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四章 又回来了

我是侍者 收藏 9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在牢里,项阳每天吃着发霉的米饭,喝着有异味的水,要不是意志坚韧,早就坚持不住了,可他最担心的是二丫,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怎么熬得过去。 项阳看着日落日出,每天在墙上画着正字,数数还差一笔就六个正字了,穿越到宋朝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除了装在口袋里的手机能够证明自己来自现代之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在牢里,项阳每天吃着发霉的米饭,喝着有异味的水,要不是意志坚韧,早就坚持不住了,可他最担心的是二丫,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怎么熬得过去。

项阳看着日落日出,每天在墙上画着正字,数数还差一笔就六个正字了,穿越到宋朝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除了装在口袋里的手机能够证明自己来自现代之外,已经胡子拉茬,蓬头垢面,完全是一个古代囚犯的标准形象。

“我发誓,要从这里出去的话我一定会把二丫给救出来。”项阳握紧拳头暗暗发誓道。

一缕月光从牢顶的窗户里射了进来,项阳坐在地上把玩着手里的方镜,一个月来,他每天都这样,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但每次月升月落,心里那份期盼已经渐渐淡了,只想着出去之后如何把二丫救出来,然后带着她一起生存下去。二丫的父母是因自己而死的,自己得背负起这个责任。

“今天的月亮真的好圆,远在千年之后的她不知道看到现在自己这个样子会不会为我流一滴眼泪,或许过不了几天自己就会很不光彩的死去。”项阳自作多情的想道。

突然之间,项阳感觉手里的方镜又有了些变化,一如当初,周围的月光仿佛扭曲了般被吸收到方镜里,然后漂浮竖立,逐渐变大,散发出淡淡的柔和的白光。

这一刻,项阳激动得浑身颤抖,看来苍天还是没有抛弃自己,原来必须是月圆之夜,方镜才有沟通时空的能力。项阳小心翼翼的伸出头,有看到了熟悉的柏油路面,明亮的路灯。还好没有行人,如果有人经过,看到虚空中漂浮着颗人头,不知道会不会吓晕过去。项阳迫不及待的要穿过方镜,刚跨出去一只脚,想了想,又回来,把自己每天吃饭的粗瓷碗给带着,这可是个古董。

刚穿越过来,虚空中便掉落一枚方镜,项阳赶紧把它收入囊中。

项阳仔细辨认了下,现在的位置还是南京城内,边上的路牌是板仓街离自己的学校不算太远。先找到自己的死党加兄弟林大海,自己失踪了一个月,不知道他还在南京么?

项阳找了间便利店,深夜,只有一中年妇女在守着,无聊的翻着过期的报纸,看到项阳进来,以为是拾荒者,露出厌恶的神情。

还好自己身上的钱包没丢掉,虽然没几个钱,但打个电话够了,扔了十块钱在桌子上,拿起电话拨通林大海的电话。

“嗨,大海,哥们儿有难了。”

“嗨,阳子,这么晚了,有事儿?”电话里传来林大海懒洋洋的声音。

“大海,没良心的,我失踪了一个月,你就不担心啊。”听到林大海的声音,项阳的心暖洋洋的。

“扯你蛋,咱们刚喝完酒,才分开没几个钟头,哥哥我明天还要上班呢。”林大海不耐烦道。

“啊。”项阳长大嘴巴,看着墙上的吊钟,2008年7月16号,农历6月15,原来这种穿越方式能把时间存档。

“大海,你在哪儿,我现在就要过来,有事儿,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儿。”项阳对着电话吼道。

“好吧,我的地址是XXX,你打车过来。”林大海道。

大概由于自己这副奇特的装扮,拦了三辆车后终于有个胆大的敢让自己上车。

到了林大海的住处,靠近东大附近小区的一个小一室户,敲了敲门。

“请问,你是?”林大海茫然道,居然没认出项阳。

“大海,我是阳子。”项阳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阳子?你是阳子,嘿,这是披头士的发型?怀古的裤衩,哪儿搞的?胡子贴上去的?是不是准备玩COSPLAY,拿这个去吊MM,不过你身上怎么这么臭?”林大海捂着鼻子道。

