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九章 奇学共论

我是侍者 收藏 2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李文大发个小厮去城里请了个据说最好的郎中,一个白胡子老头抚着长长的胡须,一首搭着项阳的脉,摇头晃脑的说,此病当属外邪入侵,寒风入体。一通废话后,拿起笔来写好方子让小厮去抓药。 要是有包黑白片或者泰诺什么的,哪还用得着如此折腾。 项阳苦着脸,接过翠儿端过来的一碗黑乎乎的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李文大发个小厮去城里请了个据说最好的郎中,一个白胡子老头抚着长长的胡须,一首搭着项阳的脉,摇头晃脑的说,此病当属外邪入侵,寒风入体。一通废话后,拿起笔来写好方子让小厮去抓药。

要是有包黑白片或者泰诺什么的,哪还用得着如此折腾。

项阳苦着脸,接过翠儿端过来的一碗黑乎乎的药汁,项阳实在不放心这个时候的医疗水平。虽说中医也是医学中的一大流派,但据说古时候有很多坑蒙拐骗的郎中,不管药效如何,只怕这药的滋味不太妙。

“能不能不吃啊。”项阳苦着脸道。

“诸葛公子,你就可怜可怜我这当下人的吧,翠儿可以熬了一晚上,要是被小姐知道了,回去又要挨骂。”翠儿可怜兮兮道。

项阳无奈,只好捏着鼻子就当舌头不是自己的,一通猛灌。

“就知道诸葛公子是好人,不会为难我们下人的。”翠儿喜滋滋的收拾道。

“哎,罢了罢了,记得下次多放点糖。”项阳无奈道。

“知道衙门这次为何大张旗鼓的抓人?”项阳趁翠儿收拾东西时打探道。

“回公子,据说是李知府被仇家行刺,衙门里正满城里抓人呢。你说这刺客胆儿真大,杀官形同造反,被抓住要诛九族的。不过这刺客倒办了件大块人心的事儿,先前知府王介普在时多好,可来了个李定知府,把好好的江宁城搅的人心惶惶,据说逼得好多人家家破人亡呢,还好咱们李家是大户人家,老爷在京里做官,要不然怕也没好日子过。”翠儿边收拾边回道,这女人一罗嗦起来就没完没了。

“那个凶手找到了没?知府大人的伤势如何?”项阳问道。

“肯定找不到了,估计老早溜了,就是不知道谁家会倒霉。那些差兵肯定会找个无辜良民去顶罪的。知府大人怕是不行了,听外头回来的小厮说知府已经昏迷两天了,现在衙门公务是通判张智大人在处理,张智倒是难得的好官,可惜先前被知府大人压得抬不起头来。”翠儿喋喋不休道。

“好了,你下去吧,我乏了,先躺会儿。”项阳打发走了翠儿。

看来知府是熬不过去了,自己是用铅弹打得他,铅本身就有毒性,这个时候的医疗水平太差,昏迷得越久救回来的可能越低。也算是为江宁的百姓做了件好事,至于谁会去当替罪羊,项阳虽为其惋惜,但不会迂腐到去自首,自己要留待有用之身去改变将来。

项阳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喝完药后,猛发了通汗,醒来时,倒感觉稍好了些,只看到翠儿趴在边上睡着了。

项阳轻轻的把她唤醒。

“哎呀,公子醒了,奴婢该死,竟然睡着了。”翠儿慌忙赔罪道。

“不怪你,这些天辛苦你了。”项阳怜惜得给她顺了顺凌乱的发髻。

翠儿羞红了脸眼似秋波的望着项阳,项阳不似普通读书人,虽在病中,但不掩其阳刚之气,难得的是知寒知暖,是个体贴人儿。难怪虽未曾见面,但小姐仍对其念念不忘,要是小姐和诸葛公子结成一对儿,那自己岂不是要跟着一起陪嫁过去,翠儿心中似小鹿一般乱撞。

