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应该从哪里着手,两人想来想去,仍然是一筹莫展.他们延铁路已经走了好远了,从山顶飘下来的雾,若有若无地包绕着两人.邱笑苍觉得他们现在的处境,就是被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雾包围着,抓不住的实质,又不能从雾里跳出来.

他们讨论找信得过的人帮上自己一把,李驷提议,把自己遇上的事情和疑惑告诉警察,借助警方的力量,抓出幕后黑手,但立即被他自己否定了.这两天他和邱八遇上的事情过于奇异,就是告诉了那些一惯坚持唯物主义的警察,除了人家把他俩当成被迫害妄想者外,不会有什么实质帮助的,他也曾想,从曾浩嘴里套出点话,看警方有没有比自己知道的更多,也被邱笑苍否定了.邱笑苍认为目前的这些自己都说不清的事情,警方就是知道有啥非人力所为的事情,也绝对不可能轻易泄露的.

邱笑苍认为杨离这小伙子不错,常年在深山的村子里跑,有可能接触些超自然的事情,想从杨离那儿得到更多的信息,最好能得到杨离的帮助.但是,这些事,又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目前他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以什么样的借口,在驿站呆上一段时间.呆在驿站,两人又住在什么地方,较长时间住在杨姨家,显然是很不方便的.李驷更是要找上理由请假,并得编上一堆瞎话哄住老婆吴静才行.

一时两人都眉头紧锁,延铁路越走越远,如果可以,他们情愿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永远.直到两人的肚子响个不停,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今天起床后两人是汤水未进,现在已经饿得快走不动路了,他们只好继续紧锁着眉头,打道加府,去杨姨家.

杨姨早就做好饭等他们了,现在豆腐稀饭已经煮干了,两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埋头就吃.边吃饭边听杨姨说,镇上的人都已经知道柳芸死了,并传言说是被妖怪杀死的,脸皮都被妖怪揭了.现在整个驿站是人心惶惶,都传说驿站出妖怪了,不知道后边还要死多少人.

邱李二人边饿狼一样吃着饭,边听杨姨唠叨.杨姨突然叹息一声说:”唉,柳芸这丫头长得漂亮,命太不好了,年轻轻的一辈子就因为自己长得太漂亮而毁了.”

邱笑苍听着杨姨话中有话,就问杨姨,为啥说柳芸因为长得太漂亮,才把一辈子都毁了.杨姨说,原来你们对柳芸这些年的情况都不知道啊.然后就摆起了柳芸的情况.

按杨姨的话说,柳芸的男人吕雁武,是畜牲,是流氓.当年就是看柳芸长得漂亮,整天用无赖手段纠缠着柳芸.,柳芸和他家里人根本就看不上游手好闲的吕雁武,但这流氓整天缠着柳芸,并在学校里闹个不停,那时候邱笑苍和李驷都已经离开驿站了,章尚文还在驿站当教务主任.柳芸上课的时候,那混蛋跑到学校里去闹,说柳芸是他女朋友,现在变心了,和学校的小白脸勾搭上了.弄得柳芸根本没办法上课了.你们知道,柳芸和小章原来很处的来的,就是没捅破那层纸,有一段时间那吕雁武天天喝醉酒后就跑到学校闹事,尽说些牛都踩不烂的脏话.小章曾以教务主任的身份出来制止,那混蛋更是闹个不停,乱说柳芸和小章有不正当关系啥啥的,弄得两人都被学生在后边指指点点.柳芸被闹得实在没办法,喝安眠药自杀过,被小章发现了,送到医院救了过来.再后来,那流氓也跑到学校闹自杀,拿把小匕首,跑到柳芸的宿舍割自己的胳膊,弄得满屋子都是血,说柳芸不答应嫁给他,他就死在学校里。

正好那时学校在清退民办代教老师,也不是全部清退的,按柳芸的能力,应该不是清退对象。但被这吕雁武这么一闹,她在学校根本没法呆了,只好离开了学校。象林老师,周老师,那时候都和柳芸一样,是民办的代教,后来都转公办了。唉,柳芸碰上吕雁武这魔星,是命。

说到这儿,杨姨擦了擦眼泪。柳芸回到家里后,那混蛋本来就是他们邻村的,更是天天去柳芸家纠缠。听说是扬言要烧了柳芸家的房子。有人出主意,让柳芸出门打工,躲上个几年,最好在外边结婚了再回来,那混蛋听了后跑到柳芸家说,如果柳芸敢出门打工,就杀了柳芸全家,并且让柳芸的妹妹小心着,得不到柳芸,就拿柳芸的妹妹顶。后来柳芸可能实在磨不过那无赖了,只好以身饲虎,和那混蛋结婚了。

