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柳叶眉离开锅子家,一个人慢慢往回溜达,路过麦香村饭庄门口,看见杨满山向她招手:“闺女,吃了吗?进来坐会儿。”

柳叶眉早晨没吃东西,听到喊她,也觉得饿了,径直进了饭庄。

杨满山刚才就看见柳叶眉和刘大牙几个人走过去,想起柳叶眉上次主动为刘大牙结了账,心里挺感激,想叫她进来表示一下,吩咐伙计上一笼烧麦,亲自给柳叶眉沏上茶水:“闺女,最近没见你来吃饭?”

“生意不好,哪有钱下馆子。”柳叶眉叹了口气,“日本人一来,买卖人都跑了。我们挣不上钱,就凑合吃点儿。您的生意好吗?”

“也是维持。有钱人都跑光了,没钱人不进来。我是硬撑着呢。你倒是过得不赖,一个人自由自在,甚也不用愁。”

“您可真会挖苦我。”柳叶眉苦笑了一下,“有甚办法,我无依无靠,不能饿死呀。想想我就心烦,天天喜眉笑眼地陪那些狗男人,让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往死折腾,心里的委屈谁知道。”说着眼圈红了。

“闺女,我知道你可怜,自从爹妈死了,吃了不少苦。”杨满山看见烧麦端上来了,招呼柳叶眉,“快趁热吃吧。”

“谢谢大叔了。”柳叶眉不客气地吃起来,想到每次过来吃饭,杨满山总是客客气气的,从来没有小看过自己,心里不免有些感激,边吃边说,“大叔,你给我找个事吧,我不想干这个了。也就是您把我当个人看,出了这个门,谁看得起我呀。”

“是啊,但凡是有父有母的闺女,哪能走到你这一步。自己养活自己,不容易呀!”杨满山知道,柳叶眉是旧城一个富裕人家的独生女儿,父母前几年得了传染病先后离开人世,她无依无靠又不想吃苦,才去了春香楼,是个可怜孩子。他忽然想起了柳叶眉前几天在这儿吃饭时说过的话,严肃地说,“闺女,大叔知道,你也是没办法。听大叔一句话,咱们不管干甚,也不能做那些伤天害理、缺德害人的事。”

“大叔,您……您是甚意思?”柳叶眉听出杨满山话里有话,认真起来,“我这个人再下贱,也不是不懂道理,咋会干缺德害人的事?”

“我问你个事,那天你和锅子、小灰猴在这儿吃饭,好像听你说尽干些缺德害人的事,小心早晚遭报应。你们是不是商量干坏事呢?”

“我可没干!”柳叶眉辩解道,“是小灰猴把骆驼队出发的消息告诉了刘大牙,得了两块大洋赏钱,想起请我吃饭。这事和我没关系!”

“你说的刘大牙是不是上次来吃饭那个家伙?”

“就是他,可是个讨吃鬼。他是专门伺候日本人的。”

“我看他也不像个正经人,好像刚才还和你在一起呢。”

“他让我陪他去找锅子,让锅子去盯上那个段掌柜。”

“盯上段掌柜?为甚盯段掌柜?”杨满山不动声色地问。

“说他是什么……什么奸细,这事也和我没关系。刘大牙说晚上要办出征舞会,让我找几个姐妹去陪他们跳舞。大叔,您放心,我和锅子、小灰猴不一样,不会跟上他们干缺德事的。”

“出征舞会?”杨满山听了一惊,办出征舞会一定是要出去打仗,要打谁呢?他装作漫不经心地继续问,“你没听说……出征去哪?”

“好像刘大牙他们要跟着日本人进山,去打……打什么八路军。”柳叶眉想起了刘大牙在锅子家说的话。

杨满山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大叔,我吃好了,走呀。”柳叶眉站起来准备给钱。

“算了算了,今天是我请你。”杨满山摆摆手,“大叔知道,你是天天脸上欢笑,心里苦啊。我也帮不了你多少,以后想吃甚就过来。”

“大叔,谢谢您,以后有甚事需要找日本人,我帮您说话。”

“肯定少不了麻烦你。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谁知道会遇上甚事。咱们尽量不求人,有时候不得不求人呀!以后常来这儿吃,别客气。”

“谢谢大叔。”

杨满山没想到,无意间从柳叶眉的嘴里打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心想以后也许还用得着她,拿出两元蒙疆票子递给她:“你拿上这钱,上次也不是你请客,哪能让你破费。你挣几个钱不容易,有你这份心,我就领情了。”

“大叔拿着吧。您能看得起我,我就知足啦!”

