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均富的机会摆在面前!笑评鼓励民间投资新36条

oi2000 收藏 1 190
导读: 今天,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鼓励民间投资全面进入各领域的“新36条”。看罢,我充满了憧憬,仿佛,一个均富的机会摆在了我们面前。 谈到缩小贫富差距,就有人说要涨工资,这种做法实际上有“饮鸩止渴”的意味: 首先,是涨工资的钱从哪里出的问题。 党政军涨工资肯定没问题,有各级财政出钱嘛!实在没钱,银行的复印机还可以多运转一下。 而企业呢,涨工资的钱谁出?大型垄断企业、金融、房地产估计问题也不大,他们钱多的发愁;其他企业就难说了。 其次,是随后的物价上涨问

今天,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鼓励民间投资全面进入各领域的“新36条”。看罢,我充满了憧憬,仿佛,一个均富的机会摆在了我们面前。

谈到缩小贫富差距,就有人说要涨工资,这种做法实际上有“饮鸩止渴”的意味:

首先,是涨工资的钱从哪里出的问题。

党政军涨工资肯定没问题,有各级财政出钱嘛!实在没钱,银行的复印机还可以多运转一下。

而企业呢,涨工资的钱谁出?大型垄断企业、金融、房地产估计问题也不大,他们钱多的发愁;其他企业就难说了。

其次,是随后的物价上涨问题。

工资也不是没涨过,但总是被物价的上涨抵消掉。20年前,我一个月工资192元,20年后工资4000元,感觉日子过得差不多。

关于缩小贫富差距的问题,我曾经反复说过多次,现在我还要大声疾呼:要从“按资分配”上想办法。

市场经济条件下,“按资分配”为主,“按劳分配”为辅。一个人如果没有资本、资产而只依靠劳动,永远不可能富起来!其实很多人潜意识里都注意到了这点,想自己做老板、给自己打工,就是从行动上的证明。

目前贫富悬殊的问题,本质上资产、资本拥有量悬殊的问题,分配不公的问题,本质上是资产、资本分配失衡的问题。

在资本主义国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本来都是私有的,谁有都和你有没关系;社会主义国家则不同,理论上国民就是国有资产的实际拥有者。

以前,我曾经写过一个贴,《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必须落实“全民所有”的原则!》,对此说的很清楚:

市场经济分配原则,除了“按劳分配”之外,还有“按资分配”,而且,“按资分配”占的比重相当大。从本质上说,“按劳分配”也是“按资分配”的一种形式,一个人的劳动能力,就可以看做是一个人的无形资产。

如果我们总是围绕着“按劳分配”打转转,而不落实“按资分配”,就无法彻底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就无法实现共同富裕。

怎样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只有在“按资分配”的原则下想办法。那么,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们有资产吗?当然有!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制是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就是说,所有的公民都是国有资产的共同产权人、共同所有权人;所有的农民,都是集体资产的共同产权人、共同所有权人。因此,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必须落实“全民所有”的原则!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和权利。

这笔资产有多大?非常大。就土地来说,全国每人平均11亩左右,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小地主”,地下埋的、地上涨的、地面上走的,我们都有份。

我曾经在《共同富裕之奇想:假如上海是一家股份公司!》一贴中,列举了上海市属于上海市民的资产和收益:

“这家公司的资产,包括行政区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行政区内海域经营权,市政和公用企业,市属国有农工商企业,市属事业单位(教科文卫体等),市控股、参股企业,市财政存款,特许经营权(如烟草、车牌),等等。”

“这家公司的收益,包括各项税收、收费、股权分红、资产出租(如,土地出让),行政司法罚没款,等等。”

上面只说的是上海,在其他地区还有其他项目,比如,山西有煤,内蒙有稀土,湖南有洞庭湖,北京有老祖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这些,都是全民的资产,都应该有国民享受收益权。

这个数字不是个小数。比如,上海2009年卖地收入1000亿元,按照上海常住人口2000万人记,平均每人5000元。如果一个地方政府能给2000万居民每人发放5000元的消费券,这将是多大的消费能力?

