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传功

我是侍者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吴小锤最近很兴奋,自己可是三木村唯一一个识字的娃。父亲是江宁城里最好的铁匠,听说城外的紫金山科学院可以不要钱有先生教娃读书,吴大锤毫不犹豫的把儿子给扔了进去。本来吴小锤野惯了,哪肯到学堂里去受那拘束,听老先生的之乎者也还不如早点把父亲打铁的手艺给学会,赚够了钱好讨一房媳妇,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吴小锤最近很兴奋,自己可是三木村唯一一个识字的娃。父亲是江宁城里最好的铁匠,听说城外的紫金山科学院可以不要钱有先生教娃读书,吴大锤毫不犹豫的把儿子给扔了进去。本来吴小锤野惯了,哪肯到学堂里去受那拘束,听老先生的之乎者也还不如早点把父亲打铁的手艺给学会,赚够了钱好讨一房媳妇,传宗接代。小锤他娘也这么劝孩子他爹,匠户人家,就是能读书,也当不了官,何不早些学手艺。可最终,吴小锤还是被他爹给扔进了紫金山科学院的蒙学分院。原本吴小锤是打定注意,应付个几天就跑的,可在这里呆了一天,却再也没了走的念头。在这里,先生不光教人识字,还会讲述一些奇怪的只是,比如我们住的地方是圆的,月亮上没有嫦娥,只有一个一个坑之类。先生还经常做一些实验来教大家明理,比如用纸包住水,水烧开而纸不燃等等,让吴小锤大开眼界。特别是十天一次的多媒体教学,那么大的一块幕布上,人影居然还能动能说话,还看到了据说是美丽的地球,太奇妙了。村里那些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大概还在玩泥巴吧,怎么知道这世界是如此神奇。

今天诸葛山长还亲自找了自己,诸葛山长诶,那些举子老爷都得称他先生,诸葛亮的后人,沟通阴阳的神仙,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话,想想真是兴奋啊。诸葛山长听说自己是铁匠世家,父亲打铁打得好,央自己明天带自己父亲来学院,说有个新式炼钢的方法。人家说诸葛亮神机妙算,诸葛山长也真厉害,居然连打铁这样的事都知道。

“锤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会又逃课了吧,好不容易有先生收留你,你不好好读书看我不收拾你。”吴大锤正指挥着几个铁匠在那里干活,看到儿子回来便发作道。

“爹,你现在就是拉我回来我都不会回来了。那里先生和同学都很好,我还舍不得走呢。我们山长听说爹打铁打的好,想请爹爹去书院一下。”吴小锤蹦到父亲那里道。

“要说打铁,这个江宁城还真没人比得上我吴家。”吴大锤抚着几根孤零零的胡须道。常年打铁,胡须都被炉火烧的差不多了,好不容易才幸存了几根。

“我们山长说,他有一种新式炼钢的方法,可以把铁快速的练成钢,所以请父亲过去。”吴小锤对父亲道。

“哦,你们山长还会打铁?”

“是炼钢。我们山长说,铁里因含的杂质太多,太脆,可以用氧气把铁里的杂质燃烧掉,就可以练成精钢,强度硬度都会增加。”吴小锤一口的专业术语,把他爹唬得一楞一楞。

“你说往铁水里吹那个什么气就能练出好钢?那还要我们这些铁匠干嘛?告诉你儿子,要练出好钢,只有不停的锻打,手法身法和火候都很重要,你们山长一个读书人怎么会懂打铁的手艺?”吴大锤劝儿子道。

“爹爹,我们山长可不是一般的先生,可是诸葛孔明的后人,懂得可多了,爹爹,你就去吧,我都答应了。”吴小锤粘的父亲道。

“好吧好吧,我明天就去看看你的那个诸葛山长。不好好教书,居然教人打铁,打铁我要用得着把儿子送出来么?”吴大锤无奈道。

“爹爹,你就放心吧,我们山长什么都会,比打铁你可也不一定比得过人家?”吴小锤兴奋道。

“臭小子,这江宁城还没人敢跟你爹比打铁的手艺。”

第二天,吴小锤便领着父亲来到了紫金山科学院。

“爹爹,你看那屋顶上象瓦片一样黑乎乎的东西,我们山长说是太阳能电池板,可以把白天的太阳能储存起来,晚上可以点亮好大一片屋子呢,还有你看那里轰轰作响的,山长说是秸秆发电机,只要烧点草料,就可以发电,有了电可以让水往高处流,黑夜如白昼,我们山长可厉害了。”吴小锤自豪得向父亲介绍道。

