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三章 一个啤酒瓶引发的血案

我是侍者 收藏 14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夜深人静,明月当空,蛐蛐儿还在一声一声的交换,从窗外传来阵阵凉风,虽然点了艾草,可这夏天的蚊子不停的骚扰着项阳那脆弱的神经。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原本是2008年的7月17号,而宋朝还没有采用公历纪年,只知道现在是熙宁二年的农历6月16。看今晚是不是有月亮,这鸟地方我一天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夜深人静,明月当空,蛐蛐儿还在一声一声的交换,从窗外传来阵阵凉风,虽然点了艾草,可这夏天的蚊子不停的骚扰着项阳那脆弱的神经。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原本是2008年的7月17号,而宋朝还没有采用公历纪年,只知道现在是熙宁二年的农历6月16。看今晚是不是有月亮,这鸟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呆了。

蹑手蹑脚,从床上爬了起来,轻轻的走到了院子里,古时候的天空没有受到污染,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仰望着漫天星斗明月,真该让现代人过来看看,地球给糟蹋成什么样子,项阳在心中腹诽道。

掏出方镜,将镜面对准月亮,可惜,此时的方镜仿佛死物一般,再无当初的神奇,项阳死了心的坐在了地上,完了,完了,回不去了,老天,你不用这么玩我吧。早知道要穿越,得先让我准备准备,什么火药的配方,蒸汽机的构造,历史名人的生平。现在两手空空,满脑浆糊,怎么在这陌生的世界立足,项阳不甘心,非常不甘心,但又能如何,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一觉睡到大天亮,身上给咬了无数大包,吃饱喝足的蚊子挺着大肚子在项阳面前优哉游哉的飞来飞去。这日子可怎么过啊,项阳不停的挠着裸露的皮肤,拍拍干瘪的肚皮。

项阳早饭也不吃了,为了不引人注意,换了一套行头,用布兜把啤酒瓶包了起来,把焦大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再自己装扮一下,倒也有点古人的意思。然后拉着二丫就要她带到城里去,怎么说城里总比这里要好吧,酒楼,饭店,澡堂,不能亏待自己。

刚拉二丫小手的时候,项阳不小心碰了下二丫鼓鼓的胸部,看起来倒颇有料。古人没戴胸罩的习惯,刚才那下可是货真价实,倒把二丫给羞红了脸,飞一般的跑了,那回眸怒瞠,颇显可爱。项阳赶紧上前陪不是,不得不说项阳这小子很有哄女孩子的天赋,不一会儿又跟二丫热络起来。

走了约莫有两个钟头,终于前方开阔起来,项阳总算见到了千多年前的古城,三三两辆挑担的,推车的,沿着官道向城里走去,城门口有两个卫兵坐着喝茶,基本不大盘问过路的行人,倒也一番太平景象。

很轻松的就入了城,此时的江宁仅是一座小城,仅有的一条商业街也就五六米宽,一公里左右长度,路边有些瓜果杂货的小摊,零星有一些酒楼客栈铁匠药店铺子等,据说附近的农户经常来这里这里采买些生活用品,二丫跟他父亲也就是焦大有时候也会猎一些山货来这里卖,因此对这里还算熟悉。

不一会儿,在一面典字的旗面下找到了质库,也就是当时的当铺,一个年岁颇大的长胡老者坐在栅栏后面翻着书。

“老板,有东西,你给看看。”二丫把啤酒瓶从布兜里拿了出来放到柜台上。

长胡老者眼睛一亮,手里的书往边上一扔,小心翼翼的捧起啤酒瓶仔细打量,项阳知道,估计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价格不菲。

“这东西不值钱,你要死当还是活当。”老者故意装出漫不在乎的样子道,可项阳见多了现代商家的无良手段,又怎会被这点小伎俩骗倒。

“既然不值钱,那我不当了,二丫,我们走。”项阳拉着二丫就往外走。

“嘿,小兄弟慢走,你这东西我出五贯,怎么样。”老者微笑着捻着胡须道。

二丫显然有些犹豫,脚步慢了下来。虽然项阳不知道五贯是多少钱,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止这么多,骗骗无知少女还可以,项阳显然不会上当的。

“既然老板不识货,那只有找别家了。”项阳不给老者机会。

“慢来慢来,我们好好谈谈。”老者从柜台里走了出来,很亲切的拦住了项阳。

“一口价,五百两银子。”项阳准备的是漫天开价,二丫在边上显然惊呆了。

“五百两,太多了点,三百两如何,要死当。”老者落地还钱,眼角的余光还不停的瞟向二丫手里的啤酒瓶。

二丫轻轻的拉着项阳的衣角,大概她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

“四百两,一口价。”项阳毫不客气。

“好,小兄弟真是爽快人。就四百两,请随我拿银子。”老者转身欲回店里。

“慢着,好小贼,敢偷我们家东西,总算被我抓到了。”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好几个汉字,为首的一个油头粉面,摇着折扇,穿着藏青长褂,腰系玉带,脚穿锦靴,头戴方巾,这么大热天的,倒不嫌闷,边上几个大汉一看就是打手之类。

