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79

连网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这时候,荣宝音陪着巴特尔、唐玉龙和两个战士刚从旧城大街东侧的喇嘛庙席力图召出来,准备进大街西侧的大召里看看,他很自豪地告诉大家:“你们可能不知道,蒙古人信奉了喇嘛教以后,修建的第一座寺庙就是大召。” “壮观!真壮观啊!”唐玉龙站在大召门前广场上,望着大召和席力图召一东一西隔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这时候,荣宝音陪着巴特尔、唐玉龙和两个战士刚从旧城大街东侧的喇嘛庙席力图召出来,准备进大街西侧的大召里看看,他很自豪地告诉大家:“你们可能不知道,蒙古人信奉了喇嘛教以后,修建的第一座寺庙就是大召。”

“壮观!真壮观啊!”唐玉龙站在大召门前广场上,望着大召和席力图召一东一西隔街相望,就像一对儿孪生兄弟遥相辉映,一座座精美的建筑金碧辉煌,光彩夺目,嘴里忍不住连声赞叹,问荣宝音,“这个为什么叫大召呢?”

“这是个蒙古语和汉语结合起来的名称,大召最初称为伊克召,伊克是蒙古语大的意思,召是蒙古语庙的意思,所以人们简称大召。”

“哦,既响亮又顺口!”唐玉龙走到大召门前,凝神注视着悬挂在山门上写着“九边第一泉”的大横匾,大加夸赞,“好字啊!飘逸洒脱,很有功力!”

“这是一位账房先生写的,据说是你们山西榆次人。”

“榆次人?离我们祁县才100多里。他是做什么的?”

“这位账房先生可不一般……”荣宝音兴致勃勃地给大家讲起了横匾的故事,“他名叫王用桓,早年是旧城最大的商号——大盛魁的主柜账房,饱读诗书,写的一手好字。光绪年间,旧城的几百家商号捐资修缮大召和玉泉井,请他在这块横匾上写几个字。据说,王老先生当时正在这里一家茶馆里喝茶,没有带毛笔,就让人找来一团棉花绑在木棍上,挥手写出了这五个大字。”

“九边指的是什么?”

“说的是长城沿线的九个军事重镇,这里泛指北方地区。”

“这个第一泉在哪儿呢?”

“就在前面不远,是一口井。”荣宝音又给大家讲起了井的故事,“传说当年康熙皇帝率军西征,讨伐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噶尔丹叛乱,大获全胜后,回京途中路过归化城,驻跸于大召。当时正值天气炎热,人马饥渴,大召的井水全部抽干仍然不够饮用,康熙皇帝骑的御马一怒之下奋蹄而起,刨出了一眼泉水,这才解决了大军的口渴之急。后来,人们就用石头护栏围起来泉眼,用石板盖好,凿开了八个井孔,随意汲取饮用,并称之为御泉井,后来简称玉泉井。这个御马刨泉的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

“荣老师,你别光说,咱们该去看看啊?”唐玉龙急不可耐地说。

“哈哈,别着急呀,咱们先进大召吧?出来再看。”荣宝音招呼大家进了大召院里,几个人边走边聊。

“荣老师,我想请教个问题。”唐玉龙想起在大青山上曾经问过巴特尔喇嘛教和佛教的事情,很认真地说,“我知道喇嘛教属于藏传佛教,可是不太了解佛教的教义,你能不能介绍一下?”

“唐营长是不是对佛教感兴趣?”

“不瞒你说,昨天司令部首长刚给我们干部开了会,希望大家不仅要熟悉这里的民俗民情,更要尊重少数民族,保护好所有宗教人士和寺庙。再说,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应该对各种文化和宗教有所了解,这样才能明白,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才是指导我们民族解放和人民革命的正确理论。”

“你说得很对!不过……”荣宝音有点儿为难地摇着头,“佛教教义要比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奥玄妙得多,因为佛教本来就是所有宗教里典籍最繁多、内涵最复杂和体系最庞大的一个教种。我怕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呀。”

“没关系,我也是简单了解一下。”

“那我就简单说说。我的理解,佛教是以解脱人的烦恼、痛苦和生死为根本,启导众生由迷惘转向顿悟的一门宗教。佛教教义认为,人生在世苦海无边,根源就在于各种欲望和本能。只有皈依了佛门才能克制种种私念和贪欲,最终得到解脱,也只有那些虔诚恪守戒条和积德行善的人,才能得到佛法的真谛,最终修成正果。”

“哦……”唐玉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听说大召里有宝贝?”巴特尔也是第一次进大召,好奇地问。

“是啊,大召有三件很珍贵的宝物……”荣宝音正要细说,一眼看见喇嘛六爷正在前面悠闲地散步,主动上前行礼问好,招呼唐玉龙和巴特尔过去,向他们介绍,“这是大召的著名高僧喇嘛六爷,也是我最尊敬的老师。”

“祝六爷身体健康,寿比南山。”唐玉龙双手合十问候。

“六爷德高望重,孩儿十分敬佩。”巴特尔也双手合十表示敬意。

“六爷,这位是八路军的唐营长。这位是巴特尔,游击队队长,也是咱们土默特蒙古人。”荣宝音向喇嘛六爷介绍两人。

“感谢二位的祝福。”喇嘛六爷双手合十还礼,惊喜地看着唐玉龙和巴特尔笑着说,“荣老师跟我提起过你们,欢迎来大召。这样哇,老僧带你们看看,如何?”

