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二十章 抓住女人的心

我是侍者 收藏 3 1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转眼之间,又到了1069年的农历9月15,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众士子们均已回家歇息。项阳与李诗茵、李文以及秦观一起把酒赏月,顺便为项阳送行。 “夫君,此去天外天,代诗茵向郎君父母问好。诗茵已是诸葛家的人,可惜不能尽孝,便请郎君代诗茵谢罪,诗茵织一合家欢图,请代为奉上。并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转眼之间,又到了1069年的农历9月15,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众士子们均已回家歇息。项阳与李诗茵、李文以及秦观一起把酒赏月,顺便为项阳送行。

“夫君,此去天外天,代诗茵向郎君父母问好。诗茵已是诸葛家的人,可惜不能尽孝,便请郎君代诗茵谢罪,诗茵织一合家欢图,请代为奉上。并告知先祖,请容许诗茵入诸葛一脉,诗茵定会尽心竭力,辅佐夫君,虽万死,亦不悔。”月已升空,李诗茵握住项阳的手道。

“诗茵宽心,我们那里是自有恋爱,我喜欢就成。而且先祖是个很慈祥的人,诗茵这么好的姑娘,喜欢还来不及。好精美的刺绣,想不到诗茵如此多才多艺。”项阳一把搂过李诗茵赞到。

“哼,公子你不知道,我们家小姐的刺绣在江宁城可是出了名的,很多客商想要都没有呢。”翠儿一旁插嘴道。

“你得叫我姑爷。”项阳假作怒色道。

“小姐,你看公子,你还没过门,他就欺负我。”翠儿嘟囔着嘴道。

“翠儿,待我过了门,你也是陪嫁丫头,到时候你要伺候得不好,是打是骂,可都得由得夫君。”李诗茵温柔的把头靠在项阳的肩膀上道。

“呸,小姐现在有了姑爷就不要翠儿了。”翠儿羞红了脸跑掉了。

“诗茵,什么是陪嫁丫头?” “夫君难道不知,陪嫁丫头一般也是嫁给夫君,若有子嗣,将来便是妾。夫君一脉单传,诸葛一脉得靠相公开枝散叶。等诗茵过门后,再为夫君物色几个妾侍。”

项阳一时还没适应封建社会的习俗,原来是这样,虽心中有些窃喜,意淫一下翠儿的青春活泼,但仍担忧道:“诗茵,这样岂不怕我冷落了你。”

“夫君不会,诗茵自信。但诗茵也不会做妒妇,夫君请宽心。夫君不是有摄像机关,虽不能见面,若能录下一段影像来,让诗茵瞻仰先祖的风采,再者让诗茵知晓先祖容我进诸葛家门,也好有个凭借,”诗茵说到后来,声音已是细不可闻。

“对,大哥,我等都可算是诸葛门下弟子,若能得见卧龙先生,此生有幸。”李文可算是诸葛孔明的超级粉丝。

“是啊,大哥,当年诸葛孔明指点江山,何等英雄气概。今日能学得诸葛一脉之科学,当瞻仰先贤风采。再者,若能让广大士子知晓,必能振奋人心。”秦观也劝道。

项阳一想,也对啊,何不拍一段DV,好凝聚人心。

“待我转告先祖,静候佳音。时候不早,我该去了,放心,很快便回。”项阳看着升起的月光之门,带着重重的一袋子黄金,穿越而去。

二十一世纪还是中秋时节,项阳看了看,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边上有个废弃的仓库。项阳盘算着是不是买下来,将来穿越的时候正好和紫金山科学院互相对应,既安全,又能补给迅速。

项阳身边带着满满四十公斤黄金,小心的躲了起来,掏出手机,给林大海打电话,告诉他地址,让他速来。

“阳子,这回去又搜刮了点什么古董?”林大海一下车就兴奋的超项阳打招呼道。

“古董这东西,卖多了要闯祸的,我带了黄金。”项阳从阴暗处走出来道,拎着沉重的旅行包。

林大海迫不及待的打开旅行包一看,憋了半天道:“操。穿越可真是暴利啊。”

然后左右看了没人,迅速的搬上了车,飞驰而去。

到了宿舍,林大海看着满满一袋子的黄金,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发财了,发财了,阳子。”林大海兴奋的搓着手道。

“是的,大海,咱发财了。但还有很多事儿要做,拯救中国,不容易啊。虽然是另一时空的。”项阳躺在沙发上叹气道。

“哦,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兄弟我全力支持,你看,我把工作都辞退了。”

