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十九章 科技教学

我是侍者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士子们一传十,十传百。本来科学院只有一些对‘奇淫巧技’感兴趣的学子们入学。可如此神奇的物品,存万卷书的盒子,放大声音的箱子,能够显示图片文字的幕布,这一切的一切引起了江宁城中士林的兴趣,不断有士子前来一探究竟。既然来了,项阳就不准备让他们跑了,用一些二十一世纪新奇的手段,寓洗脑于教学之用,用一些生动活泼的教学方式,逐渐改变士人对于‘奇淫巧技’的不屑,将其上升到学的高度。很多士子们开始思考,除了儒学,科学也许也是一种治世之学。但仍有一些老儒,对紫金山科学院深恶痛绝,这是要断了他们儒家的根啊,便经常有些老学究上书给知府,要求严惩科学院,杜绝歪理学说的传播。只是宋朝对士人格外优容,‘未有以言获罪者’,只要你不是公开反抗朝廷,宣扬些学说,还不至于获罪。

正在项阳开始逐渐建立自己班底的同时,崇政殿内,年轻的大宋皇帝赵顼正在和自己的宰相王安石讨论国事。

“王爱卿,现今青苗法已颁布半年有余,绩效如何?”皇帝赵顼坐在龙椅上问道。

“陛下,青苗法如今已为国库增收百万贯有余,今年的收入,肯定要比往年好些。只要陛下坚持变法革新,大宋总有一天会强盛无比,收复汉唐故土也指日可待。”王安石是个年近五十的老头儿,前三十年不断积蓄自己的实力与名望,终于等到了年轻而有进取心的皇帝当政,当此大有为之时,王安石正努力一点一滴的逐渐改变着大宋的弱势。

“哎,指日可待,我大宋强盛,还需多长时日?”赵顼忧心道。

“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若陛下与臣排除万难,坚持变法,十数年后,臣当给陛下一个大宋盛世。”王安石望着年轻的皇帝坚定道。

“哎,十年,西夏如今已经蠢蠢欲动,辽国与我大宋表面和睦,暗地确也不断蚕食大宋的土地。朕怕等不了十年。”赵顼忧道。

“陛下,为了大宋,请陛下答应为臣,十年之内不言兵。”王安石凝望着赵顼期盼道。

“也罢,勾践能卧薪尝胆,朕也能,爱卿有心了。只是变法不可操之过急,切勿使百姓受累。”

“陛下,错了,变法当以雷霆之势,纵有些许小民受累,但为了大宋的强盛,以及天下百姓的幸福,当贵在坚持,切不可半途而废。”王安石侃侃而谈道。

“爱卿,朕不是说变法不好,或许可以温和一些。哎,可惜朝中俱是些腐儒,朕缺少人才啊。”赵顼摆摆手道。这个王介普,真是个倔老头,可惜,大宋朝廷,朕只能依靠的也只有他了。

“陛下,臣有事启奏,江宁通判有本奏道,江宁有位自称诸葛孔明的后人,善巧技,可驱车无马而自行。在江宁城办紫金学院,教授些奇学异术,还有些许士子追随。臣想,诸葛孔明乃三国奇才,其后人或许可为我大宋所用,请陛下明断。”吕惠卿奏道。

千古奸相吕惠卿此时在置三司条例司中判司农寺,官职相当于二十一世纪的发改委副主任。打着变法的旗号,俨然王安石第二。

王安石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这吕吉甫越来越跋扈了,居然不跟自己商量就直接给皇帝上奏。

“哦,诸葛孔明的后人,朕要是有孔明先生辅佐,收复燕云,怕是容易许多。”赵顼兴奋道。

“咳咳。”王安石出声提醒,这个皇帝还是年轻啊,转眼便忘了十年不动刀兵的承诺。

赵顼尴尬的笑了笑。

“陛下,朝廷取材,首重其德,再重奇才。治理国家当靠圣人教化,沉迷些许奇淫巧技,非国家之幸福。”王安石不悦道。

“爱卿言之有理,是朕唐突了。”赵顼赶紧道。

皇帝向大臣道歉,纵观整个封建史,也只有在宋朝这个政治风气极好的朝代可以办到。仁宗朝时,皇帝与臣子争执时,包黑子唾沫星子喷了仁宗一脸,最后也是仁宗让步,这在别的朝代是不可能发生的,特别是清朝,大臣当得象狗一样。

“陛下,虽是奇淫巧技,但车若能无马而自动,也颇有用处,不若让其献上一辆,观其效如何?”吕惠卿继续朝赵顼献策道。

“嗯,也好。只是白要百姓的东西不妥,不如和买吧,切不可亏待了人家,就作价千贯,来个,唔,十乘吧。”赵顼看着王安石的脸色道。赵顼颇想自己能有个诸葛孔明来辅助自己成就一番前所未有的事业。若是这个诸葛天机真有大才,多花点钱也值得。可惜自己虽是贵为皇帝,可要象刘备那样三顾茅庐,只怕难以做到,当皇帝,也不容易啊。