“别说,别问,我要马上洗澡,然后给我准备点吃的,要很多很多吃的,我现在可以吃下一头牛。”项阳把林大海楞在了那里,自己一头冲进浴室。

“我拿回来的那个是古董,小心别碰碎了。”浴室里传来项阳的声音。

“一个粗瓷大碗,还古董,阳子疯了吧。”林大海纳闷道,然后去厨房烧了点开水,放了两包泡面,再扔了两根火腿肠。

项阳在浴室里搓了有半个小时后,围着浴巾,二话不说,抱起碗来就大口大口的吸着面条,看得林大海只打哆嗦,这小子饿死鬼投胎啊。

“别看,快,再拆个两个,火腿肠有多少放多少,我都一个月没见荤腥了。”项阳嘴里含着面条,含糊不清道。

“阳子,我知道你失恋了,可你也不用化悲痛为食欲吧,我这可还没发工资呢,早晚被你吃穷掉。”林大海嘀嘀咕咕的去泡面了。

项阳四包方便面下肚,又干掉七八根火腿肠,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大海,现在我先跟你说的事儿很诡异,你要相信我,千万不能泄露出去。”项阳严肃的叮嘱道。

“阳子,你就说吧,我心理素质好着呢。”林大海满不在乎的说完。

项阳从他上山开始说起,然后穿越,然后碰到一千多年前的宋朝人,再然后因小人陷害入狱,最后借助方镜又穿越回来,仔仔细细讲了有一个小时,听得林大海张大嘴巴。

“你说你被面镜子砸中了,然后穿越过去害死人家小姑娘的父母,自己也被关在牢里,到今天才越狱出来,接着跑到我家来干掉我四包泡面?”林大海不可置信道。

“很不可思议吧,确实如此,所以如果可以,我一定要回去,二丫不能不救。”项阳毅然道。

“你准备怎么办,这个事情你准备告诉相关部门么?”林大海道。

“暂时不,我想过了,如果有政府介入,事情的演变将不可预料,如果碰到有野心的人,说不定我们的安全都有问题,不到迫不得已,我不会与政府联系。”项阳道。

“兄弟,我支持你,下个月圆之夜我陪你。”林大海拍拍项阳的肩膀道。

“好了,我要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你去上班,不用叫我。”项阳往沙发上一躺,两分钟就睡着了,这一个月来,心力憔悴啊。

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等林大海回来才把项阳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懒虫,快起床了,今天下午没事,我跟你一起去古玩店,咱一起去鉴定鉴定你这破碗。”林大海拖着项阳道。

“好累啊,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我不仅担心二丫,还要随时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拉出去砍头。”项阳懒洋洋的爬了起来。

“你如果想救人的话,就勤快点,有很多事情要做。”林大海把项阳推进了洗手间。

“呆会儿我们去莫愁路,那有很多古玩店,先找个专家看看。不过你吃牢饭的家伙估计值不了几个钱。”林大海道。

“先了解了解行情,如果一切顺利,走私文物也是个不错的主意。”项阳边刷牙边说道。

项阳和林大海,装好粗瓷碗,到莫愁路上找了一家颇为气派的广文阁,店里装饰得古色古香,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先生坐在一张红木椅上,正在用放大镜研究一块石头,边上有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小姑娘在擦拭着橱柜。

“老师傅,我这有件古董,麻烦你给签订下这个东西,谢谢?”林大海朝那老先生打招呼道,然后从包里取出瓷碗。

“呵呵,到我店里来的人人都说自己的东西是古董,哪有这么多真古董。”老先生放下放大镜微笑道。

“我们店里的规矩,如果是真货,分文不取,如果鉴定下来是假的,鉴定费一千。”小姑娘大概不相信我们有真的古董,事先说好鉴定条件。

林大海扯了扯项阳,把他拉到门外。

“阳子,你确定你不是做梦,真的去过宋朝。”林大海不放心道。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项阳笃定道。

