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公老儿是老公么?!(小小说)[五一][蓝剑军团]

公公老儿是老公么?!(小小说)[五一][蓝剑军团]


公公老儿是老公么?

(小小说

在十万大山深处有个美丽清幽的百花寨,三山环绕,一水东流,青山绿水,百鸟争鸣,是个闻名遐

迩的新农村。座落在寨子正中的田家屋场,是个不大不小的三合院,红墙黄瓦,翠竹掩映,是山民起居

的好地方。

“小宝也,起床罗!太阳公公都快摸到屁股啦——”小宝的妈妈春花从菜地回来,不等进门,便从

窗外扯起嗓子喊。不过嗓门提得再高,也如银铃般地好听。

“吵么子嘛!让他多睡一哈,昨夜闹久了没睡好。”春花的公公老儿田大山从门缝里伸出个大脑

袋,前一句嗓子提得稍高,后两句细声细语,生怕得罪了媳妇似的。说完便“吱扭”一声开门,给春

花打了个招呼:“你妈回来后,给她说我上村委会去嗒”。

“好,你去嘛。”春花进门把菜篮往堂屋里一放,屋里空荡荡的,又情不自禁地出门看看公公老汉

儿远去的背影,心里好不是个滋味儿。她想:老公去福建打工都已大半年了,一不打电话,二不写个信

,不晓得在搞么名堂,是头公猪也得对着老母猪哼几声嘛!难道他的心被狗子吃了不成?转而一想:公

公老儿明知道今天婆婆上她老家看外公去了,见着久病的亲人哪能一夜两天就回来呢?可他却要丢上个

话头。难道他今天也不回家了?

“妈妈,妈妈,穿衣服!”春花正在门外发愣,忽听得儿子在房屋里喊,折身便往屋里跑。

“宝宝你醒嗒,快起来阿尿!”春花来婆家已经三年多了,跟着她那个能干婆婆学到了不少长处,

三把两把就将小宝收拾好了,正拉着他往厕所里走,忽听得小宝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妈妈,公

公老儿是老公么?!”

“你在哪里听到这么说的?乱说!”

“我不是乱说。你不是经常给爸爸喊老公吗?爷爷比他大,不就是老公的老公了,方便点,干脆叫

他老公吧!嘿嘿嘿”小宝边说边拉尿。

“我打你,撕你嘴巴!”春花口里倒是这么恶,可心里着实有些赞同感。她一边忙碌家务事,一边

暗自回想,象一幕幕小电影浮现在眼前——

刚进婆家时,她听到的是远亲近邻对公公老儿的一片赞扬声,谁个不夸是个能文能武的多面手。虽

说他只是个小学毕业,却能歌善舞、吟诗作对,连树上的八哥也能叫他逗得下树,去年还被县评为民间

艺术大师哩。他还打得一手好算盘,左右邻舍每逢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去做管账先生什么的,他也乐意

帮忙,邻里关系十分和谐。群众选他当村委会副主任,他除了圆满完成村委会分管的各项任务,还带头

发家致富,这个家在全村都是有名的计划生育模范户、科技示范户、文明户和富裕户。进门看到的是,

洗衣机、电视机、打米机和整洁的房屋、崭新的家具以及伸伸抖抖的人。进门时家里六口人,第一年、

第二年爷爷奶奶相继因病去世。人口轻,全是精壮有力的劳动力。加上公公婆婆都会划算,日子过得确

实爽朗。唯一不够称心的是,第三年没满,也就是小宝刚满两岁时,小宝他爸不甘山里寂寞,说什么也

要出门闯荡新天地,春花不肯,要在家里守小宝。就为此,小两口还闹了点别扭,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至今连个电话也不来一个。好日子里也有苦楚啊!

“春花春花,你看爸爸这是么子?”春花正在遐想中,忽听公公老儿把手里的野鸡在她面前一晃说

:“今天我们烧野鸡吃好不好?”春花点点头:“要得。”她下意识地压低了嗓门儿。

“好哦,今儿个有野烧鸡吃喽,有野烧鸡吃喽!”小宝兴高采烈跳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扑到爷爷

的怀里问道:“爷爷爸爸,你在哪儿弄的野鸡呀?”

