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血案

我是侍者 收藏 4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不一会儿,皇帝赵顼带着诸位大臣都来到了皇家校场。 “陛下,小民方啸,请陛下为我紫金科学院诸葛山长申冤?可是陛下定下的和买之策?”方啸看到皇帝来了,赶紧下车参拜道。 “此事说来话长,和买却是朕定下的,本是和买十乘,每乘作价千贯。可到了那帮子贪官手里,便成了和买千乘,每乘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不一会儿,皇帝赵顼带着诸位大臣都来到了皇家校场。

“陛下,小民方啸,请陛下为我紫金科学院诸葛山长申冤?可是陛下定下的和买之策?”方啸看到皇帝来了,赶紧下车参拜道。

“此事说来话长,和买却是朕定下的,本是和买十乘,每乘作价千贯。可到了那帮子贪官手里,便成了和买千乘,每乘作价十贯,此事朕有失察之过。”皇帝赵顼尴尬道。

“如此,请陛下赐下诏书,还我山长公道。”方啸拜道。

“壮士不必担心,朕已赐下金牌,着快马赴江宁,将几个参与的官员和诸葛明一起解来汴京,由朕亲审,若果真如此,朕必定还你家山长一个公道。”赵顼坦言道。

“今日,朕的几个重臣均在此,还请壮士掩饰下此机关车,让朕及几位大臣开开眼界。”赵顼指着几位大臣道。

文彦博马上出来劝谏道:“陛下,此车外形虽巧,偶尔一观便可,如此大张旗鼓,非帝王之道,与国家社稷无益。”

“哼,是否无益,且看过便知。”王安石边上不悦道。

“陛下,文大人言之有理,此物再巧,也不过一车尔,陛下切不可玩物丧志,当以国事为重。”御史中丞司马光也劝谏道。

“几位大人不必争议,既然已经来了,不如一观,王相公以为此车关乎国计民生,诸位大人不妨评议评议。”赵顼赶紧打太平拳道。

“一车而,外形奇巧,难道还能自行行走不成。”文彦博鄙夷道。

“哈哈,文大人有所不知,此车内有机关,可无马自行,壮士,可愿载老汉一程。”王安石笑道。

“不敢当,王相公请坐,小人这便启动机关。”方啸把王安石扶上了副座,王相公毕竟年岁大了,老胳膊老腿的,碰着了可是大麻烦。

轰隆一声,方啸发动引擎,把大伙吓了一跳,已有侍卫挡在赵顼身前,以防万一,被赵顼给挡开了。

“王相公,请坐稳。”方啸提醒道,然后慢慢加速。

初时,王安石还能抚须点头微笑。此车乘坐舒适,且速度奇快,若能妥善运用,当能有利于社稷。

“王相公,小人要加速了。”方啸有意显摆一下,猛的把速度提了上去。

这下可苦了王安石,感觉身体一仰,然后紧紧贴在靠椅上,迎面吹来的风让他眼睛也睁不开来,还吞了满口的沙土。

这边观看的皇帝赵顼和大臣,起初看到此车居然能自行开动,也颇为惊奇,但到后来,车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车轮后面的尘土已经被扬起老高,一眨眼功夫,车已行出好远。赵顼和大臣们看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等方啸慢慢的减低速度,停车熄火。看到王安石的眉毛胡子全粘在了一起,众人哈哈大笑,王安石本就不修边幅,如此一来,倒似个刚从地里上来的老农。

“苦也,苦也,没料到此车如此快法,呸呸。”王安石吐了吐口里的沙子道。

“诸位大臣,以为如何?”赵顼兴奋道。

“此车快逾奔马,若能大批使用,当可缓解本朝骑兵势弱之困局。”文彦博一下子就看出来它在军事上的应用。

“此物如能做得大些,用来转运粮草物资,当可少征民夫,以养民力。”司马光也看出了它的经济上的用途。

“诸位爱卿,既然此物大有用途,那那位诸葛天机,算贤才否。”赵顼高兴道,也学着几位重臣抚须微笑,可惜下巴上还没长出及根毛,让他有些尴尬。

“陛下,那位诸葛天机既然能造出此物,当算奇才。陛下有爱才之心,甚善,只是当妥善用之。既然他擅造物,可先任其为工部主事,切不可直入馆阁。”司马光考虑了下道。意思就是陛下你喜欢,就把他请来吧,但他只是技术官员,让他造造东西就行了,但不能直接让他参与国家大计的决策。这个时代,技术官员其实地位满低的。

