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男子因*案被枪决 10余年后发现其并非凶手

kaixinkan19 收藏 1 96

2010年05月14日03:27 东南快报



1996年9月“空军作战司令部”爆发5岁谢姓女童遭*案,嫌犯江国庆很快被枪决,事隔10多年,“监察院”近日调查报告指出江国庆并非凶手,对“国防部”提出纠正错案,认定当时“国防部”违法指派不得进行司法调查的反情报队,以非法手段刑讯逼供,军方刑讯手段包括在下体塞冰块,还有超过37小时马拉松式问讯,甚至还有电击,惨无人道的手法骇人听闻。因屈打成招,嫌犯自白充满矛盾,尽管有另外一名许姓士兵坦承真凶是他,但军方还是火速执行江国庆死刑。“国防部副部长”杨念祖昨日上午在“立法院”表示,尊重““监察院”的纠正,将审慎检讨,“立委”则呼吁,当时的“空军作战部司令”陈肇敏,违法指示反情报队负责调查,应该要协助赔偿,向当事人上香道歉。


刑讯逼供 空军杀错人


1996年“空军作战司令部”谢姓女童遭*,5岁谢姓女童被发现陈尸在“空军作战司令部”厕所外水沟旁,法医解剖验尸,证实女童先被闷死后,遭钝器插入造 成撕裂伤。


致命的伤是在肛门、阴道到这个肠胃部分,女童遭到性侵惨状不忍听闻,军方在现场发现沾染血刀,以刀追人,事发23天后宣布破案,凶手是在福利社的上等兵江国庆。


在营区的4名士兵只有江国庆没有通过测谎,军方针对江国庆连续37小时的进行讯问取得自白,法院依据江国庆自白内容判定 死刑,在诉讼期间,江国庆曾经表示自己遭到刑求才会坦承犯案。


2010年5月12日“监察院”对“国防部”提出纠正,认定“国防部”当时违法指派不具司法警察身份的反情报队以非法手段对嫌犯江国庆取供,又漠视另一凶嫌可靠自白。军方当时速审速决,错误执行对江国庆的死刑,“监委”痛批“如强盗明火执杖,掳人父兄妻儿”。


“监委”马以工等指出,“监察院”要求“国防部”严惩违法失职人员,若依旧曲意回护,绝对提出弹劾。“监委”杨美玲说,事隔13年,过了公务员惩戒追诉期,无法议处当时违法人员,但“国防部”必须在两个月内回复处理 情况,若无悔过之心,将依法提出弹劾。


“监委”针对“国防部”在此案中的7大疏失点出,当时“空军作战司令”陈肇敏违法指派反情报队负责办案,但遍查“军事法令”,没有任何 规定授权反情报队行使军法警察权。


DNA鉴定 与嫌犯不符


反情报队根据警卫连胡中尉检举,锁定凶嫌江国庆,随即以关禁闭、疲劳讯问、诱导讯问 等违法手段取供,多次侦讯不只时间长,制作笔录过程也采用恐吓、诱导方式,侦讯人员接受“监察院”约询时都强调没有刑求,但当时侦讯对白实录,历经13年之后只剩下一份,只见江国庆在侦讯人员诱导下,以被动方式描述案情,多以“应该是”、“大概是”回答,侦讯人员则说“放心好了,只要承认就没事了”。


军方选择的补强证据是已遭污染的血迹卫生纸,案发现场的垃圾筒超过3天没有清理,此一证物明显遭污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证据足以证明江国庆有罪,遇害女童身上采得的阴毛囊DNA鉴定与江国庆不符,此证物却没有提上法庭。


真凶坦承 遭军方漠视


而当时警方曾查获另一凶嫌坦承涉案,自白可靠却遭军方漠视。“监察院”调查指出,1997年5月,犯下大中保龄球馆性侵女童案(强拖女童到厕所,以尖刀刺入并性侵)被押的许姓士兵当年也在“空军作战司令部”防炮警卫营服役,还与江国庆睡上下床位自承:曾与陈姓士兵共犯*谢姓女童案,甚至连女童的衣服、性侵的过程都讲述清楚明了,但军方不采信,但“国防部”漠视许兵的自白,反而判定许兵精神状况有异,不宜接受测谎,最后以“诬告”认定许兵对*案的自白,而许兵在出狱后,又于2003年儿童节又诱拐2名女童性侵,预计将在今年11月出狱。


