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希望与本文知晓一些秘密的人,实在是对不起;本人虽跟大家一样兴趣十足,但是的确没有接触到深层次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一个宅男,社会的无能儿;好不容易碰到了心动的女孩,都不敢说出口的那样的人,不知道是刻入骨子里的自卑感作祟,还是我就是个害羞的人。反正很无奈,很无力,整天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不能自拔;整天抑郁着。当然上述都是废话,我所以对这些东西兴趣十足,才会知晓一些公开的秘密。故此拿出来和各位分享;上述内容也旨在告诉一些人:本文实在不涉及泄密,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理解而已。

美国情报官员艾氏所著《中国情报系统》是我所关注的经典。他的观点认为:为中国共产党搜集情报的内部安全机构存在於中国社会结构各领域之中,所有共产党员干部都是耳目。最基本的场所就是工作单位和居委会。每个单位或居委会都有其成员的档案,中共领导们就有办法强迫所有成员互相监督。国安部利用这些单位以及执法和情报机构来有效监督被认为是有威胁的活动。等等~

该书的一些内容大家可以自己查阅;事实上,其根本观点就是“人民战争”的情报版;与其说是为情报机构服务,不如说是“法治”;所以个人认为这样的观点有失偏颇,是一贯的西方式双重标准;不属于上帝的法治就是游离在法制之外的有失道德水准的隐秘的黑暗地位了。之所以提起这个,是区分法治下正常行动和中国情报系统之间的过分联系,把情报系统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概念之内。避免误解。

同世界其他主要大国一样,中国的情报系统也分为国安和军情两个系统,分别是国家安全部和隶属于总参谋部的2部和3部。两个系统各有分工,工作侧重点不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也会展开合作,情报资源共享。随着时代的发展,两个系统在业务方面也会发生重叠、展开一定的竞争。

1、国家安全部

中国国家安全部情报系统中国国家安全部实际上是于一九八三年才设立的。早在延安时期,中共的情治单位叫做中共中央社会部。当时的社会部就负责向中共高层提供情报和资讯,并有人根据当时的国际局势定期撰写研究分析文章。中共建政后,它改为中共中央调查部,中调部负责向驻外使领馆派出特工人员,专门负责所在国的情报搜集工作。当时的中调部八局,负责情报的分析和研究工作,对外称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它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国家安全部八局的前身。后来由于中调部在「文革」中卷入派系斗争,打乱了阵营,严重影响了工作,使得中调部一度被取消,改由总参二部接管。到了「文化大革命」中期,中调部才又逐渐恢复了原有的建制。七十年代末,邓小平复出,开始进行中共情治机构的改革,派往海外的特工人员,也由以前从中调部派往各驻外使领馆,改为以记者、商人、学者等身份作掩护到海外工作。一九八三年,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长、公安部长刘复之向政治局请示,要求改组中调部,计划是由中调部的全部和公安部的反间谍机构合并成为「国家安全部」。中央政治局批准了这一设想,于是,国家安全部正式设立,当时的公安部副部长凌云出任第一任国家安全部部长。后来由于在一九八五年发生了国安部的一位局长俞强生叛逃美国的事件,凌云由此被撤职,由贾春旺出任中国国家安全部部长一职。贾春旺在这个职位上呆到九八年,三月转任公安部长。

国家安全部中国政府唯一对外公开承认的情报机关,也是中国情报及治安系统中,政府参与层面最广的一个单位。它成立于1983年7月,由原中央调查部、公安部两个主要单位,以及统战部、国防科工委等部份单位合并而成,是一个针对他国之国家资源做全面性谍报工作的情报组织。国家安全部的任务角色,主要是执行中国政府对于世界情势的掌握为重点,除了广泛收集各国的军备动态之外,对于各国对于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态度,以及该国对中国的经贸前景等,均列入情报收集的范围。此外,国家安全部还负责国内的反间谍工作,监视各国在华可疑分子,打击外国在华情报网,抓捕间谍及我方叛徒。其性质和苏联克格勃相同。