吴大锤已经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太奇妙了,看来这位诸葛山长的确不是凡人。

“敢问这位可是吴大锤吴师傅。”项阳远远的看着吴小锤领着一个中年人过来,便知道这位打铁师傅来了。

“爹爹,这位可是我们诸葛山长。”吴小锤自豪的介绍道。

“哎呀,师傅可不敢当,山长折杀小民了。”吴大锤慌忙的拍了拍袖子就要给项阳下拜。读书人在当时百姓眼里可是文曲星下凡,很受尊敬的。

项阳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道:“江宁城里铁打的最好的就是吴师傅,今天冒昧请你过来,我这里有个炼钢的方法,呆会请你参谋参谋。”

吴大锤讪讪的立在一遍点头称是。

项阳便领着大伙来到学院里的实验场,早有一些学子们在帮忙准备。一个四尺高的炉子立在那里,学子们开始往炉子里面装焦炭。

“吴师傅,这个炼铁的手艺我们不大懂,呆会有不对的地方你多指点指点。”项阳朝吴大锤道。

吴大锤看到炼铁炉,仿佛比看到了儿子还亲。

“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家伙,碳怎么可以这么装,等会铁水出不来。”吴大锤撩起袖子就冲上去赶走那些学子们,自己动手干了起来。

“儿子,回去让徒弟们把风箱拿来。”炼铁,火候是关键。吴大锤忙朝儿子道。

项阳挥手制止了吴小锤道:“吴师傅,不忙,我们有风箱,请站到后面来,二弟,你去点火。”

李文拿着喷枪,伸到到炉子内,点燃焦炭,项阳接通电源,鼓风机呼呼响起,不一会儿,火苗便嗖嗖而起,由红色逐渐变淡,温度逐渐攀升。

“儿子,赶紧回去把我那几个徒弟叫来,今天要大干一场。”吴大锤向儿子吼道。

吴大锤紧紧盯住炉焰的变化,青焰,居然是青焰,这是多少铁匠梦寐以求的炉温啊,吴大锤拦住几个要来帮忙的学子,亲手往炉膛理填料。

不一会而,生铁便开始融化成铁水。

“吴师傅,下面就看我的了,我这叫氧气吹顶转炉炼钢法。”项阳按下控制开关,炉膛开始转动,从顶端开始伸出喷枪,强大的氧气流开始喷向铁水,炉内开始剧烈燃烧,当炉内出现褐色的蒸汽时,项阳抚掌高兴道:“成了,只要出现褐色蒸汽,说明杂质已除,这炉内便是精钢。”

“孩儿们,还不动手。”吴师傅一挥手,几个刚赶来的徒弟们开始忙活起来,倒钢水,定形,淬火,毕竟是专业人士,井井有条,项阳看得很是高兴。

不一会而,钢已成型,吴大锤抚摸着冰冷的钢锭,赞不绝口,连称好钢。

“吴师傅,我想开间作坊,专门用这转炉炼钢,不知道你可愿来帮忙。”项阳出口请道。

吴大锤一听喜出望外向项阳拜道:“山长老爷若能教小民这转炉炼钢法,小民愿为山长家奴,替老爷打理。”

“既然这样,你们改天便搬过来,我着人在这里给你们打理间屋子,你们家小锤以后就跟着我,以后我会给他个出身。”项阳安抚道,吴大锤千恩万谢。

“你们跟我来,今天我要给大家演示下数控机床。”项阳又带着大家来到实验车间。

项阳毕竟是自动化系的毕业生,操作这些个还是不成问题,不一会儿,一块块钢锭象变魔术一样变换着各种形状,把众多学子和吴大锤的那些铁匠们看得目瞪口呆。项阳拿着刚从磨床上下来的一把长刀,让方啸拿着和吴大锤打的一些兵器互砍,吴大锤打造的兵器一败涂地。

众人对项阳佩服得五体投地。

方啸便央项阳为他造把宝刀。项阳说自己这里练出来的钢还不是最好,拿出一块高强度合金钢,说是先祖所赠,让方啸自己画出刀的形状,项阳将合金钢通过机床的切削打磨,最后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刀便已成型,再与先前的刀互砍,合金钢刀分毫无损,钢刀已成两截。

1069年的农历十月初十,今天是省试的日子,众多士子们都去参加考试去了,干脆就放几天大假。项阳正在向方啸请教武功。前段时间太忙了,好不容易闲下来,身边放着这么一位高手,说不定可以圆自己的大侠梦。

“方啸,你们师门都有哪些功夫?”

“山长,我们师门主修掌法和刀法,掌法有阴阳八盘掌,刀法有太乙无极刀,啸掌法如今已大乘,刀法还有欠缺。”

“哦,掌法?你这个阴阳八盘掌怎么使的,可否演练一番?”

