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阳:转基因主粮与亡国灭种

禅猫 收藏 8 892
导读:转基因主粮与亡国灭种 作者:黎阳 一.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二.如何判断是否认同“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三.转基因主粮涉及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 四.走向亡国灭种的严酷现实 五.最后的一线生机 一.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强行推广转基因主粮证明了一件事:中国亡国灭种不是虚妄的猜想,而是严酷的现实——有人正在系统地、全面地、彻底地、有条不紊地地灭亡这个国家,灭绝这个民族,只是尚在“打左灯向右拐”、“能做不能说”而已。 要说“普世价值”,“国家生存与

转基因主粮与亡国灭种


作者:黎阳


一.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二.如何判断是否认同“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三.转基因主粮涉及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

四.走向亡国灭种的严酷现实

五.最后的一线生机


一.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强行推广转基因主粮证明了一件事:中国亡国灭种不是虚妄的猜想,而是严酷的现实——有人正在系统地、全面地、彻底地、有条不紊地地灭亡这个国家,灭绝这个民族,只是尚在“打左灯向右拐”、“能做不能说”而已。

要说“普世价值”,“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才是现实世界中真正的“普世价值”——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只要想生存下去,只要不甘心被灭亡,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一条最根本、最起码也是最后的底线: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这是压倒一切的最高最根本的原则,天下之事莫此为大——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事,再大大不过国家生存,再重重不过民族生存。(“生存权高于一切”是不言而喻的常识。不信试试看,看人们紧要关头相互提醒、彼此警告的本能用语是:“当心!你不想活了?”还是“当心!你不想改革了?”)

当一个人不知道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人就离死不远了。当一个国家不知道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国家就离灭亡不远了。当一个民族不知道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民族就离灭绝不远了。不想灭绝,在“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的最高原则面前就不能有任何犹豫。

如果犯法得不到真正的惩罚,那就是实际上包庇鼓励犯法。如果撒谎得不到真正的惩罚,那就是实际上包庇鼓励撒谎。如果损害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得不到真正的惩罚,那就是实际上包庇鼓励损害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

根据“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超越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都必须服从与国家安全与民族安全。任何危及国家安全与民族安全的事都必须叫停。任何危及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的人都必须严惩。

根据“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只有相对的言论自由,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危害“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的任何言论都必须严加驳斥,严禁泛滥;蓄意否定、贬低“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破坏、打击人民维护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的信心和决心的任何个人和政治团体都必须视为内奸国贼,包括:

——任何主张、宣扬“中国当亡、中华民族该灭”的人和团体;

——任何主张、宣扬“中国没能力生存、中华民族劣等、中华文明劣等”的人和团体;

——任何主张、宣扬“中国没必要为未来的做准备、中华民族没必要为未来的生存筹谋”的人和团体;

——任何主张、宣扬“中国灭亡即进步、中华民族灭亡即再生”的人和团体;

——任何主张、宣扬“个人生存权高于国家生存权和民族生存权、为个人生存可以危害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的人和团体;

——任何主张、宣扬“个人需要高于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为个人需要可以牺牲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的个人和团体;

——任何否定、贬低、污蔑、抹杀为了确保中国生存、确保中华民族生存而付出的努力、代价和历史的人和团体;

——任何借口“妨碍提高福利”否定、取消为确保中国生存、确保中华民族生存而必要的措施的人和团体;

做不到这些,就是放弃“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这一根本底线,亡国灭种就是迟早的事。

