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妈妈闹“奶荒”催乳师来帮忙大学教师下海实践“催乳事业”


本报讯(通讯员朱素芳)“这样用手法按摩、疏导,乳腺才会畅通。”近日,38岁的宜昌女子旷郁在模特胸前示范,给第65期催乳师培训班授课。从大学教师岗位辞职的旷郁,算得上“湖北催乳第一人”。高峰时,她占领了宜昌、武汉两市90%以上的“催乳”市场。


“现在很多新妈妈都愿意母乳喂养,但因催乳不当闹‘奶荒’,母婴都遭罪。”旷郁对此深有体会。2000年3月分娩后,她的乳房严重膨胀,却挤不出一滴奶。做中医的妈妈土法子用遍,都无济于事。


2003年,旷郁从台湾的舅妈口中第一次听说了催乳师这个职业。她奔赴黑龙江、大连考察学习,又和母亲一起实践,几年里摸索出一套“中药加按摩”的无痛催乳法。


2007年4月,旷郁辞职下海,在宜昌注册催乳公司。1个月宣传花去2万元,效果却像石沉大海。她硬着头皮第一次走进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产妇病床挨个推销“催乳”技法。直到第八天,她帮一名痛苦不堪的产妇按摩、导流,催出洁白的乳汁,才终于挣到第一笔收入——200元。此后,她的催乳业务一天天红火,陆续与宜昌8家医院合作,1个月下来收入过万元。“因为有了专业的催乳师,医院出生量也上升了”。


同年5月,旷郁将催乳事业引入武汉市场,成立康乃馨母婴护理公司,与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等大医院合作的同时开班授课。如今,300多名加盟商、学员全国“遍地开花”。


“让孩子吃上母乳,让妈妈不受罪,让下岗女工做催乳师再就业,这就是我的梦想。”旷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