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算起来,我加入陆军近卫集团军第85机动步兵师已经有半个月多了。

记得从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毕业的第二天,我便是揣着一纸分配调令登上了前往南京的动车组。虽然那时候和东南亚方面的战事已经开始,尽管这场战争已经将共和国拖卷在有限国家动员的状态之中,但显然战争并没有对如今繁荣发展的中国内地带来太多的影响。

站台上依然是攒动的人头,拎着行李的旅客,只不过穿军装的身影要比往日更多一点。如果还有什么不同,那便是公共场所明显增多了不少武警内卫部队的官兵,这些橄榄绿和蓝黑色制服的警察及也许就在你身边毫不起眼的便衣一起默默守护着共和国的安宁。

也许因为卫国和对日两场战争胜利的缘故,军人的地位显然要比以前更高一些,曾经的“傻大兵”这样的字眼也听不到了,人们的目光中更多的是尊崇,这也难怪,毕竟共和国现如今的地位是一支强大武装力量所支撑起来的,而这支军事力量又是由无数军人所组成的。

我能够真切的感受到人民对军人的尊敬和礼貌,无论是在候车厅内被孩子们亲昵的叫做“解放军叔叔”还是在检票时,旅客们有意无意的礼让,又或者是坐在对面的那位老大爷赞许的眼神。军爱民,民拥军,这是我军一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力量源泉,我想这次短途旅程中,我深刻的领会到了这其中的涵义。

陆军第85机动步兵师的师部是在南京城郊的紫金山麓下,这里自古以来便是屯兵重地,绿树成荫下的营地静悄悄的一片,如果不是门口的哨兵礼貌而不失威严的拦住了我,也许我真不敢相信这里是军营。也难怪,部队早已经开拔去了越南,除了留守处之外,估计这里没多少军人。

“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荷枪实弹的哨兵冲着我抬起了他的左臂。“哨兵神圣,不可侵犯”八个大字就写在他背后的墙面上。

“你好,同志,这是我的军官证、调令!”我从拎包内掏出证件和分配调令。

一名肩扛着一杠两星的军官从哨亭的另一边转了过来,我甚至都没看清他之前站在哪里。

“范洪卓!”结接过我的军官证和分配调令,中尉对看了下证件上的照片和我本人,然后爽朗的笑了起来“新分配过来的军校生,欢迎欢迎!”说着中尉抬手就帮我拎起了行李箱。

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好,我婉言谢绝了中尉的礼貌,拎起了自己的行李,在哨兵的持枪礼中向这位坚守自己岗位的战士回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进入了军营。

“怎么样,我们这里不错吧!”中尉笑道:“车在那边,我先带你去许副师长那里报到下,接下来的事情由他来安排!”

“我姓陈,单名一个鸿!”中尉做着自我介绍:“算起来是你的校友了,我是去年从石家庄机步学院毕业的!”

“师兄!”我笑了起来,轻松了许多。

“嗨,走哪里不都可以见到我们石家庄机步学院毕业的,这两年从军报国的人不少,考军校的多,毕业的也就自然多了。”陈鸿说着给我递来一根烟。

“来了这里就是自己兄弟了,咱们刘师长的那话说得好,兄弟袍泽是一支部队团结的根本。”虽然也就比我大了一届,但显然陈鸿比我老道许多,他倒是善于揣测,见我还有些拘谨,居然抬手就将打火机递来过来。

抽烟的工夫,已经走到了停在不远处的东风铁甲旁,帮我将行李提上车,陈鸿跳上驾驶座就冲着我笑了起来:“知道你今天要来,许副师长让我特地在门口接你,你的几个同学昨天就到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在石家庄因为误了车点而耽搁了一天,新兵报到头一天居然比人家迟了一截,虽然没有过报到日期,但总是有些不太好。

“师兄怎么没去越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起了这个话题。

稍稍放缓了点车速,陈鸿笑了起来:“别总是师兄师兄的,叫我陈参谋,我是253团作训股的参谋。一个月才才从越南回来,奉命接一批训练完的新兵。”

“哦!253团呐!”陆军85师“磐石师”的鼎鼎大名几乎在军内人人皆知,而253团又是该师头号主力团,团长萧扬人称“萧疯子”,据说他是85师少有的元老之一。本来卫国战争的那场小城之战,85师从尸山血海中活下来的人就寥寥不多,一场对日战争之后,活着回到国内的老兵更是所剩无几。这位萧团长可不是莽夫,陆院的战术课程中几次战斗讲评都有提到他,学院里的一些少壮派教官更是对其推崇不已,称他是新时代中国军人的“典范”

