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八章 生病

我是侍者 收藏 6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项阳轻手轻脚的翻上了围墙,躲在角落里,拿出PDA,开通红外搜索功能,一圈扫描过后,显示出附近有四个红点,也就是说现在面前下面的屋子有四个人,如果知府在里面的话,加上姘头,还有两个。项阳架起狙击气枪,下面屋子的门口蹲着两人,估计是护卫之类。也是,一个堂堂知府,深更半夜出来呷姘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项阳轻手轻脚的翻上了围墙,躲在角落里,拿出PDA,开通红外搜索功能,一圈扫描过后,显示出附近有四个红点,也就是说现在面前下面的屋子有四个人,如果知府在里面的话,加上姘头,还有两个。项阳架起狙击气枪,下面屋子的门口蹲着两人,估计是护卫之类。也是,一个堂堂知府,深更半夜出来呷姘头,怎么也得跟两护卫才说得过去。

项阳将准心在两个护卫的太阳穴处转来转去,如果自己现在扣下扳机,项阳有十成把握能拿下一个护卫,项阳天生对枪械有手感,大学军训的时候,十发打出了八十环的成绩,对于一个第一次摸枪的学生来说,这个成绩连一些老兵也比不上。可狙击气枪毕竟不是真枪,只有打在人的要害部位才能造成伤害,机会只有一次,项阳耐心等待着。

如果对项阳进行评价,林大海会说,项阳是那茅坑里的石头,老爸老妈会说倔得象头驴,老师会说,这小子性格坚韧。项阳的手表指针已经从临晨一点到了临晨三点,可他还是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一动不动。对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如果被侦察兵的训练员看见,肯定会说这是一个好苗子。

过了三点,天空中的云越来越厚,原本就漆黑一片的天空,此时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微风抚过,一粒豆大的雨滴在项阳的脸上。

“贼日的,这个时候下雨。”项阳心中咒骂道。

雨越来越大,一道惊雷过后,仿佛天地连成一片,哗啦哗啦的雨仿佛从天上直接浇下来般,原本还在门口守着的两个护卫,此时也躲到了房里避雨去。

项阳叹了口气,如此天气,估计那狗屁知府是不会出来了,正想收拾东西回去,只听吱呀一声,房门开了,一个男人穿着白色的睡衣,从屋里走了出来,估计是出来解手。项阳心中一动,正主儿来了。

仔细对了对准心,项阳眨巴了下眼睛,一滴雨水顺着睫毛流了下来,平复了下心情,现在这个角度正好,项阳把十字准心对准了知府的太阳穴,果断的扣下了扳机,知府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满脸是血。

哎,可惜不是真枪,如果是真的狙击步枪,怕这个鸟知府半个脑袋都要被削掉。气枪击发的分贝本就不高,再加上下雨天,很好的掩护了项阳的行踪。两个护卫一个扶着知府,一个正在四处张望查找凶手,屋里走出来一个妖娆的女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项阳收好了狙击气枪,跃下墙头,准备撤离。

“呔,小贼,哪里走,留下命来。”一护卫一跃而起,翻过墙头,持刀向项阳劈过来。

“操,原来真有武功这种东西。”项阳看着护卫敏捷的动作,两米高的围墙被其一跃而过,骇然想道。

项阳知道,现在如果掉头逃跑,怕是死路一条,狠下心,果断的扔掉狙击气枪,掏出CP99,对着护卫迎面就射,把他打得满脸是血,但护卫硬气得狠,仍是持刀狠狠的劈在项阳的胸口。项阳也抽出三棱刺刀,对着护卫胸口刺了下去,刺刀划过肋骨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余练刀十余载,自问顽石也被我一刀劈开,却为何劈不开你这古怪的衣服?”护卫握住刺刀不甘心道,三棱刺刀造成的伤口使鲜血汩汩而出。

“因为这是科学的力量。”项阳抽出刺刀,一脚踢开护卫。

项阳发现自己很冷血,第一次杀人居然还如此平静,改天得去找心里医生看看。捡起狙击气枪,项阳飞速的往客栈方向奔去,还好下起了大雨,雨水会冲刷掉一切痕迹。

赶到客房,项阳赶紧给把自己擦干净,再换了件衣服,然后躺到了床上,累了一晚上,项阳心身疲惫。

到了早上,项阳被楼下巨大的吵声惊醒,刚一爬起来,就感觉到头重脚轻,四肢乏力,只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喊道:“昨夜,江宁府有刺客出没,所有陌生人等都要接受检查,快,让楼上的人都下来。”

“糟,忘了把凶器给藏起来了。还是没经验啊,这倒霉的,昨天淋了场雨,居然还生病了,难道要交代在这里了。”项阳焦急的在屋内想着种种办法。

“嘭。”门被踹开了,一手持腰刀锁链的衙役闯了进来。

“走,跟我回衙门,所有闲杂人等都要接受盘问。”一衙役意欲拿人。

“谁敢动手。”正在此时,李文跟秦观正好闯了进来。

“李少爷。”衙役立马堆出一付笑脸道。

“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咱们家的亲戚,难道你想绑了去不成。”李文朝衙役怒骂道。

