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十五章 初到开封

我是侍者 收藏 6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虽然耽搁了半天,但也在第三天的中午到了陈留,此处离汴京仅有百里。 “我师兄黄庭坚便在陈留郊外,不若我们先去我师兄处,若直去汴京,此车定会引起围观,到时候横生枝节,耽误了大哥就不美了。”秦观劝道。 “可是号称诗书画三绝的黄山谷,久仰大名了,可叹无缘得见。只是如此前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虽然耽搁了半天,但也在第三天的中午到了陈留,此处离汴京仅有百里。 “我师兄黄庭坚便在陈留郊外,不若我们先去我师兄处,若直去汴京,此车定会引起围观,到时候横生枝节,耽误了大哥就不美了。”秦观劝道。

“可是号称诗书画三绝的黄山谷,久仰大名了,可叹无缘得见。只是如此前去,岂不冒昧。”项阳心中大喊,黄庭坚啊,大书法家啊,你的字画值老钱了。要是黄庭坚知道项阳是如此“久仰”他的话,不知作何感想。

“哈哈,大哥过虑,我那山谷师兄乃好客之人,大哥才学举世无双,若是山谷师兄得知,必定扫榻相迎啊。”秦观乐呵呵道。

秦观指路,不久,便到了一所庄园前。门口的家丁通报后,院内传来爽朗的笑声道:“少游,如今怎有空到我这荒郊野外来。”

“山谷兄,小弟引荐,这位是我结拜大哥诸葛天机,乃三国时诸葛孔明的后人,一身所学甲于天下。这位壮士方啸,乃大哥所救,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秦观介绍道。

项阳上前施礼道:“山谷兄,久闻大名,今日得见,不胜荣幸。”

项阳仔细打量了下这位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大家,虽然还很年轻,不过比起秦观来讲还是稍显老成了些。

方啸却不多言,向黄庭坚施礼,道了声黄大人便站在了项阳身后,俨然以下人自居。

“快快请进,今日得见诸葛孔明的后人,真乃幸事,我说怎么今天早上喜鹊叫了个不停,原来应到此时。”黄庭坚爽朗道。

“山谷兄,你可不知,我这大哥可是了不得的人物,看到我们乘坐的车么,便是我大哥所造。可无马而自行,且日行千里,我与天机前日启程,今日便到陈留。”秦观道。

“天机兄真乃奇人,又得见诸葛奇术,真幸事也。”黄庭坚道。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项阳谦虚道。

“山谷兄,实不相瞒,此次是来汴京有要事求助恩师。事情是这样的.....。”秦观动情的讲了一番才子佳人的故事。不得不说,这样的故事在这个时代是非常有市场的,不是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吗。金榜题名和洞房花烛是同等重要的。

黄庭坚听完,唏嘘不已,赞叹道:“天机兄真乃情义之人,与那诗茵小姐乃天作之和,兄愿助天机一臂之力。”于是乎,便提笔刷刷写就一番情辞并茂的书信,托苏轼为诸葛天机做媒。

项阳起身谢过,送了一个玻璃茶杯给黄庭坚,几番推辞不过,终于收下。项阳深知礼多人不怪的道理。送钱最俗,再说君子耻于谈钱,而茶杯这等雅物,收之无妨。

黄庭坚又吩咐小厮去联系驴车,待明日一早便送项阳等人入城。

第二天一早,黄庭坚托人找来一辆驴车,方啸执鞭,载着项阳与秦观二人往汴京而去。陈留乃是京畿,与汴京相隔仅有百里不到,也就是不足五十公里,可这马不知道是有风湿呢还是犯了老年痴呆,走走停停,还不时尥蹶子,急得项阳恨不得将其烤来吃了。若不是怕引起围观,项阳真想直接把摩托车开进汴京城。

一直到了中午,才晃晃悠悠赶到了城门处。项阳看着这座宏伟的城楼,不由感慨万分。超过十米高的城墙,清一色青石堆砌而成,据说是用石灰混合糯米汁粘合,其性能不亚于水泥粘合,也只有汴京这座当时世界的经济和文化中心才能如此奢侈。这时候的开封,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城门口的小兵居然有条件传娟质的布鞋,可以说明当时的生活水平。可惜就是这样一座雄城,居然不足百年,就被一帮野蛮的草原骑兵给蹂躏。

