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大侠周侗

我是侍者 收藏 2 7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项阳昏迷了两天两夜,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便是李诗茵那一双通红的眼睛。

“诗茵,你瘦了。”项阳抬起手臂轻轻拭去李诗茵眼角泪痕怜惜道。

“夫君之苦,更甚诗茵,诗茵无能,不能为夫君分忧。”李诗茵抓住项阳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庞。

“诗茵以后切勿做此傻事,是天机欠考虑了。今后但有此事,当以人为本,切不可为了死物而误了卿等性命,诸位可记住了。”项阳握住李诗茵的手朝周围士子们望道。

“一切听山长吩咐。”众士子凛然道。

“山长,也请答应众学子们的恳求,今后切不可为救我等而置已身于险境。”文慧代众士子向项阳恳求道。

“山长,若山长有不测,便是救回了文斌,文斌又有何脸面苟活于世。”邓文斌及两个被救的士子们拜倒在地含泪道。

“诸位,你我皆为一体,今日学院遭此浩劫,天机有过矣。”项阳挣扎着站起身来,向众士子躬身道。

“山长说哪里话来,古人有云,朝闻道夕可死,能入学院,便已是三生有幸,即便卫道而死,死得其所。”元伯君正色道。

众士子皆赞言之有理。项阳醒来,仔细询问了下死伤者的情况,蒙学的学童们本有一百多人,死二十余人,残十余人,工匠百余人,死三十,残二十,士子们三百余人,死五十,残三十。项阳心痛不已,这些不仅是自己的希望,更是整个大宋的希望,就差点毁在这样的贪官手里。学院必须加强自我保护的能力,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项阳与众士子们便在学院里养伤,其间公公李向安来看过几此,见诸葛公子实在无法动弹,便先着人回京禀报,将所言所闻,俱实奏上。

皇帝赵顼这几天拉着方啸,一下朝便央方啸载着他到校场上兜风,每每风驰电掣时,年轻的皇帝总是意气风发,有了些驰骋沙场的感觉。可惜油料不多,几番折腾下来,便已见底。心满意足之余,对于见见这位诸葛家的传人,赵顼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向安派来的密使一路马不停蹄,将密函奏承皇帝。赵顼看毕,不由大怒。这些贪官,是要断了自己的辅弼良臣啊,若不是有太祖皇帝不杀士大夫的祖训,赵顼便想直接下诏书斩了李定和邓倌二人。方啸得知山长及士子们遭难,便央求皇帝,准许方啸赶回江宁,尽些绵薄之力。赵顼点头同意,还给了方啸一道密函,让李向安好好照顾诸葛明以及学院的一些士子。

不得不说,二十一世纪带来的药品治起外伤来,还有有效得很。士子们一天好似一天,哀愁在士子们劫后余生的笑容中逐渐淡去,期间多亏了周侗和一帮护卫帮助忙前忙后打理。项阳感激之余,送了一柄M9军刀和一件凯夫拉防弹背心给周侗。周侗乃好武之人,项阳在潘家酒楼的拍卖宝刀宝甲早已穿得满城皆知,自然知道不同凡响,黝黑的刀身,磨砂的质感,锋利的刀刃,周侗把M9军刀握在手里,赞叹不已,只是却不肯受,说此宝刀价值连城,受之有愧。项阳却说若不是有周校尉帮忙,这学院士子怕有更多伤残,人命与此等死物相比,当已人命为重,让周校尉万勿收下。再者宝刀赠英雄,自己乃一届书生,此刀在手也是辱没了。几番劝说后,周侗方才不好意思的收下,可防弹背心坚不肯受,称自己习武多年,要靠宝甲保护性命,怕丢了师门的脸。还说宝甲当给诸位读书人用,说什么也不肯要,项阳只得作罢。周侗来历大不简单,能有些善缘,他日说不定能有些用处。

周侗乃陕西华州潼关人,人称“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少年习武相传为三国姜维的传人,后拜少林派武师谭正芳为师,得少林武术真传,且文武全才。成年后得到当时地位显赫的包拯赏识,进入军中为军官。周侗也许在二十一世纪不为人知,但其几个徒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玉麒麟卢俊义,豹子头林冲,记名弟子武松,最小的一个徒弟就是大名鼎鼎的岳飞。能教出这么多厉害的徒弟,这个周侗自然有过人之处。项阳诚心相交,周侗感其真诚,几日下来,已如至交好友一般。

且说那方啸,辞别皇帝赵顼后,先到王安石府上见过翠儿,托金台代为照拂,自己快马加鞭,往江宁赶去。传功十日已过,方啸又回复了一身武功。

“山长,方啸来迟,山长受苦了。”回到学院,方啸找到项阳,纳头便拜。

“方啸,这次多亏你了,不然学院当有一番浩劫,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周校尉周侗,近日可是帮了我们学院大忙。”项阳扶起方啸介绍道。

“可是人称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周校尉,方啸有礼,谢过校尉援手大恩。”方啸向周侗拜谢时,周侗赶紧扶起来道:“方壮士切勿多礼,千里救主,周侗佩服,我与你山长一见如故,援手是本分。再者佞臣作乱,周侗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

“哈哈,方啸也就别客气了,人家周侗乃习的是少林功夫,与你八宝山的道家功夫有别,他日可当好好交流一番。”项阳笑道。

“八宝山三清观的掌法和刀法,周侗很是佩服的,改日定当请教。”周侗施礼道。

“不敢不敢,周大侠的拳法和枪法闻名江湖,改日还请赐教。”方啸回礼。

此时的武林门派还是比较纯朴,相互交流时有,到了南宋才开始敝帚自珍起来,有了门户之争之后,武术才逐渐没落,到了二十一世纪,除了小说里,在国际搏击大赛上,少有见到武术的身影。而在宋朝,武术便是为了杀敌而生,战场之上的武功才是真正的武功。能够有幸见识到北宋最牛B的大侠,项阳很欣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