国安部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的国务院职能部门。可以行使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安机关的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的职权,除办公厅外下设:


第一局(机要局)主管密码通讯及相关管理


第二局(国际情报局)主管国际战略情报搜集


第三局(政经情报局)主管各国政经科技情报搜集


第四局(台港澳局)主管该地区情报工作


第五局(情报分析通报局)主管情报分析通报、搜集情报指导


第六局(业务指导局)主管对所辖各省级厅局的业务指导


第七局(反间谍情报局)主管反间谍情报搜集


第八局(反间谍侦察局)主管外国间谍的跟监、侦查、逮捕等


第九局(对内保防侦察局)主管涉外单位防谍,监控境内反动组织及外国机构


第十局(对外保防侦察局)主管驻外机构人员及留学生监控,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


第十一局(情报资料中心局)主管文书情报资料的搜集和管理


第十二局(社会调查局)主管民意调查及一般性社会调查


第十三局(技侦科技局)主管侦技科技器材的管理、研发


第十四局(技术侦察局)主管邮件检查与电信侦控


第十五局(综合情报分析局)主管综合情报的分析、研判


第十六局(影像情报局)主管各国政、经、军等影像情报,包


括卫星情报判读


第十七局(企业局)主管该部所属企业、公司等事业单位

2、总参谋部情报部门

总参情报系统分为2部、和3部,早在红军时期就已组建,并为中国的解放战争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建国后战功卓著的李克农大将正式组建总参2部和3部,并出任第一届3部部长。总参军情系统工作方针非常明确,主要负责侦察各国有关军事情报,外军的装备、部署、编制、作战意图、方向等军情都在侦查范围之列。此外,还负责军队内部保卫及反间谍工作。从分工上看,2部负责管理内外勤特派人员及驻外各国武官,3部主要负责技术侦察,包括监听、密码破译、无线电侦察等。各部下辖若干局分别负责台湾、美国、欧洲等方向工作。99年克林顿总统访华时,就是由总参3部三局负责全程技术保障与侦察。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一些被认为与情报系统联系紧密的单位

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後改为总装备部):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有从事公开和秘密情报搜集活动的能力和职责。它在各省和生产军用物资的十四个部门内都设有办公室。该委员会负责军事技术和武器方案的研究和策划。该委员会主要依靠总参二部,但同时也依靠国安部来得到所需的外国技术。由於有必要得到高技术知识,所以该委员会工作人员也试图窃取有军事应用价值的外国技术,将科学家以学术交流的身份派到海外搜集信息。该委员会人员经常以新世纪公司人员的身份去美国和西欧购买和获得那些标明不能出口的技术。

新华社:在海外安置了数百名记者搜集外国新闻,大量编发《内部参考》等各种只向副部级或副部级以上官员发行的信息汇编。中国***统战工作部:该部有著从事秘密活动和搜集活动的职责。其公认的义务就是和非政府(非共产主义)机构一起共同推行贯彻中国的外交政策,为了达到中国对外政治目的而进行秘密活动以试图影响其他国家的组织机构,例如,操纵海外的华人组织在某一特定问题上游说他们所在地的政府,劝海外中国科学家归国就属於统战工作部的任务。该部还从事秘密情报工作。其官员在外交部第二外事局的掩护下工作,他们的招收对象限於与台湾有联系的中国人。

中央联络部:该部与统战部工作类似,但对象是各国***及同情***的组织。




情报部门是中国最神秘的部门,它包括军情,国安,公安等行行色色的部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在早期战争年代,只是一个单纯的军事指挥机构。而当时的军事情报机构,是在中央军委之下设有总情报部,同时,在总参谋部之下也设有一个主管情报的二级部门。随着中共军事建制的不断调整,所有的军事部门都归入了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即所谓的三总部。军事情报机构也都编入总参二部、三部、和总政治部的联络部之下。所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二部、三部和总政联络部都属军队情报系统。总参二部被外界俗称为「总参情报部」,是因为总参二部主要负责搜集军事情报,包括三部分功能:一是向外国派遣以各种身份为掩护的搜集军事情报的特务;二是从外国的公开出版物上分析军事情报;三是向驻外使馆派出武官。二部为满足军事战略情报需求而从事搜集活动的军事特使,


