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作文竞赛获奖背后的阴谋 第一快评博浪沙

韩寒作文竞赛获奖背后的阴谋

第一快评博浪沙


“……而且这种八股文的作文大赛的种种内幕,更是耸人听闻——由若干师长做共同写手、共同剽窃的壮举,一人得奖,全家光荣,全校光荣——就像伪造超女超男商品一样,行贿主考大人、晕蛋评委,更是不一而足的策划,造星、造名、代言、骗钱、骗权、骗友、骗色,花样繁多的阴谋,合法的欺骗和不合法的欺诈混合的怪胎,上下其手,防不胜防,更是使天真男女头昏脑涨——

“我们学校的语文教育,一直所沿袭的是八股传统(八股已经不单单是一种文体,而是一种文化模式),在科举制之前即以隐名盛行,因为我们的2000多年的皇权,是凭腿粗胳膊长捞到手里来的,处置你土地、财产、生命、肉体、头脑不需要你同意,要么生存,要么毁灭,所以官僚职业是知识分子削尖脑袋往皇帝的裤裆里钻的行当,官僚权力就代表着伦理观、哲学、文学和一切社会精神的目标。

被《现代快报》称作思想狂人的博浪沙(《哲学笔记I 被操纵的人性》的作者)怒斥琐碎男人韩寒、郭敬明为伪反叛者、八股余孽。

博浪沙说:“我是文化的批判者,不是文人的批判者,无意于挖任何人的祖坟,成名不容易,是吃饭的家伙,挖人家祖坟就等于谋财害命,这个罪名我担当不起。‘

“韩寒与某君斗嘴,用毛泽东的‘高处不胜寒’,以示我永远比你强,永远胜过别人,等待着吃腐尸的媒体立嚎妙语,炒作新闻,这种口水斗在中国由来已久,恶风不改,无益于民族,有益于屠杀我们的日本人,有益于种种谋财路的低贱媒体和文小人。

“韩寒、郭敬明对学校教育不屑一顾,实质上此二君不是学校教育的废物,而是学校教育的宠物,他们因参加全国作文比赛得大奖的名头而出书卖书,唯利是图的文化经纪人为利润乘机为他们造势,其实你看他们的文字作品,肤浅幼稚,故作聪明,小耍无赖,以作睿语,忽悠比他们低龄弱智的某代人,其实全国作文比赛仍是学校教育的产物,中国作文教育及作文评判标准仍是八股套路,这拨厌弃学校的伪反叛者,仍是学校教育的牺牲品,接着‘大呼出门去’,以自己所中之身毒,更毒及某代人,假装反叛成为猎杀同代人的陷阱,这是学校教育被反炒作的商业时代的玩物。

“如果说‘每一根枕木下面都躺着一具爱尔兰工人的尸体’,那么我们生存在一个这样的时代——每一个名人名星的名字下面,每一个我们时代的成功者背后都隐藏着一连串的阴谋和陷阱。

“阴谋就是问题的实质,就是发财成名的秘诀,就是成王败寇的正义——某代人们趋之若鹜的东西。

“一个民族不可能依赖这些商业的炒作成功。我爱我们的民族,不是我选择了我们的民族,是我们的民族选择了我,我没有理由不爱它,我没有理由面对蝇蝶乱飞的现实沉默。如果不去发现阴谋、欺诈和说谎,不去勇敢地说出太阳背后的黑暗,就违背了我的良心。

“众所周知,韩寒、郭敬明都两次获得全国作文大奖,我们的民族精神是罗贯中施耐庵曹雪芹蒲松龄塑造的,他们都是作文大赛中的落榜生,他们参加皇帝的作文竞赛,都没有主考官赋予的头筹,清政府120多位状元,个个都比韩寒、郭敬明聪明,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在欧洲国家和亚洲强邻逼迫我们就范时舔完西洋人的沟子,又舔东洋人沟子。

“是的,我们的民族存活了下来,并且很古老,像理发匠手上的玩物一样‘发如韭,割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强奸过了,我们照样生育,杀戮过了,我们照样当奴隶,这就是掌控我们民族心灵的知识分子们的能耐¬——重新说谎,重新伪造,重新夸夸其谈,重新将口水和青青的鼻涕抹在善良而易骗的同胞的脸上,骄矜地吊起膀子,赚的盆满钵满,然后去耍两节棍,去飙车,去斗口水,去帮助和推动一代人堕落。