“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的原则不仅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政权。也就是说,“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政权生存”——是政权因国家和人民的生存需要而存在,而不是国家和人民因政权的需要而存在。国家、民族与政权的关系颇类似于大海孤舟中船、乘员与船长的关系:船承载生命,船长使船。没有船,乘员不能生存;没有乘员,船不能生存。船长的职责是保证船和乘员的生存而不是相反。如果船长不能或不愿保护船和乘员的生存,船长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就必须被更换。同样,没有民族,国家不能生存。没有国家,民族不能生存。政权存在的价值是保证国家和民族的生存。政权存在的合法性基础是保护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任何政权只要不能保护、不肯保护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就自动丧失了存在的合法性。任何政权如果坚持危害国家和民族生存,该政权就必须灭亡——政权可以灭亡,国家和民族不可以灭亡。对于危害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丧失了执政合法性的政权,“颠覆政权”与“危害国家安全”不但不再一致,而且恰恰相反,因为此时政权本身已经犯了罪——危害国家安全罪和危害民族安全罪。既成罪犯,那就不再具备合法性,不再有资格代表国家,不再有资格宣判“颠覆政府”即“危害国家安全”。不如此,国家和民族就不能生存。毛泽东说:“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蒋介石要屠杀中国人民,人民要生存就必须自卫”——这充分体现了国家、人民与政权的关系原则:人民的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人民的生存权高于一切。确保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即确保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是一切合法政权最高最后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底线,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违背这一底线。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主权国家都懂得必须毫不犹豫地坚持这条底线——凡涉及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的事都会引起当局和整个社会的极端重视。几乎在所有国家,一切罪恶中最大最不可饶恕的罪恶是卖国罪、危害国家安全罪与危害民族生存罪。没有比这最更罪大恶极的了。一旦判定某人卖国、危害国家安全或危害民族生存,那就没什么可再罗唆的,什么惩罚最严厉就必定是什么惩罚。

“国家的生存与民族的生存”只认结果不认动机——国家和民族如果不复存在,什么动机都没有意义了。只要损害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都没有区别,效果都一样。因此不管用什么借口,不管以什么理由,不管用什么形式,只要实际效果是否定、背离、贬低“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的最高原则,那就是在破坏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就是叛国反人民。


二.如何判断是否认同“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


毛泽东指出,要害大事“不但一定要‘抓’,而且一定要‘抓紧’。什么东西只有抓得很紧,毫不放松,才能抓住。抓而不紧,等于不抓。伸着巴掌,当然什么也抓不住。就是把手握起来,但是不握紧,样子像抓,还是抓不住东西。”如果坚持“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那对保护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这种事就必须“不但一定要‘抓’,而且一定要‘抓紧’”。

判断是否认同“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高于一切”,是否真正保护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不看怎么说,而看怎么做,看实际效果如何——是否对涉及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的一切高度警惕、慎之又慎,是否极端认真、一丝不苟……总之一句话:是否真正做到毛泽东主张的那样“不但一定要‘抓’,而且一定要‘抓紧’”。如果只是口头上说说,实际“伸着巴掌”什么也不抓,或者“抓而不紧”、“把手握起来,但是不握紧,样子像抓,还是抓不住东西”,那再口口声声“保护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也是假的,演戏而已。

在“打左灯向右转”的神奇时代,根本不能根据官员、“精英”们的娓娓动听来判断他们是否保护国家生存和民族生存。

今日之中国,官员、“精英”们公开撒谎从不受任何真正的惩罚。也就是说,他们撒谎受到包庇与鼓励。

根据“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是人的天性”、“自私是普世价值”,官员、“精英”们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当然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利——“没好处谁给你办事?”

根据“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官员、“精英”们为谋私可以撒谎,可以诈骗,可以不择手段。

由此可以明白,除非私利需要,官员、“精英”们公开说的一切必定是谎话:“没好处谁给你办事?”——“没好处谁跟你说实话?”

既然“没好处谁跟你说实话”,那就决不能指望官员、“精英”们说实话,决不能相信官员、“精英”说的任何话:撒谎不受惩罚——无后顾之忧;一切只为谋私,为谋私可以不择手段——理直气壮。有暴利而无一害,怎么能指望他们会替老百姓着想?怎么能指望他们(尤其是“大领导”)会对老百姓说实话?

