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定罪

我是侍者 收藏 2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等了约莫六七天,项阳终于好下地走路了,李向安便来催项阳速速上路。项阳收拾一下东西,打了几个大包。这次上京,将会是自己来宋朝的一个转折点,能不能立足就看自己的忽悠水平了。

赵顼这次给李向安的密旨是护送诸葛明上京,押解李定和邓倌回京。于是项阳便舒舒服服的坐着轿子,李定和邓倌则被装在囚车里,总算风水轮流转,这两人差点毁了自己的基业。

一行人,走走停停,约莫过了十来天,总算到了汴京城下,苏轼携黄庭坚在城门外等候。

“恩师,你怎么来了。”项阳和秦观赶上前去施礼道。

“天机,少游。你们的事情为师已尽知。如今陛下已在崇政殿等候,必将还你们一个公道。

“紫金士子,不惜已身,维护书院圣地,当为士子楷模。”黄庭坚赞叹道。

“哎,只是可惜了那些逝去的士子和蒙童们,这些可都是大宋未来的栋梁。”秦观犹自哀叹道。

“本朝政治清明,居然有此等官吏,胆大包天,在传道授业的圣地行凶,当请陛下圣裁。”项阳一想到那些死去的士子和学童们,便心痛不已。

听说诸葛明已经到了汴京,皇帝赵顼早早的便下了朝,只留下开封府尹许将,御史中丞司马光,宰相王安石,枢密使文彦博等一干重臣,提举司天监沈括,听说有这么一位奇人,能驱车无马自行,蓄日光以夜用,便死皮赖脸的求皇帝让自己留下来。沈括,字存中,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天文、物理、数学、地理,等都有很深入的研究,是个科学奇才,1031年出生,此时已人过中年。

由太监总管李向安领着众人,来到崇政殿。项阳一袭布衣,两袖清风,而李定和邓倌虽有官服在身,却落得个带枷上朝的下场。

项阳本应按照李公公教导的礼仪,向皇帝赵顼拜见。可转念一想,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诸葛亮可没给刘备下跪,自己不能丢份儿,便整了整衣冠,向高高在上的年轻皇帝赵顼拱手一礼道:“陛下,小民诸葛明见过陛下。”

“大胆,见到陛下,还不下跪。”李向安猛朝项阳使眼色道。

“陛下要的是治国贤才,而不是磕头虫。”项阳摇摇头微笑道。

“哈哈,诸葛公子此言有理,免礼便是。”皇帝赵顼开心的笑道。

台下的邓倌和李定一看架势不对,特别是邓倌,眼圈一红,眼泪便掉了下来,戴着囚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臣差点就见不着陛下了,臣日思夜想的便是为陛下分忧,如今遭小人陷害,身陷囹圄,还请陛下为臣做主啊。”话还没说完,眼泪已掉了一地,不去参加奥斯卡,真是可惜。

“陛下,臣等为国尽忠,诸葛刁民宣动士子,聚众谋反,臣力有不敌,身负重伤,还请皇上明察秋毫,还微臣一个公道。”李定也扑到在地,手抚额头道。

“许大人,此案依你看,该如何处理?”皇帝赵顼虽心中认定诸葛明乃是被陷害的,但皇帝有时候也不能为所欲为。

“陛下,依微臣看,当请双方各自讲明缘由,再找来人证物证,逐一审核,方可使案情水落石出。”开封府尹许大人朝赵顼道。

许大人此言一出,邓倌和李定面露喜色,久在官场,各种手段早已了然,按正常办案流程,足够两人使出浑身解数,为自己脱罪。

“陛下,许大人,小民有一物,可使案情马上见分晓。”项阳可不想便宜了这两个混蛋。

“哦,诸葛明,你有何物,且道来停停。”赵顼来了兴致。

“臣有一物,可将人看到的,听到的,全部给纪录下来,需要的时候,再回放出来。恰好,此物小民已带来,陛下,许大人且请一观,便知原委。”项阳胸有成竹道。

“这位诸葛公子,你可是发明了可纪录声音与图像的机关?”沈括心痒难道道。

“这位大人是?”

“此乃司天监沈括沈大人。”苏轼在旁提醒道。

“原来是沈大人,久仰大名。”项阳吃了一惊,居然一下子就碰到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

“不敢当,不敢当,若真有此物,诸葛公子才学当胜过存中多矣。”沈括汗颜道。

“沈大人,你对此机关也有研究?”皇帝赵顼插口道。

“陛下,微臣前日正在研究小孔成像的原理,便曾想是否可将看到的东西保存下来。只是不知如何下手,竟不知世上已有如此奇巧的机关。”沈括回道。

“那还请诸葛公子,你将此机关演示一番。”皇帝赵顼道。

项阳便让一小公公到宫外去找方啸,让其将随身携带的一些行李带上朝来。期间项阳让小太监找一不透光的白娟,悬挂起来,可作投影之用。

不一会儿,方啸提着两大包东西,项阳开始接电池,打开笔记本和投影机,开始调试。众大臣和皇帝皆啧啧称奇,方方正正的盒子居然能射出光来,更奇的是光射到屏幕上居然有古怪的文字在动,本有些大臣不信世间尽有此物,此时不尽打起鼓来,特别是邓倌和李定二人,若真将他们干的事情大白于天下,此生怕是完了。

项阳让几个太监关起一些门窗,让大殿内的光线稍许案些,然后找到当初录下的知府查抄书院和大堂逼供的一番影像。当邓倌和李定看到自己的影像居然出现在绢布上,一下子便坐倒在地,脸色灰败。

大概放了有半个多小时,期间二人所干的龌龊事,还有紫金科学院士子们的浴血守卫,令皇帝和众大臣们脸色巨变,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把视频看完。皇帝赵顼怒发冲冠,狠狠的将手里的茶具摔下殿来怒喝道:“贪官污吏,大宋就是有你们这些人,食君之禄,却干那盈盈苟且之事,坏我大宋河山,断我朝廷根基,要尔等何用,许大人,你说,按他们二人所犯之事,该当何罪?”

“当流放三千里,永不叙用。”开封府尹许将回道。

“什么?他们贪财不说,还杀我朝廷士子,若不明正典刑,何能服众。”皇帝怒气冲冲道。

“陛下,太祖有训,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陛下不可义气用事。”司马光铁着脸劝慰道。

“朕,朕为一国之君,便是做一件快意事而不可得?”皇帝赵顼悻悻道。

“陛下,此等快意事,不做也罢。”枢密使文彦博也毫不留情道。

王安石是改革派,主张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没有随之附和,但也不愿按照皇帝的意思杀了两人,毕竟,此例一开,便是与天下读书人作对,如今变法困难重重,王安石不愿横生枝节。

眼看着邓倌与李定杀了自己这么多学生,铁证如山,也仅就流放,项阳不甘心,很不甘心。

“陛下,小民有话要说,还请陛下恩准。”项阳向皇帝施礼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