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十二章 发财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这是磁州窑系仿定白釉印花碟,此碟釉水较为稀薄,白中泛灰闪黄,质感细腻,印花纹饰及造型工艺见出时代特征,芒口,圈足较浅,胎色灰白,质感略显粗糙,应是磁州窑系仿定窑制品。虽不是定窑制品,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东西。如今定窑市场上象这种东西应该在两百万左右,而这件东西,它的价值起码在二十万。谢谢你,小伙子,媛媛,把它收好。”董老放下放大镜道。

“好嘞,林大海同志,那我就不客气喽,拿价值二十万的东西吃早饭,想想胃口就好。”董小媛促狭的朝林大海笑道。

“收好收好,哎,原以为是定窑的呢,可惜了,就是委屈媛媛姑娘了,下次给你送个真的定窑的来。”林大海口里大方的说道,心在滴血啊,天哪,二十万啊,就这样被送出去了,真该抽自己这张臭嘴巴。

“哈哈,小伙子,跟你开玩笑呢。人还不错,见利而不忘义,冲你这点,今天的鉴定,我不受你钱了。”董老开心的笑道。

“那哪成,送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收回来的。”林大海假客气道。

“谢谢,我还没奢侈到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当餐具的地步。”董小媛笑着把东西放好。

“好了,让我来看下一见,呵,也是个好东西啊,这是耀州窑黑釉铁锈花斗笠盏,这件黑釉褐彩碗腹部斜直,口沿外撇,腹内侧褐彩条斑随意自然,釉水质感柔润亮泽,底足胎骨致密,外表呈姜皮色,挖削较浅,时代特征明显,是较为精致的宋代耀州窑作品,估计市场价在十万左右。”董老又拿起件瓷器鉴定道。

不一会而,林大海带来的几件瓷器全鉴定好了,加起来价值超百万了,林大海心中那个兴奋啊。

“咦,还有字卷。林大海,你这俗人还有这雅好,别是小摊上买来蒙人的吧。”董小媛看着带来的字卷超林大海嘲笑道。

“媛媛姑娘,咱可也是文化人,我带来的这个可是真宝贝。别看你穿得倒象个文明人,我这东西你见都没见过。”林大海反驳道。

“林大海。”董小媛鼓着腮帮子气吁吁道。

“董小媛。”林大海毫不示弱的对吼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

“就你还懂欣赏字画?”

“我这字卷还真是名人写的真迹,气死你。”

“就你还知道什么名人,还真迹,装吧你。”

“要是真迹怎么着。”

“你说怎么着?”

“真的你请我看电影。”

“假的呢?”

“假的我请你看电影。”

“行了,别嚷嚷了,拿来我看。”董老看不过去了。

林大海讨好般的拿起字卷展开给董老过目。

“真是败家子啊,要真是名人字卷,有你这么拿的吗?”董老恨铁不成钢道,然后拿起一幅塑胶手套,展开字卷,仔细观摩。

董小媛乘机白了林大海一眼。

“少游,难道是秦观。词也是秦观的风格。这落款写的是:赠天机兄诗茵妹妹有情人终成眷属。从风格字迹和落款来看,倒的确是秦观的真迹。这款理的诗茵到好像是秦观的好友之妹,不过那天机又是谁?”董老自言自语道。

“天机啊,我知道啊。”林大海不由佩服道,这个董老还真是有学问啊。

“你知道,是谁?”董小媛诧异的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嘛,哈哈。”林大海开心道。

“你要信得过的话,字卷先放我这里,我要好好研究。”董老拿起字卷爱不释手道。

“信得过信得过,尽管拿去。还有这些都放着,拜托帮忙打听买家。”林大海大方道。

董老拿起字卷到内屋仔细研究去了,难道留下空间给两个冤家?

“好了,现在该谈谈看电影的事儿了。”林大海搓着手不怀好意的朝董小媛笑道。

“哦,说说看,你想看什么电影。”董小媛坐到桌子上道。

“不如我们看恐怖片吧?”林大海露出狼外婆般的笑容。

“那有没有你恐怖啊?”

