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六章 再回宋朝

我是侍者 收藏 3 3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过了三天,快递公司把项阳订的东西全送来了。 “这就是你说的最凶、最恶、最没有人性的气枪,哦,是气狗。”林大海兴奋的拆开铝合金箱子,看到用发泡胶包好的秃鹰,黝黑的枪管,粗圆的气瓶,居然还有支架,组装好后,套上瞄准镜,看起来就令人热血沸腾,男人嘛,总是对这类东西感兴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过了三天,快递公司把项阳订的东西全送来了。

“这就是你说的最凶、最恶、最没有人性的气枪,哦,是气狗。”林大海兴奋的拆开铝合金箱子,看到用发泡胶包好的秃鹰,黝黑的枪管,粗圆的气瓶,居然还有支架,组装好后,套上瞄准镜,看起来就令人热血沸腾,男人嘛,总是对这类东西感兴趣。

“如果你敢拿它上街,我敢保证,你绝对会被警察请进去喝茶。”项阳一把夺了过来:“找个东西试枪。”

林大海找来一块厚厚的木板,用毛笔在上面画了个圆,项阳走到四五米远开外,打开保险,塞上铅弹,瞄准。

“嘭”一声轻微的响声,厚厚的木板被打了个对穿。

“好强悍的后坐力。”项阳抚摸着枪身叹道。

“阳子,子弹到墙上去了。天哪,房东要找我算帐了。”林大海在墙上找到了被挤成铅饼装的子弹,墙面被打出一个坑来。

“嘿嘿,等以后咱有钱了自己买房子。这可真是好东西啊,可惜太贵了。”项阳爱不释手道。

“这是什么,三棱军刺,阳子,我发现你很有暴力倾向。”林大海抄起国产56式军刺,刷刷挥舞两下,项阳闪得远远的。

“来,再试下这个,军用多功能PDA,可以打电话,带小型雷达,能测出附近1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活动和发热物体,还能附带无线伸缩摄像头,最关键的是待机时间长,附带太阳能充电板,很牛吧,这钱可没白花。”项阳拆开PDA,照着说明书开始研究起来。

打开搜索模式,有个仿佛雷达一样的图标,扫描过后,出现一个一个红点,一个红点表示一个人,有静止有移动的,闪烁的红点表示自己目前的位置。打开定位模式,自己的位置和附近的地图一清二楚。摄像头是一个扁圆柱,项阳把它放在桌子上,打开PDA上的控制开关,圆柱体上方的盖子打开,一条细长的金属体控制着圆形的摄像头开始转动,项阳的PDA上控制画面也随着镜头而变换。

“怎么样,大海。”项阳道。

“牛B。”林大海叹服。

“拿来偷窥很不错。”林大海又冒出来一句,项阳无语。

接下来几天,林大海每天照常上班,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到来前,他还必须混下去。而项阳开始没白天没黑夜的读四书五经,练毛笔字,还要学写繁体,考大学项阳也没这么用功过。

除了这些功课外,项阳还恶补文物知识,将来发家致富就得靠走私文物了。宋代文化在中国古代社会处于空前绝后的水平。宋瓷是宋代文化的主要构成部分,是两宋文化的一朵绚丽的奇葩。宋瓷在当时的海外贸易中,以成为风靡世界的名牌商品。宋瓷有民窑、官窑之分、有南北地域之分。 所谓官窑,就是国家中央政府办的窑,专门为皇宫,王室生产的用瓷;所谓民窑,就是民间办的窑,生产民间用瓷。官窑瓷器,不计成本,精益求精,窑址的地点,生产技术严格保密,工艺精美绝伦,传世瓷器多是稀世珍品。而民窑,当时生产者看重的是实用、使用价值,生产者要考虑成本,工料就不如官窑那么讲究,但并非没有精美的艺术产品,宋瓷窑场首推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后人称之为“宋代五大名窑”。目前市场上的行情,民窑按质量工艺不同分别可以卖到一万到五十万元,而官窑最次的也要二十万元起,好一点的可以卖到几百上千万元。除了瓷器,宋朝还是名人辈出的时代,他们的书画等,也都是拍卖行中的抢手货。

项阳有时候也会去跑跑古玩市场,与一些收藏家交流交流,倒也涨不少知识,就等着再回去救出二丫就开始北宋淘宝这项很有前途的事业。

终于又到了月圆之夜,农历2008年的七月十五,项阳和林大海二人背着巨大的背包,开始往紫金山出发,毕竟那里人少,不容易被外人发现。

到了山头,林大海和项阳又换上特意到裁缝店定制的宋朝服饰,再弄个假发盘下头,贴上点胡须,打扮成宋人的样子。

“北宋啊,想想真是激动。”林大海放下背包感叹道。

“你得做好思想准备,那可是万恶的旧社会。”项阳道。

“是啊,万恶的旧社会,听说那里的男人很多是三妻四妾,太可恨了。”林大海咬牙切齿道。

“没法跟你沟通。”项阳无语。

取出方镜,迎着月光,一如上个月圆之夜,月光如流水般被吸入镜面,不一会儿,一个闪烁着微弱白光的时空隧道就竖立在前。林大海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兴奋得搓着手。

项阳先打开PDA,将探头先伸出去,检查一下附近有没有人,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对面是一片静悄悄的树林,非常适合穿越。

