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十七章 逼婚

我是侍者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李茏州倒是一个很和蔼的人,不知怎么娶一个母老虎般的老婆。难道是受不了了才到汴京来当官。拿着苏轼的书信,再仔细询问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便笑嘻嘻的受了项阳的大礼参拜。因有公务在身,不便回去为项阳和李诗茵主持大婚,便修书一封给卢夫人,称自己受苏子瞻大人托媒,已答应诸葛公子与诗茵的婚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李茏州倒是一个很和蔼的人,不知怎么娶一个母老虎般的老婆。难道是受不了了才到汴京来当官。拿着苏轼的书信,再仔细询问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便笑嘻嘻的受了项阳的大礼参拜。因有公务在身,不便回去为项阳和李诗茵主持大婚,便修书一封给卢夫人,称自己受苏子瞻大人托媒,已答应诸葛公子与诗茵的婚事。喜得项阳口称岳丈,送上一些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新奇物品,李茏州拿着一套漂亮的玻璃茶具爱不释手,直称爱婿懂事,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前途无量,诗茵有福了。

拿着李茏州的书信,项阳归心似箭,拖着秦观忙不迭的当天就赶回了陈留到了黄庭坚府上,歇息一晚后,第二天大清早,一行三天开动摩托往江宁赶去。

且说那李诗茵自项阳走后,每天沉浸在幸福与担忧之中。也许别人不了解诸葛天机,但是诗茵知道,自己心爱的人将会是一个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人物,甚至古之圣人在他面前也会黯然失色。而与这样的人互相倾心,诗茵觉得不枉此生。但诗茵也很担心,一是此去汴京路途遥远,又要十天内赶回,若遇不测,将抱憾终生。二是诸葛大哥虽乃当世人杰,但诗茵知道他的很多学术于当世不符。若要施展抱负,必将遭来攻歼,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古来如此。罢了罢了,此生已托付给他,是福是祸,从此相依便是。

李文和一帮不务正业的士子整天泡在紫金科学院。校舍已经初有规模,聚集了一帮士子,整天看着项阳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科技书籍,仿佛入迷一般,碰到些难点,往往心痒难耐,只待诸葛山长回来求教。

再说那卢家少爷,回去之后愤愤不平,既垂涎于李诗茵的美貌,又憎恨于那诸葛小子的横刀夺爱,但有惧于那些读书人的愤怒,整日茶不思,饭不想,居然发起烧来,央求母亲说是非诗茵不娶,若不成全,恕孩儿不孝。卢母被吓得不轻,便去求李定知府。那李定知府本已不治,但不知哪儿来一游方郎中,居然治好了他,让他又能为祸一方。李定向来疼爱自己侄儿,闻听此事,不由大怒,说那李家不识抬举。便打起仪仗,为卢少爷保媒而来。那卢少爷一听,病立马就好了,随着姨丈往李家府上而来。

这李家李茏州不在,现在由卢夫人当家,本有意结亲,乃迫于士子的压力才无奈提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条件。既然有知府大人做媒,此事一拍即合。

“小姐,小姐,不好了,卢家少爷又来提亲了。”翠儿跌跌撞撞的跑到李诗茵的闺房理大声喊道。

“慌什么,夫人已经当众约定十天之期,这才过了七天。诸葛公子一定会请来子瞻大人保媒。”李诗茵拿着一本物理初步正津津有味的看着。

翠儿缓了缓气急道:“这次不一样,是知府大人做媒,替卢家来提亲,夫人已经答应了。”

“啊”李诗茵惊得把书掉在了地上浑然不觉。她知道卢家最大的靠山是知府大人,不过巧在知府病重,可谁知居然好了起来。

“快,翠儿,你赶紧出去,去学院把大少爷给找回来。这个时候也只有哥哥能帮自己了。”李诗茵急切道。

“哼,想往哪儿去。”

翠儿刚一打开门,就碰到卢夫人挡在了门口。

“小姐好好的,就是被你这样的小浪蹄子给教坏的,不罚你,怎么正家规,小厮们,给我把她按住了,狠狠的打。”卢夫人板着脸斥道。

翠儿被拉了出去,死死的按在长条凳上,一左一右两个小厮举着结实的木棍,照着屁股狠狠的打了下去。

“翠儿,夫人,求求你饶了翠儿,是诗茵不好,不关翠儿的事。”李诗茵看着翠儿受刑,急忙求卢夫人道。李诗茵与翠儿虽名主仆,可诗茵虽是小姐,但因是庶出,在府里也不大受待见。可翠儿仍是真心实意的服侍小姐,二人早已情同姐妹。

“哼,那你和卢少爷的婚事呢。”卢夫人冷言问道,李诗茵犹豫不语。

“小姐,千万不能答应啊,翠儿没事,翠儿熬得住。”翠儿在长凳上咬着牙硬撑着劝小姐道。

“给我狠狠的打。”