“此事容后再议,朕自有主张。”赵顼微微笑道。心中却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诸葛亮的后人,若真有诸葛孔明的本事,朕怎么能让此贤才做那工匠的活计,朕要开疆拓土,少不得一个军师,自古军师,有谁比得过诸葛孔明去。

“此车可曾有名。”赵顼问道。

“未有。”方啸抱拳道。

“朕观此车,响如雷鸣,便叫雷鸣车如何?”赵顼微笑道。

众人皆道,此名甚好。

最终,王安石问出了大家关心的问题:“若造此车,所费多少?又需多长时日?”

“王相公,此车其实不是山长所造,乃山长先祖所造。山长有沟通阴阳的本事,每逢月圆之夜,山长可穿越时空,与其先祖诸葛孔明相见。其先祖常有物件赐下,此车便是其中之一。”方啸道。

众人皆大感惊奇。

“难道诸葛孔明已飞升天界?”文彦博有些不大相信,鬼神之说,虚无缥缈,若不是看到雷鸣车的神奇,早把方啸当骗子赶出去了。

“非也,诸葛孔明所在,自成一界。远古时期,姜子牙以封神榜创立天界。而诸葛孔明,在七星灯续命失败后,却有顿悟,枯座三日,观蜀国气数已尽,回天乏力,于是自创一届,为天外天。留下几卷书册于后人,若后人学有所成,当可穿越时空,与其相见。如今山长乃诸葛一脉唯一学有大成者,其学名为科学,诸葛山长如今以科学授道,广收士子。”方啸说的这些鬼话当然都是项阳编出来的。

“真有如此神奇,朕有些迫不及待了。”赵顼太兴奋了,此乃天助也。虽然诸葛明不是诸葛亮,但既然他们每月能相见,最起码也相当于半个诸葛亮了。这更坚定了赵顼将其招来的决心。

“此事颇为诡异,真难以置信,且等这诸葛天机来了再说。”司马光有些怀疑道。

项阳和秦观被收进大牢后,知府李定和礼部主事邓倌犹在密谋。

“光凭一个通奸的罪名,而且这通奸也颇为牵强,也顶多一个流放的罪名。万一被其东山再起,将来恐有麻烦。”知府李定忧心道。

“嘿嘿,既然有了这个通奸的罪名。我们便可去查封他的那个学院。山长通奸,学院岂非淫秽之所,师出有名。再说,既然开办书院,难免会有学说文字留存,到时候到里面找些禁忌的词汇,参他个图谋不轨,借授学之名,收买人心,意图谋反。坐实了那便是死罪,到时候把书院全部给抄了。据说这书院里有很多宝贝,刀枪不入的宝甲,削铁如泥的宝刀,一个书院要这些做什,那便是证物,意图谋反的证物。据说还有可使黑夜如白昼的一种灯,到时候抄了官卖,你我皆可分一杯羹。”邓倌看来这种事情做多了,前因后果早已想得明白。

“妙也,邓大人果然好计谋。”李定抚掌赞道。

项阳被官府给抓了去,李诗茵自是心急如焚,恨不得以身代。而且听人回报说还过了堂,挨了板子,忧得把指甲都掐到了肉里而不觉,走来走去后,又到观音像前,祈求菩萨保佑,并恳求菩萨诗茵愿替夫君承担一切灾祸,只求夫君平安。

“妹妹勿急,大哥非凡人也,必能逢凶化吉。小小磨难,也许是苍天的考验。”李文扶起李诗茵道。

“哥哥,我这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李诗茵忧心忡忡道。

“妹妹且宽心,只要我们守好学院,大哥定能平安回来。”李文宽慰道。

“守好学院。哎呀,不好。哥哥,你说上次山长将一付宝甲和宝刀在汴京卖了十万贯,可是如此?”李诗茵急道。

“却是如此,有何不妥。”李文不解道。

“如今学院内,宝甲宝刀可还有?”

