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屈打成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你敢,狗官,你徇私枉法,小心我到汴京取告你们去。”秦观激动道。

“哼,辱没上宪,一起收监了。”邓倌冷哼道。

“大人,怕是不妥,秦公子乃有功名在身的举人。”同来的通判张智大人道。

“哼,有何不妥,虽有功名,但目无法纪。收监,封院。”李定一挥手,众衙役们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把大家都锁了,学院里的一些帮工们看到这副架势,怕惹上什么祸事,也一溜烟跑了干净。自古,民总是怕官的。

“大人,此事与女子何干,但请放了他们,一应后果,我来承担,若是你不答应,我便是死了,也不随你回去。”项阳望着李定知府和邓倌一字一顿道,那眼睛理射出的寒光让邓倌这样坏事做多了的人也不由心中一寒。

自己去牢里坐坐没关系,要是李诗茵和翠儿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也进了牢里,可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

“也罢,本官也不以为甚,放了他们。”邓倌挥手道,衙役们松开了李诗茵和翠儿二人。

“诗茵,让你受连累了。我看这次我是出不来了,你还是早点找个别的人家嫁了吧。”项阳走到李诗茵面前握住她的手悲道。

“夫君说哪里话来,我已是诸葛家人,怎可抛夫君而去,大人,还是把我一起绑了吧。”李诗茵急道。

项阳赶紧把李诗茵抱到怀里,笑话,自己好不容易让她脱困,怎么能再送她进去,趁着李诗茵哭哭啼啼的时候,项阳凑到李诗茵耳边轻声说:“诗茵切不可莽撞,等李文他们考试回来,你告诉他们一定要守住学院,这是我们的根本。呆会你让方啸开车速速上汴京,找苏子瞻大人,或者找王相公,我这里有块王相公府上的腰牌。方啸这几天不太方便,翠儿聪明伶俐,你让她跟着一起去好有个照应。”

“夫君,你别走,你走了可让我怎么活啊,夫君........。”李诗茵很是配合的在那里呼天抢地,项阳朝她眨巴下眼睛,赞她演得真到位。

“行了,快走快走,凑齐车千乘,再来换人。”李定一挥手,把项阳和秦观都押了带走。

秦观犹自在那里怒骂不停,项阳则很顺从。

“什么,山长被官府抓走了,狗官,夫人莫急,待我去救他出来。”方啸打坐完毕,一听山长被抓了,便激动得抄起钢刀要去劫狱,到了门口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方啸,夫君说你真气使用过度,不易与人动手。再者,劫狱非正途。夫君让我告诉你速去汴京,找子瞻大人或王相公,请他们为夫君平冤。”李诗茵道。

“哎,也罢。夫人请放心,啸这就去。山长的机关车日行不下千里,啸很快便回。”

“翠儿,你与方啸同去,一路上多加照顾,切不可使小性子。”

“小姐,你就放心吧,翠儿分得轻轻重。”

“方啸,我家夫君的性命,可全拜托你了。”李诗茵红着眼睛盈盈下拜道。

方啸赶紧闪开,不敢受礼:“夫人,方啸受山长大恩,这条性命早已交给了山长,若救不回山长,啸愿以死谢罪。”

第二天,出去赶考的学子们浩浩荡荡的回来了。

“子卿兄,咱们山长真乃神人也,在这书院里,一天学到的学识,比以往一年还要多。”文慧道。

“文兄,能够以山长为师,学生此生无悔咦,其实兄不愿为官,只愿能追随山长,探讨这天地至理,山长不是说以后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坐着造出来的机器,翱翔天空,真期待那一天啊。”李文感慨道。

“是啊,子卿兄,我们以前的书真是白读了,遇到了山长,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学问。可惜世人愚昧,我观山长,乃有大志之人,也许总有一天有我们的用武之地。”元伯君叹道。

“我观山长,乃是想改变千年以来儒学的弊端,人说君子六艺,诗书礼乐骑射,可格物明理,常为君子不屑。我们山长带来的这些奇巧之物,若能推广,当能令创一番局面,国富民强指日可待啊。”邓文斌倒是挺了解项阳的心思。

“哎,可惜,如今朝堂之上,要么就是守旧的老儒,只知勤俭节约,而不知开拓创新。王相公倒是一心想变法图强,可惜门下多小人,贪官污吏充斥其间,变法,徒扰民尔。”李文叹道。

“快看,山门怎么倒了。”文慧指着书院的大门道。书院的大门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原先热闹的书院如今已是冷冷清清。

众人回到了书院,正好碰到李诗茵迎了上来。

“诗茵,这是怎么回事?”李文赶紧问道。

“哥哥,是官府把山长抓了回去。”李诗茵红着眼睛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众人皆怒发冲冠,要找官府理论去。

“诸位,且稍安勿躁,且听我把话说完,山长临走时吩咐这紫金山科学院与诸位学子乃未来期望所在,切勿与官府起了冲突。诸位当先守好学院,此系山长心血所在。已有方啸教授,骑机关车上汴京,找子瞻大人与王相公。”李诗茵劝众位道。