“胡说,这是我阳子哥的,怎么会是你家的,我不认识你们。”二丫急道,紧紧的靠在项阳身边。

“嘿嘿,看你们两个就是山里出来的,怎么会有这种宝物。快快把宝物交出来,小妞长得不赖,去给咱家做两天丫鬟,要不然抓你报官。”粉面少爷一付标准花花公子样,伸出兰花指想要挑逗二丫。

“给咱家卢少爷当丫鬟,那是你的福分,好过跟这个穷小子,咱卢少爷一开心,说不定给你个姨奶奶做做。”边上几个帮闲也在乘机起哄。

项阳抄起板凳,照着卢少爷的头上就砸了过去,卢少爷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一帮打手慌了手脚,几个围着少爷,几个拦住了项阳的去路。

项阳举起板凳,左右挥舞,此时的宋人普遍瘦弱,倒也给他闯到了门外,拉起二丫,撒腿就跑,一路跑出城,两人扶着颗大数气喘吁吁。

“阳子哥,你真厉害,那些人可真坏,多亏你把他们打跑了。”二丫喘着粗气一脸崇拜道。

“厉害个屁,要不是跑的快,怕就回不来了。”项阳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这两下也只是打架斗殴的本事,真碰上高手不顶用的。

两人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家里,把事儿一说,焦大气得直吹胡子,三娘也抱着二丫念着阿弥陀佛,老夫妻二人到是很感激自己能把二丫给完好的带回来。还说自己家虽然穷苦,但也不会贪图富贵让二丫去做人大户的姨娘。

二丫想到惊险处,躲在母亲的怀里泪眼婆娑。

倒是项阳,很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给他们家带来的麻烦,不怪罪自己不说,还如此客气,令项阳汗颜,多好的人家啊。

到了晚上,古人没什么娱乐的,早早的就睡下了,可项阳怎么也睡不着,感觉一切如同在梦里般,不可思议。今天的事情让他更加小心谨慎,其实今天很危险,万一自己没走得出来,一无权二无势,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未必能保住小命儿,以后不能这么冲动,大不了一个啤酒瓶而已,送人也无妨。但二丫受到侮辱却不可旁观,且不说人家对自己有恩,就是一个这么纯洁的小姑娘也不能让她落入虎口。项阳虽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高尚的人,但良知还是有的。

正胡思乱想间,忽然屋外人声鼎沸,影影绰绰间仿佛有很多人举着火把把小屋给包围了起来。

“官差捉拿江洋大盗,屋里的人听着,速速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屋外有人大喊道。

不一会儿,焦大夫妻,二丫和项阳都到了屋外,四周围着十几个官兵,手持火把,挎着腰刀,项阳一眼就看到那躲在人后的卢少爷,头上包着纱巾。

“就是他就是他,郭班头,给我把他抓起来,就是这个江洋大盗,伙同我家丫鬟偷了宝物不说,今天还把我给打伤了。”卢少爷跳了出来对项阳指指点点道。

这下升级了,项阳成了江洋大盗。

“江洋大盗,他叫什么。”那叫郭班头的衙役打量着项阳疑道。

“他叫,他叫楚留香,对,就是这个名字,仔细查查,他做过很多案子,要是不招,用大刑,肯定招。”卢少爷大声嚷嚷道。

“操,老子要是楚留香,早把你头拧下来当球踢。”项阳虽然告诫自己要冷静,可惜火太大了。

“官老爷,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良民,这位小兄弟也不是坏人,更不是江洋大盗。我们家风清白,断不会偷人财物的。”焦大朝郭班头打躬作揖道。

“哼,是不是坏人,等过了堂再说。”郭班头一挥手,几个衙役就把手中的铁链往项阳等人头上套去,手法熟练老辣,一看就是常拿人贯了的。

“小娘子就不用套了,这是咱家的丫鬟,偷跑出来的,兄弟行个方便,让哥哥我带走,一点酒钱,不成敬意。”卢少爷媚笑着掏出几锭银子塞到郭班头手里。

郭班头不动声色的把银子收入囊中,挥挥手,几个衙役解开了套在二丫头上的铁链,卢少爷旁边几个帮闲一拥而上,簇拥着二丫就走。

“小娘子,这下有福了,咱家卢少爷可是这江宁府数一数二的大户,到了卢家那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众帮闲喋喋不休的吵闹着。

