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十四 死亡印记

秋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两人胳膊放在一起对比了一会儿,发现这奇怪印记的部位和模样,大小都一模一样的。李驷说:“第一次见这个胎记一样的东西,是在章老三的胳膊上。“ “章老三的胳膊上也有?“邱笑苍吃惊地问。 “是的,章老三那胳膊以前光溜溜的,连汗毛都没几根。我是很清楚他这地方是没有胎记的。但是他死了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两人胳膊放在一起对比了一会儿,发现这奇怪印记的部位和模样,大小都一模一样的。李驷说:“第一次见这个胎记一样的东西,是在章老三的胳膊上。“

“章老三的胳膊上也有?“邱笑苍吃惊地问。

“是的,章老三那胳膊以前光溜溜的,连汗毛都没几根。我是很清楚他这地方是没有胎记的。但是他死了后在他胳膊上发现了这个胎记,当时觉得奇怪,没太在意,没仔细看图案象啥,还以为他在哪蹭出的瘀斑。看到柳芸胳膊上的这东西后,我就记起在章老三胳膊上的东西,就吃了一惊,正好低头看见自己手臂上也有,你说我能不怕吗?“

“目前有四人胳膊上出现了这鬼东西,两个人已经死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印记?“邱笑苍故做轻松地说,同时用边手不停地搓着自己的手臂想把那块印记擦掉,手臂被他搓得通红,那印记也更明显了。

“我们先不回杨姨家,我们随意走走,整理一下思路,再想想咋办。“李驷提议说。

两人从学校后边绕到铁路边,走了好长时间,都不说话。都边走边时不时地搓着手臂上那块胎记样的东西。李驷不停地狠狠踢着铁路边的石子,直到踢得脚生痛。

“没啥了不起的,也许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吓我们,偷偷在我们胳膊上按了个这样的鬼印记。“邱笑苍自我安慰着说。

“那你再给我按一个试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在我们胳膊上盖了这么一个章?并且为啥咋擦都不会掉呢?“

“说不上是昨晚我们睡着后按的呢?金庸小说中的秃笔翁不是用特殊的墨汁在人身上写下字后,再也洗不掉么,我看这东西就象是小孩玩的那种图章,再用啥特殊的印泥盖上后就洗不掉了。“邱笑苍现在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李驷。

“你说把死人的嘴咬掉,在暗示什么?“李驷转变话题,不再讨论手臂上印记的事。

“嗯,这个,应该是有暗示,祸从口出,因嘴而死。柳芸在死前最后接触的人是我俩,有人怀疑柳芸告诉了我们什么,然后把她杀了,再往我们身上盖上这破玩意儿来吓我们。“邱笑苍说。

“你确定,这一切是人做得吗?“

“谁知道呢,这样也正好提示了我们,章老三死的冤,是被某种东西或某种力量杀死的。如果不来驿站一趟,我已经相信了章老三是自杀或意外了。这东西继续搞鬼,正好提醒了我们。“

“你说我俩会不会也象章老三,柳芸一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他奶奶的还不想死。“李驷看来是真的被吓着了。

“反正我们已经被陷进来了,想抽身都不行了。要想不糊里糊涂死,只有一个办法,查明真象。“邱笑苍似乎已经作出了决定。

李驷接着说:“我实在是怕管这些破事了,只想平平安安地和老婆孩子过日子,但现在看样子,不管是不行了。就是死,我也要做个明白鬼,不象章老三那样做个糊涂鬼。”

“章老三未必是糊涂鬼,很可能比我们知道的更多,才被害的。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种神秘的,可以操纵鬼神的力量,但我相信背后的主谋一定是人。记得有人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你不相信这世界有鬼,就用你的行动把发生在身边的鬼揪出来吧。”邱笑苍点了一支烟,有点狠狠地说。

“也许真的有鬼,我们昨天在那猫屋里见到的不是鬼是什么?昨晚喝酒的时候,听杨离说柳芸的堂姐柳香吊死在那猫屋了,我当时以为我们遇到的是柳香的鬼魂,现在看起来,我们遇是的僵尸样的东西,就是柳芸了。“