(凭这就可以明白转基因“精英”们“转基因主粮可以放心吃”之类的信誓旦旦是公然撒谎——既然强行推广转基因主粮符合他们的私利,他们岂能说实话?)

这就决定老百姓只能靠自己的独立思考判断一切——通过实际行为和实际效果判断官员、“精英”们的真正意图。这些人的一切娓娓动听和旁人的捧场帮腔都只能当耳旁风,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不严厉禁止就是默许。今日中国官员、“精英”们真正反对的事决不会允许其存在,必定采取最严厉最有效的措施制止,决不留死角。也就是说,任何事,即便口头上反对,只要没有“不但一定要‘抓’,而且一定要‘抓紧’”,没有拿出“禁止上访、禁止卖菜刀、逢车必检、逢包必查、删除‘敏感词’”那股认真劲、那种雷厉风行不惜一切不留死角的严厉措施确保根本不发生,那就必定是“打左灯向右转”、“能做不能说”、表面反对、实际认可、暗暗默许的事,必定在演戏——比如贪污受贿、欺压百姓、挥霍浪费、国有资产流失、包二奶……

要判断今日官员、“精英”们是否认同“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不能听其言,只能观其行,只能看他们是否拿出“禁止上访、禁止卖菜刀、逢车必检、逢包必查、删除‘敏感词’”那股认真劲、那种雷厉风行不惜一切不留死角的严厉措施防范任何威胁或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和民族安全的事,包括转基因主粮。

三.转基因主粮涉及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

转基因主粮的要害是基因武器和基因战争。基因武器已经是现实的威胁。基因武器最致命的地方不在于人们已知的东西,而在于人们不知的东西,而这未知的致命之处必然严格保密,休想公开,更休想引进。没有任何理由假定外国基因巨头没有开发基因武器。没有任何理由假定人家不可能通过转基因主粮传播基因武器。没有任何理由假定人家的基因武器一使用就能被迅速发现破解。没有任何理由假定基因武器对中国人不起作用(谁这样假定,谁就跟当年声称喝符念咒可以“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任何理由假定基因武器不会对中华民族的生存构成威胁,更没有任何理由假定外国不会使用基因武器或其他生化武器对中国搞种族灭绝。根据:

1.有需要:确保西方国家独享有限的地球资源。

张宏良教授指出:“早在世界人口只有40多亿的数十年前,作为悲观派经济学代表的罗马俱乐部就曾经预言,如果全世界40亿人(目前已是60亿)都过上美国那样的富裕生活,至少需要20多个地球资源,而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要保证地球资源不会枯竭而又要维持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富裕生活,在客观上就只有一个选择:迫使其他国家改变发展方向,绝对不能达到西方生活水平。”西方精英在1995年9月27日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早有结论:世界人口过剩,已分化为20%的全球精英和80%的人口垃圾。要解决这一问题,一是采用布热津斯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贫穷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仅由20%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二是设法逐步用“高技术”手段消灭他们。

中国人口世界第一。中国如果象西方国家一样走无限制消耗地球资源的现代化之路,势必妨碍西方国家对地球资源的独占。要消灭80%的“垃圾人口”,人口世界第一的中国自然首当其冲。

最新证据:奥巴马通过电视向全世界明确宣布: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VcIZGHXgS0)

2.有能力:现代化的基因生化武器可以大规模杀人于无形。从技术上讲,不动声色实现新时代的种族灭不再不可能。

3.有前科:西方殖民主义者几百年前就已经用天花病毒为生化武器对美洲印地安人成功地实行了种族灭绝。今天只要把世界当成新的美洲大陆,把中国人当成新的印地安人,重演种族灭绝的历史不但并非不可思议,而且简直驾轻就熟、炉火纯青。

4.有伦理:“物竞天演、优胜劣汰”、消灭“垃圾人口”、确保“优等民族”对地球资源的独占完全符合指导西方统治精英意识形态的三大支柱——马尔萨斯人口论、尼采的超人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不存在任何伦理障碍和心理障碍。

