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一章 神奇的镜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项阳走在学校的小道上,往宿舍方向信步而行.一些建筑工人正在利用暑假期间修缮路边的标牌,偌大的校园也就稀稀落落的几个留守学生。

头顶撒落七月的骄阳余辉,林荫下的些须微风吹不走心中的烦闷。好歹自己也是东南大学的自动化系的本科生,虽然今年经济危机,制造业全球萧条,加上据说一付土里土气的打扮,不招人待见,简历投了无数,硬是没有单位给自己回复。从开发工程师、设备工程师、维护工程师、售后技术支持,一再降低自己的档次,可惜总是石沉大海。

当然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吸取教训后,用最后的一百块买了件体面的衬衫,对着镜子看看倒有几分模样。今天有个什么世纪总线高科的鸟公司,需要个秘书,约自己面谈,去就去吧,三文钱难倒英雄汉,再不找点活干,明天就不知道午饭如何着落了。公司很气派,前台很漂亮,装修很豪华,老板很恶心,是个女的,正值虎狼之年,化得一付惊天地泣鬼神的妆,强忍着翻腾不已的胃,听完了工作职责:老板的私人秘书,随叫随到、端茶递水、洗衣拖地,这也就算了,女老板比较隐晦的提到最欣赏这种阳刚之气的男人,自己在她眼里是上帝完美的作品,如果愿意当她的私人秘书的话,可以每天不用上班,在她的别墅里做个全职小白脸,包吃包住外加零花。当女老板伸出兰花指刚要摸到项阳的脸时,项阳一拳头打了她个满面桃花开。在她反应过来前,冲出招聘室,朝漂亮的前台眨眼一笑,前台小姐很客气的为他打开了公司大门,隔着厚重的玻璃门,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声,项阳飞速的离开了这家公司。

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这家公司的保安可是很多很强大,万一发生肢体冲突,怕自己是连医药费也出不起了,不过士可杀不可辱,这女BOSS可也太极品了,漂亮点也就算了。

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给自己倒了杯水,项阳躺在床上,默默的回想这自己的将来,同宿舍的兄弟们最后一个是昨天找到工作的,就自己还赖在这里,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回山西老家,没面子啊。女朋友也跟自己分手了,曾经海誓山盟的她,经历了找工作的痛苦后,什么也没跟自己说,就列了份清单:住宿费、水电费、交通费、娱乐费、暖床费等等等等,工商管理出身的她,最后写了一句话:投资回报率率极差。

“你把我的女人带走,你也不会快乐很久。”手机里播放着一首老歌,睡在上铺的兄弟来电话了。

“嘿,阳子,怎么样,工作有着落了没。”手机里传来林大海高分贝的声音,这家伙是个大嗓门。

“革命尚未成功啊。”项阳叹气道。

“那就继续努力,兄弟今天刚刚安定下来,走,请你吃饭去。”林大海有些兴奋的喊道。

“好,等我一下,二十分钟后老地方集合。”项阳从床上蹦了起来,本来准备用泡面哄下自己的胃的。

老地方是在学校后门大街的一个小餐馆,面积不大,二十平方左右,四五张小方桌。因为放假,生意冷清了好多,但老板娘还是一样的客气。

略微寒暄了下,老板娘打开空调,先送了两碟小菜,项阳不客气的弹了一粒花生米到嘴里嘎崩嘎崩。

“嘿,阳子,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公司发了安家费,我刚租了房子,你要没地方住可以先来我这里。老板,来箱燕京,然后炒几个家常菜。”林大海是个急性子,刚一进来就大声咧咧。

“行啊,东西我都理好了。看我吃不穷你。”项阳豪不客气道,当然也不需要客气,换成自己,也一样会这么做,兄弟嘛,就这么来的。

“可别带女人,我这人控制不住魅力,万一你们家的红杏出点墙,哎,不好办呐。”林大海做羞答答状。

“嘿嘿,你下手晚了,已经出墙了。”项阳握起装满啤酒杯子,一口喝光,冰凉的感觉压住了快要崩溃的泪腺,已经四年了,说分就分。当然自己绝不会怪她,要让她独自去承担生活的压力,怕自己以后没脸见人。

“哎,说错话了,罚酒罚酒。”林大海懊恼的陪着项阳干掉一杯。

到吃完饭,项阳和林大海两个人干掉了一箱十二瓶酒,一个是借酒消愁,一个是借酒劝友,到最后两个人喝的舌头都大了,也就肆无忌惮起来,阿Q一番未来的美好前景。

“我将来要有很多钱,要有很多美女。”林大海摇摇晃晃的边走边喊,路边两学妹投来鄙视的目光。

“没出息,我将来要成就一番事业,还要拥有完美的爱情。”项阳很抒情的喊道,路边的学妹报以赞许的微笑。

“可恶,你就装吧,我说你怎么这么会吊MM呢,原来你一直在装A和装C之间徘徊啊。”林大海恨恨的锤了项阳一下:“不跟你胡扯了,我要回公司了,明天正式报道。你别担心,面包会有的,奶妈也会有的,可别把自己便宜卖了。”

