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尚可喜------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历史观?

首先,小编N,上次那人骂我们汉人是蝗虫,我就骂了他螨虫。你因此把我禁言三天,扣除300多工分。我希望你能把一碗水端平,同样,这篇文章如果你看不惯,你还是可以删,不过我有许多同学,都是我介绍他们到铁血网的,你要是再乱扣别人工分,我会很伤心。。。

就史论事

前不久,一群东北学者和尚氏后裔多人,在海城、鞍山开会吃喝,然后“与会学者对平南王尚可喜一致予以充分肯定。认为他能认清大局,顺应潮流,既能与时同进,又能把握机会,明哲自保,急流勇退。这是一位在历史转折关头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历史人物。学者们还考察了位于海城市郊区的尚氏陵园和新落成的尚可喜纪念馆。这一陵一馆是海城市的重要历史文物。尚氏后裔仅海城市就有2万多人,海内外约有5、6万人。”会议由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关嘉禄等召集并主持。关嘉禄竟扬言:尚可喜“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尚可喜是立下千古大功的”。


尚可喜何许人也???


尚可喜,字元吉,号 震阳,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原籍山西洪洞,后徙辽左海州卫,为明辽东广鹿岛副将。 天聪八年(1634)降后金。后伐朝鲜,击李自成,至顺治六 年(1649)五月改封平南王,受命征广东。从1650年入驻广州到1676年病逝,尚氏控制岭南政 坛20余年。


尚可喜被册封为平南王,发生于顺治六年,即1649年,此后,便受命带领清兵南征广东。次 年二月,清军攻至广州城下,开始了长达九个月的围城攻坚。至十一月,广州城破。随即就发生 了对岭南历史发展和对尚可喜本人来说都影响深远的大屠杀事件—— —广州“庚寅之劫”。 据清代官方史载,这场屠城,斩“兵民万余”,又“追剿余众至海滨,溺死者无算”。(周骏富 辑,《清代传记丛刊》卷78之18,台湾明文书局,1986年版)在广东地方文献《广州城坊志》中, 转引了方恒泰《橡坪诗话》的记载,亦曰:“……城前后左右四十里,尽行屠戮,死者六十余万人。 相传城中人士窜伏六脉渠约六七千人,适天雨,渎溺几尽,其所存仅二人,双门底刘中山其一 也。”“止有七人躲入大南门瓮城关帝庙神像腹中,得免诛戮。”(黄佛颐:《广州城坊志》226页, 221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12月版)这场劫难无疑是令人震惊的,但也为我们考察平南王 的心态变化,提供了参照。


近年来翻译出版的一些外籍人的笔记,也涉及到了这次屠城的一些基本史料,在此引出。 当时在华的意大利籍耶酥会士卫匡国(Martin Martini,1614~1661),写有《鞑靼战纪》一书,对广州屠城的惨烈状,记述曰:“大屠杀从11月24日一直进行到12月5日。他们不论男女老幼一 律残酷地杀死,他们不说别的,只说:‘杀!杀死这些反叛的XX!'但尚可喜饶恕了一些炮手以 保留技术为自己服务,又饶恕了一些强壮的男人,为他们运送从城里抢到的东西。最后,在12 月6日发出布告,禁止烧杀抢掠。除去攻城期间死掉的人以外,他们已经屠杀了十万人。” (杜文凯:《清代西人见闻录》53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5年6月版)


广府和扬州一样也是商品经济最发达的特大城市,死难者数字也极为触目惊心。屈大均为守城牺牲的回民将领羽凤麒写的悼词中说:“国殇百万 , 于尔尊崇”,意思是百万死难者中,羽公您死得很崇高。当时人陈恭尹《番禺黎氏存诗汇选序》也说“竹帛烟销,与百万生灵俱烬”,指黎氏作品和百万生灵一起在大屠杀中毁灭了。所以说死难者很可能接近100万人。《广东通志》等史料记载:“杀七十万人”。这是最低限度的估计。林文陔《浅析建国前佛山商业的兴衰》:“明末清初的战争,使广州遭尚可喜、耿继茂两藩屠城,当时广州死者70多万人。”


尚可喜就是一个制造了如此血案的XXX,连清史都对他大肆贬骂的人。可我们今天却要对他大加歌颂。我想问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历史观呀???


人当然有多面性,或迫于强暴而归顺,也属无奈,或为保命偶有小恶也人之本性,但在当时情况下,尚可喜为保一己之荣华富贵至沿海数省数百万生灵于荼炭,这样的人如果说是立下千古大功的是个顺应潮流的英雄.这不是哗历史之大稽.


难道只是因为他不赞成吴三桂的造反,他就可以有别于吴三桂,有别于汪精卫.我们应该告诉我们的后代们怎样的历史观呀.连我们自己多糊涂了.


尚可喜能否翻案我们先不讨论,但是把他的翻案问题摆上桌面不得不引起人们的警觉.这已经说明我们目前面临的是一种瘴气很浓的不正常的局面.倘若尚奸得以翻案,那么与他问题相同的靖南王耿精忠,平西王吴三桂是不是也要步其后尘随之翻案啦?那些所有追随大汉奸的小汉奸们岂不都要随之平反昭雪?


竟然还有多数专家学者认为,尚可喜在实现国家统一、反对分裂的关键时刻所采取的行动,是值得肯定的。,简直混了头了.尚可喜要翻案了.文天祥,史可法,岳飞民族英雄称号似乎也是不太配.因为他们是在从事阻碍国家统一,进行分裂的行为.


目前情况很奇怪,究其原因,还是政府出于民族团结,维护国家安定的考虑.其实我认为如此做大可不必.让历史为现实服务,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获取一时的稳定.但另一方面用局外人(比如日本)的视点来看,他们会认为中国人是可以接受一切外来入侵的.在他们眼中中国人是一个没有自尊的民族.我们又如何去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呢???


所以我们要坚决反对多数学者认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