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在我们村里,娶越南老婆是极之令人不屑的一件事

★★五星★上将★★ 收藏 15 14328
导读:近段时间,越南新娘突然成为香馍馍。 据说想吃馍馍的都不是一般人,一般的人吃不起。 一位据说年薪30万的精英,跑到网上发贴,声称要组团去越南娶新娘。一时应者云集,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有的还首先表达了对中国姑娘的极度鄙视,颇有点对越南新娘死心塌地的意思。 俺不禁捂嘴傻笑,在我们村里,娶越南老婆是极之令人不屑的一件事。“没钱就娶个越南婆”成了一些男青年互相取笑的话。越南新娘在我们村里有多少?恐怕一双手都数不完,老中青都有,有的嫁过来时,据说在越南都有几个孙子了。 我们村子在广东省江门市的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段时间,越南新娘突然成为香馍馍。


据说想吃馍馍的都不是一般人,一般的人吃不起。


一位据说年薪30万的精英,跑到网上发贴,声称要组团去越南娶新娘。一时应者云集,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有的还首先表达了对中国姑娘的极度鄙视,颇有点对越南新娘死心塌地的意思。


俺不禁捂嘴傻笑,在我们村里,娶越南老婆是极之令人不屑的一件事。“没钱就娶个越南婆”成了一些男青年互相取笑的话。越南新娘在我们村里有多少?恐怕一双手都数不完,老中青都有,有的嫁过来时,据说在越南都有几个孙子了。


我们村子在广东省江门市的一个县级市里,越南女人都是从广西边境偷渡而来的,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有不少人专带越南女过来找婆家赚取介绍费,类似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外省女远嫁广东。


越南女普遍长得较黑瘦,估计与当地的水土有关,但在本地住上一段日子后,大部分都会变得又肥又白。邻村也有好多越南女,由于到了异国他乡,她们会自发组成一个“团伙”互称姐妹,每逢圩日,她们便相约着出去集市买东西,远远地看着一群女人穿得花红柳绿,戴着尖尖的越南帽子,便知道那是“越南帮”了。


她们的头发,几乎全无例如地留得老长,有时候盘在头上。下地的时候,她们喜欢戴着尖角帽后还在脸部蒙上一块毛巾,看上去像蒙面大盗。在家的时候,我常常与弟弟取笑越南婆娘都是蒙面大盗。


在我的家族中,也有两个人娶了越南新娘,一个是我60多岁的大舅父,还有一个是我年近70岁的二伯父。我这样说并没有贬低越南女性的意思,我说的只是事实。大舅父年轻的时候由于出身不好再加上贫穷,一直没有娶妻,直到50多岁时别人给她带来一个也是50多岁的越南婆,两人没登记也没摆酒就住了一起。见了面,我们很自然地就叫她一声舅母。


至于我的二伯父,他的越南新娘比他年轻30多岁,年轻的时候二伯父一直没有成家,直到他50多岁的时候别人给他带来了20多岁的年轻越南女,双方一句话都没说就点头同意了。由此可见,一对男女若是能睡在一起,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当然,一个50多岁的男人娶一个20多岁的女人,这种“忘年交”是注定了要“异彩纷呈”的,除非你是杨振宁,你头上的帽子大到足可以为你挡住来自各方的口水甚至狗屎。


二伯父娶越南媳妇的时候,我在上高中。在此之前,他曾相亲无数。农村的相亲,从80年代开始便很开放,开放到什么程度?介绍人带着女方上门与男方见面的时候,如果双方没意见,当晚男的就可以跟女的睡觉了。




正因如此,不少女的与媒人纠合起来,四处“相亲”,当晚与男人睡觉完毕,第二天声称要回家乡办户口过来结婚,多则骗三四千,少则骗三几百,这种事在农村非常多见。单是我二伯爹,让人骗走的钱便不计其数。




当时我二伯因为没有娶妻一直与我们生活,他搞相亲的干活,受苦的是我。因为我家房子不多,每逢有女人上门的时候,二伯父总是被安排与那些或年轻或年老的准新娘睡觉,而那些又脏又臭的媒人婆,理所当然要安排在我的房间,与我睡一床!