“我是你黑夜中的太阳。”

“想约我看电影,先帮我整理东西吧。”董小媛跳下桌子开始吩咐道。

“没问题,瞧我的。”

林大海边扫地边想着美事儿,不知不觉间,居然露出淫荡的笑容。

“你在偷偷的乐什么?”

“我在想如果看恐怖片的时候,你要吓得往我怀里钻该多好。”

“想得美,我可胆大着呢?”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往你怀里钻。”

“今夜阳光明媚,今夜春光灿烂。”到了晚上,林大海哼着小曲儿,红光满面的荡回了宿舍。

“我看你是今夜春心荡漾。我说海哥哥,我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项阳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道。

“哎呀,你瞧,把你给忘了。哎,今天小媛媛硬要请我看电影,没办法,谁叫我求人办事儿呢,只有牺牲色相了。”林大海满脸委屈道,可狡狤的眼神出卖了他。

“得了吧,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快给我弄点东西吃。”项阳躺了一天,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放心,你就好好躺着,走私一躺多不容易,交给我了,你荷包蛋想吃几分熟?”林大海围起围兜道,到颇有一番家庭妇男的腔调。

“只要不焦就行,你那手艺怪吓人的。”项阳没好气道。

不一会儿,一碗热腾腾的泡面加荷包蛋外加火腿肠就端了上来。项阳胃口极好,两大碗下肚意犹未尽。

“别光看,你也吃啊。”

“哎,我就不吃了,今天那个鱼翅捞饭,实在太腻。”林大海剔着牙鄙视的看着项阳手里的泡面。

“林大海,你吃鱼翅捞饭,让我吃泡面,来给我抽个满面桃花开。”项阳抄起筷子就朝林大海头上敲去。

“哎呀,别打别打,是人家小媛姑娘请客。”林大海躲闪求饶道。

“人家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请你吃饭,快快从实招来,若有欺瞒,大刑伺候。”

“回大人话,小媛姑娘说今天拿过去的东西实在太好了,他们这行,也难得碰上好东西,特别是那字卷,算是开眼了。当然主要是我这人厚道,帮她把店里店外全部清理了一遍,请我吃饭算是酬劳。”

“哦,那有没有说这次这些东西值多少钱?”项阳满脸期盼道。

一提到这,林大海满脸兴奋,抱着项阳的额头就亲了一口,然后被项阳一脚踹翻。

“少拿吃过鱼翅的嘴巴来亲我。”项阳使劲儿擦着额头。

“目前就这些碗碟之类的东西,估价在一百万以上,不过拿字卷,需要再仔细研究,但看起来也价值不菲。”林大海兴奋道。

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董老就来了电话。

“大海,你的这些东西,瓷器类,我建议你如果不急的话,可以到拍卖行拍卖,下个月在金陵饭店会有一次大行拍卖会。字卷我鉴定过了,是秦观的真迹,不论从艺术价值还是历史研究价值来讲,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宝,估价起码在两百万以上。”董老很高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大海。

项阳在边上听到了,他可没时间等一个月,他需要很多钱,去办很多事,就朝林大海打手势。

“那个,董爷爷,我现在急用钱,能不能帮我快速处理掉呢。”林大海居然也跟着小媛叫爷爷了,这嘴巴可真甜。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直接卖给拍卖行。我在嘉德拍卖行挂了一个咨询师的头衔,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这样你可能会损失比较大啊。”董老惋惜道。

“没关系,那太谢谢你了,董爷爷。”林大海道。

时间没过多久,董老就又来电话了。

“大海,我跟嘉德那里联系过,他们愿意出三百万买这批东西,你看怎么样?”董老道。

听到这个消息,林大海兴奋的跳了起来,伸出三根手指朝项阳比划,项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的,没问题,太谢谢你了,董爷爷,你可真是好人,你们全家都是好人。”

“呵呵,那没问题你赶紧办张银行卡,到时候转帐过来。”

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三后面跟了六个零,林大海狠狠的掐了项阳一下。

“疼不疼。”

“疼,你丫的干嘛呢。”

“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那你掐自己啊。”

“那我可舍不得。”

“瞧你出息的样子,回头我拿点官窑的瓷器,苏轼等人的字,还不把你乐疯了。”项阳恨铁不成钢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