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段宇轩一直站在土默特学校门口焦急地等候着,一见到唐玉龙,赶紧告诉他日本部队明天要上山打八路军的消息。

“是吗?”唐玉龙一听警觉起来,“必须马上回去向司令部报告,做好应对准备。巴队长,咱们赶紧走吧。”

巴特尔答应一声,带两个战士去院里牵马。云奎也跟过去帮忙。

“吃了饭再走吧,我给你们包的饺子。”段宇轩建议。

“来不及了,谢谢您,以后还有机会。”唐玉龙感慨地说,“来了两天,收获不小啊!参观了旧城和新城,认识了老乡段掌柜,认识了老阿玛,白掌柜,拜见了喇嘛六爷,还听荣老师讲了生动的故事。巴队长说你很有学问,果然如此。我就做你的学生吧。”

“唐营长过奖了。我还想请教你很多问题呢,可惜你要走了。”

“还会见面的。我想请你到山上住几天,给战士们好好讲讲。”

“好啊,能给八路军讲课,倍感荣幸。”

“荣老师,”段宇轩想起什么,“你不是让我给唐营长买东西吗?”

“是呀,我差点儿忘了。”荣宝音一拍脑袋,“唐营长,听巴队长说,你这次下山是给部队采购东西的,昨天把钱都给了老阿玛。我说好让段掌柜帮你买。现在你们要走,干脆说买什么,过几天给你们送去。”

“哦,是这样,我本来打算订购几副马鞍子。如果日本鬼子进山,部队就要转移,马只好驮东西了,暂时用不着马鞍子。以后再说吧。”

“老乡,你们还需要甚?说一声,我一定给你办好。”段宇轩问。

“目前不需要什么。昨天两个战士买了一些煤油、火柴、毛巾、肥皂,还有盐和辣椒。润喜这两天病了,战士们几天吃不上盐和辣椒,身上都没劲儿。这些都是身体不可缺少的战斗力呀!”

“都怪我太疏忽,上次应该给你们捎去一些。”荣宝音歉意地说,“这样吧,我们先买好10副马鞍,什么时候需要说一声,立刻送去。”

“你想补偿我吧?那可不行。咱们说好了,钱一定要付的。八路军再困难也有这项开支,不能让你们个人破费。”

巴特尔几个人牵来了马,每匹马上都驮着两个鼓鼓囊囊的口袋。大家互相告别,巴特尔、唐玉龙和战士骑马走了。

“荣老师,我和你说个事。”段宇轩目送几个人走远了,悄悄对荣宝音说,“刚才杨掌柜告诉我,跟踪我的人,就是昨天晚上咱们在荣生元门口看见的那个汉奸派来的。”

“哦?那个汉奸叫什么名字?”荣宝音吃惊地问。

“不清楚,就知道外号叫刘大牙。”段宇轩看见云奎站在旁边,想起了什么,问云奎,“刘大牙好像是你家的什么亲戚吧?”

“是我媳妇的表舅。”云奎回答。

“他是干什么的?”荣宝音问。

“我……我也不清楚,就知道他在新城樱花公馆伺候日本人。”

“樱花公馆?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呀?”荣宝音皱起了眉头。

“我看没个甚事。”段宇轩安慰荣宝音,“别担心,他也没抓住我的把柄,还能把我咋样?”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还是把油印机和纸张转移出去好。”

“我现在就回去安排。你也来吧,一起吃饺子。”

“我一会儿过去,先去趟财神庙,处理了那些抗日宣传品。”

“我看都烧了吧?以后可以再印。”段宇轩说完和云奎走了。

荣宝音直接去了财神庙,找到王道长一起来到后院小屋,烧毁了所有的标语和夹在《道德经》里的抗日宣传品。两人刚忙活完,老阿玛进来了。荣宝音惊喜地问:“老阿玛,您怎么来啦?”

“真巧啊!我有个事想找你说说,先去了学校,你不在,想过来告诉王道长一声,没想到你也在。”

“您坐下说吧。”

“嗯,是这么回事。”老阿玛和王道长打了个招呼,坐下表情严肃地说,“我家老五刚才告诉我,警备队让他买酒买肉准备晚上聚餐。老五悄悄打听了一下,好像警备队明天要进山,不知道去干什么?”

“谢谢您,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他们是跟着日本部队进山找八路军和游击队,唐营长他们已经走了。”

“哦,这我就放心了。”

“老阿玛,咱们一起去吃饭吧,让您认识个人。”

“哦?是什么人?”

“德盛庄商号的段掌柜,他是我们救国会的。”

“哈哈,我们已经认识了,那可是个好老弟。”

“你们认识?太好啦!中午我陪您喝两杯。”

“好!你们救国会是干什么的?我能不能参加呀?”

“欢迎啊!我们是‘绥蒙各族各界抗日救国会’,会员们主要是老师和学生,旧城、新城的都有,也有各个行业的,不仅有蒙古人、回民和汉人,也有你们满族人。一会儿再给您详细介绍。”

荣宝音和老阿玛告别王道长,一起去了德盛庄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