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会病入膏肓,目睹残杀儿童/时寒冰

山水1970 收藏 0 779
导读:(北京时间2010年5月14日 转载) 当社会病入膏肓,人们还能留下宝贵的善良,守护最后的光明吗? 这是我最近思索的一个问题。 目睹残杀儿童的新闻,我一次次地被愤怒点燃,在内心诅咒冷血的凶手永沉地狱,遭受最恶毒的报应。 可是,当这种事件一再发生,我们的反思,如果还仅仅停留在事件本身;处理的结果,如果还仅仅是对凶手一毙了之……那么,我们只能无奈地面对更多的疼痛。 我不是一位社会学者,不能从社会学方面进行更多的探讨。但是,我知道,类似这种密集把罪恶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京时间2010年5月14日 转载)


当社会病入膏肓,人们还能留下宝贵的善良,守护最后的光明吗?

这是我最近思索的一个问题。

目睹残杀儿童的新闻,我一次次地被愤怒点燃,在内心诅咒冷血的凶手永沉地狱,遭受最恶毒的报应。

可是,当这种事件一再发生,我们的反思,如果还仅仅停留在事件本身;处理的结果,如果还仅仅是对凶手一毙了之……那么,我们只能无奈地面对更多的疼痛。

我不是一位社会学者,不能从社会学方面进行更多的探讨。但是,我知道,类似这种密集把罪恶之手伸向孩子的事情,从古至今,都是极其罕见的。仅此一点,足以证明,我们的社会病了,且病入膏肓。

这些行凶者,或许在行凶之前遭受过社会的不公,或许在作恶以前遭到过歧视。但是,根据冤有头债有主的基本逻辑,即使法律、上访等维权之路全部封堵死,他们也不应该把刀对准无辜的孩子,而应该直接去找伤害他的人,但长期的环境,已经让他们变得极其懦弱——懦弱到丧失最基本的勇气和理智。

我意外遇到了一位图书编辑,是泰兴儿童残杀案中受害者亲属之一。他给我讲述的情况是如此血腥:

行凶者提刀直奔幼儿园,开始去的是一家好幼儿园,守卫严密,凶手无法进入。便转而到这家平民幼儿园,刺伤守门人后,直入教室,老师冲上前护着孩子们,被捅伤倒下,然后,凶手对着全班孩子的眼睛、头部一个一个地捅,全部都在颈部以上……孩子们没有眼泪,只有恐惧,无尽的恐惧……他亲戚的孩子,把手放在头上,试图躲避,凶手把刀捅向孩子的双手、头部,连捅六刀。这时,凶手已经连续捅杀了几十个孩子,捅到最后,累了,这个孩子没有因此丧命……

其状之惨,无以言述,令人忍不住悲泣……

行凶者因为懦弱,不敢面对真正伤害他的人,却去伤害比他更弱更无辜的人。这些行凶者在丧失了基本的善良、血性之后,迅速地沦为禽兽不如的刽子手,把痛苦的种子撒向一个个无辜的家庭。我强烈鄙视、谴责并且诅咒这种可耻的杀戮行为!无论社会多么不公,都不应该成为滥杀无辜的借口!无论遭遇怎样的苦难,都不应该成为蔑视生命的理由!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都不应该抛却最后的爱和善良!

在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另外一则时下争议很大的新闻,闯入眼帘:她是一位“抢房女”,名叫英子,是搜狐白社会的一名网友,她参加了白社会一款社交游戏《梦幻城》近期举办的“房梦成真”用户回馈活动,奖品是50万元购房款。报道称,这名90后玩家“是北京富二代,家中拥有多套别墅和经适房,却在游戏里花钱雇大量枪手操纵排名。她扬言一定会得到游戏大奖所送出的房子。”

这种作弊事情本构不成新闻。

构成新闻元素、引起社会关注的,是“抢房女”一句句刺耳的言论:“越是买不起房子的穷鬼,越是把人生希望都寄托在一套玩游戏送的房子上”;“抢房女”表示,她雇佣的“都是找不到工作的蚁族大学生”、“一小时只要6块钱”,并嘲讽大学教育,认为自己高中毕业不去上大学是明智的选择;在网上秀她家豪宅的照片,被网友扒出来她家有套房子是天通苑的经济适用房。“抢房女”发表言论:“经济适用房本来就不是给穷人住的,你们住得上300多平上下两层带露台的经济适用房吗”。

其实,类似“抢房女”这样的以讥讽、嘲弄穷人的人物,已经出现多个。当这类事情一再出现,它同样暴露出来的,是社会患病之深。当肆无忌惮的嘲弄与仇恨激烈碰撞,会迸射出怎样的火花?

