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十八章 救人

我是侍者 收藏 3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哼,死人也能救活么?摆明了想占便宜,小的们,给我打。”卢少爷急道。 “嘭,嘭,嘭。”几个帮闲倒飞而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姨丈,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卢少爷看占不到便宜,又看到这个野小子在诗茵身上又亲又摸的,急切的趴下来扯着知府的裤腿求道。 “哼,你这刁民,可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哼,死人也能救活么?摆明了想占便宜,小的们,给我打。”卢少爷急道。

“嘭,嘭,嘭。”几个帮闲倒飞而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姨丈,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卢少爷看占不到便宜,又看到这个野小子在诗茵身上又亲又摸的,急切的趴下来扯着知府的裤腿求道。

“哼,你这刁民,可还有王法了吗,来人,给我把他们抓起来。”李知府摆出官威,身后窜出几个捕快来,提刀向方啸砍去。

“嘭,嘭,嘭。”又是人影飞出。

“反了天了,我要奏明朝廷,定你们一个谋反之罪。”李知府指着项阳气急败坏道。

“咳,咳。”几声咳嗽,诗茵醒了过来。

“妹妹。”李文喜道。

“诗茵,我回来了。”项阳凝望着李诗茵,一字一字的说道。

“回来就好,公子不负诗茵,诗茵也不负公子。”李诗茵虚弱道。

“住口,诗茵是我的,谁也别想抢。”卢少爷急红眼了,抄起根木棍便朝项阳砸来。

方啸一脚踢飞木棍,握住卢少爷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山长,杀还是留?”方啸沉声问道。

项阳看着李诗茵,诗茵温柔的摇了摇头,项阳咬牙切齿的道:“放。”

“滚。”方啸大吼一声将卢少爷扔了回去,仿佛空中闪过一声惊雷,令众人颤栗不已。

“诗茵,你已被许配给卢家少爷,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想反悔不成。”卢夫人厉色道。

“老巫婆,我们早有十日之约,出尔反尔的是你。有你这样当母亲的么,要不是看在诗茵和子卿的面上,老子早收拾你了..........。”项阳怒气冲天道。

项阳正怒发冲冠时,躺在他怀里的诗茵扯了扯项阳,温婉的眼神让项阳平静了下来。李诗茵挣扎的立了起来,朝卢夫人拜了三拜,然后立起来,温柔而坚定的说道:“母亲,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母亲,我的命是李家给的,刚才这一跳已经还给了你们李家。如今,这世上再无李诗茵,从今日起,只有诸葛诗茵,我生是诸葛家的人,死是诸葛家的鬼。”

“妹妹。”李文悲痛的不知如何是好。

“哥哥,你不同的,你若愿意,我还是你的妹妹。”李诗茵温柔的朝李文说道。

“而且我们也还是兄弟。”项阳扯过李文道。

“反了反了,李家还轮不到你这个丫头做主。”卢夫人气得直抚胸道。

“哼,这李家也轮不到你做主,我早已在汴京见过李茏州李大人,李大人已应了我和诗茵的婚事,有书信为凭。”项阳高举起李茏州的书信到。

一旁李定知府的师爷过来,取过书信,仔细查勘道:“大人,倒象是李大人的笔迹。”

李知府一把拍掉书信怒道:“有书信又如何,我李定保的媒,卢家下的聘礼,夫人早已答应在先,难不成尔等想造反不成。”

“哼,知府大人好大的一顶帽子。且不说卢夫人与我大哥有十日之约,女子三从四德,出嫁从夫,何时卢夫人爬到李家老爷的头上了。”此时秦观赶了过来,出言讽刺道。

“你们就不怕王法吗?”李定知府气急败坏道。

“若是知府大人定要徇私枉法,那我等只有到开封去敲那登闻鼓,告御状。”秦观毫不示弱道。

“对,上开封,敲登闻鼓,告御状。”众士子们一呼百应,齐声呼喝道。

李定知府看着一众士子们,其中不乏有些有功名的举子,若是事情闹大,真惊动了圣驾,自己又不占理,怕要影响官途。于是乎,便恨恨的一摔袖子领着众人走了。

众士子们齐声欢呼,项阳将李诗茵搂在了怀里。

“各位同学,科学院可有住所容下我和诗茵二人。”项阳问道。

“有。”

“早打理好了。”

“诗茵,可愿随我一起。”

“一切听相公吩咐。”