“夫人,你不知,这江宁知府乃一黑心官吏,仗着朝中有人,胡作非为贯了,被抓了去,安上个什么罪名,屈打成招可就不妙的很了。”文慧忧心道。

“啊,那可怎办才好,大哥可要受苦了。”李文搓着手急道。

“如今急也无用。不若哥哥,你带几个人去知府衙门击鼓鸣冤,请知府放了山长,当然,此为缓兵之计,知府肯定不放的。文慧,你带些口齿伶俐的学子们,去全城各大酒楼茶肆等场所,将山长之事,宣扬得满城皆知。邓文斌,你带些学子们,去贡院哭庙,让全江宁的士子都知道,知府把山长当成工匠商贾之人,以和买之名强迫收监。”李诗茵思索一番道。

众人皆叹服,称之女中诸葛。

可却不知,项阳当天收监就被上了刑。原来是卢家少爷到官府来告项阳与他的未婚妻也就是李诗茵通奸。项阳还没怎么滴,秦观大怒,破口大骂这卢少爷不知廉耻,项阳与李诗茵的婚事有苏子瞻做媒,李家老爷同意了的,有书信为证。

邓倌坐在知府旁边的位置上,铁了心的要把项阳一事办成铁案。便说书信可以做假,可有人证。秦观说自己便是人证。李定冷笑说他与项阳有兄弟之情,做不得证。眨巴眨巴眼睛问卢少爷可有人证物证。

卢少爷是个伶俐人,用句成语叫闻弦歌而知雅意,马上说自己有人证物证,叫来个浑身肥肉的媒婆,说是自己做的媒,李家夫人答应的,还有文定。再过一会儿,又找来个泼皮,说是看见这诸葛公子与李家娘子有染,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诸葛公子用那鸡鸣五鼓香,把李家娘子迷翻,然后干那窃玉偷香之事,还言之凿凿,说什么罗汉伏虎式、观音坐莲式、老汉推车式,言者唾沫横飞,听者口水横流。后来李家娘子醒来,食髓知味,便从此死心塌地的跟了诸葛公子。然后又说听到诸葛公子与这位秦公子合谋,弄来假的书信,逼李家夫人将李家娘子嫁给诸葛公子等等。这位泼皮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一番连说带比划,把卢家少爷乐得直伸大拇指,李定知府也眉开眼笑的抚须点头。

“如今人证物证聚在,你还有何话说?”李定知府看着项阳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这位兄弟贵姓?”项阳望向泼皮道。

“小人姓赖,人称赖二狗。”泼皮点头哈腰道。

“赖二狗,好名字啊。”

“见笑,见笑。”赖二狗谦虚道。

“我问你,这李家娘子闺房深在大院之内,你又如何得知我与李家娘子行那苟且之事?又如何能得知我与秦公子密谋造假?”项阳追问道。

赖二狗低头思索,然后仿佛下了决心般的说道:“知府大人,小人有个秘密。小人自小便与众不同,眼可视千里之外,耳可听隔墙之声,也是偶然间发现诸葛公子的事情。”

“原来你有千里眼,顺风耳。难道你是神仙下凡?请问你妈贵姓?”项阳道。

“这位赖二狗却有此神通,本少爷可以作证。”卢少爷拍胸脯向项阳示威道。

“好了,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可认罪?”李定知府摆起官威道。

“朗朗乾坤,居然有尔等黑心官吏,如此断案,亏了你们还是读了圣贤书的,你们就不怕王法吗?”秦观怒骂道。

“哼,我们一片报国之心,指日可鉴,岂是你们这等书生所能知晓,再咆哮公堂,小心板子。”邓倌冷哼道。

“三弟,少费些口舌吧,这帮黑心官吏,摆明了是要诬陷我们,你骂他们还不如去骂头猪。”项阳劝秦观道,把知府气得浑身颤抖。

“好你个刁民,油嘴滑舌,先给我打二十大板。”

噼里啪啦,项阳被一顿乱揍,屁股开花,眼冒金星。项阳咬牙苦忍,心中怒骂,老子好歹也是穿越人士,这已经被两次打屁股了。呀呀个呸的,等老子出去了,看怎么收拾你们。

“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你们这帮黑心官,自古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你们怎敢对我大哥用刑?”秦观扑到项阳身上,怒向知府骂道。

“哼,这等刁民,也算士大夫?你招还是不招?”邓倌指着项阳冷哼一声道。

“招,招你老母。”项阳喘着气道。

“看来不动大刑,你这刁民是不会招了,来人,给我大刑伺候。”知府李定大声呼喝道。

不一会儿,各种刑具都摆了上来。

“且慢。”项阳抬起手道。

“你有何话说?”

“给我拿纸笔来?”

“为何?”

“老子招了。”

项阳可不想做烈士。趁众人不注意时,塞了一物到秦观手里。那是一个微型摄像机,将来翻案可作为证据。

画押收监,项阳和秦观都被拖到了牢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