“还有几付,宝刀也还罢了,那宝甲可真神奇也,听山长说一种奇妙的纤维所制...........。”一说起这些,李定便眉飞色舞。

“如此,便大大的不妙。你想,那知府李定,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如今这学院便如一座金山裸露在外,而许多士子们也为山长的事奔波去了。知府若是安上个什么罪名给山长,要来查抄学院,如何是好?这书院的建设,山长费劲心机,若被小人糟蹋了,诗茵可如何向天机交代。”李诗茵不由懊恼道。

“如此,可大大不妙,可该如何是好。”李文也急了。

“哥哥,你且去城理,将学院的士子们给找回来,共同守好书院。士子是国家的栋梁,知府未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士子们入狱。我去找吴大锤师傅们,让他着他的那些徒弟们,帮我们看好学院,也可防些蟊贼,只是他们是见不得官的,见到官便要腿软。要抵住官威,还得靠山长的学生们。”李诗茵静下心来道。

“妹妹言之有理,我这便去城里找文慧他们,只是妹妹也需保重身体。”李定说完,便迫不及待的狂奔而去。

果不其然,李文没走多久,知府李定便带着一众衙役,气势汹汹的堵在了学院门口。

吴大锤和他的徒弟们看到知府老爷来了,忙不迭的给知府下跪,口呼大人,仅有李诗茵与李定迎面而立。

“李家娘子,见着本官,为何不轨。”李定摆足官威道。

“李大人,小女子父亲乃翰林院编修,小女子乃官宦之身,依礼,可不跪。”李诗茵毫不示弱道。

“哈哈,你那奸夫,诸葛明已在堂前供出你与他通奸之事,如今你已是戴罪之身。”李定知府道。

“李大人,小女子听闻,诸葛山长乃是吃打不过,才屈打成招。大人如此断案,如今官家圣明,大人迟早会有报应。”李诗茵怒道。

“好一张伶牙俐齿,可惜遇到了本官。来人,给我把这奸妇给我抓起来,带回衙门,本官要好好审审。”李定色咪咪的望着李诗茵道。

“大人,你今日所为,总有一日,诸葛山长会加倍讨回。”李诗茵冷冷的望向李定知府道,李定知府不由打了个寒颤。

“带走带走。”李府不耐烦的挥手道。

“用不着你们,我自己会走。”李诗茵孤傲的挥了挥衣袖,闪开了要来锁拿的差矣。往日凶恶的衙役看着李诗茵孤傲的神情,也不由自惭形秽,放下了提着的锁链。

李定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如此高傲的才女,若能弄到床上,不知是何光景,不由心中痒痒,想尽快了了当前之事,好回去好好审问这李诗茵是如何通奸的。

“各位乡民,本官今日要为民除害,这诸葛刁民,借那传书授学之名,干那盈盈苟且之事。各位乡民,若是被骗来此处,赶紧退开,本官既往不咎,本官要搜查学院,看是否有被拐少女被藏在此处。”知府李定大声喝道。

一些请来的工匠和杂役们包括吴大锤在内,都乖乖的闪在一边。可却是那些在学院理读书的工匠子弟们,却犹自不肯散开,学童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了一起,领头的便是吴大锤的儿子吴小锤。

“锤儿,快回来,你这是做什。”吴大锤急切的拉着儿子的手道。

吴小锤挣脱了吴大锤的手道:“爹爹,我们山长说,大丈夫在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学院乃传道授业的圣洁所在,岂容这等贪官俗吏亵渎。”

“回来,你不想活了。”吴大锤急得直把儿子往会拉。

“我不,爹爹,请恕孩儿不孝。”吴小锤使劲挣脱了父亲,走到众学童前列,振臂高呼。

“紫金山科学院。”

“誓死捍卫!”众学童声音虽稚嫩,但却振人心扉。

“啪。”知府李定气急了一鞭子甩过,把吴小锤从眉角到下鄂拉出一条长长的血槽来,鲜血马上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儿啊。”吴大锤大惊,赶紧上前抱紧吴儿子。

“格老子的,打我们吴老大,兄弟们上。”

“呀呀个呸的,这帮小妇养的,兄弟们,抄家伙。”

一帮孩童们,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的捡起石块,有的抄起木棒,便向那帮衙役们打去。孩童本不是成年人的对手,可这些孩童们在项阳的熏陶下,早养成了刁钻古怪的性格,深谙“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作战要点,诱敌深入,迂回包抄,各个击破,配合极佳。

这帮衙役原本以为一帮孩童而已,自己拿贯了要犯的,一帮小屁孩还不手到擒来,谁知却吃了大亏,连带知府李定的头上也被砸出两个大包来。

“反了反了,你们这帮无法无天的小畜生,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我负责。”李定抚着额头咧着嘴大喝道。

“还不住手,他们只是孩子。李大人,真要出了人命,你负得了责么?”李诗茵怒向知府大人道。

知府李定一呆,一想果真出了人命,只怕自己也不好交代,正欲说两句时,飞来一块板砖,又砸在了知府大人的头上,直把知府疼得倒吸凉气,疼得失去了理智,啥也顾不得了,大声怒骂道:“你们这帮饭桶,手里的刀难道生锈了么?”

