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追猎游戏3

飞永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206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两只清秀,墨黑的眸子里喷射出慑人心魄的煞光,瞳孔在剧烈地涨缩,端正而整齐的五官紧绷成了一团,嘴里还在不停地怒吼着,两把自动轻火器吐出两条火鞭,敌人被按倒一片。

四个还没来得及往掩体里扑倒的短命鬼哀号如鬼,抛掉兵器,狂喷鲜血,打着转子摔倒了下去。一个班长模样的仁兄被惹毛了,狂吼着,瞪着一双血眼,五官扭曲得走了原位,抱着一挺PPK班用轻机枪,如同发了失心疯似的扫射着,不要命地猛扑向邓迪。只是很可惜,他没跑出多远上半身就同两条大腿分了家,拖着一大把肠子和肚脏飞了出去,撞在一棵大树干又重重弹回地面,连着一截背脊骨的两条大腿还在不停地往前奔跑,直到喷光鲜血才慢慢倒下。

邓迪一口气就打光了两个三十发的弹匣,猛烈的火力,精确的射击,无以伦比的速度确实对敌人带来了巨大的伤亡。

爆豆似的枪声刚一停,东面有几老练深成的人民军士兵立时就从地上爬起来,从树干后面闪身出来,单兵作战素质颇让行家能手称道。几颗木柄手榴弹呼呼轰轰地投向邓迪藏身之处,只是很可惜,茂密的枝叶影响了准头,均被弹到一边轰然炸响。 "看老子的。" 一声暴喝如雷贯耳,邓迪出手如电,三枚手雷在五秒时间里像长了眼睛似的朝他们招呼了过去,伴着三下炒苞谷花的迸爆声,五个殃运奇差的人民军士兵被腾腾硝烟包裹起来,瘦瘠而矮小的身子被凌厉残毒的弹片绞碎,拖着血筋的胳膊和大腿在灼热的气浪中掀上了树冠,断裂成一截一截的肠子扯挂在突起树杈上一摇一摆的,像煞了食品厂里悬挂的香肠。两颗还在滴沥着血珠子的头颅连着一大截白森森的颈椎骨直冲冲地飞上了林梢,骨碌碌地砸落到邓迪跟前一丈远的草丛中,圆瞪着死鱼眼,暴张着嘴巴豁露出犬牙来,恨不得跳过来从邓迪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邓迪将AK47冲锋枪往后背上一甩,乘着敌人慌慌张张地寻找掩体躲避弹片杀伤的当口,纵身就冲着敌军还没有照顾到的南面落荒而逃。

树影婆娑,瘦削而修长的身形在林子里若隐若隐,邓迪快得像一抹脱了弦的利矢。 他不要老命地飞跑,完全忽略了两条腿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一边不停往前飞奔,一边为手上的81-1突击步枪和背上的AK47冲锋枪换上弹匣,一根突起的树枝从他勃颈左侧擦过,划破了他贴在脖颈伤口上的伤势止痛膏,抓心挠肺的疼痛像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凌迟着他的身体,他痛得忍不住流出眼泪,但他根本顾不着去理会伤口出血带来的皮肉之苦,一个劲儿地亡命奔逃。

身后枪声时缓时急,渐渐地远去了,邓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直到完全听不见枪声了,他才感觉到脖子上有一股温热的,粘糊糊的液物顺着颈项弯弯曲曲地流到胸膛上。

他急忙刹住跑得快要飞起来的双脚,伸手往脖子上一摸,哇!摸了一手的血污。 目光如炬,他仔细地搜视了一遍周遭的林子,确定没有敌情后才长吐了一口气。

摇了摇头,挫了挫牙,伴随着钢刷似的刺痛,他一把扯下贴在脖子左侧的伤势止痛膏,刺痛催生出来的冷汗搅混着高速运动渗出的热汗瞬间湿透了脸颊。

忿忿地将染透着血浆的那片伤势止痛膏扔出老远,偎倚到一棵大树下面的洼地里,邓迪用染血的脏手碰触了一下伤口,不好,皮肉有些肿胀了。

他赶**出急救包,先用一团酒精浸泡过的湿绵花小心翼翼地擦拭完血渍后,洒上一层消炎药和止血粉,而后撕下一块纱布按压在伤口上,用一条绷带捆扎在脖子上,就像捆上了一条细细的白毛巾。

处理完伤口后,邓迪猛灌了两口清水,润了润干渴得快要生疮的喉咙。 一边抓紧时间歇息,一边侧耳倾听,两只锐利的眼睛不停地朝四下搜视,根本察觉不到有什么可疑迹象存在。

透过林隙,邓迪抬头仰望了一眼天空,隐约地看到日头正逐渐偏向极西天际,林子里的光线也越发越稀薄起来。

林木密密丛丛,参天巨树夹杂着蘑蔓荆棘,盘缠虬结,形成了一片绵密的林海,由于时近黄昏,加之树幕遮天,林子里更是黑蒙蒙的一片,即使邓迪的目力奇佳,游目四扫也只能透视到十丈范围内的一草一木。

