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只要葫芦而不要叶子:原创首发

全维战论者 收藏 0 42

正在迅速发展的我国出现了很多社会之矛盾和冲突,它已经包括了诸如拆迁、征地、农民工与基层老百姓等领域的众多纠纷,如果不加以及时良性的化解和有效的处理,对我们改革大业之健康发展有着十分不利的影响和制约,这种隐患且不能久拖不决,必须寻求一种积极到位的策略来以正确的抚息。

我们冷静思考那些冲突发生的案例,多半是来自于社会底层的反应,其根源是侧重于表现在弱势力者在受到社会之不公平对待和排挤后无法得到一个公正诉求的机会,才导致他们采取了极端之手段,有的甚至舍命地玩起了暴力之行为,以达放弃对“升冤”途径的信心,只求玉石俱焚的狭隘扭曲仇视之心态,其实他们要求是非常非常的简单,那就是在法律面前能够得到宪法所给予的应有的平等。

既然我们到了法治社会,国家并以法治求和谐,那就要充分地让法律来显示它的公开、公正与公平的度量威力,这个威力是什么?就是一国之正气,首先,我们就不能让法的这个工具变形,不能让法的光环黯然失色。

如果一个公民生活在一个高度民主与发达的国家环境中,连一个最起码的平等待遇都不能拥有和享受或者说得不到最基本的尊重,还有可能要被别人无情地剥夺掉,他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去做?那与行尸走肉又有何之区别?他活的还有什么之意义和价值?作为一名劳动者,他还能发挥出什么之潜能来为这个国家做出更好的服务和贡献?他会悲观地认为他已经被这个国家和社会所抛弃了,他的存在只不过是这个群体集合中的一个多余分子,这种消极的思想对社会化大生产是一种潜在的隐含的破坏

按照原理来说,我也是个“总理”,身为一家企业的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除了最高总经理之外,我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我管理公司的风格就引用了“全面生产性设备维护TPM系统”这个原理,大家都知道这个系统原理的核心意旨是“在机器未坏之前,要想办法让它不坏”,我就采取了“拓渠、倾听、疏导与化解”这四个步骤,秉着职工意见无大小的原则,要求各级干部每处理一件事情都必须达到“三公一切忌”的标准。

哪“三公”呢?

就是前面所讲到的“公开、公正与公平”,其公开必须要放在首位,公开的目的就是要晒出公正化和它的透明度,公正化达到了,必然的结果是公平的,不受监督的事情何以知道它的公正度与公平度?

那么“一切忌”又是什么呢?就是切忌不能压制和堵截员工诉求的权利,俗话说:有话不讲憋坏肚肠,是非言出再论断,我们每一个管理者都必须要做好“大禹”,而不是“土”,大禹治水的良方是疏导,而不是水来土掩,谁做“土”我就开除谁,公司还在职工工会中成立了职工仲裁委员会,由人事行政部负责主持此项工作,仲裁的依据是国家相关的劳动法规和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在法和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包括老板],谁都没有权利逾越和凌驾,实践证明我公司之做法非常有效,结果也非常和谐,职工流失率三年间不到5‰,我司还连冠当地政府三年间的维稳单位工作先进代表,公司人事行政部的仲裁文件案例,我是每件必审必阅,一经发现问题或有员工上诉,必将严厉驳回重新仲裁评定。

由此,我越感纳闷,国家维稳工作怎么会越维越不稳呢?国家法律条文是历历在目的,也是清清楚楚的,到底是我们法律有问题,还是我们那些执法者有问题,我们必须要加以严肃的考量,必须要找出一个新的机制和方法来运作,否则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与民与国都是不乐乎的。

问题肯定是出在人的身上,那么导致人的问题出现之因素又是什么呢?

我想就是思想的欠缺或是思想在作怪,如果我们人的思想道德不腐化,又何来那么多的大小之毛病?你现在让我去开一架飞机,那飞机准是一头栽下去的,很显然的道理是因为我没有驾驶飞机的技术和本领,同样的道理,你让一个混蛋去操作法律的文本,整天傀儡地坐在高堂上指鹿为马,那得出的肯定是一个混蛋的结果,能不让老百姓产生厌恶吗?如果明知道自己做错了,还不加以实事求是的承认,还不允许人家指出来,就更令人横眉冷对了。

法是没有错的,所错的是我们的人,必须要让正确的人去操作正确的法,人间才会有艳阳的天。

改革是件大好事,能让我们这个国家富强兴旺,复兴之大成,但我们不能只要葫芦而不要叶子啊,哪有这种做法呢?

从前,有个人种了一棵葫芦。细长的葫芦藤上长满了绿叶,开出了几朵雪白的小花。花谢以后,藤上挂了几个小葫芦。多么可爱的小葫芦哇!那个人每天都要去看几次。

有一天,他看见叶子上爬着一些蚜虫,心里想,有几个虫子怕什么!他盯着小葫芦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小葫芦,快长啊,快长啊,长得赛过大南瓜才好呢!

一个邻居看见了,对他说:“你别光盯着葫芦了,叶子上生了蚜虫,快治一治吧!”那个人感到很奇怪,他说:“什么?叶子上的虫还用治?我要的是葫芦”。

没过几天,叶子上的蚜虫更多了。小葫芦慢慢地变黄了,一个一个都落了

古时候,有个老人从集市上买了一袋子的碗,并用毛驴驮着往家赶,当他走到三里路程的时候,有人提醒他:“你那驴背上的袋子要掉下来了,还是扶正了再走吧”。

他回答道:“不要乱说话,你没看到我快要到家了吗?”

当他走到四里路程的时候又有人同样地提醒他,他又如初地回答人家。

结果,他走了五里路程是如此,六里路程还是如此,可刚到他的家门口就听哗啦一声,一袋子的碗都从驴背掉了下来,全给摔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