5.有气候:随着苏联解体、中国向资本主义全面投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国际资本主义气焰大盛,再不象以前那样对共产主义心惊胆战,开始一点一点收回当年为应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挑战、为跟共产党争夺人心而对老百姓不得已作出的让步,如福利、民权、种族平等等等。“和平共处”、“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国家主权不可侵犯”、“不干涉内政”、“尊重第三世界”之类冷战时期时髦的口号如今不再吃香。没了社会主义阵营竞争的后顾之忧,美国敢于毫无顾忌地实行“单边主义”,想打谁就打谁,再也不那么顾忌“文明”、“人权”、“普世价值”之类遮羞布。世界越来越回复到冷战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之前的那种赤裸裸的强权支配一切的野蛮时代,那种肆无忌惮实行侵略有理、弱肉强食、凭实力任意摆布弱小国家民族的丛林世界。当前世界潮流的动向实际上不是越来越和平,而是越来越动荡;不是越来越文明,而是越来越野蛮;不是越来越人道,而是越来越冷酷;不是越来越平等,而是越来越歧视;不是越来越讲理,而是越来越蛮横——只是更善于伪装,更善于使用舆论工具制造假象掩盖真相。看不见这个大局势,天真地死抱住资本主义世界在冷战时期为应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和宣传口号不放,当真以为这个世界文明了,人性了,人人平等了,种族歧视不会卷土重来了,“普世价值”了,种族灭绝那种惨无人道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那就比瞎子还瞎——1991底年苏联解体,1995年就有了决定淘汰占世界人口80%的“垃圾人口”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冷战结束,西方强国没有了后顾之忧,立刻转过身来勾画由西方精英主宰世界、重新瓜分世界的蓝图。

更本质地说,冷战结束后,国际资本主义又重新开始了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而被迫停顿了近一个世纪的按照丛林规则瓜分世界、主宰世界、统治世界、压榨世界、按照资本主义的需要改造世界的进程。只不过如今是美国一家独霸,历史上若干列强相互争夺刀兵相见的争夺方式转变为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综合各种实力明争暗斗,本质仍然是丛林法则,仍然是弱肉强食。在这场“资本主义新长征”中处于弱肉地位的第三世界国家跟当年自由资本主义时期的美洲印地安人一样,完全任人支配。历史上资本主义瓜分世界是直截了当的领土瓜分,如今是资源独霸。当年领土瓜分是赤裸裸地把别人的领土变成殖民地、从属国,把原住民变成奴隶、劣等公民或直接灭绝(如美洲印地安人)。如今的资源独霸是间接掠夺,表面上“文明”些,但掠夺压榨的本质不变,仍然是损人利己、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仍然是追逐最大利润,仍然是一切为了满足资本的无限贪婪。一旦地球资源不能满足资本主义列强的贪婪,立刻就要按损人利己的原则确保自己对地球资源的独占独享,于是就有了决策“消灭80%的垃圾人口”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

简单说,资本主义对地球资源财富的占领先是“扩大蛋糕”——占领地盘;当“扩大蛋糕”到了极限、再无地盘可占,就“减少分蛋糕的人”——“消灭80%的垃圾人口”。今天来自昨天,今天的资本主义是历史上的资本主义的继续,今天的“消灭80%的垃圾人口”与过去的“灭绝印地安人”一脉相承。这不是某些个别人的本性残忍,而是资本运作规律使然——不够用,那就只顾自己,把别人干掉。只要赞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没理由指责这种行径。资本只认“弱肉强食”,不认“人性”、“人权”、“人道”、“文明”和“普世价值”。