不一会儿,翠儿的臀部便被打的血迹斑斑,一缕鲜血顺着咬破的唇边淌了下来。

“快停下,翠儿,夫人,诗茵答应了,快让他们住手。”李诗茵哭泣哀求道。

“停。”卢夫人挥了挥手,小厮们停了下来。

“来两个小厮,给我把好大门,若是小姐跑了,我扒了你们的皮。”卢夫人朝下人吩咐完,便气势汹汹的带着众人离开了。

“翠儿,你怎么样了。”李诗茵扑到翠儿跟前呼唤道。

翠儿此时脸色已经发白,神智有些模糊,断断续续道:“小姐,你不能答应啊,那卢家少爷不是好人。你这样怎么对得起诸葛公子,翠儿的死活不要紧,小姐可不能为了翠儿耽误了一生幸福。”

翠儿急切的拉着李诗茵的手道。

“翠儿,我们情同姐妹,我不能让你代我受过,放心好了,诸葛公子不是凡人,他说十天,就一定能十天之内赶回来。好好养伤,我是走不出去了,你如果能把消息传到大少爷那里,就能有希望。”

“小姐,诗茵连累你了。”

李诗茵把翠儿扶进屋内,褪下外裤,清洗伤口。

“好狠的心,打成这样。”

“小姐,能够看到小姐和诸葛公子成百年之好,翠儿就是丢了这条命也心甘情愿。”

“别说傻话,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翠儿休息了一晚上,就挣扎着要出去报信,可惜门口的两个小厮得了严令,死活不让,急得翠儿和李诗茵不知如何是好。卢家明日就要来提亲,万一拜了堂入了洞房,那就什么都晚了。

李诗茵一咬牙,打了一桶井水,冰冷的井水兜头浇下,强忍着刺骨的井水,不一会儿,便发起高烧来,然后躺到了床上。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病了,快让开,我要去找郎中。”翠儿急切的拍着门道。

不一会儿,卢夫人带了一个老妈子来了,摸了摸额头,如火炉一般滚烫。

“确是病了,耽误不得。”老妈子道。

“快去快回,今天是小姐的大喜日子,你要是敢玩出什么妖蛾子,可仔细你的皮。”卢夫人肃道。

“是的,夫人。”翠儿拖着伤痛的病区,一瘸一拐的出了大门,然后往城门方向狂奔而去。

此时,项阳一行人已经赶到了江宁城,正要入城,赶上李文带着一帮士子从城外的书院回来。

“啊,大哥回来了,我说的吧,山长肯定能准时回来。可曾见着子瞻大人。”李文看到项阳回来后赶上来问道。

“当然,不光恩师答应做媒,而且李家老爷已经答应了山长的婚事,有书信回复。”秦观迫不及待的介绍道。

项阳坐在车上笑而不语。

“哈哈,恭喜山长,咱可得讨碗喜酒喝。”众士子起哄道。

“各位,待诸事一定,定当请大家一乐。”项阳抱拳礼道。

“诸葛公子,太好了,你可回来了,不好了,你快回去,小姐她........。”翠儿远远的看到项阳,奔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

“慢慢说,什么不好了。”李文扶起翠儿道。

“少爷,公子,知府大人替卢家少爷说媒,夫人答应了,今日就要娶小姐过门,翠儿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翠儿急切道。

“三弟,照顾好翠儿。二弟,上车,我们快走。”项阳急切道,发动摩托车,飞速的往李家赶去。

“夫人,吉时已到。”李诗茵的闺房内,一老妇提醒卢夫人道。

“那就给诗茵打扮打扮,哼,病得这么巧。就是病了,也得给我拜堂成亲。”卢夫人一挥手,早有几个边上的老仆妇上来扶诗茵起来装扮。

不一会儿,李诗茵拖着病躯被套上红盖头架了起来往大堂方向而去。到了堂前,早有司仪等着。

“有请新郎新娘。”

透过缝隙,李诗茵看到了卢少爷急色的嘴脸,心中悲苦。本以为今生有托,奈何,奈何。

“诸葛公子,来生再见了。”李诗茵趁众人不注意时,掀起红盖头,往井口奔去,一头跳了进去。

众皆愕然,卢富人气急败坏的大声叫人打捞,此时,恰好项阳赶了回来。

“诗茵莫急,我回来了。”项阳未进门就开始大喊到。

可等他一进内庭,看到的是一付潮湿的躯体躺在地上。

“诗茵。”

“妹妹。”

项阳和李文扑向李诗茵,撕心裂肺的喊声令众人动容。

“母亲,你怎能如此,诗茵虽不是你亲生,但到底也是父亲的骨肉,怎可生生逼死了诗茵。”李文双目尽赤的质问道。

“住口,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么?”

项阳一摸诗茵的心口,还有心跳,有救,便准备为李诗茵做人工呼吸。

“登徒子,还想玷污我家诗茵的躯体么?”卢夫人厉声质问道。

“方啸,给我挡住这些人,我要救诗茵姑娘。”项阳向方啸冷声道。

“喏,山长放心。”方啸如一座大山般挡在了项阳的身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