项阳以前的女朋友身材娇小可胸部发育惊人,早被宿舍的狼友们习惯了称之为奶妈了。

“扯你的蛋,,天生我才必有用,快走吧你。”项阳抄起未喝完的半瓶啤酒作势欲砸。

南京七月份的天气到了晚上还是很热,项阳不想回那蒸笼一般的宿舍,漫无目的的走着,居然一路跑到了紫金山下。

“算了,今天就不回去了,到山顶去当一回山顶洞人。”项阳很落魄的想道。

紫金山位于南京的玄武区,这里曾是项阳和高晓敏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留下过无数美好的和少儿不宜的回忆,如今仅有一落魄学生在沿着昔日的足迹寻找那往日的点点滴滴。

到了山顶,此处名为虎踞,取龙盘虎踞之意,地势险要,可风景独好,整个南京城尽收眼底,向下看遥远的地方灯光璀璨,向上看,明月当空繁星闪烁。一年前,在这里,项阳曾和高晓敏对着飞速划过的流星许下了美好的愿望。高晓敏的愿望是何不得而知,项阳许下了一个大灰狼要吃掉小白兔的恶劣心愿,皇天不负苦心人,果然有一天,借酒撒欢,然后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番妖精打架过后,老套的桥段上演。

“呜呜,你好坏。”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于是乎,从不信鬼神的项阳偶尔也会心血来潮求助于神秘主义,这不,项阳又在许愿了:“见鬼的苍天,老子庸碌了二十三年了,麻烦你给我一点精彩的人生吧。”

可惜一手指天,一手握酒瓶,质问苍天状。如果虔诚能使神仙赐福,项阳的此付腔调,怕由此引来神罚也说不定。

漫天群星有一颗突然一闪,仿佛从画中掉落一般,快速的滑过,带着长长的尾焰,仿佛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项阳所在山头砸落下来。

“哇,扫把星啊。”项阳撒开脚丫子就跑,心里发誓再也不亵渎上苍了。

“嘭”一声巨响,背后传来巨大的冲击波,将项阳狠狠的掀翻在地。

“噗”项阳吐掉嘴里夹杂着泥土的青草,回过头去看地上被砸了个半人大小的坑,坑里居然有一面古怪的方镜,还微微闪烁着白光。

“难道拣到宝了。”项阳搓着手不由兴奋的意淫起来。

从坑里拿起方镜,仔细端详,镜框为暗金色,镶嵌的云纹充满了古朴之意,底部有铭文,不是地球上的任何文字,有点象形文的意思,镜面为乳白色,摸上去居然有些软,手指点上去还有水波状的涟漪,照出的镜像有些模糊。忽然,我感觉到方镜有些异样,刚才摔了一跤,手掌给撑破了皮,一丝鲜血顺着云纹的纹路流动着,云纹仿佛活了一般,最终在镜框的上方形成了一个暗红色的珠子。

“滴血认亲?咱没这个亲戚。滴血认主?难道是传说中的宝物滴血认主?有什么用呢?”项阳胡思乱想着,把方镜翻来覆去的看着,然后对着自己镜子里的自己的镜像说道:“变帅。”可惜脸上的刀疤依然如旧。

“什么破东西,我当是个宝呢。”项阳不死心,对着月光仔细研究着。突然,感觉四周的月光仿佛被方镜给吸了进去,很诡异的现象,传说中只有黑洞具有吸收光线的能力。

慢慢的,方镜似乎又有了些变化,吸收过月光之后,居然漂浮着竖立在了空中,逐渐变大,镜面也变得更加柔和,仿佛手指头一戳就破。

十分钟后,方镜吸收月光的速度和变大的速度仿佛达到了一个平衡,在项阳面前竖立的是一个宽一米半左右,高两米的方镜。项阳手指轻轻一碰镜面,居然穿了过去,但扭过头去一看,居然并没有看到手指从方镜后面伸出来,难道碰到灵异事件了?

项阳猛灌了口酒:“NND,不就是个破镜子,老子倒要进去看看,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壮了壮胆,项阳眼一闭,一冲。

“啊,救命啊。”

嘭,一声巨响。

项阳晃了晃晕呼呼的脑袋,已经天亮了,自己居然在山顶呆了一晚,希望别感冒,要不然又是一笔钱。大概酒喝多了,浑身酸痛,头上还有个包,难道发酒疯撞到那儿了。想想昨天居然还做了个梦,一面古怪的镜子把自己给吞了进去,呆会儿去网上查查是主何吉凶。

项阳呲着牙撑坐起来,手掌下仿佛有件硬物,拿起来一看,一头冷汗,这不是昨天把自己吞了的镜子吗。

“去你奶奶的。”项阳抡起手臂将方镜朝山下扔去,方镜遵循抛物线原理,划过一条弧线不见踪影。

“去他妈宝物,见你个鬼去吧。”项阳恶狠狠的诅咒道。

项阳拍拍身上的灰尘,突然之间,一脸的苦象,口袋里掏出一物,不正是刚扔下去的方镜么?

“镜爷爷,镜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唔,现在没有,将来总有一天会有的,干嘛缠着我啊。”项阳对着镜子哀求道,然后很温柔的把它放在地上,刚一转身,口袋里又多了一物,不用说,又是这方镜搞的鬼。

项阳无法,掏出镜子来恶狠狠的对它说:“你爷爷的,要跟我混也行,我一不包吃二不包住,加班还不发工资。”看方镜没反应,估计是赖上自己了,项阳无奈的把它塞到口袋里,希望这东西别给自己惹麻烦,赶紧回去洗洗脸,今天再找不到工作只要去蹭林大海的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