“行,没问题,如果是假货,鉴定费我们一定付。”林大海掏出一千块来放在台子上。

“呵呵,小伙子,别听她胡说。”老先生乐呵呵道:“小媛,来者是客,泡茶。”

“爷爷,你又发善心,以前不老有古董贩子拿假货来蒙你。”小媛姑娘撅着嘴不情愿的泡茶去了。

老先生拿起放大镜仔细的研究着这个大碗。

“嘭。”小媛姑娘故意把两杯茶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这茶,不错,真不错。”

“那是,看小媛姑娘就是个茶道高手,有清新雅致的味道。”

“唔,这茶的艺术成分很高,三四层楼那么高。”

“一品,润肠胃,二品,通经络,三品,忘烦忧啊,绝世好茶,茶好,人更好,你说咱怎么就泡不出这样的茶来呢?”

项阳和林大海二人合作惯了,一唱一和,闹得小媛姑娘脸皮再厚也听不下去了。

“拜托,这是袋泡茶。”小媛姑娘白了他们二人一眼。

“小伙子,你这东西哪儿来的。”老先生放下大碗问道。

“祖传的,好几代了,据说是宋朝的。”项阳瞎掰道。

“好东西啊,是真的,你别看它灰不溜秋的不起眼,可这是北宋的耀州窑青釉大碗,你看它形似斗笠状,侈口广阔,腹壁斜直外倾,圈足浅小,整体制作规正,工艺精细,胎体均匀而薄,釉水腴润,青绿泛黄,难得的是亮泽如新,保存完好,虽不是官窑的,但也是难得的东西。”老先生给我们解说道。

“那个,它如果卖的话能值多少钱。”林大海小心翼翼的问道。

“象这个保存这么完好的,如果拍卖的话,应该在5万元左右。”老先生沉思后说道。

林大海憋红了脸,半天吐出一个字:“操”。

“那个,我可以委托你这里帮我卖出去么?”项阳问道。

“可以啊,你如果信得过我,我可以给你写张收条,我正好认识几个收藏家对北宋时期的瓷器比较感兴趣。

“阳子,放在这里安全么。”林大海拉了拉项阳问道。

“切,谁稀罕,还担心我们吞了你的东西,在这条街上说起董老谁不服。”小媛生气了,爷爷是他的骄傲。

“就放这里,小媛姑娘这么漂亮,我们放心得很。”项阳很无耻的说道。

“那个,董老,我家里还有很多这样的,我爷爷是个收藏家,临走的时候全给我爸了,我爸又不懂,干脆卖了算了。”项阳编起瞎话来眼也不眨。

“小伙子,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虽然各有所好,但还是留一点给后代比较好。”董老语重心长的劝道。

“没问题,我们家多着呢,回头有消息给我电话,这是我手机号码。”留下联系方式后,项阳拉着林大海走到空旷处,两人仰天大笑。

“你说,宋朝人是不是都这么富,连个犯人吃饭都拿五万块钱的碗。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去,肯定要去,不去不行。”林大海很兴奋的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你看我带个啤酒瓶过去,居然让人眼红到有杀人夺宝的念头。”项阳道。

“那就更好啦,随便从现代带点什么东西过去,然后再从古代带点东西回来,一月一次,没有比这个更赚钱的了。”林大海还沉浸在兴奋中。

“对,非常有道理。那从现在开始努力吧,我们要先了解那个朝代,煕宁二年,哪个皇帝我还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吧,太久远了。再还必须要有点自保的本事,还要一些必须的装备。”项阳分析道。

“为了美好的前途,共同奋斗吧。”林大海握拳做奋斗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