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救人

我是侍者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众士子刚刚进入科学的殿堂,渐渐明白了山长大人的苦心,山长是有大智慧的人,乃是要借着科学之名,涤荡大宋百年来的颓气。作为第一批接触科学阳光的士子们,早已把传播科学,开启民智,作为自己神圣的职责。如果说诸葛山长是士子们眼中的圣人,那紫金山科学院可以说在士子们心中有着圣地一般的地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众士子刚刚进入科学的殿堂,渐渐明白了山长大人的苦心,山长是有大智慧的人,乃是要借着科学之名,涤荡大宋百年来的颓气。作为第一批接触科学阳光的士子们,早已把传播科学,开启民智,作为自己神圣的职责。如果说诸葛山长是士子们眼中的圣人,那紫金山科学院可以说在士子们心中有着圣地一般的地位,如何可以让此等污吏亵渎。

众士子们手拉手,肩并肩,齐齐的站立在学院的门前。

“李大人,还不住手?你真要成为千古罪人吗,李大人?”李诗茵挣扎的大喊道,被左右衙役牢牢按住。

“哼,你等书生不思读圣贤之书,反学那诸葛刁民的歪门邪说,本大人今日要替大宋除此一害,来人呐,紫金学院,士子聚众谋反,给我铲平书院。”知府李定抚着额头面露凶色道。

众衙役们如狼似虎的扑了过去,士子们以血肉人墙,阻挡着刀剑加身,却不肯后退一步。众士子们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后退,大宋未来的希望,文明的蓓蕾,即将毁于一旦。

“李大人,求求你,快快住手,各位同学,你们快走啊。”李诗茵哭嗓了哑子,天空中乌云蔽日,仿佛不愿见此人间惨象。

“夫君,诗茵有负你的重托,诗茵无能,夫君。”看着士子们一个一个的浴血而倒,李诗茵仰天长泣。

李公公带着皇帝的圣旨和禁军精锐,先到知府衙门,宣读圣旨,得知知府大人到资金科学院去查抄,便先将礼部主事邓倌软禁起来,并从牢中释出项阳和秦观二人。

项阳得知知府李定去紫金科学院查抄,便知大事不好,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便央求李公公带他一起去,阻止知府李定的暴行。

李向安在来江宁之前,皇帝赵顼早有吩咐,定要保护诸葛天机的安全,想来将来是要有大用的,乘其未得高位之前卖点人情也好。于是便和禁军校尉周侗商议,带上诸葛明与秦观二人,前往紫金山科学院,找知府李定宣旨。

禁军乃大宋精锐,自然备有马匹。项阳与秦观皆不善骑马,由其项阳,仅在一些游乐场骑过一些人工圈养的马匹,再加上项阳屁股上的伤还未痊愈,一跨上马,屁股便如针刺一般,项阳呲着牙倒吸一口凉气。何苦来哉,受此磨难,干脆赚点钱回二十一世纪做个富家翁岂不惬意。可此念刚过,想起诗茵的一片痴心,还有那一双双求知的眼神,项阳知道,自己从此有了牵挂,一如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自己便是那传递文明火种的使者。

项阳把头埋到了马脖子里,撅起屁股,一夹马腹,渐渐而行。校尉周侗看到诸葛明一付弱不经风的样子,本有些不屑,可看着被鲜血染红的马鞍,眼神中仿佛有了些敬意。

“圣旨道,知府李定接旨。”大内总管李向安扯着公鸭般的嗓子大喊道。

李向安带着众人赶到的时候,众士子们已经倒了一地。

“二弟,文慧、元伯君、邓文斌,你们这是。。。”项阳滚下马来,爬到众士子们面前,扶起满身是血的李文道。

“山长,文慧与众同学,阻虎狼之吏于此,不得进山门一步。”文慧撑着身子自豪道,一身儒衫,满是鲜血。

“同学们,天机对不起大家了。诸位鲁莽,学院没了可以再造,尔等有为之躯,岂可如此作践。”项阳双目含泪道。还是没有算计周全啊,没想到知府居然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士子下此毒手。