“切,我看你是辞了工作泡MM吧。老往人家董小媛那里钻。”项阳鄙视道。

“这不都是为了你嘛,你看,为了你的古董早点脱手,我不惜牺牲色相,你个死没良心的,还不领情。”林大海捏这兰花指朝项阳额头上一点嗲道,差点没让项阳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行了行了,你就少恶心了,先商量正事儿。记得刚才那个地方么,就那几个废旧仓库,咱必须买下来。因为那里的空间位置正好是我的紫金山科学院。改造一下,以后咱们也住过去,毕竟小区里人多眼杂。然后,咱们得开个公司,贸易公司或者物流公司随便,将来会有很多装备需要买,以公司名义会更加方便。但我们的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万一让不怀好意的人知道把我们当成摇钱树,那就惨了。然后就是继续采购设备,我需要很多方面的,电力的,冶金的,化工的,医药的,但是长宽有要求,毕竟门就这么大。”项阳扳着手指头说道。

“没问题,买地、盖房子和办公司我来,设备你最好自己去买,要什么你自己最清楚。”林大海手里抓着黄金不肯放手道。

“还有,我准备结婚了,当然是在宋朝。”

“哦,说来听听。”

项阳仔仔细细的将这一个月的经历讲给林大海,听得他激动不已。

“真是个奇女子啊,阳子,这事儿你干得地道,好男人,看到好女人就不应该放过。只是,有你说的这么好么?”

“当然,给你看她的照片。”项阳偷偷的给李诗茵拍过照片,为的就是拿来给兄弟炫耀。

“天呐,苍天不公,要是我也能穿越过去,能有你什么事儿啊。太完美了,太漂亮了,才只有十八岁,你怎么忍心糟蹋,真是一朵鲜花插在.....。”林大海犹自在那里长吁短叹,项阳一巴掌把林大海的牛粪二字给拍在了他嘴里。

“你说,要让我找诸葛亮,我到哪儿给他们找去。”项阳皱眉道。

“谁让你冒充诸葛亮的子孙,活该。唔,我想想,这事儿好办呐,不就给你找个祖宗嘛,找我就行啊,别说扮诸葛亮,扮你爷爷都没问题啊。”林大海不怀好意的笑道。

“靠,你找打是吧。行,这事儿也交给你,可不能整露馅了。”项阳没好气道。

“没问题,你就瞧好吧。”林大海一想到会有一帮徒子徒孙朝自己顶礼膜拜,就忍不住想乐的冲动。

“早点歇息吧,这都快天亮了,这一个月可把我累的。”项阳打着哈欠就往床上钻。

“唔,赶紧睡,呆会中午董小媛要来,不能太晚起。”

“你小子请的啊?得把东西藏藏好,别让她给看出来,11点之前别吵醒我,我要睡懒觉。”

“不行,我要买菜做饭。”

“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你不知道吗?科学家都说,抓住一个女人的心,首先要抓住她的胃。”

林大海老清老早起来做饭拖地,项阳酣睡如泥。等董小媛来时,项阳还是很没形象的穿着大短裤,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流着口水呼呼大睡。

“起床了起床了,美女都到了。”林大海在项阳耳边大吼道。

“别吵别吵,还没睡够呢。”项阳揉着眼睛睁开看到一张精致细嫩的面孔。

“哎呀,原来是媛媛来啦,欢迎光临,蓬荜生辉,您先参观,我刷牙去。”项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方丝娟从胸口掉了下来。

“咦,这是什么,大男人还用这种东西。”董小媛好奇的捡起来道。

“媛媛,你别见怪,我这兄弟比较喜欢玩弄些针针绣绣之类的,就像东方不败啥的,我看看,唔,阳子,你这十字绣的功力见长啊。”林大海凑过来道。

董小媛白了林大海一眼道:“别不懂就瞎说,这怎么能是十字绣呢?那种傻瓜绣法怎么会绣出如此栩栩如生的人物,这可是鼎鼎大名的汴绣,在宋朝很有名的,是专门给皇帝用的,这上面用了包针绣、纳纱绣、平针、盘针几种绣法,现在谁还会绣这个。咦,这上面的男的怎么这么象项阳,那旁边女的是谁,真美?还有并蒂莲花,一般是女子有意中人了才会绣了做定情之物用。”