属於该部特使处。特使处又叫三处,有四百多员工,按地理位置和所在地区对特使搜集活动的重要性,又被细分为几个小组。其中最重要也许是最活跃的一个小组是以土耳其为基地。另一小组设在非洲。但不知道那些小组的活动中心在哪里。中国军事特使搜集有关外国武器技术、战争规模、军事学说、经济和政策方面的情报。很多这种信息都能从公开渠道得到,但敏感技术一般来说还必须采取秘密方式才能获得。中国军事特使肩负秘密搜集情报的责任,所以,应有内部培训项目来训练他们这方面技能,培训项目包括谍报技巧和语言能力。南京外交学院最近又重新命名为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就是二部培训谍报技巧和外语能力的学校。


二部还有三个情报分析处,负责对特定地域的目标进行深层次的情报分析:四处集中了解独联体和东欧的政治军事政策,而另一处即六处则把工作重点放在与中国相邻的亚洲国家上。另一机构被称为美国或西方国家分析处,即五处。该处在进行政治和经济分析时主要利用公开渠道得到的出版物。该处驻美国的分析家常常要在美国工作很多年,因为这一特殊的研究在中国情报圈内享有较高的声誉。同时可能要花相当多时间和精力来培养语言能力强的分析家,这样他才能辨别出美国和欧洲公开出版物中所反映的文化和政治信息。五处最喜欢的两个美国资料来源就是国会的报告和RAND公司的文件。二部新成立的科技处,又叫七处,职责是研究、设计和开发技术。有六个研究机构属该处管理:开发谍报设备的第五十八研究所、生产技术性援助设备的海鸥电子设备厂、北京电子厂、第五十七研究所、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中心和该处自己的计算机中心。七处的存在表明,二部正在考虑和策划瞄准国外未来科学技术的谍报活动。军事技术搜集单位和科研中心的密切关系,强有力地证明了技术情报援助在武器计划进展过程中所起的明显的作用。二部还有以下几个部门:


档案局收藏海外的公开出版物。一个下属单位就是对外军事出版公司,该公司负责翻译和重新出版其他国家的军事杂志。


机要局负责处理、传达和收藏机密文件,还为文件的分类统一标准。


综合局为工作人员提供後勤服务,如交通、办公设备、娱乐中心和饮食。


警卫局负责中央军委委员和各总部领导的人身安全。在二部各机构的安全工作中它还享有司法权。据说,在预算和支配行动方面该单位享有最大的自主权。总参三部的主要任务是进行侦听。也就是通过设在各边境和沿海地区的无数「监听站」进行电子情报的截收工作。情报人员以前全天24小时监听监看外国电视,现在又得增加对电子网络的监视需要说明的是,现在总参二部也好,三部也好,都不仅仅从事军事情报的工作了。比如,总参三部目前有十三万大军负责监听所有国际长途电话。据说,所有的国际长途电话都是监听并录音的,只是在录音设备上预先输入一些特别的词汇,例如一些中国领导人的名字、一些敏感的事件名称、以及一些隐讳的词语,当录音机感应到这些词汇时,就会自动跳起来,这时监听人员就会立即对这个电话进行跟踪监听检查。有关六四、**功等名称是肯定会让录音机的键子自动跳起来的。而且这个部门也同时截收海外的传真。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各国大使馆的武官都是由总参二部派,不是由外交部或国防部派。武官是军职的,级别最高的是驻美国的武官,正军级,军衔是少将。住其他国家的武官有些是正军,有些是副军,但是驻多数国家的武官,都是正师级,也就是大校。现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的熊光楷,原来曾任总参二部的副部长、部长。姬胜德于一九九五年接任部长职位。在九九年,由于被指牵扯远华特大走私案而被调离部长一职,被调到军事学院下面的一个部制定军事条例,当副部长,实际上是降了半级,随后不久就被正式逮捕。总参二部有五个局:广州局、北京局、天津局、上海局、渖阳局。而这些局都是以驻这个城市的某某办公室的名义出现。比如说广州局,就是广州市人民政府第几办公室。北京局就叫北京市人民政府第几办公室。就在二OOO年十一月,北京这个办公室的正、副局长,正、副政委全给撤了,因为这些人是姬胜德的部下现在二部北京局的局长姓郭,原来是驻俄罗斯的武官。总参二部的职责是对外搜集情报,从地域上看,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都归总参二部管,可是地方上的事情总参二部有时也会介入。在此之外,中国人民解放军七大军区(广州、兰州、南京、成都、济南、北京、沈阳)又各自有七个情报部,但级别不高,属正师级。而总参二部是正军级。所以姬胜德是少将,是正军级。熊光楷当上副总长之后提为上将。军队情报系统的业务有些交叉。例如,在对外派人方面,特别是在派驻香港方面。但一般来说,港澳以外的地区,例如派到加拿大、美国的军情人员,肯定是总参二部派的,而不是军区情报部派的。另外,总参二部研究机构的对外公开名称是「国际战略研究学会」。所以凡是战略研究协会的专家学者,都是总参二部的军官。比如说在陈水扁上台以后,台海局势紧张期间,经常发表针对台湾讲话的一位年轻的学者辛旗,这就是总参二部的一个秀才。总参二部的情报水平比国家安全至高很多,因为它从红军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因而,有中国的CIA(美国中央情报局)之称三种情报人员:密工、商干、挂靠自从中国军队开始搞第三产业以来,军队的走私就越走越大。吸引了社会上的许多人以有军方背景为荣,更希望以有军情背景为靠山。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可以自称是总参二部的人呢?因为总参二部的情报人员基本上有三种人:密工、商干、挂靠。第一种人是总参二部的专职间谍,是在编制内的,这种人在圈子里被叫做「密工」,这一类人基本上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职业间谍。而国安部和公安部的这类人则都叫「密干」,也是在公安或者国安内部编制里的。第二种人是半在编的,在圈子里被称为「商干」,说他们是「半在编」,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名字上了情报部的电脑,但是人员并没有进入军情系统的行政编制。中共情治系统在社会上的关系,我们只用军情系统来举几个例子:比如一个叫张鹏的,在广东出事了。不管是打人了,抢劫了,还是开地下妓院了,只要没有死人,公安来抓张鹏的时候,张鹏就可以说:你不能动我,我是搞情报的,某某的人。另外,如果张鹏出境时,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局关于中国公民到香港时只能带六千港币的规定,随身带了六十万港币而被海关抓住的话,张鹏又会告诉海关的人,你不能动我,我是情报口的,是某某的人。这时海关就可能会打个电话到有关部门去问。而因为张鹏的名字是上了情报口电脑的,那边一查就说:张鹏是我们的人。这样确认了之后,海关这时就只能放人、放钱。其实在第二种人里边,又可以分两类:一类是比较接近于「密工」的,是既上了军情电脑名单,也正式发了军装的。并且,在名义上还有一份工资,军委是认账的。如果这个人确实是因为搞情报工作牺牲了,那么这笔钱会交给这个人的家属。可能平时这份工资并没领,但是国家会替这个人存着。另一类人其实并不做情报,也可以说这类人进军情部门纯粹是为了平时能够靠二部的关系作买卖赚很多钱。因为,谁都知道,中国军情部门有所谓的免检章,有货物进口免检的绝对特权。这种人如果和军情的关系过硬,可以赚很多钱。这时,这个人就可以拿出一部分所得,捐给国家,支援中国的军事情报工作,也算是互惠。第三种人被称为「挂靠」,社会上这种人最多。