天啊!中国理发师给我剃了光头

一生伏首拜阳明 收藏 1 324
导读: Trevor Metz(加拿大)/文 那天我从公寓里出来想去理发,于是径直走进了一家理发店,打着手势向店员示意想要理发。我还有点儿脑子,知道自己说不了中文,于是带了一张和我女儿的合影,那上面我有一个相当不错的短发型。柜台里面的女孩笑我不懂中文,我才不在乎呢,我早就习惯了。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知道带上一张照片来让她明白我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我在她的带领下坐到了一张椅子上。她大概是问我要什么牌子的香波,而我只能盲目地点头,说“对”。她再次大笑,说“5块”。5块?什么东西5块?咳

Trevor Metz(加拿大)/文

那天我从公寓里出来想去理发,于是径直走进了一家理发店,打着手势向店员示意想要理发。我还有点儿脑子,知道自己说不了中文,于是带了一张和我女儿的合影,那上面我有一个相当不错的短发型。柜台里面的女孩笑我不懂中文,我才不在乎呢,我早就习惯了。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知道带上一张照片来让她明白我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我在她的带领下坐到了一张椅子上。她大概是问我要什么牌子的香波,而我只能盲目地点头,说“对”。她再次大笑,说“5块”。5块?什么东西5块?咳!管它呢!她没有把我带到后面的一间屋子里,在一个水池里面为我洗头。她从一个瓶子里挤了一些大概是水的东西,抹在我头上,然后搓出泡泡。嗯,感觉真是不错。这些中国洗头师大概是受过什么中国古代点穴按摩法的培训,当她们按摩我头部时,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双脚的存在了。故事到这里,我的感觉很好,因为我原以为理发会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她用毛巾把我的头发擦干,微笑着让我到下一个房间去。从这儿开始事情变糟了。一个男理发师把我推进椅子。我掏出照片指给他看,希望他能明白我想要什么样的发型。我当时的样子就像一只马戏团的猴子眼巴巴地盼着香蕉。他高傲地看了一眼,然后就挥挥手点点头,那意思是说:“没问题,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头,相信我。”从镜子里我看到自己满脸的慌乱。老天!这家伙看上去今天不怎么高兴,他可别把气撒到我头上。

他抽出剪刀,冲着我笑了笑。我当时想说:“感谢你们的头部按摩,这是给您的钱,拜拜了您哪。”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开始小心地并耐心地修剪我的头发。剪刀每合上一次,我就多了一点信心,也许这家伙很有经验,他的确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发型。我松开了紧闭的牙关,开始瞎想上……看来我这次的理发进行的很顺利。

这时,那个身材粗壮的理发师大声嚷嚷了一句我不明白的话,接着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虽然我不懂中文,但是我看得出来他们是在嘲笑我。香波美眉从后面捧出来不知一罐什么东西。她笑得是那么厉害,当把那罐东西放在我面前的时候,她几乎是在捧腹大笑了。

粗壮的理发师把罐子给我,同时指了指我的头。我看得懂罐子上的英文标签是“生发霜”。生发霜?这家伙是认真的吗?他把我的头发都剃光了,还嘲笑我,难道还想让我为这东西付一大笔钱吗?我真想发火,把这生发霜挤到他喉咙里去。可我突然想起来这是在中国。这次我也别往坏处想了,也许是善意的玩笑吧。我觉得生活的真谛就是选择。我选择了把这次理发当作是一次愉快的经历,但愿当我学会更多中文时我还能这么想。

(本文作者系加拿大专栏作家,现就职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