项阳浑不知自己无意间的举动让翠儿姑娘胡思乱想了番。

“哎呀,差点望了正事儿。”翠儿懊恼着从兜里拿出张叠好的纸片道:“这个小姐托我交给公子的,说公子醒了就给公子看。”

翠儿想这会不会是小姐与公子的纸片传情,脸更红了。

项阳哪知道小女孩的玲珑心思,疑惑的打开纸片看到:“诸葛公子大才,小妹冒昧求教,先天听闻妹兄介绍公子关于电的一番高论,当真是醍醐灌顶,耳目一新。若电能为人所驱使,士人再无熬夜之苦,兵丁再无无骑兵之患,实大有利于国也。小妹有惑,望诸葛公子解之:为何需将铜丝至于磁石阴阳两级间,而非其他。再者所说空气为何物?何为真空?电又如何能使使车无马而自动,船无帆而自行。每思及至此,夜不能寐,再观诸葛公子之手电,无烛而能自亮,实为巧夺天工之物。望诸葛公子能解小妹之惑,小妹当以兄事之。”

项阳看完眼前一付漂亮小楷的文字,心中波澜起伏。什么是才女,能够思考问题的才是真正的才女,项阳大起心心相惜感。

“凡事,不当知其然,更当知其所以然,诗茵妹妹当为女中之诸葛。且让兄为诗茵妹妹解惑:电者,其实是电子运动而产生。电子,在金属物件中可以游离方式存在。当铜丝划过磁石阴阳两级中间,受磁场作用,电子向一个方向游动,由此,便产生了电。若要电为人所用,当做成圆形,周而复始,金属做切割磁场运动,电便源源不断。以金属拉成丝,可为电之传输通道。空气之物,看不见,摸不着,确无处不在。何以有风,空气运动也。鱼置于水中而不自知仿佛人之于空气中而不晓。人之呼吸,物体之燃烧,离不开空气中一物,名为氧气。而将钨丝置于真空之中,隔离氧气,则虽亮确不至于燃烧。真空,当取玻璃为罩,抽取空气。玻璃一物,透明光亮,为之灯罩极好。钨此物为金属,不宜燃烧,做灯芯极佳。如此为灯,悬于家中,名为电灯,随身携带,名为手电。电者,其能非止照明尔。电之产生,为金属线于磁场中运动而成,若反之,将置于磁场中的金属线通电,亦可使金属线运动,使之成圆形机构,便能周而复使。”项阳提笔刷刷写道。

“将此物交给你家小姐,请转告,若有惑,在下当解之。”项阳将写好的东西交给翠儿道。

“小姐也真是的,有什么话何不亲自来问。哎,可怜我这当下人的。”翠儿愁眉苦脸道。

“呵呵,这事儿,你不懂,快去吧。”项阳笑道。

过了一天,翠儿又拿来书信,项阳微笑着展开,只见上面写道:

“听闻诸葛兄之论,小妹茅塞顿开,可笑世人愚昧,确不知这天地至理。只是兄虽学究天人,奈何书法确甚是不堪。小妹有一书贴,望兄闲暇时多加练习,否则乡试怕有妨碍。”看完这一段,项阳不由面色一红,虽已认真练过,奈何比起这个书法名家辈出的时代,还是差距颇大。

拿起翠儿手上的小册子,全是漂亮的小楷,字迹娟秀,怕是诗茵小姐自己的作品。项阳不好意思的收了下来,继续向下看道:

“听诸葛兄之论,若要有电,当去金属线在磁石阴阳两极中不停转动,岂非要人不停劳作,如此耗费,仅为奢侈之物所用,岂非是国民之幸。妹知兄之能不止于此,望兄解惑之。”

“诗茵妹妹,能虑及此处,为兄甚慰。只是妹有所不知,需要物件转动,岂止人力尔。如将磁石与金属线包做成发电机,接口处连上风车,置于风口处,如此风车转动,电流源源不断,此谓风力发电。如置于水流湍急处,以水车连接发电机接口,也可使之不停转动,此谓水力发电。如既无风力,又不靠水,可取煤燃烧,带动发电机转动,此谓火力发电。”

“妹心甚喜,可谓朝闻道,夕可死,古人诚不欺我。风力和水力发电妹已知其究竟,但火力发电如何行之?”