中国皇帝巧妙地发明了把知识分子变成官僚以巩固皇权的方案,所以知识分子的教育——写文章、读书、说话都是为了做官僚,文化、文学、文章都是为了写出漂亮得体的官僚事务文体。

“我们的学校不能放弃官僚应用文写作的泱泱大国的传统,我们的作文都是由中心(主题)、提纲、起承转合的模式构成的,它不可能有新锐犀利的思想,不可能有无边无际的创意驰骋。

“中国的文化就像我们发明的火药一样,玩儿烟花就是烟花,不可能做成让人们相互残杀、装上子弹就可以打一周的机枪,风筝就是风筝,不可能带一只老鼠送入太空。在2000年前,孔子老庄、韩墨时代,我们才有一批与希腊、罗马、犹太人抗衡的思想型作家。

“在官僚应用文统治了中国2000年后,韩寒、郭敬明二君竟两次在这样的作文考试中拔得头筹,这不是偶然的,证明他们的头脑是被教育弄坏了的葫芦,就是凭着这样教育造成的神经岐线使其成为反教育的偶像。

“叔本华在作文比赛中就名落孙山,尼采、布鲁斯特、乔伊斯、罗伯•格利耶——世界一级作文家在作文大赛中也同样遭遇冷落,被出版商、读者长期拒绝,然后热捧起来,大把的人拿它们的作品作博士论文,升教授、副教授。当真正的成功降临它们自己身上时,衰老的头颅已经不能承受玫瑰花环的重量。

“但凭着没有思想,没有头脑,没有方向的八股文的雕虫伎俩的韩寒、郭敬明——八股文适应的一种神经类型——竟然高举着代表反学校迫害者的小旗子,把某一代人诱入其平庸的陷阱,诱入其幼稚的文本套路,成为趴在制造时代浮躁的文化垃圾上的苍蝇。

“福泽渝吉说中国人自大得不可理喻,吃三天饱饭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由俭朴、勤劳的谦谦君子变回自吹自擂、奢侈腐化、骄横堕落的品类。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南京大屠杀,应验了我们的某种特性,我们痛骂日本人是强盗——盗是贬抑性评价,强则是荣誉象征,我们恨其盗,无奈其强。中国不也有句名言‘贼虽小人,智过君子’吗,贼是道德评价,并非能耐评价,没有道德的人战胜有道德的人是我们的时代对外学习的成果,只是借鉴来对付自己的同胞而已。

“二次大战之后,麦克阿瑟改变日本的记忆教育、八股作文——从中国学来的,我们今天还是把八股作文冠军捧为青年人的偶像,把郭敬明,韩寒炫耀的博闻强记作为反中国教育的榜样——这些年轻幼稚的小家伙本身就是记忆教育的产物,却没有能力去思考这些,某代人的幼稚和群氓化帮助造就了韩寒、郭敬明这些中国记忆教育、八股教育的伪反叛的星星。

“但但但一旦成名,盲从的幼稚的某代人群就飞蝇逐血地舔舐时代败坏的伤口。

“某代人,它们有的还是无辜的孩子,就要被大灰狼连骨头都吃掉了,一个民族不可能失去猎手,请看一下博浪沙语录,看看教授余秋雨、痞子王朔,八股文余孽韩寒、郭敬明有没有这样的天分?

《哲学笔记I 被操纵的人性》

22 崇拜

崇拜是人的本能,对象不是神、皇帝,就是制造感觉兴奋的娱乐明星、富人、机器、货币经济。

在崇拜心理学上,这些名词具有相同的价值和意义。

人需要崇拜,需要向名词下跪。

名词是人类真正的统治者,这是人与名词的宿命。

31财产的道德瑕疵

取得手段缺乏公正性的财产,往往是社会报复和仇恨的根源;

不道德的财产积聚得越多,社会遭受犯罪侵害的风险越大。


——《哲学笔记I 被操纵的人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