不知怎么的,在和陈鸿的这番对话后,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渴望,希望自己能够加入253团,成为这个光荣团队中的一员,这种渴望感甚至是我自己都无法遏制的。以至于在许副师长面前,我居然失态了。

陈鸿将我带到营房安排了一下床位之后,就带我去了师部,将我交给一名留守参谋之后,这家伙又在东风铁甲的轰鸣声中一溜烟地跑得没影。

许副师长的年纪并不大,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戴着副眼镜正在看书,一副儒将的模样。不过,见到我的时候,他那从玻璃镜片后的目光却是让我多少产生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够洞穿人的心肝脾肺一样,我不喜欢这种被人审视的感觉。

“来了?”许副师长的话语也如同他的目光一样冷冰冷地,几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2025届毕业生-范洪卓少尉奉命前来报到!”我啪嗒一声立正、敬礼。

“年轻人,一个合格的军人并不是在于你的口令是否底气十足!”许副师长冷然而笑,那种不屑感让我很不舒服,我感觉自己被人轻视了。这对我一贯自以为所具有的骄傲是一种打击。

“首长,我不明白!”我大声地说道:“我从进入军校开始,所受到的教育便是‘军人唯一不可缺的便是底气,部队唯一不可少的便是士气’。”

我的话语让许副师长微微一愣,旋即他便是赞许样地点点头。“唔,范洪卓,想过没有自己会被分配到师里的哪个单位。”

“首长,虽然成绩不代表一切,但我还是骄傲地说,我既然是以25届第一名的成绩毕业,自然要去师里最好的单位。”我稍稍一怔,随即回答道。

“好,果然有傲气!”许副师长鼓掌到,但旋即便是收起了笑容,恢复了原先的冰冷。“留在师部作训科,做一名参谋?”许副师长以一种戏虐样的话语问道。

“不,许副师长,据我所知,陆军第85机动步兵师最好的单位便是机动步兵253团,既然那里是最好的单位,我自然要去那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为什么会这样回答,但显然这句话在这里有些不合时宜,不过部队就是这样,你越是有股子傲气,越是会被重视,毕竟谁也不想将一块好钢给浪费在不是刀刃的地方。

“好小子,我没看走眼。”许副师长笑着从抽屉内将我的档案拿了出来,红色的印章啪嗒一声盖在上面。“去吧,253团1营1连当代理排长去!”

“谢谢首长!”我欣喜若狂的冲着许副师长敬了个军礼。1营1连号称是253团的拳头部队,人称“英雄铁一连”打不垮、砸不烂,功必克、守必坚,全连就是一个战斗英模聚集的地方。

“好好干,85师从来不收只会打嘴炮、喊口号的人,是英雄是狗熊,到了战场才知道。”许副师长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语重心长样的拍了拍我的肩头。

“回到营房就不要打开行李了,你们明天上午从禄口机场出发,经广州转飞班达亚齐。”许副师长沉默了一会儿,继而接着说到:“希望凯旋的时候,我能够看到你小子还活着,我还能够有机会给你授勋。”

从师司令部出来的时候,陈鸿早已经停车在楼下,看着他那坏笑的模样,我就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了。看来让我去1营1连当代理排长是师里面指定下来的,许副师长在我刚进门时的那副冷若寒冰的模样也不过只是对我的考察。

“走吧,去你营房,晚上带你们几个军校毕业的新人撮一顿,许副师长他们几个留守处的头头到时候也会来,这顿饭算是给你们送行。”陈鸿笑着给我打开车门。

晚上的饭局跟我们在学校里的聚餐一样,许副师长、留守处的宋处长、邓干事,陈鸿,还有我们这些新分来的军校毕业生,一群人在餐厅内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啤酒,任汗珠滴落在桌面上,从《国歌》唱到《祖国知道我》,从“雄伟的井冈山八一军旗红”唱到“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一个个声嘶力竭,却依然干吼不止。

“为了胜利干杯!”

“为了共和国干杯!”

“为了85师干杯!”

“宰他娘的南亚猴子!”

什么样的话语都可以拿来做干杯口号,当敬酒祝词,还真他妈的是个疯子部队。那一晚我喝得酩酊大醉,如果不是听许副师长含含糊糊的一句话我都不知道陈鸿现在都已是我的直属上级了,直到一群人歪歪斜斜的出了餐厅,我才知道,这位253团作训股的参谋现在已经下连挂职,任1连的指导员。这家伙,居然这样口风严谨。

虽然头天晚上喝得大醉,但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很早就起床了,这是多年军校生活的基本条件反射,每到早上四五点,我自然就会醒来。洗澡,换衣服,看着镜子里军装笔挺的自己,我很是得意。该是我们年轻一代登场的时候了,我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