“太感谢您了,我们就是专门来参观大召的。”唐玉龙高兴地说。

喇嘛六爷带着大家先后参观了天王殿、菩提殿、诵经堂、乃春庙、藏经楼,最后来到大雄宝殿,向大家介绍了大雄宝殿三件珍贵宝物的来历和特点,一是黄金贴面、三万两白银铸成的释迦牟尼佛像;二是银佛前面两根明柱上雕刻的蟠龙;三是墙壁上彩绘的佛教故事壁画。

几个人认真听完喇嘛六爷的讲解,各自点燃了三柱藏香,敬献在佛祖面前,一齐磕头跪拜。唐玉龙向功德箱放进一块大洋,诚恳地向喇嘛六爷请教了一些喇嘛教方面的问题。喇嘛六爷耐心地一一解答。

参观完毕,喇嘛六爷邀请大家来到西院他的禅房坐下歇一会儿,摆上了奶皮子、奶豆腐、奶酪和油炸面食请人们品尝。荣宝音帮着熬好一大壶热腾腾的奶茶。喇嘛六爷亲自端着加了黄油和炒米的茶碗,送到唐玉龙面前:“听荣老师说,你们是来打日本人的?”

“是的。”唐玉龙赶紧起身,接过茶碗,“谢谢六爷。”

“你们共产党专门派上部队来打日本人,老僧十分敬佩。”喇嘛六爷坐在了唐玉龙身边,“老僧想请教唐营长一个问题,可以吗?”

“六爷请讲。”

“你们共产党是咋看待我们喇嘛教的?”

“六爷,我恐怕说不好。”唐玉龙喝了口奶茶,放下茶碗想了想,“我的理解,喇嘛教和我们的马克思主义都是一种信仰。虽然我和您的信仰不一样,但是我们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都是追求和向往一个理想的世界。喇嘛教是通过自身修行,劝善止恶,解脱人生的烦恼。我们是通过联合民众,武装斗争,解救国家和民族的危难。只有赶跑日本鬼子,建成国泰民安的太平社会,在和平环境下,喇嘛教才可以兴旺辉煌,芸芸众生才能够静心礼佛。六爷,不知道我说得对吗?”

“有道理。老僧听了你一番话,心里敞亮许多。不瞒你说,我虽然出家多年,也关注着尘世的变化。国强我强,国弱我弱,国家多灾多难,佛门也不好过呀!老僧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只能多念几部经,保佑你们平安无事,早日赶走日本人,建成众生无恙的太平社会。”

“谢谢六爷,让我们共同开创一片新天地,为吉祥未来努力。”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喇嘛六爷忽然想起了云凤的事,扭头看着巴特尔,握住了他的手,“巴特尔,六爷得感谢你呀。我听说,前几天就是你去救回了我的小孙女,这可是积德行善的事啊!”

“六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巴特尔笑了笑回答。

“你能联合上汉人打日本人,不容易呀!有机会把那些土匪也好好收拾收拾。这些祸害和日本人一样灰!”

“我一定听六爷的。”巴特尔满口应允。

“好好干!六爷支持你。”

“等收拾完日本人和土匪,我一定来看望六爷。”巴特尔郑重表态。

“送你们个吉祥物吧。”喇嘛六爷起身走到一尊佛像跟前,取了几串檀香木的佛珠,面对佛像默默念诵了一段经文,然后亲手给每个人戴在手腕上,“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你们多打胜仗。”

几个人连声感谢喇嘛六爷的馈赠和祝福,大家又聊了一会儿离开禅房。喇嘛六爷送到门外,双手合十告别。

“不虚此行呀!”唐玉龙一边走一边感慨地说,“喇嘛六爷不但佛学渊博,而且博古通今,很有正义感。今天不仅领略了喇嘛教的博大精深,还了解了蒙古文化的丰富内容,真是受益匪浅啊!”

几个人走出了大召。

“唐营长,咱们去看看九边第一泉吧。”荣宝音建议。

“好啊,听了你刚才讲的故事,我还真想喝几口第一泉的水呢!”

大召门前不远处就是玉泉井。荣宝音领着大家走到玉泉井跟前。唐玉龙好奇地走到井口看了看,向一个提水的后生提出,想喝几口刚提上来的水。后生用葫芦瓢从桶里舀起半瓢水,递给了唐玉龙。唐玉龙喝了两口,吧唧吧唧嘴感慨地说:“好啊!就像家乡的水一样甜。”

几个人都喝了井水,一致赞不绝口。

“你刚才讲的御马刨泉是个神话吧?”唐玉龙笑着问荣宝音。

“是呀,正是因为这口井里的水纯净甘甜,独一无二,所以人们才编出这么一段神奇的传说。这口井也很奇怪,几百年来常流不息,天旱的时候井水不降,雨涝的时候井水不涨,多用了井水不减,少用了井水不升。大热天喝几口井水,立刻暑热全消,酒醉后喝几口井水,马上心清气爽。用井水泡的茶也是清香可口,甚至有的病人喝了这口井水煎的药,感觉就是好得快。因为有了这口井,所以大召门前一直是旧城最热闹的地方。这可是口神井呀!”

“荣老师真是好口才!我听得都入迷啦!”唐玉龙笑着夸赞。

这时候,云奎在远处发现了荣宝音几个人,急忙跑过来,一眼看见了巴特尔,先打了个招呼,然后气喘吁吁地说:“荣老师,段掌柜撒开了人马找你们呢,说有要紧事,让你们赶快回土默特学校。”

荣宝音一听,赶紧招呼大家:“咱们去看看,一定出了什么事。”

几个人跟着云奎急匆匆地去了土默特学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