“这次我先来。”林大海背起背包,一只脚向镜面跨去。

“怎么会这样,我过不去。”林大海感觉自己面前的就是面镜子,而不是项阳口中的时空隧道。

“我试试。”林大海很轻松的把手穿了过去。

“也许这个只能让我过去,当初得到它的时候好像有一个滴血认主的程序。”项阳考虑了下道。

“不会吧,神啊,救救我吧。”林大海面向苍天道。

“节哀顺变吧,我会替你问候北宋的MM的。”项阳安慰道。

“如果你去泡妞,脱了裤子发现对方原来是人妖,你什么感觉。”林大海没好气道。

“虽然我会过去一个月,不过就像时间存档一样,你过几分钟我就会回来了,虽然地点可能不一样。放心吧,等这次回来你就不用上班去了,专门给我卖古董。”项阳背起林大海的背包,带足物资,跨向方镜。

林大海无奈道:“好好干,呆会儿我去买泡面,回来给你庆功。”

项阳身体慢慢的没入镜面,伸出中指向林大海道别。

又回到了宋朝,一轮圆月将整个山峰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项阳找了块平整地撑起帐篷,休息一晚。

第二天清晨,装扮一新的项阳向县城赶去,相信就算郭班头和那狗屁卢少爷站在自己面前估计也认不出。

走了约莫一个小时,城门口的卫兵朝项阳多看了两眼,毕竟一身儒装打扮的书生这么大的背包有些显眼,而且与这个时代有些格格不入,但也没上前盘问,毕竟大宋已经百年无事,山贼流寇奸细什么的也不会到江宁来。

项阳先去质库,这次他不敢拿出玻璃瓶来,只用两个地摊上买来的玻璃镯子,换了五贯钱,沉甸甸的,古人用钱还真麻烦。

解决了经济问题后,找了间客栈。

“客官,您里面请,敢问您是打尖儿呢,还是住店?”殷勤的小二搭着条布巾上来打招呼道。

“先来间客房,要干净敞亮的。”项阳打量了下古时候的客栈,上下两层,楼下门口有个柜台,站着个掌柜,拿着笔估计是在记账,铺放着七八张方桌,清一色长条凳,木质的楼梯,上面估计是客房。

“好嘞,天字一号房,有客到,客观,您里边儿请。”小二唱了个肥喏,前头领路。

一间不大的房间,约莫十多个平方,一张带有帐子木床,靠背木椅,小圆桌,一个茶壶几个杯子,虽简陋,但还算干净。

项阳随手扔出两个大钱,小二麻溜的接住道:“谢客观赏,您有啥吩咐尽管说。”

“打听点事儿,你知道上个月衙门里是不是抓了个江洋大盗还有一个小姑娘。”项阳知道客栈里三教九流,小二往往有很多消息渠道。

“这事儿您问我就问对了,咱有个堂兄就在衙门里当差,听说是个丫鬟伙同江洋大盗里应外合偷了卢员外家的宝物,被卢家少爷给当场抓获。就是上个月的事儿,好像第二天就让那丫鬟过堂,上了刑,那丫鬟抵死不招,后来知府老爷气不过,让她除衣受刑,那丫鬟气性大,一下子就咬了舌头没救得回来。真可惜了这么标致的小娘,那白花花的屁股,啧啧。”

“嘭。”项阳咬牙切齿的一掌拍在茶几上,茶水四溅。

“客官息怒,您认识那丫鬟。”小二作揖问道。

“不,不认识。好了,有事叫你。”项阳把小二轰出去后,关上门,狠狠的锤在了门柱上,自己还是来晚了,二丫青春活泼纯真无邪的样子仿佛就在自己面前,是自己害了他们。既然已经不可挽回,那就为他们全家报仇,还他们一个公道。上天既然给了自己这个机会,那就替天行道。

项阳在房间里休息了下,先要熟悉熟悉情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走到楼下,喊小二,叫上两份小菜,一壶酒。

此时还块到晌午,客栈里食客渐渐多了起来,有书生,有商贩,也有江湖人物,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聚在一起,无事不谈。

“知道么?前江宁知府王介普认参政知事了,创办置三司条例司,推广变法,一扫百年积弊,看来大宋中兴,指日可待啊。”书生甲道。

“我看未必,王介普大才,文章作得极好,负天下盛名三十载,那是大家都佩服的。但虽有新政,自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看青苗法,现在衙门里居然在城里也让大家借青苗钱,又不种地的,借青苗钱干嘛,白付那三分的利息。”书生乙不以为然道。

“两位仁兄,在下有礼,不介意共饮一桌么。”项阳移到两书生桌前喊小二道:“小二,给这桌上两拿手好菜,再来两壶酒,算我帐上。”

“客气了,这位兄台好面象,好体格,如此健硕倒像是北方人。”

“哪里,在下痴长些蠢肉而已,刚听闻二位兄台高论,心中仰慕,冒昧打扰,敢问二位高姓大名。”项阳施礼道。

“一点浅薄之见,不敢当兄台缪赞。在下李文,字子卿,这位是秦观,字少游,敢问兄台名讳?”李文介绍到。

总算遇到这个时代的名人了,秦少游,著名的文人,词写的极好,苏门四学士之一,有机会让他引荐苏轼,这位中国历史上的大文豪这个时候应该在开封府做官吧。

“在下诸葛明,字天机,与二位一见如故,不如把酒畅谈如何。”项阳回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