时不时传来两声鸟鸣听来令人毛骨悚然,阵阵山风幽幽地刮过树冠,四到八处响起一片飒然风声,颇让邓迪恍若置身于森罗殿当中,黑咕隆咚,阴风瑟索,鬼气森森。

他艺高人胆大,当然不相信林子里有鬼怪出没,喘息一阵后,低头瞅了瞅手上的夜光表,马上就到黄昏6点半了。

昨天跟杨锐等人分道扬镳后,他以一己之力同围追堵截的越南人民军展开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的丛林追逐战。

连续不断的剧烈运动不停便罢,突然一停下来,疲倦和困顿犹如飓风海啸一般席卷全身。这一刻里,他只觉得四肢跟灌了铅水似的僵木无力,脑袋胀痛得厉害,所幸视力还算正常,只是每一口呼吸都带着火炙般的热气,喉咙干得快要出血了。

异常吝啬地灌了两大口清水,只觉平淡无味的清水就好比是甘甜的乳汁滋润着喉咙,好不爽口。只是焦渴勉强止住了,饥饿却在这个时候赶来凑热闹。

他收好水壶,正要伸手去背包里摸那半包压缩干粮,倏然…

"沙…沙…沙…"

一阵轻响由远而近,像是野物在拂动草叶。

听声辨位,就在身后的灌木丛里,邓迪不禁打了一个激灵寒战,暗忖:格老子的,刚刚摆脱了那帮龟儿子,现在又碰上了猛兽,真他妈倒霉死了。

心念电传之中,他猛地回头,右手同时从肋下抓起81-1突击步枪。

然而,就在他兀自转动身形之际。

猛可里,一条黑影从灌木丛中疾蹿两起,劈头盖脸地向他猛扑过来,速度快得宛若一抹脱弦怒矢。

太快太突然了,邓迪根本来不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只隐隐约约地看出是一头四脚腾空,张着血盆大口的黑色怪物。

一股腥臭的口气扑面而来,邓迪立知不妙,过度衰惫令他反应速度相较平时大打折扣。

一双爪子电般抓向他面门的同时,一张血盆大口里的两排白森森的尖牙咬向他脖颈,黑色怪物的攻势不但矫捷而且凶猛,直觉告诉他,这不像是追踪而来的人民军军犬。

千钧一发,他全身的疲惫和饥渴一扫而空,脑袋迅疾地往后一仰,顺利让过怪物抓向面门的爪子,旋即侧身朝后闪退一尺,避过了怪物咬断他脖子的狠毒攻击。即使在情急之下,就算是体力极度衰竭,他的身手和速度也是惊世骇俗的。

就在他以电闪雷轰的速度避过怪物的致命攻击之际,右手飞快地顺过81-1步枪指向怪物的肚皮。

刚想抠动扳机,他只觉得右手臂就像被锋利的钢爪揪扯了一下,结实耐磨的迷彩衣袖顿时被撕破一大块,一阵锥心的刺痛传遍整条手臂,手臂痛得乏力81-1步枪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来不及思考什么对策,怪物就伸出一双锋利爪子电般抓向他面门,速度和力度着实令人震惊。

怪物矫健异常,在体力不济之下闪避是徒劳无益的。

急毛蹿火之下,他算是豁出了。就在怪物四脚腾空,两只前爪抓向面门的电光石火之间,他猛地蹿起身形,顺势一把抱住怪物的肚腹,拼尽吃奶的力气扭动着身形向后跃起,来了一个漂亮的侧身后扑,干脆把怪物压在自己身上。

他只觉得这怪物身上毛茸茸的,一定是狼虫虎豹之类的东西。

生平杀戮无数,跟猛兽殊死搏斗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这一刻,他两边太阳穴都在突突跳动个不停。他使尽全身力气,左手死死地揪拽着怪物身上的长毛不放手,腾出右手迅速地伸到腰间抽出81式刺刀。

这怪物的力气确实大得惊人,他戴着头盔的脑袋顶着它的肚腹,猛力地顶,使它使不上力气来。

怪物喘气如牛粗,猛力在扭动着身躯,后脚在地上乱蹬乱踹,前爪不停地抓挠着地上的残枝败叶,拼尽全力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开。

邓迪心知肚明,倘若缠斗得太久,以自己仅存的力气是无论如何也撑不过这怪物的,弄不好还要沦为它口中的美食,必须得找到它身上毛浅肉薄之处,一刀放光它的血。

心念之中,他握刀的右手偏巧碰到了怪物的肋部,心里一阵狂喜,暴声喝道:"该死的畜牲,给老子下地狱去吧!"