有关1996年12月29日台中市女童遭竹竿刺伤下体性侵案,台中法院曾要求军法单位提供涉嫌重大的许兵行踪,“国防部”也延迟提供相关信息,导致该案过了14年仍未查获真凶。另一方面,“监委”也发现:当时的“空军作战司令”陈肇敏在案发后违反“军事审判法”,全权交由“空总政”四处反情报队侦办,并对江国庆实施长达37小时的疲劳讯问,兼以诱导讯问,进而取得有问题的自白,随即于来年8月枪决江国庆。


在军法判决上,江国庆目前还是被认定有罪,未来除非是“最高军检署”提出非常上诉,再经过“最高军事法院”审理翻案后,才能还给江国庆清白。但江国庆已遭枪决,即使提出非常上诉成功,也已无法弥补 ,能不能进一步再讨论赔偿还是问题。


“立委”要求 “国防部”坟前认错


军方从宣布破案、判刑到行刑,不到一年时间,期间曾行文“监察院”,强调“国防部”科学办案,13年后来看,莫大讽刺。


“立委”要求“国防部”应该要立刻道歉,并到江国庆坟上去认错,并进行赔偿。


“立委”蔡煌琅昨日上午痛批,“我昨天一夜难眠,但是我要问陈肇敏,当时的空军总司令,你夜夜能眠吗?你能心安吗?你心安理得吗?当时的反情报总队,就是你陈肇敏总司令东厂锦衣卫,在严刑峻拷之下,江国庆不得不屈从成招,写下了自白书”。


“国防部副部长”杨念祖昨日上午在“立法院”表示,尊重“监察院”的纠正,对于江国庆父亲二度提出上诉都遭驳回,杨念祖说,军方已在今年3月份去函“最高军检署”研究,看看是否要提出非常上诉。


“国防部”表示将审慎检讨。


中将”等24人 因冤案获奖


“监院”要求“国防部”军法单位提起非常上诉与再审,并将调查报告转交“检察总长”续行侦办,并要求”国防部“追回当时的破案奖励。


“国防部”在1997年9月由“空军总司令”黄显荣核定有功人员奖励,包括当时“政战部中将主任”李天羽、“少将副主任”巾帼良等24人都获奖 ,反情报参谋官柯仲庆获颁空军奖章,上校队长许应强、松指部上尉保防官何祖耀各记大功,少校保防官邓振寰、松指部少校 保防官李书强获空军奖状。


从江国庆死刑定谳,头发花白的江爸爸四处奔走没停过,如今“监察院”终于要重启调查,江爸爸却累倒了,江妈妈说,要吃镇定 剂才能让心情平静下来。


躺在病床上还是要关心,江爸爸每天没事都要看看这一封封国庆在狱中写的信,开头总是亲亲切切一个“爸”,里头的内容却叫人越看越鼻酸,“他们用尽威胁利诱之能事,叫我承认”,“跟我说,这样好不好?你把过程写一写”。


所有的过程都是经过恐吓及诱导造成的并非属实,看到这些,江爸爸怎么也不能冷静下来,江国庆母亲说,“赔什么都没用,儿子养了这么久”,盼了14年,这对老父母其实只要一个真相。


嫌犯父亲 出现精神问题


司改会抨击:这是司法误判的血淋淋实例。即使获得平反,也挽不回一条宝贵的人命。


而江国庆的父亲,因为受到儿子被枪决的打击,又长期无法替儿子平反,目前已出现精神问题, 案发之后,江支安为了还儿 子清白四处奔走,如今他已经80岁了,听到“监察院”要重启调查,老父亲激动的落下泪来还得靠镇定剂才能平静。江父在墙上钉一张为江国庆定罪的军方官员名单,上写着“判不公的狗官”,“前国防部长”陈肇敏赫然列在”报仇“黑名单,江国庆父亲江支安回忆,儿子曾经被电击棒打过。拿冰块塞下体、用电击棒强大电流电击、甚至屈打成招,这些惨无人道的刑求招式,都可能是当年空军作战司令部士兵江国庆背下*女童案后的遭遇。


曾经遭反情报总队跟踪的前军事记者黄敬平更指出,反情报总队押人取供,残忍招数多倒数不清,让被害者痛苦万分。黄敬平表示,”直接明显就是殴打,但你殴打不能打头跟脸,拿一些简单的藤条棍棒或 者是器物,钝器,不能用尖器,不能造成外伤,一般都是属于电击,或者是说不让他睡觉,他们也会学检方或警方疲劳侦讯,在冷气房内拿水泼你,或是灌辣椒水啊”!


反情报总队没有调查权,屈打成招更是严重违法,当年相关人员都已遭法办,但是背后冤狱以及无辜丧命的人,恐怕不只江国庆一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