“你们是什么人,有路引没有。”城门口的卫兵大声喝道,中气十足。

项阳在车里听了,正准备弄点碎银子,打发卫兵,电视里可不都这么放的么。

秦观却下了车,取出文牒,就是相当于身份证明。秦观是有功名在身的人,再加上一身读书人的长袍,立马让卫兵点头哈腰。

“公子,打扰了,里面请。”

“大哥,你我皆读书人。俗话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等小吏,顶多算是武夫,大哥这等人物又何必示弱于他。”秦观看着项阳手里捏着块碎银子摇头晃脑道。

项阳也走下车来,看着赶车的方啸,虽然表情如古井不波,但一丝忧郁的眼神没有逃脱项阳的观察。

“三弟,此言差矣,武人当保家卫国侠之大者,文人当安邦治世圣人教诲。当无贵贱之分。状元十年寒窗,骑马跨街,受百姓追捧。武人开疆拓土,收复失地,让敌寇胆寒,此俱为好汉。”项阳不失时机的给秦观洗脑子,当然顺便收复人心。

“保家卫国侠之大者,山长,啸谨受教。”方啸礼道。

秦观仍不以为然,项阳无奈,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将驴车寄放在城门处,方啸拿起行李,项阳与秦观穿过戴门楼,往北一直走,就可以看到开封府,然后顺着御街往东,经过州桥,再过了土市子,就是整个汴京最繁华的商业区,大相国寺正在此处。此时正值秋高气爽,前往烧香的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大相国寺附近的酒楼店肆,满是小二们的吆喝之声和客人们的呼喝声,道路两旁也满是小商铺林立,杂耍的,说书的,卖糖葫芦的,好一番太平盛世的景象。

苏轼的官邸正是在潘楼街的北侧。这条街是整个汴京的商业中心,街南呼做“鹰店”,尽是贩鹰鹘客交易之所在,店铺大多买卖珍珠、匹帛、香药、铺席等物。向南还通一巷,唤做“界身”,却是金银彩帛交易之所,屋宇雄壮,门面广阔,望之森然,每一交易,动即千万,骇人听闻。东街北外有一家“潘楼酒店”,每日五更开市,买卖的是衣物、书画、珍玩、犀玉等物。到得天色微明,便开始买卖些羊头、肚肺、赤白腰子、奶房、肚胘、鹑兔、鸠鸽、野味、螃蟹、蛤蜊之等类。饭后饮食上市,便是如酥蜜食、枣、砂团子、香糖果子、蜜煎雕花之类。到得晚间卖些河娄头面、冠梳领抹、珍玩之物,由早至晚,从无停歇,最是热闹不过。

“大哥,到了开封,这潘家酒楼是一定要去的,里面菜肴的味道据说有些连宫里的御膳房的大师傅也做不出来,歇息一下再去找字詹大人如何。”秦观仿佛老饕客看见了美食一般看着潘家酒楼挪不动步了。

项阳也饿了,吃了好多天速食,也想换换口味,检查一下大宋朝的伙食水平。便欣欣然进了酒店。在伙计的吆喝声中,秦观叫了二楼临窗的一个雅间,正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楼下的风景,看来秦观很懂得享受。

点菜的伙计来了,项阳寻思着是不是学电视里吆喝一声,让小二来两斤牛肉,一壶好酒,再挑些精致的菜尽管上。

“先来条魅鱼,要刚出水的,清蒸,香酥鸭,要太湖红脸的柴鸭,赤白腰子、鹑兔,红烧,蛤蜊炖蛋,蛤蜊要长江里的,蛋要高邮的.........。”看着秦观一付优雅的样子,项阳真想抽自己两嘴巴,自己是读书人,哪有老想着江湖好汉的做派。

“怎么没有牛肉,据说到酒楼里吃牛肉的很多?”项阳怯怯的问道。

“大哥难道不知道,若是庶民,宰牛吃牛肉都是要犯法的。”秦观看着项阳诧异的解释道,原来宋朝牛是属于战略物资,百姓家里的牛都要官府备案的,生或死都要登记,牛死了一般庶民也没有处理的权利,一些江湖好汉每每到酒店里就点牛肉也就是标榜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不过这潘家酒楼有官府背景,再说秦观有功名在身,便遂了项阳的愿,点了个牛排。