“此掌法威力凶狠,乃杀敌之术,属内家功夫,山长请看。”方啸说完,也不见如何作势,提掌至胸,然后提腰跨马,单掌猛得向前拍出,五六米外的一堵墙上居然出现一个深深的掌印。

项阳心中惊骇莫名,劈空掌啊,居然是劈空掌,怎么做到的,愿来还真有这样的内家功夫。

“你这个阴阳八盘掌能不能教给我。”项阳望着方啸满脸期望道。

“山长想学,啸不敢藏私,其实此掌也甚是简单,分内修外修,内修是根本,每日吐纳呼吸,周天搬运,熬炼真气,然后就是对着水井,挥掌拍出,练习真气运用,快则十年,少则二十年,当可有大乘,一掌挥出,井内波涛汹涌,对人挥出,可使人重伤。”

项阳倒吸了口气,十年?二十年?有这么长时间,自己说不定都能在这里把枪炮都给造出来了。时间太长了,效率太低了。

“那能不能有什么速成的方法呢?”项阳几乎不抱希望道。

“有。”方啸的回答让项阳喜出望外。

“若山长想学,可由方啸传功,只是山长需要忍受莫大的痛楚。如行,三月可有小成。”

居然还有传功这回事,自己皮糙肉厚,神经粗大,有些许痛楚有什么关系。流氓会武术,神仙挡不住。若是科学家会武术呢,那就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方啸说若要传功,当取一静室,以自身内力,为项阳打通穴位和经脉,尽快让项阳体内有真气流动起来。当项阳盘腿而坐,方啸以指点在项阳身后穴位,突然之间,项阳仿佛被电到了一般,浑身一颤。方啸让项阳收视心神,千万忍耐。愿来传功就是被电啊,跟很多小说家说的都不一样,这滋味儿,项阳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被电的时候不能说话也不能乱动,项阳身上一个一个的穴位被电了一个遍,项阳以绝大的毅力坚持着,短短的半个小时,项阳仿佛过了半年,结束的时候,项阳浑身是汗,嘴角流白沫,仿佛癫痫病发作一般。方啸也虚弱的坐在椅子上,说道传功是件非常耗力的事情,以自己的内力只能十天传一此,而自己在十天之内再也不能和人动手了,说完也开始打坐调息。

项阳恢复过来后,感觉身体内仿佛有所不同,酥酥的,麻麻的,仿佛有小虫子在身体里乱窜,难道这就是真气?等方啸醒来后再问吧,既然传功是受电刑,也许可用现代仪器设备做到,唔,下次测一下方啸手上的电压,也许能搞出很多人造大侠来。

项阳正在胡思乱想间,翠儿跑了进来,急匆匆的说是知府带了很多官兵,把学院给封了起来,现在秦观正在和他们理论呢。

“李大人,不知此来,所谓何事?”秦观质问李定知府道。

“秦公子,今日前来,乃是找你们山长诸葛明,听说他有一种能日行千里的车子,如今官家赏识,欲求和买,需车千乘,每乘十贯,还不速让你们山长出来谢恩。”李定知府不怀好意道。

“千乘?十贯一乘,你这贼厮鸟官,莫不是假传旨意,小心你头上的乌纱?”秦观怒骂道。

“秦观,莫要以为你有功名在身,有苏子瞻撑腰,便能目无法纪,告你辱没上宪,一样将你收监。这是汴京来的邓大人,专管和买事宜,还能作假不成。”李定怒道。

“秦公子,还不速让你们诸葛山长前来,本官早就听闻这个诸葛明刁钻油滑,专好掳人女子,哼,也就你们李定知府好脾气,若在本官治下,早已收监以儆效尤。”邓倌颐指气使道。

“不用喊了,我来了。”项阳跟李诗茵还有翠儿赶了过来。事情不太妙,项阳把摄像笔挂在胸口,先录下来再说。

“大哥,这鸟官也欺人太甚。”秦观愤愤不平道。

“三弟,不必多说,且让我来问。”项阳挥手制止秦观道:“这位邓大人,官家可是要车千乘,每乘作价十贯?”

“当然,官家仁体爱民,此价合理公道,莫不是你嫌低?”邓倌鄙视道。

“只是,大人有所不知,此车制作繁复,十贯,实在无法做出。”项阳忍耐道。

“那你便是抗旨不尊。”邓倌眼睛一翻道。

“大人,这和买自古以来便是向商贾工匠人家,夫君乃是学院之长,当不受和买约束。”李诗茵向前道。

“你是何人。”邓倌问道,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上下打量。

“小女子乃李诗茵,诸葛山长未过门的妻子。”李诗茵望着邓倌道。

“那诸葛山长,你可有功名在身?”邓倌眯着三角眼问道。

“我们山长学究天人,何须功名。”秦观站出来道。

“既无功名,那便是庶民,和买本是恩惠,你抗旨不遵,便是大逆不道。”邓倌官威十足道。

“请恕难从命。”项阳火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将诸葛一家收监。”李定冷笑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