“且听为兄道来,这火力发电,先需了解蒸汽机构,当如此………。”

这一天一天过去了,项阳的病也随着一封一封书信而逐渐消散。李诗茵仿佛久旱逢甘露,不停的吸取着知识的养分,若是生逢得时,怕又是一个居里夫人。

又过了几天,项阳的病好得差不多了,李文和秦观二人过来探望。

“大哥,可大好了。这两天可被我妹妹折腾死了,什么能量守恒,什么电磁运动,还有什么蒸汽机,我如何能答得出来。一个女孩子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好好学些女红,偏对这些感兴趣。”李文抱怨道。

“诗茵妹妹当为女中诸葛,假以时日,怕不让我等须眉浊物,二弟可不能小看了你诗茵妹妹。”项阳道。

“大哥,二哥如何能小看诗茵妹妹,他现在看到诗茵妹妹躲还来不及。哈哈,你是没看到他抱头鼠窜的样子。”秦观在旁边打趣道。

“如今大哥看来也大好了,不若我们开个奇学共论会,大家共同探讨,如何?”李文一脸期盼道。

“一切由二弟安排,愚兄无异议。”项阳颔首道。

又过了一天,项阳早早起来,便由府内小厮领到一花园所在,早已有三三两两的士子聚在一起高谈阔论,几个仆人正在忙里忙外,摆好香几,放上点心果品等各色吃食,小炉里煮着茶叶飘着淡淡的清香。

“来来,各位好友,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诸葛兄,乃小弟新近结拜的大哥,于天文地理术数机关等有极高的造诣,呆会大家可共同探讨。”李文向各位士子介绍道。

“诸位,在下诸葛天机,有礼。”项阳施礼道。

“今天还有一位女中诸葛,也就是舍妹,虽是女流,可学问是顶尖儿的,怕是眼下诸位多有不如的。”李文又向大家道。

“输给佳人,故所愿也,雅事雅事,哈哈。”众年轻士子虽不以为然,但仍起哄道。

不一会儿,回廊里只看见翠儿随着一大家闺秀信步而来,人虽未到,项阳心中已经激荡起来,十来天的书信交流,项阳对她早已神往,马上就要见到这个中国古代的居里夫人了。还好这是北宋,还保持着一些唐风,较为开放,女子仍可参加一些社交活动。若是放到南宋,程朱理学兴起之后,象李清照这样的著名女词人是不可能有立足之地的。

“诸位好,小女子这厢有礼。”李诗茵向大家施礼道。

项阳细细瞧去,好一个古典江南美女,尖尖的下巴,眉似柳叶,脸若桃盆,一点绛红朱唇,水旺旺的大眼睛充满着智慧的光芒,轻柔的仕女服将原本就美到极点的李诗茵承托出仿佛下凡的仙子一般。

“诗茵妹妹,在下诸葛天机,谢过妹妹赠贴之恩。”项阳向前施礼谢道。

“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天机兄学究天人,不以小妹生为女儿身,为小妹详解疑惑,小妹感激不尽。”诗茵万福道。

美,美到了极点,那一抹细腰,若是有福搂上一搂,滋味该如何美妙。项阳心中虽有浪子野心,但面上不露半点,一付正人君子模样。

不一会儿,奇学共论会开始了,有点象后世的学术沙龙,看来宋朝的人文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

项阳、秦观、李文以及李诗茵四人自然是聚在一起。

李诗茵首先发问道:“为何有落叶归根之说,凡物事最终要归于尘土,就算是鸟儿,也离不开大地。我手中的杯子,放手之后为何要向地面落去,小妹惑之。”

听闻诗茵一说后,秦观首先笑道:“此有何惑,自古以来便是如此,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世间凡物,自然是俗的,当归于尘土。”