“方啸,来,坐下了,别老站着。”项阳看着方啸立着,老不是滋味儿。

“方啸乃一介武夫,与山长同桌,于礼不合。”方啸仍一付酷酷的样子,不善言辞。

“方啸,既然你称我为山长,便不再是武夫,再说,武夫若能保家卫国,未必比读书人差了。来,一起坐,这是命令。”

“喏。”方啸酷酷的坐了下来,仍有些拘谨。

菜肴上来后,项阳闻着香气,便已垂涎欲滴,一旦入口之后,便如风卷残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也给吃进去。全天然,绿色食品啊,这个时候没有人工养殖的概念,吃的是食物本身的味道,而不象二十一世纪全是味精的味道。本来秦观还是优雅的保持读书人的风度,慢慢的品尝,过一会儿,也心急起来,虽念叨有辱斯文,可手里口里不停,也开始大吃大嚼起来。方啸对于这些精致的菜肴不太感兴趣,叫了一大盆米饭,在那里对付牛排,饭量颇大。

“来来来,看一看啦,吐番国出产的金丝宝甲,乃天蚕丝糅合了金丝编制而成,刀枪不入,稀世珍宝啊。”

楼下忽然热闹起来,项阳从窗口望去,有人拿着一件金光璀璨的马甲,在那里大声吆喝。

“真的假的,刀枪不入,能不能给大爷试试?”

“当然可以,不试也显不出宝物的奇妙。”

金丝马甲被套在了木桩上,一大汉提刀就砍,马甲上只留下些许白印。

“我出500两。”

600两,800两,1000两............

楼下开始热闹起来。

拍卖会啊,项阳的心思活泛起来。钱是个好东西,特别是项阳想要做一番事业的时候更离不开钱,看起来宋人很有钱啊。

“三弟,这里还能提供这个服务啊?”项阳满怀期望道。

“大哥有所不知,这潘家酒楼虽名为酒楼,可来往的客商与达官贵人多了,也做一些其它买卖。若有客人有货物需要出售,只需支付些许费用,酒楼里就会有专业帮闲帮助打理,象一些贵重物品要出售,店家会提前通知一些大客商前来抢购,价高者得。”

“哈哈,那可好得很,我正好也有些东西出手,一起下去看看如何。”

“大哥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小弟正好开开眼界。”秦观高兴道。

叫来了掌柜,项阳介绍说自己也有宝甲。项阳拿出防弹衣后,看着灰不溜秋的马甲,卖相上可就比金丝宝甲差远了,掌柜有些不信。项阳便取出一把M9军刀,高碳合金钢,美军现役部队使用,将桌子砍下一个角来。然后对着凯夫拉防弹背心不停划拉,连印记也没有留下,看得掌柜满脸笑容,直叹宝物。

“不知,贵客,这柄宝刀卖否。”掌柜的看着项阳手里的M9军刀满脸笑容道。

二十一世纪的金属冶炼技术那是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项阳此刀一出,那些所谓的名刀都得靠边站。

“卖,当然卖,不过得有个好价钱。”

“那是自然,此等宝刀宝甲,若是贱卖了,岂不辱没了,贵客放心。”

等项阳他们一行人下楼时,金丝宝甲已经被炒到了5000两白银,项阳很是期待自己带来的东西能卖出一个什么价格。盖房子,买设备,雇人,泡MM这些都是要花钱滴。

“各位,请静一静,今天本店来了位贵客,也有件宝甲,大伙不妨比比。”掌柜的用手压了压,然后举起项阳的防弹背心大声说道。

“这什么背心,如此难看,怎能和金丝宝甲媲美。童掌柜,莫不是你搞出来的噱头吧,我们可是谈妥佣金了。”一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摇着折扇质问掌柜道。

“王公子,小店百年信誉,可不会做那下三滥的事,这位诸葛公子的宝甲实在是件宝物。”掌柜的解释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