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觉醒奥巴马阵脚大乱 欧洲人仰马翻

山水1970 收藏 0 345

西方的这次危机,给中国最大的教益就是:当危机来临时,冰岛可以赖账、希腊可以被援助,美国可以凭借美元全球地位以及对全球的绑架来应对,而中国一旦发生这样的危机,则谁都无法效仿、无计可出。


奥巴马的目的不是在否定美国人的生活模式,而是否定中国也像美国人一样,希望中国改变发展模式。但核心在于,现在大出问题的是美国模式而不是中国模式。


正文如下:


历史刚刚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时候,全球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从2007年开始的美国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再到全球经济危机终于触底。这期间中国自然功不可没。中国不仅仅是全球第一个走出低谷的国家,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50%,超过了今日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


西方对摆脱经济危机的自信还表现在美国对中国“过河拆桥”式的举动:立即以人民币汇率、对台售武、接见达赖等事由向中国发难。西方这种颇有传统的背信弃义不是本文重点,而是需要指出的是,西方的自信有点太早。果不其然,美国的金融危机尚在余波荡漾,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又迅猛爆发。


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其实在全球经济危机一开始就已出现。这就是冰岛的破产。而且拖累英国、荷兰等国。但毕竟冰岛太小,影响有限,而且还不是欧盟成员。更何况当时美国的危机正愈演愈烈,并未引起世人多大关注。但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却一下惊醒甚至是震撼了整个西方。


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对美元汇率大幅下跌,直至1:1.3的心理线以下。整个欧洲股市更是创一年内的最大跌幅。“欧元死亡论”、“欧盟解体论”甚嚣尘上。从大的视角来看,从几年前的次贷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到今天的主权债务危机,其实质一脉相承,根源都在“经济自由化加政治民主化”这一华盛顿共识上。


目前国际公认,所有的这些危机都和政府监管不力有关。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国会作证时,承认早就发现了次贷问题,但他振振有词的反问:我能够让银行破产?能够让穷人失掉自己的房屋吗?而希腊更是惊人:其问题被政府长期刻意隐瞒(新闻自由、多党竞争、三权制衡都干什么去了?),直到纸里抱不住火,新上台的执政党才公开真相,立即导致欧盟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为了避免骨牌效应,尽管是百般不愿,欧盟在德国和法国的主导下,经过漫长的讨价还价,决定援助希腊1000亿欧元。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希腊百姓并不领情,强烈反对欧盟附加条件的解决方案,全国一半劳动人口罢工,并引发骚乱、警民对抗等暴力事件,一家银行被焚,8人死亡。不过这并非单单希腊百姓如此,就是此前破产的冰岛,尽管国会通过议案归还欠款,但总统拒绝签署,甚至举行公投时,也被百姓一举否决。


实际上,希腊只是一个导火线,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都在步它的后尘。事实上不仅它们,欧盟的发动机法国和德国也一样负债累累。法国的财政赤字高达8%,远远高于欧盟3%的上限。


公共债务升至1.5万亿,占GDP的比例高达78%,也大大超过欧盟60%的底线。现在的法国每五个青年人(到三十岁),就有一人不得不与父母住在一起。就是仍然勉强维持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公债占GDP的比重高达200%。德国和美国也都高于欧盟60%的界线。


经济自由化----作为华盛顿模式的核心之一----导致危机,这个结论现在已经无人反对。但对政治民主化的质疑却仍然不多。但我们只要想一想,这些债务是怎样产生的,就会明白。以法国为例,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赤字是债务最主要的构成。而这些都是刚性的社会福利:只能增加,不能减少;只能建立,不能取消。谁敢向此开刀,选民要么通过街头政治,要么通过选票,将执政党赶下台。就是政府发现了危机,只要不爆发,也不敢处理。格林斯潘的证言就说明了这一点。


政治人物一切为了选票,选民一切为了福利(甚至公投反对还债,上街反对欧盟附加紧缩条件的援助),而这两点就通过政治民主化结合在一起。如果说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危机只是经济危机的话,这一次,就是西方面临的政治制度危机了。


面对全球一片乱局,世人还有一问:何以向西方学习的中国就能一枝独秀?如果用西方通行的标准来衡量,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远远低于3%,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更是区区18%!中国不但没有发生经济危机,反而成为拉动全球复苏的火车头和生力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