当然了,虽然是全民所有,也不能分光、花光,国民需要的是国有资产永久的经营下去,获得稳定的收益和持续的增值。

一旦全社会都树立起这样的理念,我们整个社会的面貌就会改观。

考核政府官员将不在只盯住GDP(相当于“营业额”),而是更加注重净资产和收益率(体现为固定资产的增值、财政盈余、国民收入增长);

民众有了监督官员的积极性(就象股东监督股份公司的管理层),将更加关心国有资产的运营(这直接关心到每个人的利益),将更加配合政府的行政措施(如,罚款将不再存入小金库的,而是人人有份的国民收益)。

可以说,在真正落实全民所有的前提下,很多问题都容易解决,都容易找到答案。

比如说,公款吃喝玩乐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行政机关的财务公开,在落实了全民所有的前提下,谁还能反对政府财务公开呢?没有理由。就象股份公司要向股东提交财务报表一样。

具体的做法,可以把政府的财政盈余在留足再投入资金的前提下,拿出一部分补充到每个国民的社保金帐户、住房基金帐户上,或着直接发等值的消费券。

这对于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北欧的福利主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国的香港、澳门两特区,就曾经以盈余对居民发红包;我国的东莞曾经以财政盈余为低收入市民发补助,常宁则以“免费公交”的方式回馈市民;新加坡也曾经向国民发红包,共同分享财政盈余。

按照落实“全民所有”的原则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了。我国目前不算地方各级政府控制的国有资产,仅央企资产起码有15万亿,全国人均1万元的资产;如果在算上地方各级政府的资产,全国人均2万元资产不成问题;如果再考虑未开发土地、矿产未来的市值,人均资产数量就会更多。

如果,每个中国孩子一出生,国家就能给他2、3万元资产的收益权,这不就是社会主义吗?这不就是共同富裕吗?

很可惜,以前我们只强调了“按劳分配”而忽视了“按资分配”。尤其是,在国企改制的过程中,没有切实保障国企是实际所有权人——国民的权益,导致资产分配严重失衡,是导致目前贫富悬殊的根本原因。

当然了,要纠偏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慢慢来。眼下,就有一个机会。

“新36条”要鼓励民间投资进入未禁止行业,我看了一下,很多行业都是国资控制的行业,如市政公用、医疗教育、采矿采油、军工、通信,等等。这等于说国资要让出一部分市场分额和对应的利润给民间投资。

请注意,问题的关键来了!

如果国资让出的分额交给了少数人的大资本,而且所得资金并未直接回馈国民,则大多数国民依然没有获得应得的资产,所有人权益依然没有得到落实;

如果把这些份额交给多数小额投资人,而且所得资金有部分直接回馈国民,则有利于资产的平均分配,所有人权益将得到保障。

比如,卖掉一个自来水厂,然后实行市场价格,这一行动可以有两种形式:

一是卖给温州的大资金,然后政府拿着收到钱搞其他项目建设,而市民则要按市场价交水费。显然,这样做的结果,将造成新的贫富差距。

二是卖给所有想投资水厂的本地市民(低溢价、投资自愿),然后政府拿一部分所得款回馈全体市民(如充实社保金、住房公积金、发消费券),而水价按市场价运行。这样做,就可以对缩小贫富差距做出贡献。

我特别强调要低溢价,这非常关键,真理和谬误往往在一步之间。

我国证券市场有这样的怪现象,外国投资人经常是赚得手舞足蹈,而国内投资人经常是赔的稀里哗啦,为什么呢?因为外国投资人经常是按净资产拿原始股(有时还有低估的问题),而国内投资人则是以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高溢价拿新股。这不就是TMD送钱和抢钱吗?

如果能够低溢价向国民出售资产,就是给国民发财的机会。比如,上海燃气假设评估净资产100亿,折100亿股,向上海市民发售50亿股,每股1.5元,我想,上海市民认购的场面肯定要比排队买房火爆吧?!

可惜,上海燃气的老总不是傻子,逮住大头不会放过狠宰的机会!所以,面对“新36条”,我现在只能是怀有均富的憧憬!

不过,有想法就有实现的可能。为了我的想法能够实在,把前面罗罗唆唆的论述归纳一下:出让国有资产,应该先以低溢价给本企业职工、本地市民的投资机会;出让所得,要拿出一部分直接回馈市民(如补充社保、公积金);实行市场定价后,对困难人群实行明补;股份分红,国有股分红应拿出一部分在回馈市民;经营亏损,没啥说的,换人!

诸位,请我们共同期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