瓜分世界、统治世界、灭绝“劣等人”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只是近代以来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被迫暂停,为了邀买人心应付共产主义的威胁而不得不暂时有所收敛,形式有所改变。汤换了,但药没换,一旦危机过去立刻原形毕露。中国有人以为资本主义暂时的收敛是因为资本主义本性改变了,文明了,理性了,一切罪恶都是共产主义惹的,“天下本无事,共产自扰之”,只要没了共产主义,一切都会变好——从资本主义列强的角度看这的确不假。但从中国这历史上的“弱肉”角度看则是胡说八道。如今冷战结束、国际共产主义陷入低潮,西方资本主义立刻开始了“资本主义新长征”,重新开始了被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制止近一个世纪的瓜分世界、主宰世界、灭绝“劣等人”的大进程——中国民主“精英”不是开口闭口“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要限制权力”吗?如今谁能制约已经取得了对世界绝对支配地位的国际资本的权力?没有任何人能制约。既然如此,“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规律当然要发挥作用,资本也不例外——绝对的资本力量,绝对的毁灭,绝对的恐怖——恐怖到可以随心所欲重复当年灭绝美洲印地安人的历史,可以有恃无恐用基因武器搞新的种族灭绝。资本无限扩展,资本拒绝制约,资本没有道德,资本更没有“道德的血液”。面对资本的绝对权力,把自己生存的希望寄托在资本的“文明”、“善良”、“人性”、“道德的血液”上——如果人家没善心不买帐呢?那就活该灭绝——心甘情愿任资本支配,就必须接受任资本支配的命运。心甘情愿处在当年美洲印地安人任人支配的处境,就必须心甘情愿象当年印地安人那样被灭绝的下场。

当年美洲印地安人不止一两个部落、不止一两次试图跟入侵的殖民主义者搞好关系,不知签了多少“和平协定”,抽了多少次“和平烟斗”,以为靠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就能幸存。结果呢?一切徒劳。他们没弄明白的是:他们以为大家都是人类,都会把对方当人看。而实际呢?在人家强者看来强者与弱者的关系是“优秀种族”与“劣等人种”的关系,不是平等的人与人的关系,而是人与其他动物的关系,比如人与奶牛的关系——我挤你的奶、吃你的肉理所当然,只要我需要,伸手拿就是了,不需要你的同意,不需要对你心怀感激,更不需要觉得欠了你什么,因为本来就该如此。不错,我可以慈悲为怀,不随便杀,不虐待,让你有的吃,有的住,讲卫生,不生病,能繁衍,不受惊吓……但这决不是说,可以让你不住牛圈而和我一样住豪宅,不吃饲料而和我一样吃佳肴。如果我没的吃了,理所当然要杀你吃肉——当然我可以非常人性化地用科学手段让你“无痛苦死亡”……总之你的一切都要服从我的需要。我看中你的资源,那我就要拿来据为己有。当地球资源不够所有的人享用,那理所当然要除掉你们这些“劣等人”,确保我这“优等人”的利益。理由没有别的,就因为我是强者你是弱者,为了强者的利益,弱者必须灭亡。在这种逻辑面前不管印地安人如何退让也没用。

“优胜劣汰”,“优等”“劣等”如何划分?凭实力划分。许多人以为优不优、劣不劣看种族、看肤色、看文化、看教育、看文明(以为整个民族削尖脑袋学好英文、认同“先进文明”被同化就“优等”了),其实那仅仅是表面现象,真正决定一切的实力——谁实力大谁说了算:说你劣等,你就劣等,不劣也劣。西方不了解中国实力时把中华文明看成优等,鸦片战争让人家看透了中国的实力,中国的一切从此被视为“劣等”了。苏联解体了,俄罗斯的一切也都被看成“劣等”了——归根到底是实力说了算。

中国“精英”把中国人划为“优等”“劣等”靠的是权力。权力只能在中国人内称王称霸,碰到不认权力认实力的资本力量立刻傻眼。所以中国“精英”只会在中国老百姓面前神气活现,碰到实力强大的国际资本力量立刻认怂,俯首贴耳摇尾乞怜,乖乖按照人家的需要,把中华民族置于当年美洲印地安人的位置,面临被灭绝的命运。