“听我的,快拿上!你不拿,大叔生气啦!”杨满山把蒙疆票子硬塞到柳叶眉手里,看着她走远了,赶紧出门去了德盛庄商号……


段宇轩和几个伙计正在包饺子,准备中午在德盛庄商号招待唐玉龙和战士,看见杨满山急匆匆地赶来,奇怪地问:“找我有事呀?”

杨满山先讲了刘大牙怀疑他是奸细,指使锅子盯上他的事。

“哦?你怎么知道的?”段宇轩惊讶地问。

“我是听春香楼一个叫柳叶眉的闺女说的。”

“刘大牙就是梅梅那个表舅吧?是不是上次在麦香村吃饭,让我气跑的那个家伙?”

“就是他,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昨天晚上还见他呢,看来是个铁杆儿汉奸。”段宇轩心想,刚才还发现锅子在门口转悠,难道他和小灰猴都是刘大牙派来监视自己的?幸亏他们没发现唐玉龙和巴特尔,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老哥,柳叶眉还说,明天日本人要上山打八路军。”

“上山打八路军?真的吗?”段宇轩大吃一惊。

“真的假的不清楚。柳叶眉也是听刘大牙说的。”

“你可真有本事啊!虽然不是救国会的人,你可帮了大忙!”

“我问你……”杨满山看看左右小声说,“昨天中午我去楼上,看见了巴队长,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好像不全是你们救国会的人?”

“你看得挺清楚呀。”段宇轩笑了,压低声音说,“你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没关系,有几个是八路军,那个长官还是咱们老乡呢。”

“老哥,我真该说说你了,”杨满山一副担心的口气,“你可得小心点儿,现在到处是汉奸,万一出了事,后悔也晚了。我为甚不参加你们救国会,因为麦香村几十口人都靠着我呢,我可不敢冒那个险。”

“没强求你参加。关键时候帮我们一把,比参加了也好。”

“你说日本人一上山,以后是不是又要天天打仗啦?”

“你又担心生意。”段宇轩和他开玩笑,“放心,不会打到麦香村。”

“看你说的,再打仗也有人来吃饭。我主要是担心你。”杨满山起身告辞,“我得赶紧走了,一大堆事呢。”

送走了杨满山,段宇轩感到事情很紧急,必须立刻找到唐玉龙和巴特尔,告诉他们日本部队要进山的消息。他吩咐云奎和几个伙计别包饺子了,赶快到大街上找到荣宝音他们,就说有急事,考虑到自己这里有人跟踪,不太方便,让他们马上赶回土默特学校。

云奎和几个伙计急忙走了。

段宇轩从临街的窗户向外看,发现今天小灰猴没来,锅子正坐在对面茶馆里喝茶,心想应该好好地教训他几句,走出大门不慌不忙地向大街上溜达,悄悄回头一看,锅子果然跟在后面,猛回身快步走到他面前,大声质问:“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锅子没有防备,一脸惊慌,赶紧找了个借口,“我烟瘾又上来了,身上没钱,想……想找您要两个。”

“哼!你不是来要钱的吧?我看你是把心坏了。你每次向我要钱,都没让你空过手,对不对?今天不给你钱,送你一句话,如果不干好事,小心有人收拾你!没良心的东西,还有脸要钱?”

“我……我听不懂段掌柜说甚呢?”锅子故意装糊涂。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小灰猴天天在我的大门口转悠,到底想干甚?是不是刘大牙派你们来的?我看你是活够啦!”段宇轩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锅子望着段宇轩的背影,痴眉瞪眼地站在那里,心想这下可坏了,段掌柜一定发现了有人跟踪他,一旦让他的几个伙计收拾自己,就怕小命也难保,转身顺着巷子赶紧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