“至少,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可以制造幻觉的力量,并且我们的行动很可能被这力量监视着。所以我们以后要事事小心。“

然后他俩开始分析,章尚文之死,虽然觉得蹊跷,但仅仅是怀疑,所有人都从章老三的跳楼中,找不出背后有啥内幕。然后他们两人有点偶然地跑到驿站来看望柳芸,当时并没抱多大希望能从柳芸口中打听到啥情况,只不过为章老三的死尽点心意罢了。柳芸也的确没给他们什么提示。但背后的力量急忙杀柳芸灭口,并企图把邱李二人引到猫屋杀死。两人侥幸逃脱,然后柳芸之死被人发现,在柳芸的尸体上发现了死亡印记,由此两人通过印记把柳芸之死和章尚文之死联系起来了。并且在自己的身上也发现了这死亡印记。但到目前为止,这神秘的力量还是看不见摸不着,有可能时刻都有伺探着两人的行动。

分析到这儿,邱笑苍说:“这神秘的力量也未必是万能的。我们目前还连一点内幕都没找到,柳芸也没给我们什么有用的提示,这力量就急急忙忙杀了柳芸,并且想在猫屋害死我俩,说明,这力量并不清楚我们知道了多少,对我们的底细并不清楚。它怕我们。如果它真是有恃无恐的,就没必要怕我们,没必要对你我并不了解内情的人下手。说明章老三的死后边,有很大的阴谋。阴谋的主谋很怕被人揭穿,所以它对柳芸这样精神有问题的人,也不放过,也残忍地杀害了。“

“还有叶小青,在我俩去找叶小青前,叶小青曾进入奇怪的梦魇,在楼梯上走来走去出不去,差点被引诱上楼顶,如果她上了楼顶,说不上也会被神秘力量杀害。“李驷提示说。

“对,叶小青其实也是啥内幕都不知道,但我们要去找叶小青的时候,这力量急了,我咋觉得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很多疑的神秘力量,越是多疑,越说明它对我们有顾忌,越说明背后有更大的阴谋。“邱笑苍总结说。

“那下一步,我们该咋办?“李驷问。

“你请了几天假?可不能误人子弟啊,你现在有工作拖着,不自由,还是回学校给学生上课去吧,最近自己和家人一切小心。我想这力量还不至于把你咋样,你别为这破事担误了自己带的课。“邱笑苍感到风险很大,不愿意让李驷陷得太深。

李驷亮出自己胳膊上的死亡印记,苦笑着说:“你想我能脱得了身吗?到现在了,我还顾得上那破工作吗,我明天就找个借口,请长假,既然躲不过去,还不如我自己找上门去。倒是你,可以回到S巿去,我想不管是啥妖魔鬼怪,总不能有能力追到S巿去对你咋样吧,再说了,对方是怕我们知道了啥内幕,如果你回到南方去,这儿发生的一切都和你无关了,也就不会把你嗅样了。”

“切,我是那种遇事躲的人吗?如果真有什么妖魔鬼怪,都躲着不管,以后还不知道再出多少事。我想这鬼怪的主要阴谋和力量还是在驿站,我们找个啥理由,就留在驿站查这事。“

“但还是应该先回县城一趟,我得请好假,另外把家里安排一下。“李驷说。

“我建议你最近最好别和家里人接触,我们面对的是个很多疑的鬼怪。如果对方怀疑到你家人的头上,会不会出啥事,就很难说了。“邱笑苍严肃地说。

“可是,我还想从叶小青那儿,看能打听到点啥。“听李驷这么说,邱笑苍紧张地看了看周围,恨不得捂住李驷的嘴。

“李老四,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们千万别和叶小青接触。她不可能比我们知道的多,我们和她接触,那是在害她。我们至少知道,这事可能和传说中的猫鬼有关。我们就从猫身上查起吧。“邱笑苍压低声音说。

却见铁路边一只猫的影子一闪而过。这两天两人已经对猫产生恐惧感了。看到猫影,他们一惊。李驷后悔刚才无意间说过的话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