“二黄腔,以后不许这么喊,爷爷就是爷爷,哪能叫爷爷爸爸呢!”田大山有点茫然了,立即给小

宝解释说。

“都两岁多了,连个人都分不清,蠢货!”春花也在一旁吵小宝。

“妈妈都能喊爸爸,我就不能喊,嗯嗯嗯”大人们强心,小宝自然也是个强心的淘气包,一边辩护

,一边哭着。

“好宝宝,莫哭嗒,妈妈给你烧野鸡。”春花劝了一会儿小宝,转身提着野鸡进了门。

田大山又从口袋里掏出个硬纸盒,还给小宝递了个夹心面包,然后打开放在小宝的面前说:“爷爷

给你买的积木,好玩哩!”

小宝一见这个从未玩过的稀奇宝,把眼泪一揩,笑了起来说:“爷爷真好,给宝宝买玩具,还给宝

宝烧野鸡,真好!”说完,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

田大山一看小宝好开心,心中好象吃了蜂蜜似的。他想:兵不在多在于精啊,计划生育就是好,只

要把这根独苗苗抚育成才,接班没问题,甚至超过老家伙好些倍,田家的希望大大的!他拉起小宝说:

“走,屋里玩去。”

小宝连蹦带跳地进屋就喊:“妈妈妈妈,爸爸买玩具哩!”喊完就把积木往地上“哗啦啦”一空,

饶有兴趣地玩了起来。

“二黄腔,就是不长记性,小心撕了嘴!看你记不记得住。”春花一边剁野鸡,一边说。

“爷爷的,野鸡的,大大的好吃,香喷喷的,脆生生的,吃了长记性哈!”田大山翘起大母指,学

日本人的口气逗着小宝。说完,坐到灶门口烧火了。

田大山手里拿着扒火棍,眼睛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涌现一排古怪离奇的浪头:

媳妇进门那天,相好的邻居给他送来一件特殊礼物“吹火筒”,还用红纸包得漂漂亮亮,明眼人一看就

知道是在开他的玩笑。他根本就没在意,而且听过很多民间关于公妇之间的笑话故事都是一笑了之,他

只信守着古人的训诫“仁、义、礼、智、信”这条底线。尽管春花的确美得象一支含露鲜花,虽不是蜂

腰柳眉,却也是窈佻淑女,确实可爱。他并无丝毫的邪念,只是把她当作亲闺女一样善待。然而,守了

几年的防线,不知如今思想怎的晃了起来?他在过细搜寻这一根源。

“差火!”春花肚里也在划经,三年多来,无论对婆婆、公公老儿,还是对老公,该孝顺的孝顺了

,该忍耐的忍着了,该做的也做了,从没“越雷池”一步。对公公没说的,既敬重,又爱慕,尽管已近

古来稀了,可他体健神奕,挑个百儿八十的不在话下,勤快又会划算,就是婆婆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也

只回个一两声就熄火了,他也是个讲脸面的人啦!婆婆倒是过于强求家人了,稍不顺心,就要鼓眼了,

自己也受过一些窝囊气,要不公公老儿的好处,恐怕早就带着小宝回娘家了。想到这里,难免心中泛

起一股酸楚味儿。她抬起头来,发现锅里没冒热气了,揭开锅盖一看,野鸡肉都快冷了。她端详一会公

公老儿一门心思的模样,脸上泛起红晖,不知他在揣摩么心事,准是没听到,于是又喊:“宝他爷,再

烧把火!”说罢,往野鸡肉里渗了点水,抱起扒在地上睡着了的小宝进房屋里去了。

田大山又往灶堂里加了把柴禾,拿起吹火筒吹了几口气,顿时火苗又忽闪忽闪起来,在暮色中格外

红亮。他的心事更多了:

