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雪峰山 正文 第九章、廊桥相会(五)

江程浩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5.html[/size][/URL] (五) 天已经完全黑了,刘芷桥把杨长发带回了家。这会儿,她的父亲正在家里焦急地等着女儿回来。 “爸爸我回来了。” “你这丫头,今天上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刘芷桥的父亲见女儿带回来一个男青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从坐着的椅子上笑盈盈地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5.html


(五)

天已经完全黑了,刘芷桥把杨长发带回了家。这会儿,她的父亲正在家里焦急地等着女儿回来。

“爸爸我回来了。”

“你这丫头,今天上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刘芷桥的父亲见女儿带回来一个男青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从坐着的椅子上笑盈盈地站起来。

“芷桥,今天好象在外面捡到了一个宝贝?”

“爸爸,你又在取笑我啦。”

“爸爸没有取笑你的意思。这个宝贝应该是刚才在风雨桥上捡到的吧?看上去还挺值钱的。想不到我女儿出去了这么些年,学会识宝了啊,哈哈哈哈!”

“爸爸。。。。。。”

刘芷桥娇嗔地叫着爸爸。内心中透着无法掩饰的幸福感。

刘芷桥的家住在芷江城里,门口是一个店面,里面有好几间屋子。看上去,刘芷桥的父亲是个精明而又和善的人,他对女儿今天的举动并不感到惊呀。

刘芷桥的父亲站起来,客气地拉住杨长发的手,把他拉到自己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在这一小段时间内,刘父认真地审视了女儿带回来的这个小伙子。凭他的阅历看得出,这个小伙子并不差。

刘芷桥搬了一个小板凳就坐在旁边。这会儿,她的小脸红得跟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一方面是害羞,另一方面,他对父亲的态度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伙子,家是哪儿的?”

“就在芷江城南边十几里的地方。不过我家是种田的。”

“嗯,种田的怎么了?自古英雄出贫寒呀。在哪儿上的学?”

“去年在芷江中学初中毕业。”

杨长发刚刚说完了这一句,又想起了刘芷桥数落他的那句话,生怕她父亲也会因为自己中学毕业后滞留在家而瞧不起他。于是又补充道。

“今媛今天一席话,使我深受启发,值此国难当头,好男儿当以报效国家为己任。所以晚生已经下定决心,去投军参加抗日。我已向令媛保证,不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不回来见她。”

“哦,今天你们在外面谈了这么久,就是谈论这个话题吗?芷桥,人家父母养一个儿子到这么大不容易,你怎么能就这样鼓动人家抛弃父母去投军呢?”

“不是她鼓动的,是我自愿的。我早就想好了,要象我杨伯涛叔父那样 ,去投军打日本鬼子。”

“杨伯涛你是叔父?”

“是,”

“嗯!将门出虎子!有志气!不过当兵打仗不能只凭匹夫之勇!如果只有匹夫之勇,当兵则会早早的死在战场上,当上了指挥官,那就无异于草菅人命。”

“刘伯父,晚生不太明白。”

“我的意思是,现在抗战正在艰难之时,吾辈中华男儿 ,都要多学些军事指挥方面的知识,今后到了战场上才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呀。”

说完这句话,刘父站起来,在杨长发的面前来回的走着,显然,他有些事在内心思考。走了几个来回以后,刘父站在杨长发的面前:

“中央军在贵州独山创办了军事学校,应该不错,此去独山并不遥远。我觉得,你应该先到那儿去考这个中央军校。从中央军校毕业后再上战场去与日本鬼子拼杀。抗日战争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取胜,需得无数有志青年前赴后继,英勇奋战才是。”

刘父说完又停了一下。

“我知道,你家贫穷,出去也许没有盘缠给你。芷桥她把你带来,肯定是想在我身上敲竹杠啦。”

“爸爸。。。。。。。您不是经常教育我,没有志气的青年不是好青年吗?人家长发就是个有志气的青年,你应该帮助人家吧。”

“哦,还没怎么的,就长发长发地叫起来了,今后万一人家长发在外面混得有头有脸地回来,那你还不把我这个老头子丢到一边去?”

“爸爸!你说什么呢,我会吗。。。。。。。”

“哈哈哈哈!是啊,我的女儿我还是知道的。看来你们已经什么都商量好了?”

杨长发没有说话,他看了看刘芷桥。

“是的,爸爸,都商量好了!”

“那就是说,你今后就是杨家的人了?”

问到这一句,刘芷桥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她立刻坚定地说:

“是的!”

听到女儿如此坚决,刘芷桥的父亲沉默了好一会儿。

刘芷桥见父亲不说话,似乎有些着急了。过了好几分钟刘芷桥的父亲才神态忧郁地说:

“小伙子,我家芷桥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么个任性的姑娘。你今后可得多担待点。咱们都是男人,是男人就都要有气量,女人是自己的,要经常想着她,护着她,一辈子不离不弃,相守终生,知道吧?”

“刘伯父,晚生明白!”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去投军,我也支持你。但男人做任何事一定要有始有终,不可半途而废!现在你们都还小,要以国事为先,家事次之。你此去就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国家,不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不要回来。芷桥在家,我替你守着。如果打跑了日本鬼子你还能平安回来,我保证还你一个完整的刘芷桥!”

“爸爸,不要说得这么悲壮好不好!人家长发是个有福气的人,不会有事的。”

“嗯,这个可不好说。人身都是肉长的,子弹也不长眼睛,是吧,长发?”

“刘伯父教诲,晚生谨记了。”

说完,刘父去了里屋。一会儿他拿了一个小包袱出来递到杨长发的手上。

“长发,这是三十块大洋,你拿了在路上用。你刘叔叔家也不富裕,我这也是在为国家尽力呀。”

杨长发双手接过刘父递过来的包袱,深深地向他鞠了一个恭,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刘芷桥追出去,想跟杨长发说几句分别的话,可杨长发似乎没有感觉到刘芷桥在后面追来,他越走越快,一下子就转出这条街,看不到了。

回到家里的刘芷桥,象丢了魂似的,对她父亲抱怨说:

“爸爸,这个杨长发明明知道我在后面追他,他怎么连头也不回就走了呢?”

“是啊,芷桥,你现在还不懂。这就是男人,对于好男人来说,女人在他心中只占一小部分,如果一个男人对女人太在意,肯定不会有出息,对于女人来说,也是难以两全啊。你有眼力,算是看中他了。”

刘芷桥听了父亲的话,一下子陷入茫然。。。。。。不在意女人的男人,今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