李文却若有所感,埋头苦思。

项阳心中却大大震撼,这又是一中国的牛顿啊。牛顿被一个苹果砸出了万有引力,而中国被梨、大枣等等被砸中的不知凡几,为何屁都没砸出来。程朱理学不光裹住了女人的小脚,更禁锢了人的思想,乃至后世出现了生灵涂炭的悲剧。项阳更坚定了要拯救这个世界的决心,虽然前途艰难,但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项阳朝李诗茵深深一躬。吓得诗茵赶紧避让。

“大哥这是为何,小妹担当不起。”诗茵急道。

“诗茵妹妹,你当得起这一拜。你所惑,乃这天地间的玄妙至理。来,拿纸笔,待为兄解之。”项阳吩咐小厮拿笔墨,在纸上画出地球,标上南北两极和赤道,再画上月亮,以及太阳。

“诗茵妹妹,请看,我们之所在,乃是一球形,谓之地球。世人常说天地乃四方,缪也。而人为何能居球上而不至于滑落,乃由于万有引力。何谓万有引力,只要有分量的两个东西在一起,便会互相吸引,地球极大,人置于其上当不置于滑落。由于万有引力,月球会始终围绕地球,而地球始终围绕太阳,它们在公转的同时,也会有自转。如此,世间便有了日升日落,春夏秋冬。”项阳指着图解释道。

听完,诗茵抚掌赞道:“妙也,原来如此。大哥能发现万有引力的奥秘,真奇人也。”

项阳心中暗道声惭愧,牛顿兄,只有对不起你了,反正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世。

“在下邓文斌,刚听闻天机兄一番高论,颇有些道理,可如何方能证明我们所居的地球是圆的呢。”就在项阳高谈阔论时,边上早围了一圈士子,其中便有一人道。

“邓兄,如若证明,可乘船出海,一路西行,若能回到原点,当可知在下所言非虚。”

“难道天机兄曾出海探过。”

“正是如此,这天下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在地球的西面,有很大一片陆地,数之不尽的财富。”项阳胡扯道。

“天机兄,在下文慧有一物,知其用,却不知其理,望解之。”一位仁兄掏出一物,项阳一看,乐了,这不是竹蜻蜓嘛,双手一撮,飞上天去。

“文兄,关于此物,小妹有些许心得,试解之,若有不对,请大哥为小妹补漏。”李诗茵自信道。

“诗茵小姐请。”

“若说此物,当先讲另一物。诸位可知何为空气。空气无所不在,人便置于其中而不自知。空气于人,便于鱼儿于水一般。且看此物,旋转时会带动空气向下,如此,便将自身给顶了起来。大哥,小妹所解可对。”诗茵微笑道。

“诗茵妹妹聪慧过人,正是如此。”项阳赞道。

众士子均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暗自颔首。

“在下元伯君,世人皆知,铁重于水,故船均为木质。可为兄试造一铁船,也能浮于水上,不知何故,望诸位解之。”一位仁兄取出一物,形似一船,铁质。

吩咐小厮端来一盆水,将铁船模型置于水中,铁船漂浮起来,众人皆沉思不解,李诗茵眼巴巴的望着项阳,项阳被望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若解此物,当先解说浮力………。”项阳又将浮力当众解说一般。又做实验,将铁船置于满盆水的盆子里,将溢出的水和铁船称重,得两者相等。如此,众皆叹服。

“不若我们创办一奇学社,共同探讨这天地至理,如何。”李文适时抛出诱饵,众士子眼前一亮,均赞此议甚好。

“若创办奇学社,当请天机兄为社长,别人咱是不服的,大家说,对不对。”有士子起哄道。

项阳虽心中乐开了花,如当上社长,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有了立足的人文基础。但在这个以谦让为美的世界里,项阳还是推辞再三,然后扭扭捏捏的被众人推选成社长。

“诸位,若要我当此社长,却需改名,奇学社,奇字不等大雅之堂。我等之所学,皆有利国利民之用,不若改名为科学研究社,他日当与儒学一争长短。”项阳大声道。

今天来这里的士子都不是那种读死了书的腐儒,众人均赞社长之议高瞻远瞩,甚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