而这些人当中的绝大部分人是挂靠于军情在地方上对外的一些办公室下边的。比如说:广州军区情报部在地方上的身份是「广东省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负责人分主任和政委。原来五办的政委叫傅军,级别相当于广州军区情报部的副部长,他原来是广州军区人事处的处长。而这些办公室的下边又设有很多处,比如:广州军区情报部在广东省的办公室「五办」,它下面又有五、六个处,每个处都有处长、副处长。而当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对情报口的十六字方针的最后四个字就是:商情两旺,这也叫以商养情。由于挂靠上军情部门,等于是在政治上加了保险,并己有经济上的巨大利润。这样社会上些做生意的人就会利用情报人员的特殊背景在社会上活动。所以一时间这类的办公室在地方上越来越多。据说当初李长春接管广东的时候,给***打过一个报告说:广东省有二十二个「办公室」,全是军、警、宪、特。比如说,「一办」和「三办」是省公安厅的,三办是「港澳工委」的,「四办」是总参二部的,「五办」是广州军区情报部的,而「保利集团」是「十六办」,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是「十七办」,刘华清的儿媳妇郑莉是「二十二办」。在香港回归前后,港澳工委下面挂靠了很多人,因为港澳工委分管香港的情报。尤其是当时为了保证香港的顺利回归,保证香港的稳定,中国政府曾派了大批的特工人员潜伏在香港。举个例子:在香港的亲共党派某组织当中,除了主席之外,其他的所有头头都是***员。香港的一家主要电视传媒的老板就是由总参二部派出的特务;另一家知名的电视传媒的第一大股东已经是中国国家安全部,不过是以[X公司]的名义出现的。这里补充说明一点,后来,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下令军队和商业脱钩,但是不包括军情部门在海外的公司。有人遇到了一个曾经在部队文工团工作,后来又在香港生活过几年的朋友。他告诉这人,他移居香港后,见到了自己以前在部队认识的一个战友,这位战友也已经拿到香港的居留权了。他是早些时候带着任务被派到香港的,这个战友在香港的任务就是,到各大商场、酒楼、酒店、电影院等地听人「聊天儿」,搜集香港社会上的该关键字已经被屏蔽情报,和香港社会潜在的不稳定因素的材料。所以,中国情报圈内有句话:如果中央把安排往香港的地下***员的名单公布出来,起码有一半以上的香港人要移民海外。属于「挂靠」的第三种人往往就是在社会上的一些生意人,而这种人在广东、福建等地区就更多。比如说某个个体户,他跟「五办」的某个处长熟,就跟这个处长说愿意给这个处长做事,这个处长如果看上了这个人,就说,好吧,你是我们的人啦。然后会发给这个人「广东省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的工作证。不明就里的人,就以为这个人是广东省政府的工作人员。而他实际上是在社会上搞情报的人。这种人在整个情报系统里是地位最低的,但也是在社会上最能唬人的。因为如果是真的「密工」,或者是「商干」的话,本人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往往就是这种为情报口做事的第三种人喜欢到处去说自己是总参二部的。但实际上,这种人的名字并不在电脑上。这个人维系和情报的关系就是靠搞定某个办公室的处长或其他头目。然后,就可以打着情报人员的招牌去做买卖,做成买卖后,这个人通常会给这个处长一些回扣。如果这个处长把这部分钱上交了,那么总参二部就替这个人出个公文,证明一下。再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叫王鹏的,要带六十万美元出关,如果这个王鹏是「密工」或「商干」,那么王鹏就会顺利出关,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如果王鹏只是属于「挂靠」,在情报部门的电脑上没有王鹏的名字,那么这时候,所谓「几办」、「几办」的身份就不够用了。这时候,就需要由广州军区出一个公函,说王鹏带的这六十万美金是替他们带的,是到境外搞情报工作的需要。那么这六十万美金就可以顺利过关了。但是这样做,要事先和情报口打好招呼,说好分给对方多少。还有一种情况,如果王鹏想在深圳开一家桑拿浴室,营业中有卖淫的成分,公安发现了要来抓王鹏。遇到这种种情况,王鹏就要先和「五办」说好,答应把赚到的钱分出百分之三十的红利给广东「五办」。这样,「五办」就会在公安来抓王鹏的时候,以情报部的名义出一份文件,说这个桑拿浴室是他们工作的一个点,是情报部门设的。然而,这样的人的命运往往都掌握在那个处长的手里。对于这种挂靠关系的人,处长不用向主任报,自己进行管理。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福建、广东、广西出来混的个体户,都拿着个「几办」的工作证。而且,一个「五办」的处长,就有批一张到香港的单程证的权利。但这里有一点要说明,香港的单程证不是由情报部发,而是由公安系统发,这是国家的法律。但情报部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给公安出个公文,说这里有几个人,我们要派他们去香港工作等等。公安就一定会发给这些人单程证。第三种人往往在社会上吹嘘自己是总参二部搞情报的,或者是国安的,但实际上,这种人是没有什么保障的,如果负责他的那个处长换了的话,新的处长可以不承认这种关系,除非前任处长向后任处长介绍这个关系比较有用,说这个人每年替我们赚多少钱,弄了多少情报,对我们很有用,你要继续支持他等等,这个人才会被留下来继续使用。


