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准敌人的死尸在阵地前停留[五一][蓝剑军团]

梦回沙场秋点兵 收藏 23 723
导读: 一一记405团一连一排巨里室北山反击之战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斗胜利六十周年。为了纪念中朝两国用血肉筑成的战斗友谊;现将一九七六年底,我们在参加师实兵防御演习前,研究我师金城反击作战中有关防御战斗中二梯队运用时,师齐向阳副参谋长结合学习介绍的几个战例整理出來,今天只介绍小分队反击的战例,与广大网友一道回顾那场血与火的战斗: 一连在巨里室防御作战中担任营二梯队。一排的同志昨晚就上来了。听了一天的枪炮声,自已还沒有打上,实在有点憋不住劲。 秦明臣同志走到排长面前,象受了委屈似地

一一记405团一连一排巨里室北山反击之战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斗胜利六十周年。为了纪念中朝两国用血肉筑成的战斗友谊;现将一九七六年底,我们在参加师实兵防御演习前,研究我师金城反击作战中有关防御战斗中二梯队运用时,师齐向阳副参谋长结合学习介绍的几个战例整理出來,今天只介绍小分队反击的战例,与广大网友一道回顾那场血与火的战斗:

一连在巨里室防御作战中担任营二梯队。一排的同志昨晚就上来了。听了一天的枪炮声,自已还沒有打上,实在有点憋不住劲。

秦明臣同志走到排长面前,象受了委屈似地对排长说:"排长,咱们老呆在这里干啥?请战去吧!"他掏出日记本便写起请战书來。接着,全排象一阵风似的都刷刷地写开了。

排长拿着一叠叠的请战书去找连长。刚走到半路上,就碰见营参谋长。他把请战书递上去,参谋长笑了笑:"嗯!今晚就有你们的。"他乐得合不拢嘴,敬了个礼,扭头就往回跑。

战士们等得多焦急呀!一见他满面笑容,不说也猜中了七、八成。接着,有的擦枪,有的松手榴弹盖,有的整鞋带,大伙都忙开了。

晚上九点钟,部队运动到了待蔽位置。借着星光,排长仼普信带着班长们仔细地看了地形。正面是个陡坡,左右两侧伸出两条山腿。排长考虑了好久,最后决定:二、三班从左右山腿插上去,一班从正面强攻。

部队运动到冲锋出发地,正是晚上十点钟。冲锋的时间到了,二、三班插上去后,排长带着一班,象猛虎一样从正面向山头扑去。敌人妄想守住这个重要山头,除了几个远射程炮群的大炮向这里轰击外,山顶还有六挺轻重机枪紧紧封锁着他们,弹片和子弹在他们前后乱窜。排长刚冲到半山腰,一颗炮弹落在他身旁。他负了重伤,但仍挣扎着往上冲,一阵剧痛,他倒下了。排长牺牲了。部队怀着复仇的火焰冲得更勇猛。一班副陈振褔心里气得象火烧,他顾不得多看看他的敬爱的上级,带着部队一直冲到交通沟前沿。勇士们象流星一样,对准地堡,狠狠地就是一顿手榴弹。敌机枪哑了。敌人死的死,逃的逃,八分钟我们的红旗就插上了主峰。

"同志们!替排长报仇,冲下去呀!"陈振福带着部队直往山下追,把敌人一个加强连,歼灭了一大半,部队才撤回山头。

敌人修的工亊,本来就浅,经炮火一轰,有些地方几乎平了。大家都忙着加修工亊,但是,山头被炮弹一炸,土松得厉害,堆上去又垮下来了。同志们正发愁时,邓献松却挖到一大堆敌人丟下的小麻袋,大伙乐得直跳,把小麻袋装上土,不到二十分钟,工事修得又深又结实。

还有一件亊也使人特别高兴,就是弹药己不多了,而王贵却在一个防炮洞里找到了一麻袋鸭嘴手榴弹和几发六零炮弹。工亊修好了,弹药又充足,就等着李伪军上来送死。

敌人的排子炮打过来了,阵地上尘土乱飞,勇士们沉着地蹲在工亊里,冲锋枪压满了子弹,手榴弹也拧开了盖。两个班的敌人越爬越近,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打!"陈振福大喝一声,冲锋枪,手榴弹响成一片,敌人倒了一大半,剩下的连滾带爬地逃回去了。

勇士们越打越有劲,敌人从班到排的八次反扑都被打下去了。

敌人攻不下,气得发疯。坦克炮,榴弹炮,化学迫击炮,凡是射程够得上的炮,都打过来了,炮弹不停地爆炸,足足打了十几分钟,打得草根碎石满天飞,打得黄土翻起一尺多深。炮火延伸了,勇士们才从防炮洞里出来。噎!二十几个敌人,就象在马路上散步一样,大摇大摆地上来了。"狗日的,别高兴得太早了,不叫你活着来死的去,就不算志愿军!"陈振福暗暗地骂了一句,他一边拧手榴弹盖,一边告诉大家"靠近再打!"敌人离前沿二十多米时,几个手榴弹打出去,敌人还沒来得及还击就回了老家。

敌人越来越疯狂,兵力一次一次的增加。第十五次反扑时,二百多敌人,黑糊糊的一大片,象狼群一样分三路向上爬。勇士们人人勇敢,个个顽强。莫文贵开始伏着打沖锋枪,敌人靠近了,他干脆站起来端着扫,腿负伤后,他就伏着扔手榴弹。邓献松左腿被炸断,还咬紧牙,帮着压子弹。陈振福见哪里敌人多,就到哪里去打。手榴弹打光了,大家就用石头砸。手榴弹加大石头,把敌人打得哭爹叫娘,不死就伤。英雄的阵地,仍然铜墙铁壁般屹立不动,敌人始终不能前进一步。

战斗激烈地进行着,我们的伤员也不断増加,可是谁也不肯下去,大家只好一个个的去劝。

秦明臣刚沖上山头,左额便负了伤,打第九次反扑时,腰上又中了两弹,伤口痛得象刀割,鲜血直往外流,可是他仍旧坚持着战斗。大伙劝他下去,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为了祖国,流点血又算什么呢?"

青年团员邓献松左腿断了,当时昏了过去。醒过来后,大伙劝他下去,他举起双手说:"我的手沒有负伤呀,又能射击,又能压子弹,为啥要下去呢?"

十九岁的蓝俊,右手负了重伤,鲜血流了一地,大伙都说:"你还能干什么呢?快下去吧!"他象受了莫大的委屈,生气地说"我什么都能干,你们能为毛主席争光,我就不行吗?"

谁也不肯下去,大家的意志只有一个:"为了祖国,应该这样。"

战斗下来后,大家把他们围在中间,这个要替他们请功,那个又叫介绍经验。有的说:"如果把反扑的敌人加在一起呀,那他们三十多个人就打垮了敌人一个多营,这还不该立功吗?"有的说:"平均一下,他们一个人就打死敌人半个多班,确实要立功。"但是一排的同志们说:"还差得远着呢,下次再看吧!下次照样只准敌人死尸停留!"

战斗结朿,全排集体荣立了二等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