“小姐,公子。翠儿也要跟你们一起。”翠儿姑娘急道。

“哼,你可是我的家养奴才,要走也行,拿五百两来赎身。”卢夫人还不罢休道。

“夫人,当年我父母才把我卖了五十两。”翠儿急道。

“不防,翠儿,你叫声姑爷,我便给你赎身。”项阳打趣道。

“姑爷。”翠儿扭扭捏捏的轻声道。

“哈哈,五百两,给她。”项阳一挥手,方啸便取出五百两银票扔给了卢夫人。

众人散去,留下犹自嚎啕大哭的卢少爷和一脸灰败的李家夫人。

项阳抱着李诗茵滚烫的身躯,回到了紫金山下的科学院。此时的学院已经有些规模,新的校舍拔地而起,还有些工匠在盖一些裙楼。背靠大山,门前就是玄武湖,倒是个风景绝佳的好地方。

有众士子帮忙,不一会而便整理出一间卧室,项阳将诗茵安顿好,喂了退烧药和抗生素,便由翠儿服侍歇息,项阳到屋外与等待已久的众士子们见面。

“山长,山长出来了,请山长仔细解说下能量守恒............。”

“山长,这元素周期表是如何得来?”

“山长.............。”

“同学们,请稍安勿躁,明日,我会正式开课,为大家一一解释,先要装一些机关,可有愿意帮忙的。”项阳手压了压朝众士子们道。

“我来,我来。”众士子们均自告奋勇。诸葛一脉的机关,可了不得,将来碰到其它同窗,可有得吹了。

找了几个手脚麻利的,项阳先到校舍屋顶,把太阳能电池板架好,然后导线延伸出来,接上蓄电池,逆变器。此时,正值晌午,阳光正好,逆变器的信号灯不一会儿就亮了起来。

“山长,此为何物。”元伯君问道。

“伯君,此是一种能量转换机关,可将太阳能转换成电能,供人驱使。”

“真神奇也,山长学究天人。”

然后就是排线,接上灯,音响设备,投影设备,项阳亲自动手,几个士子们帮传递东西,顺便向大家解释下功用。

“好了,诸位,将门窗通通关上。”一切就绪,项阳拍了拍手道。

屋内一片漆黑,项阳打开了节能灯的开关,屋内霎时如白昼一般,众士子们惊呼声四起。这是一间很宽大的教室,居然之用两盏灯就能明亮如斯。正惊奇间,项阳把笔记本接上投影仪,不一会儿靠墙的幕布上,显示出“紫金科学院”的硕大楷体,项阳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众士子们安静下来。

“诸位,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从今天起,紫金山科学院成立了。”洪亮的声音从音响里穿出,振人心扉。

众士子们沉静了一会儿,然后众人齐声大喊“山长,山长................。”

“这就是科学的力量,在我这个电脑里,存着古往今来的所有知识。”项阳从电脑上取出一个FLASH文件,一本古朴的线装书出现在幕布上,然后翻开一页,一字一字的写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然后项阳迅速的打开各种传统的四书五经,再打开一些物理化学的教学动画,比如电子运动,分子结构等等。众士子们刚开始还有些惊呼,到现在已经目瞪口呆,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原来传授知识还可以这样。整个宋朝识字率还是很低的,知识仅掌握在一部分精英的手里,书籍也是非常宝贵的,但一个小小的机关居然能放得下这么多知识,而且这种方式教学,只要不是傻瓜,都能快速的掌握知识。

“各位,这将是一场革命。这里将会成为一个火种,我要让所有大宋的儿童都能上学,将来的大宋,人人都能读书写字。文明,将从这里,传遍天下,紫金山科学院包括诸位,也将名扬四海。”项阳慷慨激昂道。

项阳又动了一下,刚才他开了DV,把刚才的影像又在投影仪上播放,众士子只看到诸葛山长和他们自己居然出现在幕布上,影像包括声音,又在幕布上回放了一遍。

“以后,教学,也许不一定需要先生,只要把授课内容录制下来,这个机关就可以回放。”项阳又介绍道。

“山长,此举善莫大焉,能为山长学生,倍感荣幸。”士子邓文斌道。

“山长广施教化,此举将泽被后世,能入科学院,学生三生有幸。”士子文慧道。

一般以前的私塾,一个先生带十几个学生已经很了不得了,而且慢吞吞的子曰诗云,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士子成才不易。而多媒体教学后,一个大教室带上百来个学生不成问题,投影可以让视力最差的学生看到幕布上的字,音响可以让耳背的学生清楚的听到教室的声音。项阳是个懒人,通过摄录设备之后,甚至可以做到无人教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