6.有企盼:

美国建国两百年,打遍天下无敌手,唯独两次在亚洲跟毛泽东领导的中国较量,两次都吃了大亏。朝鲜战争是第一次没能取胜,越南战争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彻底失败。美国对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华民族的力量有刻骨铭心的感受,永世难忘的忌讳,不怕中国现代化,只怕中国毛泽东化。只要中华民族存在,毛泽东化就始终是一种威胁,始终是一块心病。既然如此,那只有一种解决办法——灭绝中华民族,一劳永逸地去掉这块心病。

7.有内应:三十年来中国当权的官僚、买办、“精英”、“基金会学者”大肆“非毛化”,把中国人重新变为一盘散沙,主动把中华民族的一切命脉拱手相让与人,丝毫不在乎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这是里应外合灭绝中华民族的历史性天赐良机。

8.有迹象:

想想当年资本主义在世界上处于主宰地位时瓜分世界、征服世界的历史,想想美洲印地安人灭绝的历史,想想冷战结束后资本主义重新处于对世界的绝对主宰地位以来的所做所为,看看《盎格鲁.撒克逊使命》和张宏良教授给此文的按语(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b366670100iaeq.html):

“这是一个让中国人毛骨悚然的使命。无论你是只关心自己还是同时也深爱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如果你还深爱自己儿女的话,就应该认真看待这个灭绝中国人的使命。”“试图用生物技术——目前主要是基因技术和转基因技术——灭绝中国,至少要消灭一半世界人口,就是精英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

把所有这一切联系到一起,再看看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孟山都公司的历史和它们与转基因技术的关系,就足以让任何神智健全的人眼睛里的种种翳障彻底脱落,明白什么叫“虎视眈眈”,什么叫“黑云压城城欲催”;明白用基因武器或其他生化武器对中国搞种族灭绝不但可能,而且已经倒计时;明白这种勾当对于早有前科的盎格鲁.撒克逊精英来说简直驾轻就熟,毫无障碍。在如此大形势之下还为“分享冷战结束的和平红利”的白日梦沾沾自喜,还以为靠鼓吹“世界和谐”、“和平崛起”、一味畏缩逡巡、委曲求全就能躲过亡国灭种的灭顶之灾,甚至明明被绑上了屠宰场的流水线传送带还当成在坐动车、磁悬浮、过山车——蠢不蠢?瞎不瞎?可怜不可怜?可悲不可悲?

转基因主粮涉及基因安全。基因安全涉及民族生存和国家生存。根据“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高于一切”的最高原则,既然转基因主粮涉及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那在没有绝对安全把握之前根本就不能考虑,更不用说推广了。所谓“绝对安全”决不仅仅指技术安全——即便从技术上讲绝对安全,只要全部核心技术和任何环节不百分之百处于在中国人的绝对控制之下,那就不行。这就如同国家密码,即便技术上没问题,那也不能允许外国人染指,因为这涉及国家安全之根本。

推广核心技术全部垄断在外国资本手里、不可避免与外国转基因巨头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转基因主粮,等于把国家和民族的生存权拱手交给对灭绝中华民族有需要、有能力、有前科、有伦理、有气候、有企盼、有内应、有迹象的国际资本手中,把中国的生死存亡、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交给跟根本不存在的资本的“道德的血液”和良心善心。如此直接关系国家生存与民族生存的大事,面对民间如此广泛强烈的反对,有关“大领导”和“精英”们不但满不在乎,而且蛮不讲理,不顾一切使用权力强行推广,丝毫没有禁止上访、禁止卖菜刀、逢车必检、逢包必查、逢“敏感词”必删除时充分表现出的那种极端认真、极端负责、雷厉风行、不惜一切、不留死角的兢兢业业劲——这充分证明有关“大领导”和“精英”们根本就不打算保护国家安全与民族安全,根本就是在蓄意毁灭这国家,蓄意灭绝这个民族。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