邱笑苍听杨姨用了“以身饲虎”这么一个词,觉得有些奇怪。再一想,杨姨也是文革时代的高中生,并不是一点文化也没有的村妇。杨姨接着说,结婚后吕雁武还是游手好闲,除了喝酒就是打牌,喝醉了还没轻没重的打柳芸。柳芸的爸爸就是被那畜牲气得生了病,不到一年就过世了。柳芸这孩子见结婚后离娘家太近,闹得娘家不得安生,就借钱在驿站做点小生意,挣上一点点钱,大多被游手好闲的男人给花了,好不容易才攒了点钱,再拉错些,开了那个小商店。这些年柳芸怕连累娘家,基本和娘家没啥来往了。柳芸坐月子的时候,他那男人还是啥事都不干,柳芸在月子里还要自己煮饭照顾孩子洗尿布。那时候柳芸的妹妹上高中了,偶而来照顾一下姐姐,听说那混蛋对柳芸的妹妹动手动脚的,弄得柳青也不敢来看姐姐了。唉,那几年柳芸受的那罪啊。直到他们的女儿三四岁的时候,吕雁武才稍好点,虽说还是游手好闲,但时不时的带带女儿,对女儿到是很好,也不太喝醉酒了。好象打柳芸的事也少了。但还是连商店都懒得照顾,有时候柳芸忙不过来,让去进点货,拿着进货的钱到县城,几天才回来,进货的钱花光了,啥东西也没进回来,商店里收点钱,柳芸如果不收捡好,一转身就被那混蛋拿跑了,弄得柳芸常常连进货的钱都要借。大前年,不知道那混蛋怎么想通了,出门打工去了,这一走就再没音信。没有那混蛋在,柳芸母女这两年才活得有点人样子。吕雁武那混蛋不知道出门又去祸害别的啥人去了。没想到柳芸的女儿上个月又不明不白的没有了,柳芸这孩子也不知道被啥东西给害了,唉,都是命啊。

邱笑苍问杨姨,柳芸家现在还有啥人,柳芸的后事怎么办,杨姨继续叹气说,只有柳芸的妈在家,平时病病歪歪的,这柳芸的死让她知道了,还不把老人也活活的气死?柳芸的妹妹在外边打工,也不知道在啥地方,估计联系不上。至于柳芸婆家,就更不用说了,柳芸结婚后基本没和婆家的人来往,现在更别指望婆家人来给她办后事了。

邱李两人已经吃完饭,杨姨忙着收拾碗筷。邱笑苍和李驷要帮忙收拾,杨姨不让。邱笑苍问起杨离,杨艮哪去了,杨姨说,两兄弟都进山去了,本来等邱笑苍回来,看想不想跟他们进山的,等到11点还没见他们回来,等不住,就先走了,说可能两天后才回来。

邱笑苍见杨离兄弟进山去了,自己和李驷闲着呆在杨姨家,也没理由,就对杨姨说,他和李驷下午要回县城了,过两天再来驿站,还要让杨离领他进山去考查搞种植的情况。说不上以后在驿站搞个啥投资,还要常来麻烦杨姨的。

杨姨留两人玩上一天,说不上杨离明天就能回来,两人客气地推辞了,和杨姨告了别。出门后,李驷问:“我们现在就回去?不再查了吗?”

邱笑苍苦着脸说:“你现在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在驿站呆两天再说。再说了,我们两闲着瞎转悠,住在杨姨家,还要麻烦杨姨给我们煮饭,这样我们能呆得下去吗?”

李驷说:“也是的,我也得回去给家里打个招呼,还得找个理由给学校请长假,唉,得编个啥谎呢,难啊。”

“我感觉到要查事情,很有可能我们也要进山村去查,还是先回县城准备点野外的东西吧。现在我们呆在驿站也没有任何线索,不如先缓一缓,说不上那东西急了,再有啥行动,我们正好顺藤摸瓜。”

两人没有直接坐车回县城,他们去了另外三个失踪孩子的家里,冒充是县教育局的,来了解孩子失踪的事,他们的假身份没被三个孩子的家长怀疑,但仍然是没打听到任何线索。冒充教育局干部的他们,差点被几个失踪孩子的家长围着脱不了身,说孩子是放学后就没回家的,要让教育局给个说法。多亏邱笑苍鼓动如簧巧舌,并给那些家长乱许诺了一通才脱了身。等车的时候,李驷一直笑个不停,说邱笑苍是骗死人不要命,啥大话都敢说,简直比章老三还象当官的,这样的人才没进入国家干部的队伍,真是浪费人才了。

邱笑苍也为刚才的事感到可笑,说:“你以为你哥哥我这些年跑江湖的大小码头,是浪得虚名啊,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骗骗老百姓还不是小菜一碟啊,这说明我们的老百姓是多么的纯朴啊,多么容易被国家干部糊弄啊,我这个假干部这么说上一通大话,就把老百姓感动得差点掉眼泪了,那真的章老三来调查事情,还不把老百姓感动得给他下跪啊。你小子别说我啊,你和章老三走在一起,别人常以为你是局长,章老三是给你提包的,看看你那腐败的肚子,我们两走在一起,别人肯定以为肥头大耳的你是领导,我这样子,最多象是给领导开车的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