“误会误会,小人不知是少爷您家亲戚,我这就走,这就走。”衙役陪笑着退出去,顺带把房门关上。

“多谢了,二弟,要不然今天怕免不了牢狱之灾。”项阳谢道。

“大哥说哪里话,哎,想当年王介普在江宁城时,政通人和,哪会象这般胡乱抓人。”李文感叹道。

“大哥,你脸色怎如此难看,病了不成。”秦观忧道。

“哎,昨夜偶感风寒,这头晕着呢。”项阳无力的撑着桌子道。

“那便先搬到我家去,照应起来也方便些,大哥如何?”李文劝道。

“如此虽好,只是怕打扰了。”项阳扶着台子歉然道。

“有何打扰的,欢喜还来不及。”李文兴奋道,和秦观二人抢着拿行李。还好昨天项阳已经把东西全部打包好,若露在外面怕要被人起疑。

项阳其实已经病得不轻,晕晕乎乎的就被送上了轿子,然后被人搀扶着躺下,只感觉一条湿毛巾给捂在了头上,然后房间里有人走来走去,自己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感觉仿佛置身于火炉里,浑身烫得不行,想抬起一条胳膊都很困难,边上有个人影儿在好像给自己擦脸。

“水,我要水。”项阳知道自己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后悔自己没带点感冒退烧药来,但感冒多喝水的常识还是知道的。

“公子,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少爷。”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就在耳边,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就如蝴蝶般穿了出去。

项阳强撑着坐了起来,仔细打量着,自己躺在一张精雕木床上,盖着丝绸薄被,边上有张方台,上有面铜盆,装满了水,估计是给自己擦拭用的,中间有个茶几,放着一套茶具,旁边还有衣架、太师椅等等均是精工细作,能够看得出来,自己这个三弟家境不凡。

“大哥,你可醒了,这一天可把我担心死了。”李文从门口闯了进来,走到床边,拉着项阳的手大声咧咧道,秦观也跟在旁边,立着含笑不语。

“咦,这么肉麻,还不放手,小心人家以为我们有龙阳之好。”项阳开玩笑道。

边上有个少女噗哧一笑,项阳循声望过去,不由眼前一亮,好清新脱俗的一个漂亮丫鬟,特别是那抚口一笑,娇媚可爱之极。

“笑,再笑我禀明老夫人,让她给你找个小厮配了出去。”李文恨恨道。

“别怕,有我在呢,包在我身上,改明儿给你找个正经人家嫁出去才好。”秦观旁边打趣道。

“你们都不是好人,我告诉小姐去。”丫鬟羞红了脸掩面夺门而去。

“二弟,你好福气,哪儿来这么一极品丫鬟。”项阳羡慕道。

“哎,这哪是我的丫鬟,这是我妹妹的丫鬟,叫翠儿。我房中只有小厮,哪有丫鬟。但翠儿是个伶俐人,照顾起人来无不妥帖。你病得重,我怕小厮笨手笨脚,向我妹妹借的,还搭上了你的手电才让我使唤几天。”李文叹道。

“嘿,你只看到丫鬟,你还没看到小姐呢,啧啧,二弟的妹妹那才叫一个绝代佳人,天仙下凡。”秦观满脸向往道。

“说起我这妹妹,那可真真了不得,不仅长相在江宁城里是数一数二的,由其是生为女儿身却做得好诗,写的好字,为兄引以为傲的奇学也不如她甚多。其聪明才学怕是只有大哥的奇学,三弟的词才能稳压一头。”李文道。

“如此才女,当真世所少有,若有缘,定当拜见。”项阳诚然道。

“可惜,我妹妹李诗茵眼界甚高,等闲不得见。想三弟年少时颇多才名,词写得极好,如今又拜苏轼为师,可说是一时俊杰,也只见得一面。记得三弟还当场作了一首醉桃源送给我妹妹:碧天如水月如眉,城头银漏迟。绿波风动画船移,娇羞初见时。银烛暗,翠帘垂,芳心两自知.楚台魂断晓云飞,幽欢难再期。此等妙词,若是被那勾栏得去,怕是要争相传唱。可我那妹妹听了,只说此等淫词艳曲,取乐尚可,于国于家却无望,大好男儿,当治国平天下,沉迷词曲小道,非大丈夫所为。”李文侃侃而谈,说得秦观面色羞红。

“惭愧惭愧,诗词文章于国于家怕无大用,小弟见识还不如一女子。”秦观汗颜道。

“连三弟这样的大才子也不得见,估计自己要一睹芳颜也是甚难。”李文悠悠探道。

不一会儿,门外翠儿姑娘又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怎么了,翠儿,这府里还有谁能欺负你不成。”李文幸灾乐祸道。

“呜,小姐赶我回来了,说让我好好伺候诸葛公子,诸葛公子是人中之龙,要是怠慢了,小姐要撕我的皮的。”翠儿呜咽道。

“哈,看来诗茵妹妹对大哥青眼有加啊,难怪我昨天回来讲了你的事,她立即把你送的手电给顺走了。看来总算有压得住她的人了。”李文大声笑道。

“翠儿姑娘,那你可得好好伺诸葛公子。若再调皮小心我去你小姐那儿告状。”秦观威胁道。

“哼,诸葛少爷才不象少爷和你秦公子,定不会欺负我等弱女子的,对吧。”翠儿向二人吐了吐香舌,讨好般的拉着项阳的胳膊摇晃道。

“不若等我病好了我们开个奇学共讨会,请你妹妹一起参加,我们共同探讨这天地间的至理。”项阳道。

“如此甚好,我都等不及了,我要先去告诉妹妹去。”李文兴奋道。

“甚妙,我要写首词,纪录此等雅事。”秦观赞道。

项阳朝秦观做了个手势,李文不解何意,项阳说是鄙视的意思。

于是乎,项阳李文包括翠儿都伸出双手做倒八字型:“我们鄙视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