“祖传的。”项阳一把抢过丝娟就往洗手间里钻,真是高人啊,一眼就看出原委来,可不能让她多看。

“真想不明白,你们怎么有这么多珍品。就那个绢画,那东西在识货人眼里怕是无价之宝了。”董小媛不解道。

“媛媛,这都是他们家祖传的,阳子跟我是兄弟,要不是我,你还看不到这些东西呢。”林大海乘机炫耀道。 “哼,谁稀罕,不是说你亲自下厨的么,让我瞧瞧你的作品。”董小媛不屑道。

“噔噔噔噔,请看,林大海版满汉全席。”林大海指着自己一早上的成果道。

“啊,这就是你自称的厨艺全校第一的手做出来的菜,真够鬼斧神工的。”

“这个,你别看它卖相不好,关键你得尝它的味道。我的手艺,绝对的秀外慧中。”林大海自夸道。

“媛媛,你别信他,就他的厨艺也就泡面的水平,吃他的东西,得有锯条般的牙齿和磨床般的胃。”项阳拎着茶杯边刷牙边说道。

“阳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诚实,想当年我还做过火锅给全宿舍的人吃过呢,大家抢得连根菜丝儿都不见。”

“得了,后来全宿舍拉了三天。”

“呵呵,这么有趣,那我得尝尝,大海这么有诚意,我就当舍命陪君子了。”董小媛笑嘻嘻道。

准备就绪后,三人围桌而坐。

“来,干杯,首先我代表本宿舍全体同学欢迎董小媛。”林大海举杯道。

“得了,这就你们两个。”董小媛碰杯道。

“媛媛,你的古董鉴定水平可真高啊,为了这个也得敬你一杯。”项阳举杯道。

“你们别是想把我灌醉了图谋不轨道。”董小媛挑眉道。

“放心好了,如果林大海图谋不轨,我一定制止。”项阳一干而尽道。

“凭什么,凭什么呀,我林大海可是良好青年,我左五讲,右四美,****在腰间,胸口牢记八荣八耻,时代热血青年。”林大海夸张的做着动作道,把董小媛笑得前俯后仰。

酒过三巡,气氛逐渐热络起来。

“我说,阳子,大海,你们怎么都不找工作啊,虽然你们卖了古董有一笔钱了,可总这样坐吃山空也不是事儿。”董小媛喝过酒后红扑扑的脸蛋特别可爱。

“谁说我们坐吃山空的,我们正打算开一家贸易公司呢?”林大海忙解释道,可不想让董小媛把自己看成游手好闲的人。

“哦,开公司,你们有多少资金。如今皮包公司可没啥前途,就你那卖古董得来的两三百万,怕是玩不转吧。”董小媛好心的提醒道。

“谁说我们只有两三百万的,我们有。。。。。”项阳扳了扳手指算了算黄金的价值道:“大概一千两百万左右的风险投资,而且无息的。”

“谁发烧了,给你们这么多钱。”董小媛不解道。

“哎,谁叫我讨人喜欢呢。”项阳做不好意思状。

“切,谁稀罕,不说就不说。”董小媛噘嘴道。

“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中原物流,气派吧。我当董事长,唔,林大海,我任命你为总经理,还缺个财务总监..........。”项阳豪情万状道。

“哈,你们要真有一千万,我不介意来当你们财务总监。”董小媛喜道。

“吓,你凑什么热闹,财务总监要很专业的。”林大海道。

“嘿,我在帮我爷爷打理前,就是干的财务总监。要不要我拿履历来啊,我在南开大学读的工商,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的法律硕士,香港佳士得拍卖行干过行政主管和财务总监。”董小媛自豪道。

“那你今年多大啦?”林大海瞪大眼睛道。

“问女士年龄可是不礼貌的哦,不过小女子今年才二十五岁。”董小媛做小女子状。

“原来你这么厉害,早知道差点不敢追你了。”林大海抹汗道。

“原来你是在追我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董小媛恍然大悟道。

“大海,给我们公司找来这么强悍一财务总监,你这个总经理当得很有水平嘛,既然这样,你干脆连行政也一起兼了。”项阳拍着林大海的肩膀道。

“那我要双份薪水,我的薪水可是很高的。”董小媛翘着嘴巴道。

“没问题,我们公司资金很充裕,这事儿你和林总商量着办就行。”项阳大手一挥道。

董小媛朝林大海投去疑惑的目光,林大海坚定道:“放心,这小子很肥的。”

“来,干杯,为了中原。”三人一饮而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