现在想来,我还后怕不已。有一次,那位媒人婆不知患的是啥病,竟然传染上我了,先是皮肤起一个个的红点,痒得受不了时我便抓,抓成一个个突出的肉疙瘩,非常可怕。两条腿都长得密密麻麻,一长就是一个多月。




我在家中是没人疼的主,我把双腿都抓烂了都没人发现,后来皮肤烂得不成样子了,估计是再也不意思烂下去了,后来慢慢脱了皮,竟然好了。




何谓黑狗偷吃,白狗当灾,这便是。二伯乱与人睡觉,为什么让我得皮肤病?真是可怜。


二伯娶越南媳妇的时候,我还有学校上学,不过那时候二伯父已经与我们分开另住了。暑假回到家,妈妈告诉我说二伯父娶新娘了,我啊的一声,兴冲冲地便往二伯父的杂货店跑。




彼此二伯父在村里开了一间杂货店,很小,其实就是我们乡下说的“铺仔”。铺仔卖的东西不多,无非就是一些零食,还有火柴、卫生纸、盐和糖等一些生活必需品,盈利不会太多,估计一年的总营业额也不超过一千元。




在铺仔见到二伯父的越南新娘,我大吃一惊:她竟然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在喂奶,当着众人的面!虽然长得比较黑瘦,但五官姣好,眼睛大大,鼻梁高挺,属漂亮的类型。




看得出,这个越南新娘非常年轻。




后来我才知道,二伯父能娶上这么年轻的老婆,全归功于这间不起眼的铺仔。当时五六名越南妇女被人带着进我们村找人嫁,而报名娶老婆的男人有10多人,二伯娘的条件是想找个“开店的”,村中开店的只得二伯一个,双方一见面,她没嫌二伯太老,二伯也没嫌她年轻,于是她抱着才几个月的儿子跟我二伯回家,二伯一成亲便有了现成的儿子。




后来二伯娘与我们说,在越南,有钱的人才可以开铺仔,所以她非要找个开铺仔的不可。而事实上,跟着二伯,她也并没有过上她所期待的生活,或许中国是比越南发展快得多,但某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物质上仍然是贫乏的。




或许正是生活所逼,二伯娘,还是叫她的原名吧,她的原名叫阮阿玉,终于做出了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据村里众多的越南媳妇介绍,在越南,由于男少女多,男人娶几个老婆是正常的事。当然,越南也在实行计划生育,但实行的力度与一夫一妻制的力度差不多,基本上有法不执,执法不严,违法也不究。




正因如此,越南的男人不把女人当回事,老婆不听话就往死里揍,揍不死再揍。女人打怕了,只好跑外面跑,尤其是往中国这边跑,反正中国大把娶不到老婆的中老年男人,一过了河从广西窜到广东,就成为一个香馍馍。




阮阿玉同志,就是其中一个。


我们村子风景优美,但比较穷,用今天发展的眼光来说,是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至今仍有大部分村民在村里耕作。我一直认为,农民是天下最可怜的人,嫁到我们村里的阮阿玉,在以后的日子里,终于体味到与越南一样的贫穷。不过,或许是二伯老年娶妻,对她非常好,也非常疼她的儿子,这可能令她非常满意。




阮阿玉进村不久,便做了一件令人大吃一惊的事,其实是一件小事,但轰动了全村。




某天二伯进城为铺位进货,阮阿玉带着儿子去菜园摘菜,见到一块地上种的小葱长得正好,竟然全部拔了下来,回家做了一盆葱汤。




整整一块地的小葱啊,在我们当地,小葱不过是用来调味的,每次用一两棵左右就足够,她竟然一次就拔光了一年吃的小葱。村中人都像说笑话一样议论这事。而阮阿玉说,越南人就是这样吃葱的。为何这么多越南媳妇都没这样做过,惟独阮阿玉这样做?那只能说明她真的没想过要入乡随俗了。




其实,那些扬言要娶越南新娘的所谓精英是很傻的(比如那位五一节要去越南看新娘的SB)。在越南,男人娶两个老婆是常事,女人觉得这个老公不好就跟别的男人跑也是常事,在这种社会氛围的影响下,女性的贞操观到了什么程度自然可想而知。这是我从阮阿玉以及她众多的姐妹身上得出的结论。当然,不容置疑,阮阿玉是非常心灵手巧的。她会织一些好看的衣物,如果不懒的话。那时候我弟弟有一件童军帽子,上面锈着“中国”二字,外加一个五角星。




春节的时候,我回家竟然发现我二伯穿的一件毛衣上也织着大红的“中国”二字,上面同样有一个五角星。天!原来是阮阿玉看见那两个字配红五星好看,就照着我弟的帽子绣在为我二伯织好的毛衣上。厉害吧?




当我问她知不知道这两个是什么字时,她不好意思地摇头,表示不懂。这时候她在村中已生活了大半年,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但对于汉字,一个也不认识。




尽管阮阿玉后来做了很多离经叛道的事,但我从没有看低过她。各人的际遇不同,作为她丈夫的二伯都能宽容她,旁人又有什么资格指三道四呢?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