“臣等领命。”王安石叹了口气道。皇帝毕竟还年轻,王安石安慰自己道。

李诗茵在项阳的悉心照料下,一日一日的好了起来。两人虽无海誓山盟,但彼此心意早已明了。看着郎君的温柔体贴,李诗茵的心思早系在了天机哥哥的身上,感叹苍天对已不薄,虽遇苦难,但终成正果。随着了解的加深,李诗茵对天机哥哥越是敬佩,仿佛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人说圣人是生而知之者,那自己的天机哥哥怕也是圣人了吧。项阳则对李诗茵怜爱无比,李诗茵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异类,封建礼教下仍能坚强的追求自己的爱情,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悔,能得此佳人垂青,不枉此身。项阳心中暗暗发誓,必不负佳人所托。

紫金山科学院的发展一日千里,原先仅有五十来人的学子,而十天一过,闻名而来的士子们就超过了两百人。原先很多士子只是抱着猎奇的态度来打探一番,但很快便被千年沉淀的知识所积累,而通俗易懂的教学方式,更让许多于诗词文章上不太擅长的士子发现了新的天地。项阳在吸收士子们的同时,也开始计划兴办工厂,圈出几块地,冶炼金属的,机械加工的,化工实验的,反正有钱,而且山下的土地也不贵,有了地有了人,就有了基础。项阳也开始兴办蒙学,对于工匠们的弟子可免费入学。这项决议曾经引起一些争议,因为当时工匠们的地位是很低的,但诸葛天机的声望与日俱增,一旦执行后,些许争议便不了了之。而这些工匠子弟们回去之后,骄傲的炫耀着自己的知识,往往能使这些老师傅们眼前豁然开朗。以前工匠们手艺的传承都是言传身教,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工匠师傅们便对这位科学院的山长崇敬无比,再加上诸葛孔明的子孙,项阳的身上更套了神秘的光环。广大士子们包括一些蒙学的儿童们都认为,他们的山长诸葛明便是当代的诸葛亮,终有一天,山长定会一飞冲天,而这些学子们也会与有荣焉。学子们开始幻想皇帝效仿刘备,三顾紫金山。诸葛山长嘛,当然得谦虚一番,最后在皇帝的诚意和士子们的恳求下,出山为国效力,有些士子甚至想好了劝山长出山的劝词。而项阳对此全然不觉,全身心的投入到教育事业中去,还分出了物理、数学、化学等各种不同班级,并且根据各人才华,安排了班长,物理班长邓文斌,数学班长文慧,化学班长元伯君,一些新来的士子,便由班长代为教授基础知识。项阳也不准备放弃对儒学的培养,毕竟朝廷取士,靠的是策略文章,再说作为国家栋梁,必须是全方位的人才。而项阳于此并不擅长,但秦观乃苏轼大文豪的弟子,才华横溢,完全可当得儒学的教授。项阳也通过山长的权威,硬性的推广体育运动,项阳可不想紫金山科学院出来的是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划出一片操场,放些哑铃单杠之类。体育,方啸无可争议的当了教授。当项阳告诉方啸时,方啸激动得无法言喻。教授啊,跟大才子一个级别,方啸祖上就没出过读书人,如今可祖坟冒青烟了。为报山长之恩,方啸认真贯彻了项阳狠狠操练的精神,把一帮书生们折腾得叫苦不迭。可项阳严令,体育不达标者,便不得入科学院学习科学知识。众士子们正被科学的神奇所迷恋,怎舍得离开这神圣的殿堂,只有咬着牙坚持下去。

可惜,太阳能电池板的功率实在有限的很,仅能满足一个教室多媒体教学的需要,快又要到一月之期了。项阳上完今天最后一堂课,又该回到二十一世纪去了,该添些装备了。

“山长,为什么把万有引力称为牛顿呢?”

“这个嘛,想当年,先祖发现万有引力时,恰好骑着一头牛,这牛啊,走到一颗果树下,停顿了一下,然后一颗果子正好砸到了先祖的头上,便发现了万有引力,于是乎,万有引力便称为牛顿。”项阳汗道。

“山长,电流为什么称之为安培,电压为什么称之为福特,功率为什么称为瓦特呢。”

项阳汗,严肃道:“此名称皆大有来历,但尔等不可舍本逐末,作为一个科学家当知其理,而不是考究名称来历。不然,便成了那酸腐老儒,于国于家无望。”

“山长英明,学生受教。”众士子皆以为然道,提问的士子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