尾字还在舌尖上打颤,他狠狠一使力,手起刀落。

"噗"一声闷响宛若扎穿了一张厚厚的牛皮。

冷森森的,锋利无比的81式刺刀戳破怪物的毛皮,深深地扎进了肉体之中,没得几乎只剩下刀柄。

恶从胆边生,邓迪把稳刺刀狠狠地在怪物体内搅动了几下,然后猛地一把拔出刀刃来,一股热乎乎的沾稠液物立时就染满了一手,喷了一身。

"嗷…嗷…嗷…"

怪物撕心裂肺地咆哮着,一个猛子就挣脱了邓迪的手,朝左侧翻滚出去。

也不知邓迪是不是钢筋铁铸的,战斗力大得如此令人瞠目结舌。他急忙一个鲤鱼打挺就跃起身形,左手一把抽出了五四式手枪。对准地上的怪物就要扣动扳机。

谁知这怪物浑身痉挛着,嚎叫声有气无力,嘴巴大口大口地喷吐着浓稠的血沫子,四肢在不停地抽搐着。

嚎叫声越来越微弱,怪物渐渐地停止了抽搐,终于寂然不动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邓迪抹了一把满头的大汗,仔细看了看,原来这怪物是一只体形不大的豹子,血泉正从肋部的伤口中湍流而出,染红了一地的枯枝败叶。动物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这该死的畜牲一定是饥不择食了,所以才妄图拿魔鬼尖兵当晚餐。

"真他妈的窝囊,那么多的龟孙子都拿老子没办法,一只豹子差点儿搞定了老子。"邓迪瞅着地上已经死翘翘的豹子,颓然的瘫坐在地上。

此时,他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一边喘气歇息,一边握紧手枪,竖起耳朵,留意着周遭的动静。他可不想再去重演武松打虎的英雄壮举了。

歇息了几分钟,刚刚缓过劲来,一阵刺痛就仿若一股寒流瞬间袭遍全身。他看了看右臂,袖子上的布襟被豹爪子撕烂了一大块,手臂上现出两道很明显的血痕,好在隔着一屋衣物,只蹭破了一点点皮,完全不碍事。

他收好手枪,拿出消炎药敷了一点在破烂的皮肤上面,以免创伤肌肤的红肿起来。

这时候,饥饿和焦渴再度缠上了疲惫得不能再疲惫的身体,身上就只有多半袋干粮和一小壶水,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在这险恶的越南北部丛林里和龟孙子们纠缠多久。 他盯着地上的死豹子,心中一动,主意儿登时就上了心头。

豹子刚断气不久,躯体还是温热的,邓迪用血淋淋的刺刀娴熟地剥开一块皮,撕下一块新鲜红嫩的肉蘸了一点白盐,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扔到嘴里就慢条斯理地咀嚼了起来。 饥不择食,管得什么腥气难闻和血水满嘴的,只要哄饱了肚子,一切就好说了。

是的,五年前,在越南北部丛林里执行侦察任务时,他过惯了老祖宗那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如今再次吃生肉充饥也是对过去战斗生活的追忆,也是一种其乐融融的趣事。

还别说,在缺水少粮的战场上,非常能挡饥的野生动物肉确实能救急。他觉得吃生肉比啃那肥皂似的压缩饼干强十倍。

可不是吗?就那么三四块肉就把肚子哄饱了,他擦了一把嘴唇上的血污后,盯着豹尸,冷森森地笑道:"妈个该死的畜牲,真是不自量力,想吃老子的肉,没想到最后是老子吃了你的肉。"

在豹子尸体上擦干了刺刀上的血渍后,收刀入鞘,邓迪拾起掉在一旁的81-1突击步枪,继续朝丛林深处奔去。

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后,疲惫消退了许多,体力更是增长了不少,跑起来也很有力气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豁然出现一道亮光,就像一把利剑霍地劈掉了莽林的昏暗,看来已是接近了林缘。

一阵哗啦华啦的溪水声幽幽地传来,令高度紧张的邓迪精神陡然一振。

欣喜若狂地冲出林子,眼前果然有一条清水潺潺的林间小溪,警惕地搜视了一下四周的一草一木,没有什么异常动静,邓迪二话没说就伏下身子,脑袋泡在清澈透明的溪水里,张大嘴巴就像黄牛一样地喝了个饱。

享受完甘甜的溪水后,邓迪就着溪水洗了洗脸上的血渍和污垢,解下水壶灌得满满的。 而后,他瞅了一眼溪水另一头的树林,就要一头扎进去,灵机突然一动,心忖:那些龟孙子能搜索到老子的踪迹,嗅觉灵敏的军犬一定功不可没,老子这下就沿着溪水跑,看你军犬的鼻子嗅不嗅得到。

一念至此,邓迪索性就循着溪水流动的源头急速飞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