对付这些小孩子,居然知府要让我们动刀,一些衙役楞住了。

“还不动手,敢对朝廷命官动手,便是叛逆。”郭班头拔出刀来大吼道,照着一手持板砖的孩童便是一刀。

只见这位有可能是十一世纪未来科学家的少年,此时手持板砖,肚皮上开了个大洞,鲜血汩汩而出,少年的眼神逐渐涣散,慢慢的软倒在了地上。

“狗官,你还有没有人性,他们还只是孩子。”李诗茵看着如此年幼的孩童居然遭此大难,悲痛、愤怒,一起涌上心来,便欲向知府扑去,被左右衙役牢牢按住。

“儿啊,你怎么了,别吓爹爹啊。”一个仿佛是少年父亲的汉子奔了出来,抱着少年大声恸哭。

看着一成年汉子泪流满面,其情可悲。这些孩童们都是工匠们的心头肉,怎舍得被如此摧残,于是本来在边上旁观的工匠们,也参与到了暴力行动中去,一时之间,便已血光漫天,赤手空拳们的工匠们如何是手持利刃的衙役们的对手,不一会儿就有很多大人包括小孩倒在了血泊之中。

“狗官,你这是在毁我大宋的希望。夫君,诗茵对不起你,有负你所托。”李诗茵跪倒在地哭泣道。

李文带领士子们赶到的时候,已是满地血泊,只剩下工匠以及学童躺倒在地无奈的呼喊。众士子们看得睚眦欲裂,悲痛不已。忙有些懂得些许医学的士子们为伤者包扎,有些奔回院内找伤药为伤者救治。

“知府大人,本学院乃传授圣人之道所在,为何今日对我学子刀兵相向。如今死伤者众,本公子定要到汴京,为这些死者,伤者,讨一个公道。”李文怒向知府李定道。

“哼,本官按律办事。你们山长乃德行不修的小人,与这李家娘子通奸,人证物证俱在。这个所谓的科学院乃藏污纳垢之所,本官今日便是前来查抄。”知府李定振振有词道。

“笑话,如今江宁城谁人不知我们诸葛山长为求姻缘,千里付汴京求的子瞻大人为媒。这卢少爷恶名在外,当初被李家家主拒婚,满城尽知。知府大人如非聋子瞎子,打听一下便知。”文慧毫不客气的说道。文慧这两日早已把诸葛山长的事情宣扬得满城皆知,知府想草草了案,怕有不能了。

“哼,此事且不去说他,今日这帮暴民,胆敢袭官,如同造反,本官便是全杀了,也是为官家除害。”知府李定说道。

“大人,若不是大人无理搜查,岂能有此冲突。再说人命关天,大人草菅人命,相信官家定有公断。”士子邓文斌铿锵道。

“你们这帮儒生,识相的速速让开。本官今日定要细细搜查,本官闻有线报,你们这坐书院乃藏污纳垢之所,藏有被拐良家女子。若不让开,休怪本官不客气。”知府李定红着眼睛道。

“大人请慎言,书院乃教书育人之圣洁所在。大人此举,可是在与天下读书人为敌。”一贡院的举子沉声质问道。

前些日子,邓文斌到江南贡院对着孔子像大声恸哭,引来众多贡院士子。贡院是什么地方,是官办的读书人互相交流的地方,来这里的都是有功名的人。邓文斌一番解说,便有许多士子愿意追随打抱不平。

“若本官今日一定要搜呢。”知府李定咬牙道。

“那便请知府大人从我等尸体上跨过去。”李文站在知府面前毫不示弱道,众士子轰然相应。

“那便别怪本官心狠手辣了。”知府李定咬着牙道。反正今日已经闯下大祸,这紫金山科学院远在山脚,平时少有人来,不若费点功夫,全部杀了这些讨厌的书生,再嫁祸给附近的山贼。书生可不必寻常百姓,若是等这些书生们到处宣扬,万一传到官家耳里,只怕前途不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