——老婆固然强心能干,节俭巴家,可她对家人实在有些过火,张口闭嘴“苕货、软蛋、无用、扫帚

星”什么什么的,常常为一点家务小事争得脸红脖子粗,眼珠鼓得象牛卵。一次,他把老婆在鸡圈门钉

上的化肥口袋给揭下来了,老婆一见火了:“要你扯能,我钉起是为的防雀鸟偷食,你偏偏给我扯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扫帚星!”他回答说:“白天黑夜地围着,它也要点阳光空气嘛,不然能吃到鸡

蛋鸡肉吗?嘿嘿”,结果不容分说,老婆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屋去拿来钉锤“当当当”又给钉上了。他再

没回嘴,每回经过竹园边那个鸡笼就觉得心里总有点难言之隐。后又经过几件争容不下的小事,他索性

不和她同床了,从十年前直到如今。若非维持这个家庭不散,恐怕早就把她给一脚登了。

——媳妇嘛,着实叫我喜欢,只是儿子不争气,一心顾着跑到外面自己潇洒,可把她给坑苦了,说

什么也得多去体谅她、慰藉她,尽可能让她过得开心些。想到这里,眼前又出现一个小小电影镜头:

那是小宝刚满周岁的一天,他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于是以当着众亲朋试试酒量到底还有多大的方式

来表达,一瓶五粮液喝了个精光。酒意朦胧中,他听到媳妇对着他的面一边给小宝脱衣服,一边喃喃自

语道:“妈妈脱裤裤,爷爷搞水水。”他连忙跑到厨房倒了一盆热水送到春花的房间说:“爷爷的水水

来啦!”他的话尾巴一过,恍然大悟似地暗自笑了,时而又开始自嘲,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连

野草都不曾沾一根,怎地这般无聊!过去了,这种无意中出现的许多笑料虽已过去许久,可磨不掉的印

记还是偶尔阵阵浮现。他想到这里,春心隐约萌动。他把小宝撒满地上的积木捡到硬纸盒里,向春花的

房间走去。

“月亮月亮轻轻摇,

宝宝宝宝快睡觉,

快睡觉,快睡觉,

睡嗒起来好吃糕。

哦哦喂,哦哦喂......”

春花一边哄着小宝,一边慢悠悠地哼着摇篮曲。

田大山把积木盒轻轻地放进木柜后,又轻脚轻手地走到春花身边,想开口却张不开嘴,想动手也动

不了手,总觉得心里直痒痒。他想,多少次良好的机会都被双方主动放弃,难道守了这么久的防线今晚

真的要失守?他的脑海又出现了古人训诫“仁、义、礼、智、信”五个大字,进而一想如何保住并创新

这个家庭的和谐、如何保住自己在远乡近邻中留下的崇高威望、如何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再添一份光

彩?于是,他愣住了。

春花虽说嘴里照样哼着小夜曲,可心里也猜出七八分,声音变得似乎有点颤抖了。

双方都在激动,双方都在搏斗。心灵的防线时而被冲破,时而又被补守。突然,外面一声呼喊打破

了沉静:“老田在家吗?”

田大山心里一震,是村支书来了。他赶忙走出春花的房间稍停一会儿回答:“在呀!我来开门。”

他又逗留片刻,“吱扭”一声把门打开,村长也来了。

“到困龙山上溜了一圈吧,怎的不到十点就睡嗒?”村支书远远想不到今夜老田心里装的心事儿,还

以为他睡觉了哩。接着说:“打挠老哥了,今晚有件大事想找你出出点子。

“没关系,瞌睡是睡不完的。屋里坐,屋里坐。”田大山把村支书和村长请进里屋,泡了三杯浓茶,

装了两支黄鹤楼的烟,便一一坐下。

三人边抽烟,边喝茶,边讲起关于百花寨里新农村建设的许多大事儿......

这里,圆润的月儿已升得老高,田大山还在和村支书、村长一起滔滔不绝地唠叨不停,空旷的山野

传出了他们的话语,回荡着他们的笑声,流动着不断翻新的信息。

http://img7.itiexue.net/1114/11142127.jpg[/img]

[img]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