最后是中国国家安全局的问题;它的性质和美国的CIA、FBI性质是基本一样的,但它只有调查权力,没有其它权力。目前我国地区或者地级市设置有国家安全局、省级有安全厅、国家有安全部,你可以直接去联系;县级一般没有安全局的,个别重点地区的县级才设置。也就是实际上并不存在广泛意义上的所谓国家安全局,而只是如部属下的厅局一类而已。中国国家安全局不属于国防部,总部名称叫国家安全部。下辖各省的国家安全厅和各市的国家安全局。所以正确的称谓是中国的国家安全局,而实际上并不存在中国国家安全局这样的单独的部门。


从总的方面来看,中国情报系统的效率和美俄这两个大国相比还有所差距,前年初记得美国CIA局长提醒中国要注意恐怖袭击,当时部里还有不少人不屑一顾,结果刚过1个月就发生了巴基斯坦袭击中国工程师的事件,给我国安全部门重重的敲了一下警钟。军中2个将军刘连昆、刘广智变节一案举世震惊,全国哗然,其实这仅仅是冰山露出的一角、去年就曾经发生过级别更高的某重要方面负责人涉案一事,充分说明了在新时期下我们的反间谍工作有多重要。当前,台海战事一触即发,中国与美日关系错综复杂,在关系国家民族发展中兴的重大历史时刻,某些高官的节操甚至不如一个妓女,他们居然拿将士们的生命和民族的前途来冒险,来换取一己之私的安逸享乐,实在该杀。而现在大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似乎社会开始了一种“刑不上大夫”的风气,各种不该出现的“官”与“民”的对立也频现报头,高官,富人子女出国移民早不再是新闻;上层人物频繁移民又意味着什么?是否这是危险的信号?我想很多人都明白,其根本恐怕并不在国内,一个战略上被团团包围的国家的确是需要应该出力一击的时候了;我们独独缺乏那种霸气,而一些人还唯恐不乱,拼命的宣扬“皇汉”主义;想剥去我们伟大5000年的骄傲,分裂我们的国家。我们最需要团结的时候,我们最需要自信的时候--了解下中国情报系统,好让我们知道我们的每一步都有他们的奉献,我们的每一步,也在为他们奉献;我们需要更高效的配合和更快速的实力和势力的增长;首先就从自己国民开始。