这个社会中,充满了焦虑不安的情绪(人们会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怒目相向甚至大打出手),也充满了莫名的仇恨。而一切的一切,都与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有关。权力失控导致的贫富差距拉大,不断为仇恨的种子浇水、施肥。

“抢房女”挑衅性的语言,乃是基于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很大程度上源于家庭,源于权力或权力的衍生物。试想:谁在把保障性住房做成了豪宅?谁又瓜分了这些豪宅?谁在以如此张狂的方式窃取低收入者的基本保障,然后,再报以嘲弄?如果不是身处这样的环境,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何以会如此刻薄地讥讽穷人?

当权力不受任何制约,权力必然与腐败实现最亲密的嫁接。

于是,近权力资源者富,远权力资源者贫,便成为一种必然。借助权力之手的暴富,是公认的捷径。

于是,富者更富,贫者更贫。王小广研究后发现:“过去5年里国内10%的最富人口买去了50%的房子,40%的富人买了85%的房子,剩下60%的普通百姓只买了15%的房子。”有钱买房者坐等升值之利,无钱买房者在住房保障缺失的情况下只能无奈地看着购买力的快速缩水……

人们可以接受自然状态下的贫穷——即在公平的环境中,在经过奋斗和努力的情况下,依然贫穷,却不能接受不公平状态下的贫穷,即无论人们如何努力,都因为不公环境的阻碍而失去获取财富的机会。

目前的贫富分化,到底是前者的原因还是后者的因素所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

有人认为,贫穷者不够勤劳,当我在贫穷的国家和富裕的国家走访过之后,我惊讶地得出结论:国人竟然如此地勤劳!如此地艰辛!当操劳一生,依然不能获得相对应的财富,或者,依然不能避免财富的缩水,并且,当不公的环境成为最大的障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以穷人懒惰的理由去描写冰冷的现实呢?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先生,曾经撰文指出: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社会动荡是指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而社会溃败则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说的形象一点,动荡好比是健康的身体被别人打伤了,而溃败则是自身的组织或细胞出了严重的毛病……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对克服社会溃败所必须进行的一些变革,往往由于担心其威胁社会稳定而被束之高阁,结果是使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显……近些年来,社会溃败的迹象已经明显开始出现。其中最核心的是权力的失控。在过去30年改革的过程中,尽管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基本框架,但权力仍然是我们社会的中枢。因此社会的溃败首先表现在权力的失控,腐败不过是其外在的表现……这种社会的溃败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潜规则盛行于社会,甚至成为基本的为官为人之道,对此吴思先生有很好的分析;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已经肆无忌惮,社会生活西西里化趋势出现;利益集团的肆无忌惮,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整个社会的信息系统已经高度失真,统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代表了体制性的对信息的扭曲。“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几乎可以说是比官方统计数据还可靠的现实。

愚民教育和美丽的谎言摧毁了人们的信仰和最基本的道德体系,扭曲了人们的价值观,金钱至上论主宰了整个社会,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人们是如此的彷徨、茫然和痛苦!

社会学者以自己系统的理论,解剖这个社会。问题是,社会的唯一代言人承认自己有病吗?

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社会日渐病入膏肓,将有更多的人成为受害者,不仅包括那些无辜的孩子们,也包括行凶者、“抢房女”们。

我对未来充满了担忧。

大规模投资计划的汹涌铺开,意味着民众财富将不断被稀释,这无疑会制造出新的不安与恐慌。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是以公平公正的制度,来营造一个和谐的环境,是通过累计财富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而不是以消耗财富的方式,为个别人的政绩添彩。

经济行为绝不能背离使人民更富有、更有尊严,使人民的生存环境更美更安全这样的基本原则。

假如不是那么多玩命般的投资,假如不是那么多的损耗,勤劳的国人,何以承受如此巨大的生活压力?

真的希望好好反思一下,为了中国的明天,为了子孙后代,认真认真反思一下。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