“山长此言差矣,能捍卫书院,乃我等士子所愿,今日之事,史书定有一笔,

他日名扬天下,何其壮哉!”元伯君抹了抹脸上的血污狂笑道。

“知府大人,天机有何罪,紫金学院的士子们又有何罪,知府大人要如此赶紧杀绝,自太祖以来,未有对士子加以斧戮,知府今日所为,他日必有回报。”项阳怒向知府道。

“哼,尔等宣扬歪理邪说,意图谋反,本知府乃为朝廷除害,一片忠心,指日可鉴。”知府李定仍理直气壮道。

“圣上有旨,着江宁诸葛天机一案,一应涉案人等,由圣上亲审,李大人,收拾一下,且随咱家面圣去吧。”李向安高举圣旨道。

知府李定吃了一惊,到底还是捅到皇上那儿去了,脑袋里急速算计着如何串供栽赃,又如何找同僚袒护。

“公公,小民有些不情之请,我紫金学院今日遭此大难,众士子皆有伤在身,可否宽容两日,待小民将士子们安定下后,再随公公上京。”项阳向李向安深深一躬道。

李向安思索了下道:“也罢,诸葛公子,咱家就两日后来找公子一起上路,周校尉,你且带上几人在此看守两日,如何。”

“一切听公公吩咐。”周侗抱拳道。

李向安此番安排,虽名为看守,实则保护,官场黑暗,若被人勾结匪徒,暗地行刺,让诸葛公子丢了性命,官家那里自己也不好交代。

“谢公公,公公今日恩情,天机他日当后后报。”项阳朝李公公谢道。

李向安满意的点了点头,押解着知府李定回江宁城去。

项阳看着满地伤员,怕耽搁不得,便央周侗及几名禁军侍卫,把伤者抬入学院内,找房间安顿。项阳赶紧去找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医疗设备和药品。消毒药水、抗生素、羊肠线,缝合针,麻醉药由于是管制物品,项阳并没有买到。自己学过一些救助知识,再加上有合适的药品,只要熬过几天,伤者应该能够恢复。可惜人手不够,项阳央侍卫们去帮江宁城去请几个郎中来帮忙。

周侗原本乃江湖中人,极重情义,也有些被项阳感动,所以项阳但有所求,周侗均会满足。这座学院是如此神奇,很多东西自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众士子们拼力守护,或有道理。

几位请来的郎中看着项阳忙里忙外,本有些不屑,这些瓶瓶罐罐里的东西能救死扶伤么。可看到伤重高烧昏迷的士子,经过一番清洗缝合喂药,烧退后沉沉的睡去,便又虚心请教起来。项阳便耐心讲解一些现代药品和器械的用法,众郎中皆啧啧称其,有了专业医生的帮助,项阳的压力轻松起来。

到了晚上,众人正惊奇于电灯的光亮,邓文斌等几个士子因失血过多,仍昏迷不醒,项阳一咬牙,找来抽血设备,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鲜血从项阳的手臂流到血袋里,然后架起输血导管,把针头插到邓文斌的血管里,不一会儿,邓文斌本已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呼吸也有力起来,看来度过了危险期。

项阳又要给自己抽血,众侍卫们为其感动,均伸出胳膊,让项阳抽他们的血。项阳道血有血型,只有相同的血型才能互相补充,而自己的血型是万能血型,所以能够通用。这个地方没有血型检测设备,项阳不敢为士子们乱输血。

有个郎中低头沉思,仿佛若有所悟。

项阳抽了600CC的血,脸色刷白,最后在郎中的建议下,众士子们硬是夺过了项阳手里的针头。项阳劳累及失血过多,渐渐昏迷。

今夜十月十五,乌云密布,时光通道不得开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