“小娘子,你卢少爷我可是个知趣懂趣的雅人,就从了我吧。”卢少爷露出恶心的笑容,如恶狼一般拽着二丫就要往怀里拉。

“爹,娘。我不要去,快放了我。”二丫哭喊挣扎着。

“啊。”二丫狠狠的咬了卢少爷手背一口。

“快松口,你个小娘皮,松口,嘭。”卢少爷狠狠的甩了二丫一个耳光,一缕鲜血顺着二丫嘴角流了下来。

“小娘皮,敬酒不吃吃罚酒,哥儿几个,给我扒光她,哥哥我今天好好好乐乐。”卢少爷捂着手目露凶光道。

项阳看不下去了,只觉得怒火中烧,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很短,但二丫跟自己亲,心地又善良纯洁,早把她当成自己亲妹妹一番,怎舍得让她如此受辱,正想豁出去大闹一番。自己毕业又失业,失恋又穿越,死就死吧。

可还没来得及自己动手,那边焦大大吼一声:“贼斯鸟,狗官,爷爷当年万军丛中也能杀个来回,却要受你等鸟气,哇啦啦啦。”

只见焦大浑身一震,身上铁索纷纷断裂,一把夺过腰刀,刀光闪烁间,两个斗大头颅飞出好远,一道血箭从脖腔处喷射而出,卢少爷当场就吓瘫在地。

“你敢拒捕,快,兄弟们,围起来,快围起来。”郭班头气急败坏的喊道。

“你爷爷当年保家卫国,血染疆场,如今却要受你等羞辱,小兔崽子们,来啊,尝尝爷爷的钢刀利不利。”焦大一把撤掉上衣,露出健硕的肌肉。

“嗖”一声犀利的长箭破空而来,从焦大背后穿入,前胸穿出,焦大握住露出的箭柄,双眼逐渐涣散,嘭一声,如同小山般倒在了地上,扬起一片灰尘。

“爹,大朗,焦大叔。”三娘,二丫,项阳扑了过去,可惜了一条好汉,闯过了千军万马却倒在了小人手里。

“狗官,我跟你们拼了。”三娘哭喊着用手去抓衙役的脸,一把朴刀从下腹穿了进去,三娘也倒了下去。

“娘,娘,你怎么了。”二丫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摇着她娘无力的身躯。

项阳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冷冷的看着郭班头,还有倒在地上的卢少爷。

“你们会付出代价,我会不惜一切,不惜一切!。”项阳冷冷的目光让郭班头看得很不舒服。

“哼,阶下囚还逞什么能。公然拒捕,形同造反,给他押起来,哥儿几个,搜搜看,宝物在什么地方。”郭班头道。

就这样,郭班头找到了啤酒瓶,然后押着冷漠无言的项阳和哭哭啼啼的二丫,往城里走去。卢少爷也醒了过来,二人走在后头嘀嘀咕咕的琢磨着害人的伎俩。

“我说卢少爷,这回你可玩大了,出了人命,回去可让我怎么跟知府大人交代。”郭班头担忧道。

“放心好了,李知府跟我爹是连晋,向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回头你就把这宝物交上去,然后就说江洋大盗公然拒捕,再上下打点一番,不必担心。不会让你的人白跑的。”卢少爷边说边掏出张银票塞到郭班头手里。

“还有,想办法让知府大人判这个小娘子个官卖,回头我买回去乐和乐和,断少不了你的好处。”卢少爷一脸媚笑。

“呵呵,还是你卢少爷会办事,放心吧,走。”郭班头开心道。

当晚,半夜,知府后院。

“郭班头,你办的什么事儿,居然在我的辖区里发生命案,明年的升迁,咱家的前途,要毁在你手里我跟你没完。”刚从睡梦里被叫醒的李知府没好气的说道。

“知府大人请息怒,你看,这是搜罗来的宝物,据质库里的老供奉说是通体琉璃制成,如此光洁透亮的琉璃还做得如此精美,稀世珍品,稀世珍品啊,老爷。”郭班头手托着啤酒瓶媚笑道。

“哦,果真如此。”李知府托起啤酒瓶凑到烛光下仔细端详。

“不错,这事儿办的不错,哈哈。”李知府边欣赏啤酒瓶边赞道。

“可还有件尾巴需要处理,今天抓了那两个人不能一直关着,得想办法处理到。那个男的拒捕,办它个谋反,女的协同,不如官卖。”郭班头目露凶光道。

“好,这事儿我知道了,别打扰我休息了。”李知府抱着啤酒瓶回屋去了。

此时,被关在牢里的项阳和二丫不知道自己二人的命运就这么因为一个啤酒瓶而葬送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